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比赛第一日
    “大使先生,”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将通讯器交到他手上:“梵里克那边有回信。”

    “麻烦你了。”廖天华轻轻点点头。太阳光正?#28216;?#37325;力环廊的方向射过来,落在他面?#30001;希?#38634;白一片,只神情中带着些许疲惫。他默默向星门港的方向凝望了片刻,银色的建筑正笼罩在一片巨大的阴影之下,真空寂静无声——像一只巨大的瞳孔,注视着四万公里下方的一片?#36947;丁?#20182;思绪沉浸在过往的历史当中,一个多世纪之前人类是如何离开这个?#36947;都?#22253;的?当他们注视着这片黑沉沉背景之下自己的故土,会与当代的人们是相同的心情?来自于上个时代的古老航天器,有一些今天还运行在轨道上,或许从那些斑驳的金属上,可以一窥当?#27604;?#20204;对于勇气的寄思。

    先行与探索,永远是最勇敢的那一批人,亲手推开蒙昧与未知的大门,而并不知晓前路之上是否漫布荆棘;甚?#24278;?#27492;付出生命的代价,英魂长眠,可歌可泣,但人类向往于远方、对于宇宙真理的探索,?#28216;?#26377;一日断绝过。只是昔日的精神能否再鼓舞后继者继续向前?先行们面对同样的困境时?#21482;?#20316;何取舍?啊,或许连那困境本身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廖天华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宇宙倒映在他眼中,只有一片深邃的黑暗与冰冷。

    他轻触通讯器的面板,开口问道:“老苏,情况如何?”

    “我也正想问你,”苏长风的显示其上,答道:“听说星门港出了一些麻烦,如何了?”

    廖天华眼中幽影更深,神色都显得?#34892;?#21487;怕,但仍点点头。“暂时稳定下来了。”

    苏长风看自己老朋友的样子,欲言又止:“你还是别太过忧心了……”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廖天华摇摇头:“而是C区计划进度赶不上,大量选召者在星门?#22303;?#24050;经引起一定程度的怀疑了。”

    “那那边怎么说?”

    廖天华摇头道:?#21834;?#25105;只知道今年的会议会提前两个月。”

    一阵默然之后,苏长风才主动打破沉默:“我先来说说这边的情况,南境的情况就不一一简述了,总之一?#24597;遙?#23545;于这些你应当比我清楚。至于那个‘计划’,也开始进入深入阶段了……”

    廖天华不由想到?#20439;?#24049;的老上?#33606;?#33258;从十三年前那场动乱之后,对方就坚定站在反对一派当中。只是当时?#32456;?#26679;意见的人还很少,却深?#36867;?#21709;了他们两个人,而今志同道合的人越来越多,当初的坚持总算到了有收获的时候。

    苏长风这才答道:“至于芬里斯那件小事,也有一些发现,?#34892;?#36259;听一下?”

    “别卖关子,”廖天华忍不住抱怨了一句:?#26263;比挥行?#36259;,若那事情是真的,眼下正需要一批人才储备,我们已经落在后面了。”他叹了一口气,若非如此,眼下也不会四下抽调人手。

    “找到人了?”

    “七八成,”苏长风点点头,?#23433;?#36807;这里有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廖天华不由问:“怎么个有意思法?”

    “你还记得年前的那件事情吗?”苏长风哈哈一笑:“我提示你一下,塔伦,精灵遗迹——”

    廖天华目光一闪,又露出狐疑的神色来:“我?#27604;?#35760;得,但你这?#19968;?#32943;定有?#35009;?#28508;台词。”

    苏长风张开口,无声说了一句?#35009;礎?br />
    大使闻言,眼中顿时放灼灼的光华来。

    “如何?”苏长风神秘一笑。

    廖天华看了他一眼,只答道:“你判断得对,让星门特?#20184;?#20808;过去——”

    ……

    艾小小站立在洋溢着节日气息的广场上,目光越过来来往往的冒险者上?#21073;?#25163;里举着一张光页,对准艾尔芬多尖塔背景的天空下,那一个个气球与飞艇,横一张竖一张地拍着照,一副兴奋的样子。

    她还捅捅一旁的好友,尖叫一声:“快看那边。”

    唐馨冷眼看着浮空舰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头顶上?#21073;?#36720;鸣着缓缓驶入空港区,数不清大大小小的飞行生物,正环绕其间。“别一惊一乍的,我的小公主,”她叹了一口气:“你又不是没见过。”

    “可每一次都感到震撼嘛。”

    艾小小嘟哝着回过头:“没想到异世界也有这么昌明的科技呢!你想过吗,糖糖?”

    “那是魔法。”唐馨回答。

    ?#23433;?#19981;多嘛,”艾小小抱怨了一句:“糖糖你可真没趣。”

    “哦,”唐馨的目光在人群之中巡弋,只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并提醒道:“你注意看路,别又走丢了。”

    “那糖糖你可得保护我。”

    唐馨看了她一眼,只点?#35828;?#22836;。

    艾小小一时间感动极了,忍不住抓起后者的手,眼睛里面全是小星星:“糖糖你?#38376;?#21834;,我娶你好不好?”

    唐馨一巴掌拍在这恶心巴拉的小姑娘头上,把她给推开。她问道:“比赛马上要开始了,你究竟打算看哪一场?

    ?#26001;祝?#26377;很多场一起开始吗?”艾小小惊讶极了:“难道不是一场场的比吗?”

    唐馨翻了个白眼,心想果然如此,还好她问得及时。“这是海选,我的小公主,第一场比赛有上百支来自于各地的?#28216;?#21442;加,你打算在这里看一年?你究竟有没看规则?”

    “我我我大概看了的——吧?”艾小小心虚地答道。

    唐馨对?#24605;?#24618;?#36824;鄭?#21482;答道:“赛方在尖塔广场上划分出十个场地,每场进行五场比赛,分三轮结束,按比分统计出前三十名进入下一轮。所以每一轮,都有五十场比赛同时进行,你究竟打算去?#35009;?#22330;地?”

    艾小小头都要晕了,赶忙答道:“要不我们先转转?”

    ?#30333;?#36716;?”唐馨狐疑地看着这丫头——你真的是来看比赛的吗?不过这也正遂了其意,她也不是来看比赛的,于是便不置可否地点?#35828;?#22836;。

    “糖糖你可真好!”见好友果然能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艾小小兴奋得一蹦三丈高。但她一后退,却忙不迭地撞上后面一人,艾小小吓了一跳,正准备回身去道?#28014;?br />
    但她一看到那人,却微微一怔,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啊,是你!”

    迪克特也?#34892;?#24847;外地看着这两个小姑娘。

    他忍不住一笑道:“可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唐馨也向对方点?#35828;?#22836;:“这位先生,又见面了,你好。”

    艾小小则?#34892;?#22909;奇,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位先生,你最后找到那个人了吗?”

    “找到了,之前麻烦你们了,两位女士。”迪克特微微一笑答道。他之前离开艾尔芬多尖塔之后,又无意中遇上两人,干脆找她?#21069;?#24537;联系了一下方鸻,所以才有之后的一系列事情。

    但却没想到,今天又在这里遇上了她们。

    “举手之劳而?#36873;!?#21776;馨只?#25512;?#36947;。

    迪克特点?#35828;?#22836;,又看向两人,问道:“你们也是来看比赛的吗?”

    “正是呢,”艾小小立刻接口道:“可我们还没作?#20040;?#31639;,准备先在广场上转转看。”

    “那不如这样,”迪克特一笑:“其实正好我那同伴也要参加这场比赛,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我介绍他给你们认识如何?”看得出来,他其实倒是蛮?#19981;?#36825;两个小丫头的。

    尤其是其中待人一团?#25512;?#30340;艾小小。而至于那个叫做‘唐?#21834;?#30340;少女,看起来则要不近人情一些。不过以迪克特的经历,对此也不以为意。

    “好啊好啊,”艾小小巴不得有人引路,但又?#34892;?#22855;怪:“你同伴也要参加这场比赛?”

    “别奇怪,”迪克特解释了一句:?#20843;?#21482;是一个小?#19968;?#32780;已,算是在下的忘年交。”、

    艾小小听了不禁十分好奇。她知道这位年长的骑士是一个原住民——而原住民的忘年交,还是一个选召者,那会是个怎么样的人?#20811;?#19968;下就把比赛丢到了九霄云外,赶忙答应道:

    “那你可一定得带我们去看看,迪克特先生。”

    迪克特闻言只轻轻点?#35828;?#22836;。

    而广场之上,方鸻对?#20439;?#28982;毫不知情。

    事实上他正发现自己似乎一点也不擅长应付这样人山人海的场合。

    先前灵魂指纹通知他们,赛方将他们的比赛安排在第三轮,第七赛场上,但方鸻与Dill、崔宇三人在人群之中根本找不到方向。再?#30001;?#22836;顶上一票南境同盟的炼金术?#23380;?#35270;之下,方鸻也不好明?#31354;?#32966;地把发条妖精放出去。

    那也太不给大佬们面子了,毕竟今天艾尔芬多广场上可是下达了禁空令的——

    只还好有比赛经验的木蓝早料到如此,先一步过来才把他们几个新人带了出去。这让方鸻不由感慨了一下背靠公会还是有?#20040;Γ?#35201;换作是他恐怕迷路到死也找不到赛场在?#35009;?#26041;向。要知道?#30475;?#22312;这样比赛当中,其?#21040;?#26377;?#28216;?#26159;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失去比赛资格的——

    而开赛在即,众人却显得十分沉静,他们只?#26376;?#35752;论了一下自己的下一轮对?#21482;?#26159;如何——至于海选的对手,三轮比赛每一轮皆有五十场同时开始,一百五十多支?#28216;?#24403;中,也根本不可能清楚每一个人的底?#28014;?br />
    在这样的赛制下也无法针对,每个人唯一能作到的其实就是拿出自己应有的水平,进入前三十之列,然后顺利晋升下一轮而?#36873;?#35752;论这一轮比赛的对手,实际也?#24278;?#24847;义。

    不过同一赛区的五支?#28216;椋?#24635;少不了互相打量一番。?#36947;?#20063;巧,方鸻发现在这一赛区除了两支不知名的?#28216;?#20043;外,居然还?#23567;?#20004;位’自己的老熟人。

    其中一支正?#21069;?#24433;王座的?#28216;欏?#19981;过他听说这一次暗影王座派了三支?#28216;?#26469;参赛,因?#22235;?#36935;上其中一支或许也并不奇怪。暗影王座毕竟是?#25103;?#30340;公会,对于本地的赛事还是要比其他公会势力来得热衷一些。

    至于另一支则是Elite的?#28216;椋?#30001;Virus亲自带队。

    方鸻看到后者还吓了一跳,而那位冰山女神也狐疑地看了方鸻两眼,大约是感到他?#34892;?#30524;熟的缘故。不过外面传闻说Virus非常看重Elite的炼金术士?#28216;椋?#22522;本上公会内的炼金术士新人培养皆是亲力亲为。

    现在看来,似乎传言非虚。

    好在对方也只?#24378;?#20102;他两眼而已,显然对他这个Ragnarok的小炼金术士并不放在心上,很快便回过头去。

    ?#25925;前?#24433;王座的?#28216;?#22312;一边议论纷纷,对于他们这两支?#28216;?#25351;指点点。毕竟对于暗影王座来说,Ragnarok和Elite作为十大公会,两者的?#28216;?#23545;于他们来说自然是此次比赛最为强劲的对手。

    不过暗影王座的领?#21448;?#35201;关注的还是Ragnarok。

    毕竟Elite自从有了Virus之后,炼金术士?#28216;?#36234;发兴盛,其主干几乎皆是由那位冰山美人一手打造。而对方?#35009;词?#21147;水平,他们自然心中有数。

    ?#22253;?#24433;王座的水平,去挑战Elite的?#28216;椋?#22522;本是自讨苦吃。可Ragnarok却不一样,众所周知Ragnarok的工匠是传统弱项,这也是在圈子里出了名的事情。

    若他们这些人一旦进入第二轮,很可能就会遇上十大公会的?#28216;椋?#32780;十大公会之中,大约唯一只有在Ragnarok身上他们才有一点拿分的机会。

    因此那青年着重介绍了一下Ragnarok身上这支?#28216;欏?#20182;显然也早就做足功课,先指着方鸻前面的MTT说道:“那就是MTT,应当算是Ragnarok的主帅,据说他今年水平提升很多。不过他成绩肯定被判无效,所以只要稍稍注意一下就可以了。”

    他的目光又看向其他人:“那几个Ragnarok的年轻人,你们才要多加注意一下。尤其是那个叫做崔宇的炼金术士,是最近Ragnarok新兴的新秀,你?#24378;?#20197;观察一下他擅长的方面,以方便我们之后应对。”

    “至于那个叫做Dill的小姑娘,关于她的信息不多,不过看样子也不是队中主力,”青年这时看向自己?#28216;椋?#24320;口道:“这一轮她好像不会上场,不然你?#24378;?#20197;注意她一下,看看对方究竟是?#35009;此?#20934;。”

    “至于剩下的鹰嘴豆和木蓝,都是老面孔了,实力有,但可以预计。”

    他说到这里,目光才落到最后一人身上——那?#20439;?#28982;正是方鸻。青年这才忍不住顿了一下。

    他再三确认之后,才回头对身边的副手说道:“那个年轻人,资料上有没有?”

    而副手拿出本子,在上面对比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没。”

    “确认没有?”

    “真没?#23567;!?br />
    青年闻言心中‘咯噔’一声,立时皱起眉头来。

    他心知Ragnarok这样的大公会,背后?#33258;?#28145;厚,虽说是在炼金术士培养方面是短板,但也说不好?#35009;?#26102;候就从训练生营里面冒出一个妖孽来。事实上像是?#24040;?#21313;字军,银色维斯?#36857;?#30342;出过这样的例子。

    对方敢带着这么一个生面孔来参加比赛,想必是有?#35009;?#20381;仗的。还是说他原本一直想错了?那个叫做崔宁的年轻人并不是这一次Ragnarok安排的杀手?#25285;?br />
    而是此人?

    领队想及此,马上回过头去,从人群之中挑选出一个子高挑的少女,?#36816;?#35828;道:“秦雨,你在单字和刻阵上速度最有天?#24120;?#31532;一轮你上。若比赛之后你第一个完成,你注意留意一下对面那个年轻人。”

    少女闻言看了方鸻一眼,然后淡淡地点?#35828;?#22836;。

    ……

    ?#20843;?#20204;在看你。?#36454;?#34013;这时忽然对方鸻说道。

    Ragnarok众?#20439;?#28982;也注意到了暗影王座的人对自己的关注。只不过除了方鸻之外,其他人其实对于这些‘小公会’都没太多在意。

    木蓝心中其实也清楚对方关注方鸻的原因,但凡对比赛成绩有点?#38750;螅?#32943;定皆会关注下一轮的对手。而这样的情况下,生面孔显然是不稳定的因素。

    尤其是他们这样有名的?#28216;欏?br />
    不过她其实也只是调侃一句而已,毕竟比起暗影王座,木蓝更在意另一边的Elite。上一次比赛当中,她与MTT所在的?#28216;?#20854;实就是惜败于Elite之手。

    只是他们在看对?#21073;?#32780;Elite的众人显然也在注意他们,双方?#22253;讯?#26041;看作下一轮潜在的对手。只不过比较起来,毕竟还是后者更?#34892;?#29702;优势。

    第一轮比赛很快进入准备阶段。

    由于这轮比赛对于Ragnarok来说其实并?#36824;?#38190;,因此灵魂指纹并未对原本的计划有太大改动。只是原本的木蓝与MTT的双保险,改成了由木蓝与方鸻带队,辅以鹰嘴豆和崔宇。

    这样一来由实力较为平均的木蓝作为保险,也不至于太过暴露作为奇兵的方鸻。而鹰嘴豆与崔宇皆属于发挥比较稳定的选手,以这个搭配的平均成绩进入前三十名在灵魂指纹看来应当是绰绰有余。

    第一场单字刻阵比赛,Ragnarok这边由方鸻第一个出场,只听?#38376;?#21475;中一声哨音,比赛便正?#21483;?#21578;开始。

    事实上与千门之厅内的?#24049;?#31867;?#30130;?#36825;场比赛也是比较刻字的精度与速度,固然要拿到高分,对于个人实力水平还是有相当要求。只不过对于经历了千门之厅的方鸻来说,实在难说得上有?#35009;?#25361;战——

    只是他预计自己的成绩应当无效,因此?#35009;皇裁?#24515;思搞?#35009;?#33457;头,只?#26197;?#31561;了片刻之后,才轻轻拿起刻刀……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玩通比牛牛怎样才会赢 中国空姐特殊服务 快速时时开奖 时时彩官网 后三包胆最佳方法 伯乐网彩票 久盈娱乐app 张柏芝艳照门 赢乐棋牌代理 加州f1人工在线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