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星门的时代
    ?

    张天谬出门时反手关上门,就听到苏长风与大使之间的对话:

    ?“如何?”

    ?“本来按我的意思,是让他进特备队。你知道现在的情况,如果基点扩张,我们必须有更充分的准备。”

    ?苏长风一出门,神色便不复之前轻松,他甚至很少在自己女儿面前露出这样的神态来。他说:?#23433;?#35201;说美俄,就是日韩欧也在为?#20439;?#20934;备,未雨绸缪啊……”

    ?廖大使点点头:“这确实是个好苗子,他从海魔女手上拿到龙晶的事情多半是真的,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获得系统的。”

    ?他话锋一转:“但我建议你还是放弃吧,这件事非他不可,这也是上面的决定,的确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好吧,不说这个,毕竟基点的状态还有待观察。但现在的关键是我们能不能信任他,那个调查进展如何了?”

    “我正要与你说这个问题。我总觉得黄炳坤没说真话,我们调查过他的通?#37117;?#24405;,发现在与目标接触之前,他有多次出入目标个人空间的记录,而当目标在社区发帖询问的第一时间,他就联系上了目标。”

    “最有意思的是,这是他第一次帮人偷渡——目标虽然实际花了十多万,但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无法扣除的成本。这桩‘生意’,黄前前后后也就赚?#24605;?#19975;块而?#36873;!?br />
    苏长风眼中闪过一道锐光:“有意思,继续说。”

    “简单说,其行为风险投入与实际回报不符,一个正常人皆不会做此选择。而此人有沉迷于虚拟赌博的经历,花钱大手大脚,经常入不敷出。在他与目标接触三个月之前,有一大?#19990;?#21382;?#24187;?#30340;资金汇入其账户之内。”

    “哦?”苏长风来了些兴趣:?#20843;?#26377;对此说?#35009;?#20040;?”

    大使摇摇头:“黄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但对于这?#26159;?#30340;来历却三缄其口。我们调查过这?#26159;?#30340;源头,基本来自于民间理财机构与虚拟借贷平台的公开账号,分笔汇入,很难继续追查下去。”

    “你认为目标知情吗?”苏长风问。

    ?#25353;?#32508;?#31995;?#26597;来看,目标应该不知情。我之前也旁敲侧击试探了一下,目标对此完全没?#35009;?#21453;应。?#27604;?#19981;排除目标有丰富的反侦察经验,不过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廖大使说下去:“因为从各方面表现来看,目标都是一个心思比较单纯的少年,其行为?#35009;?#26377;?#35009;?#19981;?#19979;?#36753;之处,家庭环境与成长经历来看也可以得到?#20384;?#35299;释。总体来说,是个?#20998;?#19981;错的孩子。”

    苏长风叹了一句:“岂止不错?我家那?#23601;?#35201;有他一半听话,我真是睡着了也笑醒了。”

    ?廖大使对于对方那位千金,自然有所耳闻,不由打趣道:?#23433;还?#20320;家小公主和他关系可不差。”

    ?“谣传而?#36873;!?#33487;长风摇摇头,担心中?#20174;行?#26399;待,心想自己得找个时间好好问下是不是真有这么一回事。

    ?但他知道自己女儿狡猾的很,这事还得从方鸻身上着手。

    “那这件事怎么办?”他又问。

    “先让他完成这个任务,就当是一个考验。”廖大使答道:“何况黄炳坤和他背后资金的来源为?#35009;?#35201;那么关心一个半大的孩子?目标自己不知情,但我想总有人对此知情。”

    苏长风稍一沉吟,反问:“你是说他的舅舅和舅妈?”

    前者点点头。

    他这才回头看向门边的张天谬,说道:“张组长,目标就交给你了。”

    张天谬闻言,也只颔首而?#36873;?br />
    ……

    方鸻坐在床上,思考?#27431;?#25165;的一番对话。

    苏长风问他对超竞技联盟有何看法时。他想了一下,问出了一个自己一直以来想问的问题:

    “大使先生,我不太明白为?#35009;?#22269;家对于超竞技联盟在南境所作所为不闻不问,超竞技联盟利用公会重组为借口插手考林—伊休里安的内政不是证据确凿的事情吗?”

    而他还有一句潜台词没说出口。如果政府和军?#30342;?#19968;些出手,南境?#36136;?#20309;至于到今天这个地?#21073;?#27491;是因为超竞技联盟?#39057;?#21494;华解散了?#25103;?#21516;盟(选召者部分),才会导致?#25103;?#30340;政治版图出现权力真空。

    廖大使却看出他的意图,笑道:“看来你对我们的决定有很大怨言,这是说我们在助纣为虐啊。”

    方鸻连说不敢,但暗地里想,官僚主义,人浮于事应该是有的。

    廖大使道:“你说得?#35009;?#38169;,但?#35009;?#37027;么简单。主要是因为两个方面。第一,星门港是在联合国规范下建立起来的国际机构,我们在艾塔黎亚虽然划分有赛区,但所属赛区只是一个分类方法,绝非领土,也不是?#35009;?#19987;属经?#20204;?#33267;于新殖民地,势力范围之内的说法更是错误的。对于此官方的称呼应当是?#36234;?#22269;家,所以我们与考林—伊休里安有?#36234;有?#35758;,以此类比的是美国与北奥述,欧盟与巨树之丘,新独联体之于罗塔奥一样。”

    ?#23433;?#21516;赛区的?#36234;有?#35758;也各有不同,建立在签约双方达成了哪些一致之上,它既受双方实力,也受各国不同的外交指导方针影响。但总归而言,大前提是不违反《星门宣言》,各国又有细致区别。”

    “这个协议的主要内容,是?#36234;?#22269;家?#24066;?#25105;们在艾塔黎亚展开商?#25285;?#31185;研与探索活动。我们在大方向的主要利益上与缔约国达成一致,他们会提供给我们一些落脚点,与力所能及的帮助。简单来说,我们与考林—伊休里安是一种特殊的盟友,他们认可我们存在,我们与他们保持相向而?#23567;!?br />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比如在当下考林—伊休里安的?#36136;?#19979;,我们应当与谁保持一致?这一点各国协议的内容皆有不同,但按照我国的外交方针,我们与考林—伊休里安达成的协议是,我们认可考国内部的自决,但呼吁?#25512;?#35299;决争端。”

    “听明白了吗?”

    方鸻点点头。

    “再说一下超竞技联盟。超竞技联盟成立时间虽然要比星门港晚得多,一直要追溯到第二次《苏瓦声明》签署之后,但它同样是联合国下属机构,并不是很多人以为的,星门港的下级。它成立之初,主要目的是规范超竞技的商业化进程,并最大限度平衡各国的利益冲突。简单的说,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各国可以坐下来扯皮的公共场所。”

    “但既然是一个公共场所,免不了有游戏规则。而超竞技的本质,其实不过是对于艾塔黎亚高维信息分配权的争夺,因为这些浩如烟海的高维信息之中,虽然大部分是无用字节,但有很多可能是来自于一个高维度文明的知识传承,它们对于人类的价值无可估量,所以没有那个国?#19968;?#22312;这场竞争上甘于人后。”

    “但既然是对于人类价值无可估量,为?#35009;?#25105;们不所有人携起手来共同开发呢?这样效率不是更高么?”方鸻忍不住问。

    廖大使一愣,不由哑然失笑:“你说得对,许多人也曾经这样呼吁过,可永?#24230;?#19981;过分配这一道坎。谁多谁少,谁?#20154;?#21518;?若是提议均分,那么对于?#34892;?#22269;家来说注定不公平,毕竟在星门的建设上每个国家的付出,与人民承受的负担是大为不同的。”

    “那按?#27605;?#21602;?”

    “也有人提议用?#27605;?#21010;分,可?#27605;?#22914;何量化?并且在星门建设上投入大的国家,永远是强国,你要明白在我们的星球上,是少数?#33487;?#25569;着多数资源,这样的选择只会令强者愈强,令多数人无立锥之地。”

    “那,按人口?”

    “这是平均主义,你应该明白平均主义的危害吧?而且掌握着话语权的国家,是不会同意这样的方案的。”

    方鸻不由沉默了。

    廖大使这才说下去:“超竞技联盟是?#20013;?#21046;度下的妥协产物,它肯定不是最好的选择,但却是所有人可?#36234;?#21463;的选择。我们?#33268;?#38382;题永远要从实际出发,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应该怎么做这样的认知总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能怎么做,才是最重要的。”

    ?#20843;?#20197;在超竞技联?#33487;?#20010;框架下,去解决问题,才是我们的第一选择。先前我们说过,考林—伊休里安?#30830;?#25105;们的领土,也非我们的势力范围,而我们对于考林—伊休里安的决定,只能给予建议——而超竞技联盟管理选召者公会,这是其的本职工作,我们自然也无法绕过规则框架对它出手,你明白了么?”

    “也就是说超竞技联盟打了一个擦边球?”

    廖大使笑了:“这个比喻……但也可以这么说。”

    方鸻点点头。

    但他又问:“既然如此,可为?#35009;?#20320;们最后还是对超竞技联盟出手了呢?”

    廖大使继续笑道:“这是两回事。我们有自己不可逾越之原则与底线,但超竞技联?#20439;?#28982;也有自己不可逾越之原则与底线,一旦越过这底线,我们自然会对其出手。而至于之前为?#35009;?#27809;有对它出手,我刚才与你说的只是其中之一,至于第二个原因,则要说说我之前提到过的第二个方面了。”

    他看?#27431;?#40507;,反问了一句:“你听说过李-因斯坦这个人么?”

    方鸻摇摇头。

    “你没听过也正常,那毕竟是半个多世纪之前的人物了,现在的历史教材上也很少提及这个人,但我想你一定听过星门反对派这个名字吧?”

    方鸻一愣,这个名字他倒是听过。星门建成对于人类历史来说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里程碑,毕竟它开启了星门之后的时代,以及选召者的一系列历史。但星门的落成,一并非是一帆风顺的,当年反对的声音,可以说和支持的声音一样多。

    其理由无非是阴谋论与殖民论,甚至宗教人士也加入其中,带领一众人强烈地反对各国政府与联合国的决定。?#27604;唬?#36825;些反对的声音皆随着星门的建成,最终淹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但这并不是说星门的反对派已经彻底销声匿迹,事实上他们一直到今天都还存在,其中阴谋论占主流的保守派更是悲观者与末?#31456;?#20449;徒的大本营。

    方鸻对于这些社会非主流的声音,?#32479;?#20154;的认知一致,多半是没怎么在意的。

    廖大使却说道:“李-因斯坦就是星门港反对派的起源,也是旗帜性的人物。”

    方鸻闻言不由‘啊’了一声。

    大使继续说下去道:?#25353;?#20154;是个美籍华裔科学家,早年从事深空探测与理论物理研究,他对于星辉物质,对于星门有非常独到的研究。一开?#36857;?#26143;门建设的工作就是由他来主持的,但后来此人思想发生转变,又转而反对星门建设工作。由于他在这一领域的威望极高,因此很快成为反对一方的领军人物。当时甚至掀起不小风波,给星门港建设带来?#24605;?#22823;的麻?#24120;?#20182;离世之后,各国为了消弭他在反对派之中的影响力,才极力地淡化?#33487;?#20010;人的存在。”

    ?#20843;?#21453;对星门港建设的理由是?#35009;?#21602;?”方鸻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一个人怎么能先支持星门港的建设,后来又旗?#21335;?#26126;地反对自己曾经干过的个工作呢?要是这个人成功的话,现在岂不是没有选召者,他们也见不到这个美丽的世界,更遑论人类这半个多世纪以来的?#24179;?#26102;代。

    “自然与你今天看到的那些荒谬的理由不同,今天的反对派,其实是各国政府有意劣化之后的形象,但当初李-因斯坦提出的反对意见,却是有理有据的,其主要依据是基点扩张理论。”

    “基点扩张理论?”方鸻连听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高维基点,是星门港建立的基础,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星门的入口坐标——李-因斯坦当年给出的方程?#21073;?#21363;解决了星辉物上所?#25954;?#30340;高维度世界的亲近点,究竟在我们宇宙的?#35009;次?#32622;上这一难题。只是他后来又声称,自己早年间的计算出了谬误,高维基点的位置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26263;?#31561;,可既然他的计算出了谬误,星门港不是已经建立了么?”

    “因为基点扩张理论,李-因斯坦晚年声称,他已经计算出了高维基点变化的规律,并且以此提出一个理论——即高维基点的变化,是基于一种主动意识,它一直在寻找星门的建立点。所以无论我们在?#35009;?#22320;方建设星门,基点都必然会与星门重叠。可是这个理论太过匪夷所思,又与传播广泛的阴谋论不谋而合,所以当时不为大多数主流科学家所接受。而且李-因斯坦晚年留下的手稿晦涩?#35759;?#22312;那个时代就没几个人理解得了,?#30001;?#20182;当时饱受病痛折磨,更是让人以为他这份手稿只是在精神错乱之下的胡言乱语。至于他离世之后,其手稿多有遗失,后继研究工作便也不了了之。”

    方鸻听得云里雾里:“可这又与我们有?#35009;?#20851;系?”

    “因为我们最近发现,李-因斯坦的理论似乎有其依据的,从拜恩之战开?#36857;?#21508;国政府就陆续察觉到拜龙教徒正在对地球进行反渗?#28014;?#19968;开?#36857;?#25105;们以为他们是通过社区与与选召者间接传播的方?#21073;?#26469;宣扬理念,达到影响我们世界的目的。但随着调查的深入,我们逐渐察觉到事实的真相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或者说并不仅仅如此。”

    “通过一些蛛丝马迹的线索证明,我们察觉拜龙教徒似乎可以通过一些途径,短暂进入我们的世界。这些活动的迹象近年来逐渐增多,在地球上,在星门港,他们留下的目击线索也绝不止有一次两次,仅去年一年,在我国查明的邪教地下活动,至少就有四十处之多,其中有三分之一,是证明与拜龙?#36867;?#30452;接联系的。”

    “在东欧与南美,更是重灾区,上个月在危地马拉发生了一次暴乱,据称背后就有拜龙教的影子。”

    方鸻听了不由不寒而栗。

    他万万没想到,在军方的按兵不动后面,还隐藏着这样的事实。他轻轻吸了一口气,问:?#20843;?#20197;拜龙教可?#36234;?#20837;我们的世界,是因为星门港的基点又发生变化了……?”

    ?#23433;?#22914;说是变多了。”

    “变多了?”

    “简单来说,就是有了更多的临时进入点,但它的结构是与我们的星门有很大的区别的,往往只能单向进入,而且存在的时间很短,位置也不固定。”

    ?#20843;阅?#20204;一直没对超竞技联盟出手,是因为……”

    廖大使点点头:“我们怀疑超竞技联盟近些年异常行为的背后,可能不仅仅是商?#36947;?#30410;上的原因。联盟的劣化,甚至欧美各国在艾塔黎亚事务之上与我们渐行渐远,是因为背后有人推动——”

    他微微一停:“我们之所以纵容超竞技联盟,正是为了让其放松警惕,其实我们一直在暗中观察,等待应证我们的想法。本来这个时间还要再延后一些,一直到南北争端结束之后,但没想到只因为一个少年英雄的意外介入,竟让我们一举拿到了直接的证据。”

    方鸻脸一红,他又不是傻子,?#27604;幻?#30333;那个‘少年英雄’说的是谁。

    大使也微笑着看着他:“你一直在调查拜龙教这件事,与我们的目的不谋而合,所以我们希望你暂时不要返回地球,而是把这个工作继续进行下去。并与我们进行合作,但因为之前提到的那些原因,这个合作不能是在明面之上进行的,而必须要放在私底下。”

    方鸻心中不由有点怦怦直跳,他没想到自己从艾尔?#21015;?#19968;路南下,会牵扯进如此大的一个漩涡之中。他不是不愿意继续下去,可他也忍不住会想,自己能否胜任这个工作?

    从考林—伊休里安到奥述,从艾塔黎亚到地球,这牵连也未免太大了一些,真的是他一个还未毕业的学生可以扛起的责任么?

    大使却看出他心中顾?#29301;?#23485;慰道:?#23433;?#35201;?#34892;?#29702;负担,小鸻。这不是一种责任,而是一份荣誉,是在为星门港,也是在为自己祖国,为亲人的安危而行动,你还记得《星门宣言》吗?”

    方鸻点点头。

    对抗拜龙教?#21073;?#23545;抗邪恶,是选召者恪守《星门宣言》的?#20449;怠?br />
    想?#25353;耍?#20182;心中安定了下来,那不正是他一直在?#38750;?#30340;么?

    方鸻目光?#34892;?#27785;静地看着那扇关上的门,苏长风三人离开已经有一阵子了,门上刷着白漆,?#34892;?#19978;了年头的斑驳。午后的阳光,穿过窗户玻璃外绿色的藤蔓,带着沉沉的绿意,斜过书桌,将一池碎光印在门上。

    那是一束金色的光柱,内里充满了沉浮的尘埃,?#36335;?#23681;月的历史一般不可捉摸、不留痕迹。

    塔塔忽然在他面前的被?#30001;?#29616;身,仍旧是一副安静的模样。

    妮妮像是树懒一样挂在自己姐姐身上,生满黑色鳞片的尾?#36884;?#36807;来环住两人,并好奇地看着他:

    “?#20698;痢!?br />
    方鸻摸了摸她的头发。

    他纠正?#24605;?#22825;这小?#23601;?#30340;叫法,但无济于事——他只能退而求其次,让她尽量不要在外人面前这么叫,但看来也是没?#35009;?#22823;用——她是在外人面?#23433;还?#20182;?#23567;僚痢?#20102;,但管希尔薇?#38470;小?#40635;麻’,引得他?#38480;?#20102;好一半天。

    还好希尔薇德当时只是笑眯眯的,一点也不介意。

    他一时间又想起了之前自己的最后一个问题。

    他问:“高维基点还会再一次扩张吗?”

    “有人问出过相同的问题。”

    廖大使答道:“在危机面前,我们是否应当关闭星门,还是进一步开放并探索这个世界?”

    方鸻静静地看着他。

    但对方并没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方鸻,你知道为?#35009;?#24403;初星门港的建设,最终支持的声音压倒了反对的声音么?”

    方鸻摇摇头。

    “因为不论它如何变化,我们始终都在这里,人类不会因为畏惧而放弃对于宇宙未知与真理的探索。”大使的声音?#34892;┑统粒路?#22312;复述一句过往的话语。

    那话语昔日回荡在联合国状若天穹的大厅之上:

    “或有一天我们的文明终将离开襁褓,而在那之前,我们总会勇敢地踏出第一步——”

    那一刻,方鸻脑海?#36335;?#28014;现出了一幅古老的画面:

    那是许多个世纪之前。

    海面之上摇晃斑驳的老旧帆船,船上精疲力尽的水手们,第一次在海天一线的尽头,看到了那片?#21543;?#22303;地的崖岸——那是一段历史的结束,也是另一段历史的开端。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时时彩后三直选复式技巧 杭州一条龙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亚洲宝马娱乐网址 必赢客pk10软件破解 快乐赚极速28挂机模式 motel168特殊服务 澳洲幸运5计划助手 北京pk10最好计划群 时时彩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