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选手请听题
    “抱歉,普德拉先生,”苏长风穿过人群,来到普德拉面前,不疾不徐地答道:“恐怕你们没有权力将他带走,根据《德勒什备忘录》第三条第七款之规定,除非选召者有严重违背该条文附录之中所阐述(地球、艾塔黎亚)共同认可之普世价值观的行为,否则其人身安全与自由仍受星门港所保障。”

    他一边说一边从大衣下拿出一?#37117;?#24405;水晶,先后打开三张光屏呈现在普德拉面前,?#26469;?#26159;《德勒什备忘录》第三条条文附录,《中华人民共和国、考林—伊休里安王国共同声明》附加条目,以及星门港特别行动授权书(中方驻星门港大使馆签字)。

    然后他打开一段影像。

    影像中是都伦动乱时记录下的情形,也不知是谁拍摄的,画面十?#21482;?#20081;。而影像之中的声音,正是当时叶华下达的命令:

    “各位注意,禁止对原住民出手,所有人攻击目标只?#24066;?#26159;超竞技联盟。”

    苏长风关掉声音。

    他开口道:“由此可见,事实与阁下所言可能有一些偏差。我们基本可以判断,当时在都伦发生的是一场选召者内部之间的争斗,与考林—伊休里安王国并无太大关系。”

    苏长风一边说,一边淡定地从大衣之中?#26469;文?#20986;五?#37117;?#24405;水晶,一一放在普德拉面前,然后抬起头看着后者:“如果普德拉先生还有问题的话,这里有大量的视频可以证明,你要看么?”

    普德拉下意识后退一步。

    要比收集证据的水平,他?#26432;?#36825;些人差太多了。他也不是头一天与这些人打交道了,深知这些?#20439;?#26377;一套行事方?#21073;?#36923;辑严密,并?#19968;?#29615;相扣。

    只是他一退,便有两人从他身后走出。

    其中一人直面苏长风,开口便道:“阁下,《星门宣言》第二十二条规定,选召者与原住民之纠纷,由超竞技联盟负责介入处理——”

    另一人则问:?#20843;?#20197;军方?#35009;?#26102;候也有权力插手超竞技的事务了?”

    苏长风一眯眼睛。

    他看了看两人,才发现是BBK的官?#20445;?#26032;南境同盟试图拉拢艾尔?#21494;?#35758;会,他们出现在这里倒也不难理解;两人目光皆越过他看向方鸻,显然已认出了后者身份。

    但苏长风并不打算与两人废话,直接拿出又一?#37117;?#24405;水晶,并在两人面前投射出十二张光屏:

    光屏上是一式十二页的文件,?#26469;?#22312;众人面前展开,标题上书一行醒目的黑体文字:

    ‘星门港特殊状况、与突发应急对应方案,第56071号——’

    苏长风看着两人,淡淡地答道:“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星门港特别行动部队,在此特别征召选召者,ID艾德,从这一刻开始,其身份进入我方管辖序列之内——”

    “按照《星门宣言》特别修订条款阐述,特别状况下军方有权力介入与接管选召者之事务,通告完毕,两位请便。”

    现场当即一片死寂——

    连方鸻也呆呆张大嘴巴。

    特别征召,历史上才出现过几次?他是想与星门港方面谈判,但这感觉像是谈判还没开始,对方就先一口把他条件给否了。

    他是想拿一个?#25103;?#30340;选召者身份,可不是想直接参军啊。

    说好的旅行与冒险,说好的第二世界呢?

    而直播间外,数千个屏幕前同样是一片吸气之声。

    人们脑海之中首先浮现出的想法,便是历史重现,Loofah第二——甚至是又一次圣约山事件。而再往前,特别征召要追溯到?#35009;?#26102;候去了?

    那?#36127;?#26159;星门时代最古早的年代。

    “牛,牛?#23631;恕?br />
    “看这个架势,军方是有备而来啊。”

    “?#21069;。?#20320;们还不知道吧?从艾尔?#21015;?#24320;始就一大堆人在找他了,你们还不知道他的外号吧?”

    ?#20843;?#36824;有外号?”

    “那当然了,这?#19968;?#20174;黎明之星事件?#20004;瘢?#24425;虹同盟、军方、弗洛尔之裔皆一直在找他,结果一度让他放鸽子到今天了。”

    “哈哈,咕咕型炼金术士。”

    弹幕热闹起来。

    而两个BBK官员可没这些?#33487;?#20040;轻松,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强辩道:“但星门港也不能无凭无?#25910;?#21484;个人……”

    苏长风淡定地竖起食指:

    “第一,艾德是黎明之星事件当事人,BBK与自由佣兵案件?#20004;?#24182;未结案。因此按《星门宣言》之规定,星门港有权对当事人进行介入保护。”

    “两位不会忘?#33487;?#26723;子事了吧?”

    两个BBK官员齐齐后退一?#21073;?#38754;色一变。

    苏长风又竖起中指:

    “第二,艾德在艾尔?#21015;来?#38470;联赛之上表现优异,而星门港方面正?#27809;?#31354;缺一个推举人选,因此你们为何认为他不在特别征召?#27573;?#20043;内?”

    两人顿时一言不发。

    而老议长一直冷眼旁观,直到此刻才轻轻?#20154;?#19968;声,慢条斯理地开口道:“既然证明只是一个误会,艾德先生也并未参与都伦之暴乱,那么在下是否继续可以公布比赛的结果了?”

    “请稍等一下。”

    正是此时,广场之外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话令所有人皆是一怔,不由向?#27465;?#26041;向看去。只见广场外围忽然之间一阵骚动,那儿的人群像是被推揉着分开来,后面出现了一排排?#24405;?#40092;明的卫兵。

    老议长一看这些卫兵,便忍不住眯起眼睛来。

    他认出那是执政官的近卫。

    而卫兵之间,果然正是梵里克现任执政官——一位坐在马上,身穿贵族长袍,外表看起来十分精明强干的男人。

    约翰-罗尼尔,梵里克伯爵。

    对方甫一出现,便从长袍内取出一卷文书,徐徐展开道:

    “这是宰相大人签发的手令。”

    他又看向苏长风,这才开口道:“这位圣选者先生,根据《备忘录》之附录规定,圣选者若介入考林—伊休里安王储纷争,是否也属于严重违背该条文第三款第七条之规定?”

    苏长风这才微微一皱眉,心知情形可能有变,但还是点?#35828;?#22836;。

    “那好,”罗尼尔伯爵礼貌地向他点?#35828;?#22836;,然后再回过头来,冷冷地看向方鸻——直看得方鸻有点?#30007;椋?#24515;中总有不好的预?#23567;?br />
    不过很快,这不好的预感便化为了现实。

    只听对方冷漠地开口问道:“艾德先生,我想请问一下,你是否认?#26029;?#23572;薇德-让-艾伯特小姐?”

    这个问题像是一道惊雷一样落在方鸻心中。

    也整个广场为之一寂。

    希尔薇德-让-艾伯特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可能还十分陌生。

    但只要换成马魏-让-艾伯特之女这个称?#21073;?#23601;足以让每一个南境之人恍然大悟。马魏爵士,考林—伊休里安可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探险家之一,他的名字本身,就是南境的骄傲。

    而他与科尔曼亲王之间亲如?#20540;?#30340;关系,在旁人眼中更是一天一夜也说不完。

    但恰恰是这样的关系,却给艾伯特家族带来了灭顶之祸。

    在他离开考林—伊休里安前往第二世界之后的第六个年头,新王登基,而其原本与国王叔父之间的友谊,而今便化为宰相一党心中的?#20081;傘?br />
    而在权力的斗争愈演愈烈之际,这位大探险家的身份,自然也愈加尴尬。

    尤其在其船团传来噩耗之际,叛党的头?#25105;?#20415;迫不及待地落在其自身与女儿头顶之上。

    若年幼的国王对于南境同盟与艾尔?#21494;?#35758;会还有一些容忍的话,那么这位亲王殿下的左膀右臂,则毫无疑问是其眼中钉、肉中刺。

    而在这个时代,与这样一个名字扯上关系,绝对是让大多数人避之不及的事情。

    但约翰-罗尼尔并没给方鸻反驳的机会,他拿出那几张照片——显然是与普德拉手中照片相同的珍藏限量版,开口道:“艾德先生,这照片上在你身边的女士,你不会说不认识吧?”

    他?#35835;?#25238;照片,又看向苏长风:“圣选者先生,你若还有疑问的话,我这里还有更多证据。”

    这话?#36127;?#19982;苏长风之?#20843;?#36807;的话一模一样。

    苏长风不由沉默下去。

    方鸻心中也?#21069;到脅幻睿?#20182;看了看广场之上,但还好,希尔薇德并不在?#27465;?#22320;方。

    而这时罗尼尔举起手中文书:“宰相大人下亲自下令,烦请艾德先生跟我们走一趟吧,放心,宰相大人只是想问你一些问题而?#36873;!?br />
    语毕,他向前一指,卫兵立刻围了上来。

    但这一次,老议长却当仁不让地走了出去,严肃地看着后者,一让也不让。

    罗尼尔微微一愣:“议长先生,你这是要干?#35009;矗俊?br />
    “工匠的比赛,?#35009;?#26102;候外人也可以插手了?”老议长冷笑了一下:“按考林—伊休里安炼金术士之间古老的传统,只有炼金术士可以把炼金术士从比赛场上带走。”

    ?#20808;?#35828;这话时,正眼也不看约翰-罗尼尔一眼,口气?#26032;?#28385;皆是优越?#23567;?br />
    但他有这样的资格,因为他不但是炼金术士,还?#24378;?#26519;—伊休里安仅有的数位大工匠之一。

    在这样正统的炼金术士面前,区区传统贵族又如何?

    “你——”

    伯爵勃然大怒,他早知道这些人?#29992;话?#20182;们这些宰相一党放在眼中,但没想到对方竟然敢公开对抗考林—伊休里安的王令。

    但这样当面的羞辱,偏偏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毕竟考林—伊休里安王?#19968;?#26159;要?#21202;?#28860;金术士们的。至于炼金术士之间的传?#22330;?br />
    他可?#24187;?#22825;下之大不韪去反对。

    他只能看向一旁的普德拉。

    普德拉心领神会,连忙开口道:“老议长,你这样有违规矩,你一个人,可代表不了艾尔?#21494;?#35758;会的意见。”

    “那就表决好了。”

    人群之中,又一个声音传来。

    这个声音普德拉无比熟悉,让他忍不住眉头一跳,向?#27465;?#26041;向看去。但见安德带着一众炼金术士,与他身边的西林-丝碧卡伯爵一起,从人群之中走了过来。

    在安德身后,还跟着天蓝、姬塔与洛羽几人,三人看到场上的样子,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意识到自己还好没有来得太晚。

    天蓝还?#37027;南?#26041;鸻挤?#23490;?#30524;,以表示自己的功劳最大,看得方鸻心中一暖。

    并让他意识到自己并非是一个人,而是冒险?#25293;?#30340;每个人此刻都与他并肩而立。

    方鸻又看向安德——自己的老师——只见?#20808;?#21482;向他点?#35828;?#22836;,示意他稍安勿躁。

    安德这才回过头去,严肃地看向普德拉,淡淡地开口道:?#20843;?#28982;?#34892;?#20154;忘记?#20439;约?#30340;承诺,不过我相信在南境这片土地上,大多数人应当还记得自己的誓言——”

    “南境这片土地之上,最终还是应当由南境之人说了算。而既然有人对此持有不同意见,那我们就此表决好了,这也正?#21069;?#23572;?#21494;?#35758;会存在的意义。”

    他缓缓开口道:

    “鉴于艾德先生优异的表现,我建议以艾尔?#21494;?#35758;会的名义,推举其进入正赛?#28216;椋?#22312;大陆联赛结束之前,由艾尔?#21494;?#35758;会保障其人身安全与自由不受限制……”

    约翰-罗尼尔伯爵闻言脸色大变。

    他当然知道炼金术士们的规矩,要是真让他们达成一?#25314;?#21482;怕今天他不但要无功而返,而?#19968;?#35201;颜面扫地。

    不过怀有同样想法的显然不止他一个,普德拉当即开口道:“我反对。”

    安德看向其他人。

    魔导器、插件部门的部门长同样反对,而老议长,艾尔?#21494;?#23432;塔人则表示赞成。

    ?#30001;?#20182;自己一?#20445;?#22312;场的七个大工匠之中,已有三人反对,三人支持。

    双方表?#20540;?#21183;均力敌,毫无疑问,这位魔药学大师对此也不是毫无准备。不过安德也不意外,只将目光?#26029;?#35199;林-丝碧卡伯爵。

    普德拉也同样紧张地看向后者。

    伯爵大人显得有点犹豫,但他想起对方之前与他?#33268;?#30340;那番话,最终还是举起手来:“我也支持。”

    四比三。

    方鸻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明白自己算是死里?#30001;?#20102;一次。他不由看向其他人,只见在场下十分紧张的?#32416;丁?#40560;嘴豆几人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而天蓝和姬塔皆是喜上眉梢。

    只有约翰-罗尼尔伯爵显得脸色难看至极。

    而普德拉神色也同样阴沉,心中?#24503;?#20102;一句对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而他咬了下一牙,?#36127;?#26159;从牙缝之中挤出几个字来:“先等等。”

    “怎么?”安德有点意外地看着这老?#19968;鎩?br />
    “别忘了,还有人没表决。”

    安德忍不住?#30511;Γ骸?#20320;是?#36947;?#38108;鼻子?#31185;?#24503;拉,你是不是失心疯了,你认为以老铜鼻子与我的关系,会反对么?”

    但他话音未落。

    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便从普德拉身后传来:?#23433;唬?#23433;德,我反对。”

    但见老矮人气喘吁吁地从两个BBK官员之间身后走了出来,皱着眉头对他说道:“安德,这一次这老药罐子是对的,艾尔?#21494;?#35758;会不能为了一个外人而冒险。”

    安德震惊地看着这个自己的老朋?#36873;?br />
    他?#36127;?#36807;了好一阵子才?#20174;?#36807;来:“老铜鼻子,你疯了!?”

    老矮人摇了摇头:“我当?#24187;环琛!?br />
    他拿出一封信交到安德手上:“你看看这个。”

    安德狐疑地接过信一看,面色一变:“叶华?他让我们支持罗林?”

    他回过头,有点不可思议地看了看方鸻与他身边的?#27465;?#24180;轻人。

    方鸻同样也大吃一惊,随即心中不由升起一道怒火,那是那?#30452;?#20154;背叛的愤怒。在都伦,要不是他答应叶华帮忙救出埃南,又怎么会身陷现在这样的窘迫的局?#39057;?#20013;?

    可万万没想到,最后竟然是对方给?#20439;约?#21453;戈一击。

    安德手中握?#21028;牛?#21322;晌没有开口。

    而老矮人叹了口气,答道:“我再?#30001;?#21494;华,五?#20154;模?#25509;受现实吧,安德。我们是南境之人,而艾尔?#21494;?#35758;会,总归是要为南境同盟的利益而考虑的——”

    普德拉闻言这才冷笑一声。

    他又看向不远处的罗尼尔,后者满意地对他点?#35828;?#22836;,只下令道:?#30333;?#20154;。”

    卫兵一拥而上。

    但同一刻,广场上的黑风衣纷纷刀剑出鞘,只见一片魔导器的闪光彼此?#20102;?#19981;绝。在这些年轻人身后,站着同样不为所动的苏长风。

    罗尼尔伯爵大吃一惊,怒道:“圣选者,你们要违背我们两国之间的约定!?”

    苏长风举起手来,示意双方稍安勿躁。

    “抱歉,我需要先向星门港方面请示一下,”他不疾不徐地答道:“职责所在,请见谅。”

    罗尼尔伯爵闻言微微一皱眉,但他也知道这些人不好惹,只得点?#35828;?#22836;,示意卫兵们先退下。

    而苏长风低下头,只?#37027;?#25343;出通讯水晶,先向最近的人员发送了一道呼?#20804;?#25588;的信息。然后他才在心中思索了片刻,当?#24187;?#30333;眼下向星门港请示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而此刻可以帮上忙的,也只有?#27465;?#20154;而?#36873;?br />
    想及此,他抬起头来,向一个方向看去。

    算算时间,对方也应该到了。

    果然,他忽然眼前一亮,看到一只毛茸茸的小矮怪,正带着一人从?#27465;?#26041;向走过来。只是对方个子太矮,在人群之中根本看不清其身形而?#36873;?br />
    不过很快,小矮怪便分开人群走了出来。

    它让开身子,?#33945;?#21518;的一位侏儒走到众人面前,那不是其他人,正?#27465;?#34013;德工匠总会的会长,法莱斯。

    “各位在这里?#33268;?#24471;热闹,”法莱斯看了看众人,淡定地开口道:“是不是忘了鄙?#33487;?#20010;客人了?”

    众人微微一愣,看向这位来自于戈蓝德的工匠总会会长。

    在潜意识当中,他们自然?#21069;?#23545;方与宰相一方视作一党的。或者即便不是一路人,但至少也是同样为新王而效力。

    ?#36864;?#26159;罗尼尔伯爵,在看到对方的同时,也毕恭毕敬地先向其行了一礼。

    毕竟考林—伊休里安的权力核心的三极,宰相代表的世俗势力固然庞大,但紧随其后便是宫廷法师与工匠总会。

    也同样具有左右王室的决定的能力。

    但法莱斯对于这些东西一概不?#34892;?#36259;,只开口道:“让政治影响炼金术士公正的对决,简直有辱斯文,令人不齿。”

    他目光一一从众人身上看过去,只答道:“这场比赛当然也不止与艾尔?#21494;?#26377;关,同样也关系着考林—伊休里安炼金术界,因此我想我也应当由参与一票的权力,不知各位有?#25105;?#35265;?”

    众人不由一窒。

    考林—伊休里安的炼金术士圈子虽然地分南?#20445;?#20294;两者之间的对立并不像是贵族之间那么泾渭分明。而以法莱斯的地位,执意要参加这个表决的话,他们?#29992;?#38754;上还真拿不出?#35009;?#21453;驳的意见。

    至少大家都没这个脸面开口。

    ?#36864;?#26159;普德拉,也只动了动嘴?#21073;?#26126;智地把话压了下去,他可不想在炼金术圈子里当过街老鼠。

    只?#26032;?#23612;尔伯爵忍不住说了一句:“法莱斯先生,这是王室的意思……”

    “放心,”法莱斯看了他一眼:“我?#38405;?#20204;那些东西不?#34892;?#36259;,只是希望比赛能有?#21152;?#32456;而?#36873;!?br />
    他有看向罗林与方鸻,目光在两人身上停留了片刻,才继续说道:“我投这一?#20445;?#26159;为了让比赛继续,既然双方之前打成平手——”

    他再停了停,才又开口道:“那不如再比一场好了。”

    见罗尼尔伯爵还要开口,法莱斯打断他道:“比赛结束之后,等优胜者拿到许诺好的奖励,剩下的事情,我不再插手。”

    罗尼尔伯爵闻言,当即闭嘴。只要不妨碍他完?#31245;?#30456;下达的命令,他才懒得管这些炼金术士之间的事情。

    何况?#24378;墑歉?#34013;德工匠总会的会长,可以说名义上?#27785;?#25972;个考林—伊休里安的炼金术界,那是他得罪的起的人么?

    而普德拉闻言脸色一变,正要开口反对,但法莱斯只看了他一眼,便让他闭上嘴巴。

    老议长沉默了片刻,?#25293;?#38382;道:

    “那第三场比赛,由谁来选择题目?”

    “我来吧,”法莱斯当仁不让:“这最后一场加赛,在工匠的比赛之中并不多见。但两位选手如此?#21028;悖先?#21028;其中一人告负,也不合常理。”

    ?#20843;?#20197;出于公平考虑,这一场比赛的题目,就由我这个主?#38376;?#26469;定好了。”

    他这?#20843;档?#21512;情?#20384;恚?#20854;他人闻言也找不出?#35009;?#27611;病来。

    安德虽然感到有点狐疑,但还是点?#35828;?#22836;。

    法莱斯?#28872;?#29255;刻,再看了看众人,才开口道:

    “工匠造物的顶点,是龙骑士——”

    “而在那顶点之下,还有一类构?#22467;?#19982;之相比也并不逊色太多。”

    ?#20843;?#20197;这一场,这就是你们的题目。”

    侏儒一字一顿地开口,而赛场之上已经是一片哗然。

    龙骑士之下是?#35009;矗?#20154;们心中自然早有答案,只是?#27465;?#31572;案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以至于在众人的惊呼声之中,甚至已经掩盖过了法莱斯的最后一句话的声音:

    “最后一道题目——”

    “伪龙骑士。”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彩票网站名称 南宁按摩服务全套 psv2000必玩游戏排行 金星国际下载 熊猫二人麻将技巧 押大小单双正规彩票 大赢家90足球即时比分 长沙按摩店 最火爆的棋牌游戏 排列三专家杀两码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