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昔日重现
    人?#24378;?#21040;从云中穿行而出的,是一头美丽而优雅的生物,鳞片犹如银涛,上下两对羽翼宛若蝶翅,体态轻盈而修长,以至于使人几乎忘记了其在艾塔黎亚的生物之中所位列的最高一阶。

    龙。

    在南境,无论是住民还是过客,少有人没听说过关于这位圣弓峰主人的传说。?#34892;?#22810;人甚至还亲眼见过,它是涅瓦德之王,妖精们的庇护者——他自称为精灵安洛瑟,但当地人更习惯使用其巨龙的那一个名字:

    米尔琉希弥斯。

    米尔琉希弥斯从云中一扑而下,宛若天外的流星,化作一道银光,重重击在尼可波拉斯的背上。尖利的爪子破开后者漆黑的鳞片,炽金之血?#30001;?#21475;之中滚滚流出。

    后者凄厉地尖叫一声,面对同等级的对手,再顾不得下面的方鸻。它扑扇着翅膀转过身来,向米尔琉希弥斯喷出一口金色的烈焰,但银色的巨龙爪子之间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十二芒星阵,数不清的六边形光盾张开,将火苗挡了个严严实实。

    魔法。

    龙神恩赐于巨龙们之物,艾塔黎亚最神异的产物之一。米尔琉希弥斯在火焰之中转过身,一尾巴扫在它身上,将尼可波拉斯打飞出去,撞入高塔四十层至五十层之间。

    一声轰响,高塔之上顿时烟尘弥漫。

    但尼可波拉斯发出一声愤怒地尖叫,马上从废墟之中飞了出来,它金火的瞳孔之中冒出无穷无尽的愤恨之色,因为那是黑暗巨龙永远也无法获得的恩宠。

    它犹如一道黑影撞在米尔琉希弥斯身上,后者没料到它回复得如此之快,再?#30001;?#22312;力量与体型上也?#23545;?#19981;如这头巨大的黑龙,竟一下子被撞飞了出去。

    米尔琉希弥斯美丽的躯体之上,多了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往外?#39318;?#38134;色的血。但它毫无所察一样,四翼一折,在半空中停住身形。这时星星点点的光越过了它,向着尼可波拉斯?#25159;ァ?br />
    那是战斗工匠们的‘骑士’构装。

    米尔琉希弥斯看着这些小东西,声音震彻云霄:“帮我牵制住它。”

    它一边说一边向上?#25159;ィ?#21069;爪之上银光一现,竟多了一支法杖,那法杖通体雪白,看起来?#36824;?#20687;是一根钙化的树枝。?#36824;?#23427;是拿在米尔琉希弥斯手中像是树枝,在凡人看来就是参天巨树了。

    米尔琉希弥斯张开口,神色严肃地看着下面的尼可波拉斯,忽然之间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仿佛千万个音节叠加在一起的奇特咒语。它举起手中的法杖,缓缓在身边画了一个巨大的法阵。

    那一刻天地为之色变,天空之中竟然再一次浮现出了魔力回流的景象,以太之风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流入米尔琉希弥斯手中的法杖之上。

    原本散开的云层再一次聚拢在这头银色巨龙头顶,天空之上同时出现了好几个裂口,一道道银练从裂口之中倒垂而下。只是那瀑布之中流淌的并不是水,而是汹涌的魔力。

    由于魔力的扰动,天空中也变成一片金红的色彩,宛若时间从下午流逝到了傍晚,一片火烧云霞的景象。

    广场上的所有人皆呆呆地张着嘴,看着这宛若世界末日的一幕——那是龙之咒文,是铭?#36867;?#24040;龙们血脉之中的禁术,它们一生当中,也不会使用这样的法术几次。

    事实上凡人战役层面的魔法,几乎皆是师从于这类禁术。只是比起原版,无论是从质量与规模上,都要差得太多太多——甚至比起努美林精灵们系出同源的禁咒,也还尚有不及。

    ?#36824;?#20961;人们?#24378;?#22987;利用炼金术与魔导器模仿龙之咒文,也?#36824;?#25165;是一百年左右的历史。

    天空中暗了下去。

    于是广场上十四个工匠大师手中的银色光脉,这一?#36867;?#21457;显眼,宛若十四道潺潺流动的光河,汇聚向艾尔芬多高塔的上层顶端,让那里一颗银色的星辰。

    变得愈发耀眼。

    夏尽之塔主人的到来让方鸻又惊又喜,几乎是将他从绝境之中拯救了出来。他‘手持’长枪,透过龙骑士的目光看着十数台构装背后喷薄着一束束淡蓝色的光带,?#19978;?#23612;可波拉斯。

    但黑暗巨龙用力一挣,便将它们冲散开来。

    半空中聚拢的点点星光,重新四散。

    它张开双翼,向半空中的米尔琉希弥斯?#25159;ィ?#23427;虽然失去了魔法的能力,但血脉之中还存留者对于龙之咒文的记忆与恐惧——它清楚那是?#35009;?#26679;的力量。

    方鸻丢掉长枪。

    龙骑士回身,拔出一把光束长剑——那是?#30475;?#30340;以太流构成的嘉拉佩亚——?#19978;?#20182;手中并无真正的屠龙圣剑,否则这束光应当是真实物质化的存在。

    但也够了。

    龙骑士向前一跃,?#19978;?#38271;空之中,它身后长出一对光翼,湛清的色彩,散发着无数以太流,推动着这高大的构装体向着尼可波拉斯直扑而去。

    那一刻所有人皆看到了这天空之上冉冉升起的天青之星。

    它与旁边的银色星辰彼此相映,但又相互?#20260;?#36828;离,化为一道青色的流光,撞向天穹之上那道黑色的阴影。

    每一位与之相联结的工匠大师皆感到了?#25169;?#21147;需求的?#26432;?#25552;高,用模拟?#25169;?#30340;方式来操控的龙骑士,让即使是他们也感到?#34892;?#21507;不消。更不用说作为主控者的方鸻,?#39038;?#22914;同溪流一样一股股从他脸颊上汇流下来,柔软的头发已经完全濡湿,紧贴在他额头之上。

    他紧闭着双眼,眼球不住地颤动,脑门上青筋暴起,几乎是?#25112;?#20102;双拳与咬紧牙关才能坚持住没有立刻崩溃。

    但塔塔平静地睁开眼睛,罕有地?#34892;?#25285;忧地看了他一眼。

    尼可波拉斯终于注意到了背后追上来的湛清色光芒。

    虽然只是眼角余光的一瞥,可还是让它心底的恐惧再一次沉渣泛起,?#24378;?#39592;铭心的刺痛,像是已化为一道剑光的幻觉,并再一次?#23545;?#23427;的龙角与右爪之上。

    昔日的幻影迎面扑来,差点让它惨叫出声。

    尼可波拉斯心中冷汗淋漓,再也无法?#28108;?#36825;恐惧的压迫,不得不返身去面对这台龙骑士。那越来越近的熟悉面孔令它近乎于胆?#21483;?#24778;,但一方面心中又充满了滔天的怒火,因为尼可波拉斯明知道对方背后只是一个少年而已。

    “欺人太甚了!”

    尼可波拉斯一爪向‘修玛’抓去。

    但它这一爪,却抓了一个空。

    在它?#34892;?#24778;讶的目光之中,构装体以一个诡异机动向后一退——那近乎是违背常理,一个急停之后,与它的爪子交错而过。但尼可波拉斯?#20174;?#36807;来的时候,龙骑士已经化为一道流光,绕向它背后。

    长空之上,工匠们眼中映出那道转折的青色流光,差一点忘记了?#25169;恪?#22240;为他?#24378;?#21040;了仿佛是昔日的重现现——方鸻可以操控光枪已经是他们想象力的极限,至于让龙骑士近身战斗:

    那已是另一个维度。

    可那少年不仅战斗了,而且不落于下风。

    由于工匠们的?#25169;?#19968;停,龙骑士也在半空一停,尼可波拉斯这一刻终于抓住机会转回身来,一口咬向后者。

    可龙骑士下一刻却借助失去重心的状态,以一道诡异的折线,堪堪与它这一口错身而过——尼可波拉斯怔了一下,还以为是自己运气不好。但它反身再一记鞭尾向其扫去,偏偏那巨大的构装明明在半空之中翻滚着,?#36136;?#20043;毫厘地与它的尾巴错开。

    尼可波拉斯这才感到一丝寒意。

    一龙一机此刻其实已经进入了螺旋下坠的缠斗状态,连它这诞生于天空之上的主宰也感到有一些失去了对于周围空间的感知能力,可对方无论如何天旋地转,却始终能准之又准地找准自己所处的位置。

    并预判它的攻击。

    这空间?#23567;?br />
    怎么可能!?

    它眼中终于流露出最惊骇至极的目光,那一刻它仿佛看到的并不再是那个从容镇定的少年,而是另一个?#34892;?#33521;俊的年轻人,正身负着那把利剑,立于它面前。

    并对它浅浅一笑——

    然后映入尼可波拉斯眼中的才是一道剑光。

    它这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竟然在战斗之中走神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剑光划过自己的长?#29301;?#24182;斩中自己右爪。只是光剑几乎没有造?#25159;?#20309;实?#24066;?#30340;伤害,甚至没能在它鳞片上留下一道划痕。

    但尼可波拉斯那一刻却坠入了最深的?#35199;?#20043;中。

    它昂起头,凄厉至极地惨叫一声。

    而人们所看到的这一幕,那青色的辰星与半空中与黑暗巨龙交错而过,那明亮的光轨,似乎已经不仅仅是发生于当下这一刻的景象。而是时光倒流于梵里克的天空之上,让他?#24378;?#21040;了那位传奇的英雄——

    屠龙者,修约德。

    那是一个世纪之前的旷世之?#21073;?#21364;在这一刻重演了。

    而这个时候,米尔琉希弥斯终于完成?#20439;?#24049;的法术。

    一道银色的光柱,从它爪中掷出,正中尼可波拉斯右胸。看似平平无奇,但光柱穿过黑暗巨龙之后,?#21482;?#20013;梵里克之外的一座?#35282;穡?#27809;有发出任何声响,那小?#35282;?#39031;刻之间消失不见。

    尼可波拉斯发出一声更加震耳欲聋地惨叫声,终于坠向地面。

    它轰然一声坠入一片城区,但很快?#32456;?#25166;着重新飞了起来,但不?#20197;?#20316;任何留恋之举,?#34892;┎只?#22320;回头看了一眼,?#24590;怎孽南?#38271;湖方向?#25159;ァ?#23427;虽然看起来受伤沉重至极,但半空中的米尔琉希弥斯不动,其他人也无人敢拦。

    众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消失在西方的天空中。

    而正是这个时候,方鸻也再也坚持不住。

    他眼前一黑,向前栽到在地上。

    广场上的众人发出一声惊呼,看着半空中那青色与银色交织的两枚星?#21073;?#22833;去了光芒,向下面坠落了下来。

    米尔琉希弥斯看到这一幕,一振四翼向那个方向飞了过去,?#20873;?#20303;龙骑士,然后再俯冲下去抓住那银色的人偶,并又飞回半空中,来到艾尔芬多高台之外。

    它这才?#31456;?#32709;膀,化回精灵的形态,并落入高塔的平台上。

    人?#24378;?#30528;他走进去,没多时便将那少年带了出来。

    他一手抓着昏迷不醒的方鸻,往外一跃,仿佛没有重量一样,轻飘飘从半空之?#26032;?#19979;来。人们仿佛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35009;矗追?#21521;那个方向涌去。

    但最先抵达的,还是安德一行人。

    西林-丝碧卡伯爵礼貌地上前问候道:“安洛瑟先生,万分?#34892;?#24744;对梵里克的支援。这一?#25105;?#19981;是阁下及时赶到,这座城市恐怕已凶多吉少,我代这座城市幸存下的所有人向你致以无限的敬意。”

    安洛瑟银色的目光看向他,淡淡答道:?#23433;?#24517;?#25512;?#25105;先去了一趟?#34013;?#26031;,因此差一点没能赶得及。”

    伯爵大人这才看了看他手上的方鸻,问道:“安洛瑟先生认识艾德?#20426;?br />
    安洛瑟轻轻点?#35828;?#22836;。

    ?#20843;?#26159;我的学生。”

    此言一出。

    广场上一片寂静。

    ……

    方鸻感到自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他梦到自己终于击败了尼可波拉斯,挫败了拜龙教的阴?#20445;?#20063;找到了杀死艾缇拉小姐弟弟与奎苏女士儿子的凶手。

    然后他与所有人共同?#24052;?#20102;第二世界,并在那里找到了希尔薇德的父亲,又帮助马魏船团,找到了通往第三世界的星门。那是一个广袤而未知的世界,其后许多年,他们皆代表着考林—伊休里安与第三赛区开辟那个崭新的世界。

    后来他退役了,与希尔薇德小姐结了婚,两人还有了一个孩子,叫做塔塔,长得也与塔塔小姐一模一样。在梦中,他们一直过着幸福与美满的生活,仿佛这个梦境会一直这么?#20013;?#19979;去。

    可过了一会儿,画风一变。

    他忽然之间看到弥雅带着一个头上长角、拖着长长的尾巴、有着一双金色瞳孔,咬着自己手指的小女孩,前来找他。并告诉他这是他的女儿,要让他负责。

    他一?#28861;?#36924;,然后便看到弥雅和希尔薇德争执了起来,争执逐渐升级,化为了一场战斗。

    最后弥雅小姐手持一把?#31206;?#39318;,一脸冷漠地看着他,冷冷地说了一声:“花心大萝卜!”

    然后一匕首向他刺来。

    梦到了这里,方鸻便一个激灵?#21028;?#20102;过来——他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是躺在一张巨大的床上,浑身冷汗淋漓。而四周皆是一片雪白的景象,有点像是地球上的?#30342;骸?br />
    他这才回想起自己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心中不由吓了一大跳,莫非军方真的把自己逮回地球了?

    但他正露出慌张的神色,却听?#33050;?#36793;轻声一笑。方鸻微微一怔,回过头去,才看到希尔薇德正趴在床边,用一只手支着下巴,带着浅浅地笑意看着他:

    “醒了?#20426;?br />
    方鸻张了张嘴巴,看到希尔薇德,他便明白过来,自己并没有回地球,而是?#36291;?#30041;在艾塔黎亚。可这究竟是?#35009;?#22320;?#21073;?#20182;呆了一下,才声音有点沙?#39057;?#38382;道:

    “这是?#35009;?#22320;?#21073;俊?br />
    “商业女神的圣殿,”希尔薇德笑了一下,她眼?#26032;?#24494;?#34892;?#30130;惫的样子,像是许久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城里一片狼藉,也只?#26032;?#26364;女士的圣殿可以容身了。”

    “城里一片狼藉?#20426;?br />
    方鸻?#35835;算叮?#25165;想起来一个关键的问题:?#25300;一?#36855;多久了?#20426;?br />
    “三天半,中间船长大人醒来过一次。”

    “我醒过一次吗?#20426;?#26041;鸻毫无印象。

    希尔薇德抿嘴一笑:“你当时迷迷糊糊说不要爱哭鬼在旁边,影响心情,气得唐馨小姐摔门离开了。”

    方鸻顿时出了一身冷汗,?#21335;?#33258;己怎么还说?#20301;?#30340;,这不是要人命吗?但他强忍着心惊胆战的心情,依稀回想起一些自己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这才问了一句:

    “我们赢了?#20426;?br />
    希尔薇德眼睛弯弯地看着他,轻轻点?#35828;?#22836;。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重庆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南宁按摩器 前列腺 杭州小姐微信号 跟着计划买彩票的骗局 重庆老时时采彩开奖 男色风新浪博客 王者荣耀女英雄去胸罩无爱心 51pk10官方计划 pk10赛车软件开奖预测 四方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