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五月
    四月的光阴是与南考林的细雨相伴的,雨水冲刷着窗户玻璃上的尘沙,缓缓流下,便在这悄然与不经意中,春去而夏至。

    方鸻几乎很难感觉到时间的流逝,狭小病室内的一方天地始终是那扇小小的窗户,犹如与外界唯一的联系。还有窗外碧绿如影的藤萝,它沿着窗棂生长,抽枝发芽,一只蜘蛛在树叶的阴影之下织网,一场暴雨便将网吹得七零八落,?#32531;?#21448;周而复始。

    在他身边照顾他的人,也同样周期变化着,舰务官小姐?#21561;?#26368;多,她?#19981;?#25171;开窗户,让他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或者给他一个甜美的轻吻,贵族千金是?#21335;?#22914;发的,如同一个美丽的梦?#22330;?br />
    其次是艾缇拉小姐、箱子与唐馨,他一开?#21152;?#33258;己表妹相处得很差,但两人渐渐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后来又多了一个艾小小,叽叽喳喳的,很快就和天蓝打成了一片。

    洛羽因为要留在‘船上’抽不开身,箱子倒是会经常来看他,?#32531;?#25265;怨?#35009;?#26102;候才可以离开,他已经在这里呆腻了云云,箱子会带来帕帕拉尔人,那时候便是病室里最热闹的时光。

    静下来的时间,他偶尔会询问塔塔关于妮妮的事情,小姑娘带着初生的懵懂,一?#36234;?#33394;的眼睛对?#35009;?#37117;藏着好奇与不安。她有时候像是一只小猫,?#19981;?#21367;着尾巴睡在方鸻胸口,或者挨着他脸颊,顽皮地用小手拨弄他的眼皮,对他眉毛吹气,?#32531;?#21457;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她?#19981;?#25720;着自己的犄角,长长的,穿过茸茸的焰发,好奇地问:“帕帕帕帕,你怎么没有?#24708;兀俊?br />
    但两人对于妮妮的来历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她或许诞生于尼可波拉斯的一部分灵魂碎片之中,但要说她是邪恶的,方鸻一万个不信。“妮妮就是妮妮。”他对塔塔说。

    小龙魂正用舌头去舔塔塔的?#24120;?#22934;精小姐?#34892;?#23244;弃地把她推开,让后者发出支支吾吾类似于‘姐姐抱——’一类的声音。她安静地点?#35828;?#22836;,表示认可方鸻的判断。

    但是龙魂一定是依托于龙晶的,他从精灵?#20598;?#20043;中?#32654;?#30340;零式水晶已经容纳了塔塔,龙晶之中只有一个龙魂是基本的常识,而?#20234;?#24335;水晶虽然可以容纳多属?#38405;?#21147;,但几乎只适用于无属性龙魂。

    关于妮妮的龙晶,方鸻一直没有任何头绪。直到有一天,他主动问起对方这件事,显然妮妮对于自己的?#19968;?#26159;有概念的,她摇摇晃晃?#19978;?#24202;边,将手放在方鸻的背包上。

    ?#32531;?#22905;抬起头来,奶声奶气地答道:“帕帕,妮妮住在这里。”

    方鸻将信将疑地打开背包,才发现那里放着一枚光芒璀璨的水晶,流光溢彩,他?#35835;?#22909;半晌才记起那水晶的来历,是丝卡佩小姐送给他的东西。

    不久之后,丝卡佩在通讯画面之中听了他的提问,露出不可?#23478;?#30340;目光来:“那是龙晶?”

    而?#20154;?#30475;到妮妮,更是语无伦次:“你说?#35009;矗?#31532;二龙魂?小笨蛋,你脑?#29992;?#28903;?#34507;桑俊?br />
    她声音太大,以至于吓得后面的艾尔莎一个?#24590;?#25758;在?#20439;雷由希?#25163;中的盘子杯子滚落一地。丝卡佩回过头去?#32531;?#27668;地斥责道:“艾尔莎,你又在梦游了!”

    “对不起,丝卡佩小姐,”小姑娘吓?#33945;?#29791;发抖:“艾尔莎绝对不是昨天晚上游戏玩得太晚了。”

    “你就学那些混蛋鬼混吧——”丝卡佩气愤地回过头来。

    方鸻看她样子,不由好笑。

    黎明之星虽然回到了星门港,但好像和之前还是没?#35009;?#21464;化,大?#19968;?#26159;大家。

    “很好笑吗?”

    “没有没有,”方鸻赶忙摇头:?#20843;?#21345;佩小姐,这水晶究竟是?#35009;?#26469;历?”

    丝卡佩皱着眉头:“我怎么知道,我不是说过了么,那是我和魁洛德早年间冒险的时候,无意中获得的。谁会知道那是龙晶啊,要早知道是龙晶,还轮得到你,我?#32519;?#25226;它卖个好价钱了,龙晶可是价值连城的。”

    她还在碎碎念着。不过方鸻察觉得出来她隐瞒了一些东西,他对于这位女士说谎的?#20174;?#26159;十分清楚的:“你还记不记得和魁洛德先生是在?#35009;?#22320;方得到这龙晶的么?”

    ?#20843;?#20250;记得那么久远的事情,或许是在锈光沼泽一带,谁知道?”

    “魁洛德先生也不记得了吗?”

    “好了好了,我找时间帮你问问他,你最近真是越来越烦了,你知道吗?还有?#35009;?#21035;的事情吗?”

    方鸻看对方打了个呵欠的样子,知道丝卡佩是懒?#32654;?#20250;他了。不过从一开始,他便感到对方似乎精神?#34892;?#30130;倦的样子,忽然问了一句:“最近有?#35009;?#20107;发生吗?”

    “星门港乱得很,”丝卡佩?#33469;?#32780;出道,打随即意识到?#35009;矗?#29408;狠瞪了他一眼:“人小鬼多,星门港二期工程要完成了。还有,你表妹最近可能回不来,有你好受的。”

    说完,那边屏幕就黑了下去。

    方鸻挠?#22235;油罰?#24635;觉得星门港那边可能有事发生,联系到不久之前廖大使和他说过的那些事情,他隐隐感到这些事情背后可能有关联。

    不过不久之后,丝卡佩的乌鸦嘴便应验了。

    那大约是方鸻开始能下床进行康复训练的一段日子,外界传来消息,唐馨与艾小小的归期再一次延期了。与她们同批次的观光客,包括艾小小父母在内,也都?#26377;?#38376;港收到了同样的通知。这一次延期长达三个月,政府虽?#20449;?#20250;进行经?#38376;?#20607;,但还是引发了不小的?#21482;擰?br />
    社区上说这一次延期,还是和上一次星门的变故有关,不过所幸,这一?#21563;?#26399;的旅客已经开始批次返回。星门港方面声?#30130;?#24310;期是因为之前滞留的旅客太多,星门港的返回通道需要处理排?#30001;?#35831;的?#20498;省?br />
    这样的解释,才让不安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去。

    不安过后,反而是庆幸,毕竟公费旅游,还有补偿可拿。就是学业与工作可能会受到耽误,不过这是不可抗力,?#35009;?#26377;办法。何况有的人巴不得假期可以延长个几倍,甚至永无止境地?#20013;?#19979;去——

    比如艾小小。

    这小姑娘高?#35828;?#24555;要飞起来了,当然要不是顾忌唐馨的心情,她说不定真的飞起来了,毕竟艾塔黎亚是有魔导器的。

    “你就高兴吧,但别忘了,结业考试可不会跟着一起延期。?#30887;?#39336;看着这死?#23601;罰?#19968;脸无语。她和她表哥可不一样,她表哥有导师背书,而她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面临升学压力的学生而已。

    “那还早嘛,糖糖。”

    “?#24708;?#30340;假期作?#30340;兀俊?br />
    “哎!”

    艾小小一?#23576;?#24656;地跑了。

    唐馨还以为这死?#23601;?#24635;算?#24378;?#24735;了。但不久之后,她就看到艾小小一脸虔心诚意地双手合十,跪在自己的假期作?#24471;?#21069;,口中念念有词。

    她走过去才听清,对方说的是:

    “作?#34507;?#20316;业,你已经是一本成熟的假期作业了,要学会自己完成自己了。”

    “你?#25512;?#21543;,艾小小。?#30887;?#39336;气得咬牙切齿。

    艾小小这才眼泪汪汪地抱着她的大腿:“糖糖,把你作?#21040;?#32473;?#39029;?#19968;下嘛!”

    “滚!”

    坏消息之后总又有好消息传来。

    军方在与方鸻签订好?#26174;?#20043;后,也总算顺带解决了天蓝的身份问题。虽然作为十二色鸢?#19981;?#30340;训练生,天蓝的身份?#34892;?#25935;感,但方鸻与星门港方面的关系本来也是不公之于众的。所以军方带来的辉光物质与选召者编码,其实也不在星门港序列之内——而是通过其他途径入手的,流落在市场上的空白身份。

    固然超竞技联盟带来了商业化的规范,但这世界上还没有滴水不漏的体系,再?#30001;狭俗?#36523;也在劣化,因?#20439;?#20250;存在一些灰色领域,导致金贵紧俏的选召者编码与辉光物,会莫名其妙出现在黑市之上。

    当然军方是不会去收购这些辉光物的,只是在每年的查缴活动中,总会留下一部分库存。有一些会在走完正式的赃物处理程序之后,并入军方自己的选召者编码库,剩下的,就会用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中。

    比如眼下。

    既然不在军方的编制内,方鸻作为团长通过自己的手段帮天蓝弄到选召者身份,就是十二色鸢?#19981;?#20063;指不出?#35009;?#27611;病来。何况自由冒险团与大公会之间本来就没?#35009;?#29301;扯,还?#24378;?#36187;区之间,就算十二色鸢?#19981;?#26377;?#35009;?#24847;见,大约也只能干瞪眼。,

    他们唯一可以作文章的大约只有天蓝训练生的身份,可训练生虽有合同,但比正式选召者的合同约束要宽松得多。若是方鸻一方愿意支?#27573;?#32422;金的话,完全可以单方面解除天蓝与十二色鸢?#19981;?#30340;关系。

    而且塔塔私下里曾悄悄告诉过方鸻,天蓝在?#28909;?#20013;下他的菠?#20439;?#20102;大钱,而今已经是小富婆一个了。支付区区训练生的赔偿金,是一点问题?#35009;?#26377;的。

    天蓝拿到选召者身份那天,高?#35828;眉?#30452;像疯了一样,一大?#32519;?#36830;问了他们的‘船长大人’好几声好,声音甜甜的,搞得方鸻有点毛骨悚然。他赶忙找到洛羽,让他好好检查一下自己女朋友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不过他们的诗人小姐总算是重新归队,从此不用再只当一个后勤总管,还是令人值得高兴的——除了后者唱歌的时候?#34892;?#20116;音不全,有点令?#35828;?#25112;心惊之外。

    除此之外,军方还带来了另一个惊?#30149;?br />
    军方来的人事实上就是苏长风,对方一来就逮着方鸻开门见?#21073;骸?#20320;和苏菲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方鸻一听,顿时张大嘴巴。苏菲让他给她和茜打掩护,可他能怎么说?总不能说:是,我正在和你女儿交往。先不说他和希尔薇德关系,要是苏长风事后知道他伙同他女儿来骗他。

    你猜对方是会找自己女儿的麻?#24120;?#36824;是他的麻?#24120;?br />
    他忍不住?#21335;?#37027;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也太会给他找麻烦了一些。而正当他?#31034;?#33041;汁考虑怎?#31383;?#33258;己给摘开,以免到头来背黑锅,没想苏长风看他呆呆的样子,顿时心领神会。

    他用力拍了拍方鸻的肩膀,语重心长:“那?#23601;?#20174;小就要强,你让着点她。”

    方鸻一脸黑人问号:“????”

    苏长风这才换了个话题:“听?#30340;?#35201;去?#34013;?#26031;?”

    方鸻听到这个问题,下意识点点头答道:“那里是尼可波拉斯毁灭的城市,事实上在前往梵里克之前,?#34013;?#26031;就已经是我们的目的地之一。”

    等一下,他意识到自己现在要解释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对方的误会。可他刚打算开口,苏长风又问道:

    “?#24708;?#35201;带上你表妹和她那个朋友?”

    这个问题令方鸻有点措不及防,一下?#24433;?#20808;前的心思丢到?#22235;?#23376;后面,只不解地看着对方。

    “你们冒险团等级不高,带着两个新人会很危险。”

    “?#24708;忝悄?#35828;服唐?#20843;?#20204;留在梵里克吗?”方鸻其实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此时?#33469;?#32780;出道。

    ?#23433;?#33021;,”苏长风答道:“何况说服她们留下不是长久之?#30130;?#25105;们这里有另外的办法。”

    “长久之?#30130;俊?#26041;鸻大感疑惑,这又是?#35009;?#24418;容方式。

    而苏长风重重?#20154;?#20004;声:“三个月也不短了。”

    很长吗?

    方鸻总觉得对方话里有话,但还是问道:“那么苏队有?#35009;窗?#27861;么?”

    “办法其实也很简单,”苏长风从怀中拿出两套辉光物设备:“用你们?#28216;?#20013;,那个叫做天蓝色的幻想的小姑娘一样的解决办法就可以了。让她们先暂时成为选召者,提升?#35828;?#32423;,自然就不是新人了。”

    方鸻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

    等等,?#35009;唇性?#26102;成为选召者,军方的选召者名额都这么不值钱了么?

    苏长风也显得有点尴?#21361;?#36214;忙再一次转移话题:“先不说这个,总之东西先给你了,用不用你自己判断,我们说过会给予你们一定支持,自然是说?#20843;?#35805;的。另外,我们还会派一个联络员到你们团队中,没有问题吧?”

    军方会?#25159;?#21152;入他们团队,这也是方鸻早有预料的事情。他想了一下,点点头问道:“多少级,?#35009;?#32844;业?”

    “和你们一样,是新人,但训练营对他评价很高,他是铁卫士,正好你们?#28216;?#20063;差一个前排类型可以保护你的职业。因此我们希望他不仅仅是联络?#20445;?#20063;可以被你?#24378;?#20316;一个靠得住的队友和伙伴。”

    ?#20843;裁?#26102;候到?”

    “等过些时候。”

    但方鸻?#35009;?#24819;到,这一过就是半个月之久。

    直到一天,他收到一封来自于迪克特的信。那信由一位矮人送来——对方他正好也?#40092;叮?#26159;索南-钢眉的兄长,他在山之宫殿有过一面之缘的老矮人——卡林-钢眉。对方一身戎装,带着哗?#19981;?#21862;的衣甲声响走到他身边,将信交到他手中,瓮声?#25512;?#22320;开口道:

    “这信是迪克特先生托我们转交给你的。”

    “另外小?#19968;錚?#25105;是来向你致歉的。”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正规牛牛 王者荣耀王昭君点点污图 mg4355电子游戏线路检测 万达娱乐app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 郑州小姐服务 北京塞车pk10 济南按摩会所上班时间列表 网上彩票投注站 pk10彩票 带人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