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五十章 不是所有矮人都是忠厚的
    瑞德靠在墙上,爪子里托着袖珍的烟斗,吞云吐雾,眯着眼睛,看烟雾形成山川、飞鸟各式的形状。帕帕拉尔人仰着头看着那些布告板上贴的厚厚一层?#21073;?#22810;是委托制作的任务,也有寻找随队工匠的,还有工厂寻求技术支持,甚至有交友征婚的——或是某个选召者的恶作剧。

    帕克好奇地那把那一条读了出来:“鄙人大葱,年方三八,剑士出身,品行端正,堂堂相貌,?#24418;?#23130;配……”

    不远处一只猫从椅?#30001;?#31449;了起来,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一蹬腿跳下椅子,竖着尾巴离开了。

    “好了。”不远处,矮人团团拱卫之下,方鸻正直起身来,满意地长舒了一口气。

    “好了?”矮人们眨巴着小眼睛,面面相觑。尤其是那个白胡子矮人,他用方鸻来打击自己的损友,可没想过这个毛头小子真能把这东西修得好。

    “好了。”方鸻肯定地答道,他拍了拍那?#38431;八?#26230;,像是在端倪一件自己的作品一样。

    阿奎特一个箭步射了过来,矮胖的身子扶着那水晶,上上下下仔细把它检查了一番。他倒吸一口冷气,眼睛瞪得铜铃大,哆嗦道:“这……这是……”

    “真的修好了?”其他矮人更不可?#30511;牛?#19971;嘴八舌地问道。

    搞得方鸻一头黑线,心想既然你们不相信我能修好,还让我来干?#35009;矗?#30475;笑话吗?

    阿奎特小心翼翼地回过头,古怪地看了方鸻一眼,在众人的目光中,他一路小跑过去,矮着圆滚滚的身?#27833;?#19979;腰从柜子里拿出两枚储魔水晶。

    又跑回来,把水晶插入?#38431;?#20202;的底座上,但见修长的?#38431;八?#26230;内里微微一亮,敛着湛蓝的光。矮人们齐声欢呼:“罗塔斯在上,真的修好了!”

    帕克听到声音,转过身来,踮着脚尖也只能把头顶上的呆毛露出柜台,这小不点着急地喊道:“怎么了,怎么了,发生?#35009;?#20107;了?#30475;?#29483;人,快抱我起来!”

    瑞德在柜台外看着这一幕,只用爪子捏着烟斗在墙上磕了磕。

    阿奎特像抚摸自己情人一样用粗砺的手抚摸着?#38431;八?#26230;,回过头颤声问道:“毛头小子,这、这是一种新思路……不,新的构型,这是你的发明?”

    方鸻不由有些惊讶地看了这个矮人炼金术士一眼。

    其实修理这水晶对他来说并不难,只是传统思路下容易走入死胡同。但海恩-帆姆在一式水晶上的几个关于魔力转换效率的想法,刚好可?#36234;?#20915;这样的问题。

    他不过是举一反三,把它用在了?#38431;?#20202;的修理上而已,也算是实践一下自己学习到的东西,没想到竟然被这个老矮人认出来了。

    一种新的构型——

    其他矮人听到阿奎特的话,纷纷倒吸一口冷气,在这个炼金术日新月异的时代,各种魔导构型层出不穷。但在水晶构架上,却是刚好相反的情况,帝国一家?#26469;螅?#32771;林—伊休里安的各大炼金术工坊已经很有些年没设计出过行之有效的新构型了。

    就连专职于魔导炉与水晶构架设计的翠鸟工坊,多年来也不过只在翠鸟构架上反?#33905;?#20462;补补而?#36873;?br />
    “阿奎特,你在说?#35009;?#32993;话,?#35009;?#26032;构型?”那白胡子矮人更着?#20445;?#20182;和阿奎特都是艾尔?#21015;?#24037;匠总会的炼金术士,两人刚好都在水晶构架上有所涉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阿奎特却不理会他,直起身来,整了整身上的长袍与胡须,这才向方鸻伸出右手:“重新认识一下,小子,我是阿奎特-灰须,四级工匠,艾尔?#21015;?#24037;匠总会?#34987;?#38271;,晶体部的负责人。”

    方鸻闻言不由大吃一惊,没有想到这个矮矮胖胖,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老矮人竟会是工匠总会三大部之一的?#34987;?#38271;。

    工匠总会的炼金术士按分工不同,分属为多个部门,但所有部门中最具有实力的只有三个——最传统的魔导部、管理战斗工匠的灵活构?#23433;?#20197;及负责水晶构架设计的晶体部。这三大部要么是从业者最多,要么是实力最强,要么是职能最重要,一直以来稳居各部门之首。

    如果真要说起来的话,肯定是魔导部是传统的老大哥,毕竟人数最多。但管理战斗工匠的灵活构?#23433;?#21364;也要屈居于晶体部之下——毕竟前者虽然实力强大,但人丁不旺,可以说仅高于以大猫小猫三两只而闻名的妖精部而?#36873;?br />
    水晶部负责的是魔导器最核心的水晶的构架,可以说是这个时代炼金术的基石,无数炼金术士在这个领域大展身手,要不是水晶构架门槛高于一般的魔导器制作,说不定第一把交椅都轮不到魔导部来坐。

    前者是大众化,而后者则是核心领域。

    事实上除了在少数地区之外,在艾塔黎亚的任?#25105;?#20010;国家,工匠总会及其人员分?#25216;负?#37117;是这样的格局。

    方鸻小心翼翼地与对方握了一下手,忍不住有点小心肝乱蹦的感觉。四级工匠是大炼金术士,再往上一步就是工匠大师,这可是活着的传奇啊,这个老矮人可能是他在这个世界上见过的第一个大师?#23545;?#20303;民了——当然,那种远?#37117;?#36807;?#24187;?#30340;人不算的话。

    比如布丽安公主。

    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升起敬仰之意,?#21592;?#30340;白胡子矮人上来一挤,?#28895;?#22530;艾尔?#21015;?#24037;匠总会的?#34987;?#38271;?#39057;?#19996;倒西歪。“别听这个老小子胡吹大气,小?#19968;錚?#24555;说说看你那个所谓的新设计构型究竟是怎么回事?”

    “该死的,你说?#35009;矗 ?#38463;奎特气?#30511;?#21457;皆张,冲上来和白胡子矮人扭打在一起。

    而其他矮人对于水晶构架没?#35009;葱?#36259;,都跑过去摆弄?#38431;?#20202;了,?#35009;?#20154;管这两个扭打成一团的老矮人。方鸻赶忙一头冷汗地分开他们。

    “那不是我发明的,阿奎特先生。”他如实地回答道。

    阿奎特眼中一亮:“古代技术?”

    方鸻点?#35828;?#22836;。

    “那你可真走运!”阿奎特大声说道。

    炼金术在努美林精灵帝国的末期开始昌盛,?#32943;?#20986;包括炼金术大师艾德在内的众多天?#24085;?#37329;术士,与许多影响一直?#26377;?#33267;今日的设计思想——只不过在埃索林陨灭的过程之中,随努美林精灵的离开,这些古代炼金术遗产还是不?#26432;?#20813;地遗失了大部分。

    这些技术时至今日还不断被人发掘出来,其中有一部分是相对陈旧的,但也有一部分是令这个时代的炼金术士们也要为之惊叹的。

    仅仅是找?#33050;?#32654;林帝国的遗产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不用说还要得到其中有用的那一部分,因此阿奎特才会说方鸻运气好。

    但白胡子矮人关心的却不是这个问题,他被阿奎特按在地上,气喘吁吁地说道:“等一下等一下,你们在打?#35009;?#21713;?#30504;?#33021;先和我说说看吗?”

    方鸻点?#35828;?#22836;,作为海恩-帆姆的遗产,他也不认为自己有资格?#31181;?#33258;珍。何况这个技术有没多了不起,它不过是一式水晶设计图中最简单的那部分设计而?#36873;?br />
    他把修理?#38431;?#20202;的思路叙述了一遍,听得两个老矮人眼中发亮。“天才的思路!”阿奎特击节而叹:“难怪我修不好这东西,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绕开这个多余的配件了——等一下!”

    老矮人突然大叫一声,把两人都?#24085;?#19968;跳。

    阿奎特兀自不知,激动地大声说道:“老伙计,这样一来,你的那个设计思路不就可行了吗?”

    那个白胡子矮人也把眼睛瞪得滚圆。“罗塔斯在上啊,”他脸涨得通红,也大叫一声:“你说得没错儿,阿奎特,我的战斗妖精有救了!”

    方鸻还在好奇战斗妖精是个?#35009;?#19996;西,就看到阿奎特一?#23547;?#37027;个白胡子矮人从地上揪了起来,对他说道:“这是梅里芬,梅里芬-?#32622;跡?#25105;的至交好友,构?#23433;?#30340;?#34987;?#38271;。”

    方鸻惊讶地看向梅里芬,构?#23433;浚?#37027;不就是战斗工匠的部门吗?说起来他在晶体构架上只能说通过海恩-帆姆的手稿有一些了解,但实际上,他的本职是战斗工匠才对。

    而这时候阿奎特回过头去,冲自己的好友吼道:“梅里芬,你还不赶快去把你的图纸拿出来!”

    “等一下等一下,”梅里芬虽然激动,但也要比阿奎特冷静得多,他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长长的白胡子。“现在不是这个问题,在关心我的战斗妖精之前,先让我问一问,小?#19968;錚?#20320;申请注册了吗?”

    “?#35009;?#30003;请注册?”

    “就是申请专利,这个东西不是你们发明的吗?”

    “罗塔斯在上,你傻了吗?”阿奎特粗声?#21046;?#22320;说道:?#20843;?#21018;才说过,他只是个见习炼金术士,怎么可能申请?#35009;?#21171;什子专利?”

    “等等!”他忽然再一次大叫一声,好像打雷一样。

    方鸻几乎已经习惯了阿奎特的一惊一乍,但还是被这个老矮人这一嗓子?#24085;?#19968;跳。矮人瞪大眼睛看着方鸻。“你?#30340;?#36824;没注册?不行不行,这不行,这太离谱了,你怎么能把一个还没有注册专利的技术这么随便公开说出来?#20800;俊?br />
    他一把捂住自己的好友的嘴巴:“梅里芬,保守秘密!”

    白胡子矮人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一把拉开他的手:“你闭嘴,阿奎特,我当然知道。但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赶快让这个小子成为正式工匠,然后?#25329;?#19987;利注册?#20013; ?br />
    “你说得没错儿,”阿奎特以?#21482;?#25484;,大声赞叹道:“我们就这么办!”说着,他回过头去:“伙计们,伙计们,你们人?#20800;?#20320;们在干嘛?”

    而其他矮人正聚集?#38431;?#20202;旁,纷纷看得群情激奋,七嘴八舌地讨论道:

    “怎么能这样?#20800;俊?br />
    “罗塔斯在上啊,艾尔?#21015;?#26159;不是没有一点机会了?”

    “这些可恶的古塔人!”

    “难道今年我们伊休里安竟然要忍受这些野蛮人的讥笑了吗?”

    “等等,你们在干?#35009;矗俊?#38463;奎特本来正?#24613;负?#26021;,但分开这些人走进去一看,后半句话生生吞回了肚子里。化为一声惊怒交加的质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失误?哼,我早知道那些小兔崽?#29992;强?#19981;住!”

    “那么奥塔洛斯的人?#20800;裁矗?#20182;们还没到?”

    “古塔人不给我们时间,狗屁,这些野蛮人不守规?#20800; ?br />
    只不过片刻的时间,阿奎特就变成了一个标准的矮人观众,?#25512;?#20182;人混在一起,围在?#38431;?#20202;边,?#28216;?#30528;拳头,气得大喊大?#23567;?br />
    方鸻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还好一旁的梅里芬实在看不下去了,才走过去将这?#19968;?#25341;了出来,这时候其他矮人才终于注意到了这边的方鸻。

    于是他们这才想起他们的?#38431;?#20202;是谁修好的,纷纷有点不好意思地向方鸻道谢。几个矮人工匠还打折包票对方鸻说——像他这样的技术,根本不需要?#35009;純己耍?#30452;接就可以成为正式工匠。

    “等一下!”这时候阿奎特好像忽然之间想到了?#35009;矗?#20182;伸出手来制止了其他人的话,大声说道:“你们在说?#35009;?#23617;话,?#35009;?#30452;接成为正式工匠,你们把工匠总会放在?#35009;?#22320;方去了?”

    他眨巴眨巴眼睛,看向方鸻道:“小?#19968;錚?#20320;之前是不是说过?#35009;矗俊?br />
    “啊?我说过了?#35009;矗俊?#26041;鸻不解。

    “最早的时候。”

    “帮你们修理水晶?我做到了啊。”

    “不不不,”阿奎特直摇头:“还要更早。”

    方鸻皱着眉头仔细想了一下,才终于想起来了那不正是自己的来意吗,他答道:“我说我是在卡?#28251;?#27880;册的见习炼金术士,希望在这里完成正式工匠?#24049;耍俊?br />
    他说完这句话,忽然感到周围一下子静了下来。

    所有矮人都正用一种非常古怪的神色看着他,齐齐发出一声:“?#19969;?br />
    方鸻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些?#19968;錚?#22914;果不是确信自己进入的是艾尔?#21015;?#24037;匠总会的话,他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一个邪教仪式之上。

    这些矮人们正围绕着自己施展法术呢。

    “那你有胸针吗,可以证明自己来历的?”阿奎特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着,像是在转动着?#35009;葱?#24605;,一边问道。

    ?#19978;?#26041;鸻满脑子都是矮人是个憨厚?#35752;?#30340;种族这样刻板的印象,下意识点?#35828;?#22836;:“当然有了。”他还一边把那个胸针从口袋里拿出来挂在胸前。

    阿奎特看到那个胸针眼前都放出光来了,他赶忙向不远处一个同伴挥了挥手:“快,还愣着干?#35009;矗?#21435;给我们未来优秀的正式工匠先生拿一个号码牌!”

    那矮人神秘兮兮地和阿奎特交换了一个眼色,飞快地跑了过去,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银色的金属牌子,上面还标注了卡?#28251;?#30340;地名与一个编号。

    方鸻拿到那个牌子,还有些奇怪:“这是?#24049;?#35777;吗,怎么我记得不应该是黑色的吗?”

    “卡?#28251;?#30340;牌子是黑色的,但这里是艾尔?#21015;饋!?#38463;奎特理所当然地答道。一旁的梅里芬似乎想要开口说?#35009;矗?#20294;被前者一把捂住嘴巴。

    “保守秘密!”阿奎特大声说道。

    方鸻看着这古怪的两个老矮人,忍不住狐疑地检查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号码牌,但横竖?#35009;?#30475;出有?#35009;?#38382;题来。

    这时候阿奎特已经招了招手,向柜台后面喊道:“珍妮,珍妮,快出来,你的工作来了!”

    只见一个穿着围裙,头发蓬乱,有些瘦弱的小姑娘慌慌张张地从后跑了出来。一边擦口水,一边喊道:“来了来了,阿奎特先生,我没睡觉!”

    “懒丫头,谁管你——”阿奎特白了她一眼。?#25353;?#36825;位……”他看着方鸻。

    “艾德。”方鸻答道。

    ?#25353;?#36825;?#35805;?#24503;先生去5144号?#32771;洹!?br />
    “5144号?#32771;洌俊?#23567;姑娘虽然睡眼惺忪,但脑子还没坏掉,不由狐疑地问道:“那不是……?”

    阿奎特重重地?#20154;?#20102;一声:“我知道那是卡?#28251;?#30340;?#32771;洌?#36825;位先生正是从卡?#28251;?#26469;的,不?#25293;?#30475;他的胸针。”

    小姑娘揉了揉眼睛。

    再好奇地看向方鸻,直到看清后者的胸针之后不由惊呼一声:“啊,你?#24378;?#31639;来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方鸻还有点意外,自己好像也不是?#35009;?#22823;人物,怎么好像这些人知道自己会来一样。他不由想到了旅者之憩的老板,或者是吴迪他们,他在这里认识的头面人物好像也就只有这几个了。

    莫非是他们搞的鬼?

    同时他一边回答道:“我朋?#35328;?#22806;面。”

    小姑娘这时候已经看到了高大的狮人和帕帕拉尔人在柜台上面晃动不已的呆毛,虽然有些奇?#32456;?#20123;卡?#28251;?#30340;炼金术士还真是独特,不过还是点?#35828;?#22836;:“啊,我明白了,艾德先生——还有您的同伴们,请跟我来吧。”

    ?#20843;?#20204;也要去吗?”方鸻不解地看向狮人,而后者正在填装烟斗。

    “当然了。”小姑娘答道,一边用有点可怜的神色看了看方鸻,心想——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这个来自卡?#28251;?#30340;选手,虽然看起来还蛮顺眼的,但怎么好像脑子有点问题。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 极速6合开奖计划 韩国美女vip秀视频1213 时时彩赢彩专家标准版 郑州沐足 大腿推 欢乐生肖开奖号码 90后非主流美女人体艺术 北京pk赛车网址是多少 秒速时时计划免费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