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领队正缓慢无目的地转动着手中的全能插件。

    工匠造物的属性总会有一些细微差别。不同等级、不同?#20998;?#30340;工匠造物的属性其实往往是一个区间,而非总是一个固定值。这取决于工匠制造它时的制作精度,以及元素、以太的分布,甚至是材料本身的杂质。

    由于自然界中几乎不存在纯化的元素与以太、以?#23433;缓?#26434;质的材料,所以即便是最优秀的工匠,往往也很难保证自己的作品每一次都可以获得最大属性。

    不过对于单独属性的装备来说,譬如7-10这个属性区间之内,也总会?#24615;?#27668;好的时候,取到10这个极值。这样的装备就被称之为极品,而等级需求越高、?#20998;?#36234;高的‘极品’装备,其价值也越是不菲。

    而多属性装备?#36136;?#21478;一个概念。毕竟多个属性同时取其极值的几率,自然要?#23545;?#23567;于单一属性,这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尤其是全能插件这样的插件,要每一个属?#36234;?#36798;到最大值,要么多罕见?

    用罕见其实已难以形容,用奇迹说不定还更贴切一些?

    是运气使然?

    高个子青年心中不由自主浮现出方鸻把这插件交给他那一幕。

    作为它的缔造者,对方应当不会没看过作品的属性,这件装备虽然等级不高,可全属性满值怎么也值得留作纪念了吧?他推己及人,要是自己制作出这样的满属性装备,怎么也要吹嘘一番,但对方当时?#39057;?#39118;轻的样子,一时间竟在他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他看着手中的全能插件,心中一时翻腾着诸多想法。

    而队友们还没领会到自己领队心中的真实意?#36857;?#21482;开口问道:“这东西应当值不少钱吧,我们要不要回去把它还给他?”

    年轻人忽然抬起头来,轻轻摇了摇头。他这?#34987;?#36807;头去,?#38405;?#30524;镜青年说道:?#25226;?#38236;,先不去旅店了。”

    “怎么?”

    “我们回去。”

    “回去?”众人不小地吃了一惊。

    “回伊斯也不急这一天,我们回去看比赛,”高个子青年心中一个念头正呼之欲出,用力点?#35828;?#22836;:“既然来了,怎么也要经历整个比赛。也?#27599;纯?#25105;们与那些顶尖工匠之间的差距。”

    众人对于队长的转变?#34892;?#19981;明就里。何况表演赛的参赛者,即使到了决赛阶段,也说不上是顶尖工匠吧?不过众人?#35009;?#21453;驳,想想也是,他们从伊斯奔波几个月来这个地?#21073;?#37117;没来得及好?#27599;聪?#21335;境的风景。

    而今留下?#32431;?#27604;赛,权当是旅游了。

    只有一人忍不住问了一句:“队长,你不会认为Ragnarok的人可以夺冠吧?”

    不过高个子青年并未回答。

    甚至连那问问题的?#20439;?#24049;也感到这个问题?#34892;?#33618;谬,Ragnarok的水平如何,他们亲身体验过。就算对方的领队再厉害,可大陆联赛毕竟也不是一个人的比赛。

    而正当伊斯一行人返回广场上时,方鸻也正遇上了银色维斯兰的?#28216;欏?br />
    苏菲拉着茜的手,带着银色维斯兰的众人分开人群走过来,脸上笑意盎然。

    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正笑着向他打了一个招呼:“艾德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运气可真差,我们两支?#28216;?#23621;然第二轮就遇上了。”

    第二轮比赛是八进四的比赛,在之前的比赛中Elite的?#28216;?#28120;汰了马维兰?#21482;?#30340;原住民?#28216;椋?#36825;一轮对上了弑神者,而蔷薇十字军则对上暗影王座,此外是一个来自于芬里斯的团队对上了军方的?#28216;欏?br />
    芬里斯的?#28216;?#30001;提里奥安主教带队,这次纯粹是出于友谊的目的来参与这场比赛,以此表达南境同盟在过去那场灾难之中施以援手的?#34892;?#20043;意。

    至于军方的?#28216;椋?#26041;鸻则不由想到了之前在寒鸦街动乱之中遇上的那个小胖子,不过对方是个战士,怎么也不可能来参加炼金术士的比赛。

    而最后一场,自然是他们与银色维斯兰这一场。

    这轮比赛的最大热门是Elite对上弑神者那一场,双方皆是劲旅,这场比赛甚至在私底下被称之为决赛预演。此外芬里斯与军方那一场比赛也引得许多人关注,人们好奇的是才刚?#31449;?#21382;了一场灾难的芬里斯,派出的炼金术士?#28216;?#31455;然一举杀入四分之一决赛之中。

    要知此前几乎没人看好这支名不见经传的?#28216;椋?#21487;谓是这场比赛之中的一匹黑马。

    另外军方的炼金术士,也在选召者与原住民之间引起了极大的好奇。毕竟军方的选召者平日里是很少会在世人的目光之中出现的。

    不过让方鸻浑身不自在的是,芬里斯的?#28216;?#30340;队徽,居然是自己的半身肖像——当然是戴?#22235;?#24352;标志性面具的。据说此举是为了纪念在灾难当中为了拯救芬里斯而牺牲的年轻英雄,不过对于方鸻来说怎?#32431;?#37117;?#34892;?#32670;耻Play的意思。

    至于他们与银色维斯兰的比赛,还有蔷薇十字军对暗影王座那一场,在外界看来属于毫无悬念的?#21280;?#27604;赛。

    暗影王座的那支?#28216;椋?#27491;好是他们在预选赛之中遇上过的那一支,当时他们与对方双双晋级,其后暗影王座的人又淘汰了一支来自于宝杖海岸地区的?#28216;椋?#26187;阶八强。不过外界大多预测他们止步于此,毕竟蔷薇十字军的水平也是有目共睹的。

    而他们这一场,就更?#29992;挥行?#24565;了。银色维斯兰培养工匠的能力在十大公会之中本身属于中上,何况作为曾经的第一公会,?#33258;?#24590;么也是有一些的。对上常年垫底的Ragnarok,后者岂?#34892;?#29702;?

    所以方鸻正狐疑地看着面带微笑的苏菲,怎么也看不出后者口中的‘运气可真差’的神色来,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眼中分明是满满的惊喜,就是那种中了彩票的表情。

    “你真这么觉得?”他问:“可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

    “那当然了,”苏菲拍了拍自己漂亮的脸蛋,假?#24066;?#22320;说:“我们是朋友嘛,看到双方任中一方被淘汰,我也高兴不起来。”

    方鸻无语:“那你能不能先别笑了。”

    公主殿下止不住笑,美目一转道:“艾德。”

    方鸻赶忙警惕地看着她。

    他还不清楚,这?#36824;?#20027;殿下一旦露出这样的神情,心里面准没?#35009;?#22909;主意。

    苏菲这才笑着说道:“别那么紧张嘛,你身后是你的队友?你不介绍一下吗,大家有?#35009;?#29305;点,擅长?#35009;?#39046;域之类的,增进一下我们相互之间的了解。”

    方鸻心想我信?#22235;?#30340;邪,要不你先来?

    他脸一黑,瓮声?#25512;?#22320;回答:?#20843;?#20204;平庸得很,没?#35009;?#29305;点。”

    苏菲听了笑弯了腰,她当然知道方鸻不会说真话,正好这时工作人员走了过来,?#30431;?#26041;准备上场。她这才向方鸻眨了眨眼睛,表示赛场上见,?#32531;?#24102;着银色维斯兰的人离开。

    而不远处,人群之中,唐馨正看着两人言笑晏晏的样子大皱其眉——她口气酸酸地问道:“那女人?#36136;?#35841;?”

    “是苏菲小姐。”

    希尔薇德微笑着看了看她。

    而天?#27573;?#24656;天下不乱,眼珠子一转,赶忙发言:“我听?#30340;强?#26159;维斯兰的公主殿下,大美人一个,她对艾德哥哥可好了,有时候连希尔薇?#38470;?#22992;都比不上,哎哟——”

    话还没说完,脑门便吃了贵族千金轻轻一叩。

    唐馨只把拳头捏?#27599;?#21679;?#27605;歟?#24515;想这花心大萝卜在外面女人一个接一个,她咬牙切齿,两道冷冷的目光从背后已把方鸻刺了个对穿。艾小小在一旁看了她神色,忍不住瑟瑟发抖:“糖糖你表情?#27599;?#24597;啊——”

    唐馨记起自己的身份,无奈只能对希尔薇德说道:“希尔薇德……小姐,你也不管管他?”

    希尔薇德听了好笑,浅浅笑道:“艾德和苏菲小姐只是朋友而已。”

    “信他才?#33267;恕!?#21776;馨?#32531;?#27668;地答道。

    而方鸻丝毫没感到自己惹了大麻?#24120;?#21482;不小地打了个喷嚏,并一边从崔宇手上接过表单。禁选结果已经出来了,银色维斯兰方面禁?#22235;?#23548;器,选了步行者II型构装与力量插件。

    而他们这边则禁了妖精使,选了?#35009;?#27700;晶与魔药学的全溶药剂。

    方鸻看了看表单,不由沉吟了片刻,向赛场另一边抬起头来。

    而那边苏菲正在为自己的队员们打气——银色维斯兰一方的选手普遍年纪较小,最小的只有十三岁,最大的也也?#20154;?#36824;小一岁。而她本人虽不是炼金术士,但在这些小弟弟小妹妹之间,也算是前辈学姐。

    尤其是作为鼎鼎大名的银色维斯兰的公主,她也算是半个传奇人物了。苏菲正看了看方鸻那?#21481;?#36807;来的表单,忍不住微微一笑,她拍了拍表单对身边一个眉毛很短的小女孩说道:

    ?#20843;?#27700;,战斗工匠的灵活构装?#38405;?#26469;说是强项,步行者II型由你来。”

    那小女孩自信满满地点点头:“知道了,苏?#24179;恪!?br />
    苏菲眼中闪动着?#22120;?#30340;光芒,对众人说道:?#21834;?#37027;?#19968;?#26159;Ragnarok那边的稳定高分点,他尤其擅长战斗工匠的灵活构装,这一轮肯定是由他来?#38405;恪?#25105;们这边此前一直拿高分的人是?#24184;#?#27700;水在其他方面皆要弱一些,但要是灵活构装的话,就不一样了……”

    她回过头,有条不紊地安排:“这一轮水水你全力施为,拿个高分给他们惊喜一下,我们用下驷对上驷的策略,他们的最高分点在这一项上忽略不计,我们在其他项上就可以稳压他们一头了。”

    众人皆是点头。

    她停了一下,又说:“小心魔药学这一项,魔药学在炼金术上属于偏门,对方主动求?#21073;?#32943;定是留有奇兵。不过我们总体实力优于他们,理应当问题不大。”

    那名叫水水的少女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哇,苏?#24179;悖?#20320;和他关系不是不错吗,你这么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啊?”

    苏菲闻言不由莞尔:“这可是比赛,比赛之上就是胜负第一,友谊第二。而且反正他又不是Ragnarok的人,大不?#35828;?#36194;了之后再补偿他一下好了。”

    “?#28014;?#23569;女拉长了语调:?#23433;?#20607;他一下——”

    苏菲?#32531;?#27668;地敲了她脑袋一下:“请他吃饭而已,既然你这么?#34892;?#36259;,那就由你出钱好了,水水。”

    “啊,不要啊,苏?#24179;悖?#23567;姑娘马上告饶:“我已经穷?#27599;?#25581;不开锅了!”

    方鸻看着对面气氛一片欢腾,心中倒也不意外。

    毕竟常理来说,银色维斯兰本来就稳胜Ragnarok一头,对方心态放松,也?#24378;?#20197;理解的事情——不过那是MTT还在的时候——而今换了他作为主将,就不那么一定了。

    灵魂指纹说过今年是Ragnarok最有希望的一年,保四争三的说法,自然不会?#24378;?#22823;其词。

    他本来还?#34892;?#25285;心的是琉璃月的?#21050;?#27605;竟后者是战斗工匠,而非本职工匠,不过看到对方递上来的表单,他忍不住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这可谓是正中下?#22330;?br />
    工作人员此刻已经布置好了场地,这才宣布第一场比赛正式开?#36857;盟?#26041;选手各自入场。

    而第一轮的题目,正是步行者II型。

    步行者II型,自然比之前的原版步行者难了不少。

    而事实上无论是III型力量插件,还是全溶药剂?#21482;蜆裁?#27700;晶,都要比之前一轮比赛难上一个档次。若说之前的制作品是八级左右的工匠就可以胜任的话,这一轮比赛的题目,赛方其实已经把难度提高到了十三级左?#25671;?br />
    这样算来的话,到了半决赛与决赛,制作品的难度等级很有可能是十八级到二十三级之间。方鸻这才明白过来,崔宇,木蓝他们这些人的参赛选手的等级为?#35009;?#26222;遍在二十级左?#25671;?br />
    而表演赛的限制最高参赛等级,实际是二十五级,也符合他的猜测。

    方鸻想完这一点,才回头对琉璃月说道:“琉璃,这一?#21482;?#20320;第一个上,步行者II型交给你来完成。”

    琉璃月看了他一眼,答道:“是琉璃月。”

    “行行行,你赶快上场。”

    后者这才板着一张脸,走上场去。而他的对手,银色维斯兰的方面派出的,则是一个眉毛短短,自信满满的小姑娘。

    只是那小女孩看到他,还楞了一下,忍不住下意识问道:“等下,你是谁?你们队长呢?”

    琉璃一脸?#32531;?#27668;:“我就是我,又关你?#35009;?#20107;?”

    “可是……”

    工作人员这时连忙出声提醒两人,对手之间不准在赛场上交?#26041;?#32819;。

    水水这才怀着一肚子狐疑进了赛场,心想苏?#24179;?#35828;得好好,由她来对对面的队长呢?不过她没看场下,场下苏菲也正是张了张嘴?#20572;?#24525;不住马上给方鸻发了一个信息过去:

    “艾德,你你你竟然诈我!”

    方鸻?#27833;?#35759;水晶之中接到这个消息,忍不住有点一头雾水。

    他抬起头来,正不明就里地看着不远处正横眉竖眼地看着自己的公主殿下,心想自己又怎么了?

    ……

    在包厢内外,苏长风与法莱斯正同时翻动着手上的名单。

    不过两人脸上的神情是截然不同。

    苏长风皱着?#32426;?#19968;一看完,但?#35009;徽?#21040;自己想要的那个名字——他手上这份名单毕竟不全,只有由手下?#20154;?#36807;来的是马维兰、伊斯等上一轮被淘汰的小团队的名单,唯一一个进入下一轮的,上面也只有芬里斯的团队而已。

    而包厢之中,法莱斯脸上是一脸焦虑。这位侏儒会长正将工作人员交上来的表单每一页放在一边,?#32531;?#25545;了揉发紧的额头,他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他并不知道那个自己正在寻找的人,?#24826;裁?#21517;字。

    无奈之下,他只能忍着不耐?#19968;乩聪?#21069;那小矮怪,对对方说道:“你还记得先前那个人吗?”

    小矮?#33267;?#36830;点头。

    法莱斯将手上的表单交给对?#21073;骸?#20320;去找到他,让他从这个表单上指出那个人。”

    “快点去,”他摆了摆手:“你要是干得不?#25285;?#25105;给你双份的报酬!”

    小矮怪一听,兴奋?#38376;?#20102;拍胸脯,吱吱呀呀?#28982;?#20102;一下,?#32531;?#19968;阵风一样跑了出去。

    法莱斯看着对方离开,这带着患得?#38469;?#30340;神情地走了回来。

    安德看他样子,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又怎么了,老伙计?”

    “没?#35009;矗?#27861;莱?#22266;?#20102;口气:“在找一个人而已。”

    “找个人?”

    安德听了不由楞了一下。

    而在法莱斯合上名单之时,苏长风也同样盖上手上这厚厚的一叠羊皮纸。

    他抬起头来,目光沉稳地在赛场之上一扫而过——虽?#24187;徽?#21040;自己想要名字,但这并不能说明对方一定就不在这个赛场上。先不说大公会那边的名单还要晚一点才能送过来,就是这份名单之上也不能保证对方没有使用假名。

    送过来的这份资料上,也不是每一个人皆有?#26434;?#30340;照片,他不由叹了一口气,人?#21482;?#26159;太少了一些。苏长风抬起头来,眼下只能只希望工匠总会那边可以给力一点——

    而这时通讯水晶内又传来副手的声音:“团长,苏菲小姐那边的比赛开始了,你要不要过去看一下。”

    苏长风闻言怔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女儿在银色维斯?#21363;?#38431;,对方虽然不会上场参加比赛,但怎么说他也要去支持一下。想到自己的女儿,他神色才微微舒展开来,轻笑了一下:

    “行,我先过去?#32431;矗?#20182;拿起通讯水晶答道:“但你们得抓紧时间把大公会那边的名单清理出来,还有相应的照片也要补齐。”

    “没问题,团长。”

    他又问道:?#20843;?#33778;她在几号赛场?”

    “在三号赛场,团长。”

    苏长风轻轻颔首,这才收起水晶,向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美国美女最美乳房图 北京时时赛车玩法 21点技巧16点碰到17点 后二组选复式计划软件 福州沐足都有什么服务 时时彩绝杀一码秘诀 东莞小姐特殊服务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福山东时时 通比牛牛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