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五十一章 老熟人
    罗昊看着教官将那叠表格拿起来,在桌上顿了顿,随手将之交给他。“基本该说的就是这些,你也不用那么紧张,毕竟我们这里不比真正的军队,?#38405;?#20204;要求没那么严格。你可以保留自己的通讯设备,不过起码的规矩该有还是有的,先把这些规章制度拿去记一下——对了,吃过饭没?”

    罗昊接过那叠表格,摇了摇头。

    教官举起右手,看了看腕表。“三点我们出发去训练营,现在还早。走,我请你吃饭。”

    “啊?”

    “啊?#35009;?#21834;——别想太多,食堂而已,我的津贴可不高。走吧。”教官合上抽屉,已走出了办公?#25671;?br />
    罗昊脑子里乱哄哄的,还在想之后的事情。看到对方走出去,才赶忙拖起自己的提箱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办公室,来到外面的大厅。玻璃幕墙上,?#38431;?#23631;中正传来流浪的马儿的讲解声:

    “这已经是第二十支登场的?#28216;椋?#26469;自古塔众骑士国,它之后还有两支考林—伊休里安联盟的?#28216;椋?#20854;中包括卡普卡工匠总会。今天的比赛已经接近尾声,来自考林—伊休里安联盟的七支?#28216;?#21457;挥都不是太好,目前也只有考林工匠总会的?#28216;?#36824;保持着总积分第二的位置,除此之外是艾尔?#21015;?#24037;匠总会,排名第九。”

    流浪的马儿显然做足了功课,侃侃而谈。

    “众所周知,艾尔?#21015;?#26159;此次联赛后半段的倒数第二站,在接下来的灰黯港的比赛只要前面的?#28216;?#19981;出现重大失误,艾尔?#21015;?#24037;匠总会出现的希望基本渺茫。而考林—伊休里安联盟的另外一支有实力争夺前五的?#28216;欏?#21345;普卡工匠总会还不知能不能在比赛结束之前赶到,如果古塔众骑士国的选手不同意延期的话,他们就只能被判弃权了。”

    听到这里,罗昊不由自主地停下脚?#21073;?#22238;身看去。古塔众骑士国的?#28216;?#20043;后,接着上场的是一支名不见经传的、来自考林—伊休里?#35009;?#38388;的?#28216;椋?#20294;?#35009;?#33021;给人?#35009;?#24778;?#29627;?#25104;绩平平匆匆下了场。

    年轻的教官见罗昊停下,也跟着伫足。他看罗昊回头去看那?#38431;?#23631;,也不督促,训练生对于艾塔黎亚?#34892;?#36259;,这在他看来算是一个加分项。

    这支?#28216;?#30340;比赛之后,赛场上出现了片刻的暂停。

    ?#30563;?#26415;士们的比赛自然不可能在露天进行,再说隔着那么远观众们也看不清楚。事实上工作人员在比赛场中央设置了?#25343;?#22823;型?#38431;八?#26230;,这些?#38431;八?#26230;的?#38431;?#35282;彼此相交,足?#36234;?#27604;赛室内的情况实时反应在天空之上。

    当最后一支?#28216;?#31163;开比赛室之后,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人再上场。竞技场上的观众交头接耳,讨论着之前艾尔?#21015;?#24037;匠总会?#28216;?#30340;失误。

    流浪的马儿?#23545;?#22320;看了贵宾台方向一眼——那里科尔曼亲王已经先一步离场了,山铎伯爵似乎也随之一起离开。伊休里安的矮人们倒是还在那里,艾文奎因精灵与他们站在一起,其中一个矮人正在与渺星公主交谈?#35009;礎?br />
    再远一些的地?#21073;?#21476;塔众骑士国的代表们倒是个个趾高气扬。当流浪的马儿播放到这一幕时,直播间中嘘声四起,他看了一下不得不转移话题:

    “各位请稍安勿躁,卡普卡工匠总会的?#28216;?#22312;前往比赛的途中遇上了风暴,熟悉我直播的朋?#24310;?#35813;知道,这在艾塔黎亚是常有的事情。我想比赛的工作人员应该是在征得古塔众骑士国与其他参赛选手们的同意,看能不能给卡普卡工匠总会一个机会——一般来说,这在大陆联赛中是约定成俗的规则。”

    仿佛是为了证明他的话一般,竞技场上?#38431;八?#26230;的画面一变,内里出现了艾尔?#21015;?#24037;作人员与古塔众骑士国的参赛选手与负责人交涉的场?#21834;?br />
    首先出现的是艾尔?#21015;?#24037;匠总会的会长罗杰塔—火花标志性的大鼻头,这个矮人会长瓮声?#25512;?#22320;说道:“各位,我们已经收到消息了,艾尔?#21015;?#31354;峡外海的风暴已经散去,金鹿号早在一个小时之前就已经起锚上路,卡普卡工匠总会的?#28216;?#38543;时都有可能抵达,所以请各位再稍待一会。古塔的朋友们,来自于其他地方的参赛选手们也都同意了——”

    但古塔的负责人摇了摇头。?#20843;?#20204;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我们说好的,罗杰塔会长,比赛现在已经结束了,但他们还没有到。我们已经?#25163;?#20041;尽了,至少没有让他们第二个上场,不是吗?”

    “可这不合规矩。”

    “规矩上可没这一条,罗杰塔会长。”

    “可是上一场比赛我们也给你们的?#28216;?#24320;过绿灯。”矮人强忍?#25490;?#27668;说道。

    “这不一样,你?#24378;?#26519;人?#19981;?#35762;人情,但我们古塔人可是很重视契约精神的。”古塔的负责人十分从容地回答道。

    竞技场上已经是一片嘘声,艾欣帕尔本地?#29992;?#35848;不上与卡普卡人有?#35009;?#28145;厚的交情,但至少同仇敌忾。尤其是古塔众骑士国代表翻脸不认人的嘴?#24120;?#28608;怒了在场的大多数人。

    连流浪的马儿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27604;?#30475;得出来古塔的负责人是?#23460;?#30340;,为了让自己的出线?#28216;?#26356;多一些这倒也无可厚非,但这吃相未免太难看了一些。

    但事情还没完。

    罗杰塔蹙着又浓又粗的眉毛,正准备据理力争。但这时那个古塔负责人身后忽然走出一个韩风少女,?#34892;?#20658;慢地开口道:“来了也未必能进前五,何必浪费大家的时间?”

    那少女身后还有一个少年,眯眯眼?#34892;?#33148;腆,他看到自己的队友走上去,张了张嘴想要说?#35009;矗?#20294;没拉得住,不由叹了口气。

    那个韩风少女继续说道:“会长先生,我给你一个理性的建议,你们现在要考虑的不是怎么挽回颜面,而是找一个?#31185;?#30340;合作者。看看你们的合作者,除了包装明星和自我?#25932;昊?#20250;干?#35009;矗?#22312;我们那里这样的人根本不配称之为选召者,打不过就找军方帮忙,无能巨婴——”

    “干!”罗昊看到这里,实在是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有道是打人不打?#24120;?#39554;人不揭短,结果这个少女是打人专打?#24120;?#39554;人专揭短。

    下半年三大公会在浑浊之地的惨败是所有粉丝心中的痛,出动军方才稳住局势更是让人脸上?#20063;?#20303;,这?#21482;?#39064;连自己人提起来都觉?#27809;?#27668;,更不要说对手口中说出来了。

    流浪的马儿的直播间直接炸了锅,一时间各种节奏起飞,漫天弹幕差点把直播流拖到宕机。他忍不住暗骂了一句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没事给自己找事,一边指示房管禁言,一边开启了发言时间限制,这才稳住了局势。

    他虽然是个风景主播,但这会儿也忍不住有种同仇敌忾的感觉,气得牙痒痒。但还不得不继续解说:“这个少女应该是铁橡树公国的选召者,我看看她的资料——Vikki,釜山人,是MVP有名的天才型选手,今年十九岁,职业,等等——战?#39277;?#21280;?”

    流浪的马儿声音都?#34892;?#24778;讶:“战?#39277;?#21280;也来参加?#30563;?#26415;士的标准赛?”

    此刻?#38431;?#30011;面中——

    罗杰塔扬了扬眉毛,以他的年纪和资历还犯不着去和一个小姑娘?#24179;鮮裁礎?#20182;正准备和古塔的负责人说?#35009;矗?#20294;正是这个时候,一个艾尔?#21015;?#30340;工作人员来到他身边,低声对他说了几句?#21834;?br />
    矮人会长眼中一亮。

    “你说?#35009;矗俊?#20182;回过头问那个工作人员道。

    “卡普卡工匠总会的人到了。”那个工作人员提高声音,再说了一遍。

    这一次,整个竞技场上所有的观众都听得明明?#35013;住?br />
    “很好。”罗杰塔差点想哈哈大笑两声,他摸了摸自己长长的胡须,用一种不言自明的目光看向不远处古塔的负责人。

    后者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一甩手丢一下句话:“哼,狗屎运。”

    那少女Vikki反应倒是没这么大,她只摇了摇头:“浪费时间。”

    倒是流浪的马儿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狠狠地一挥拳。他现在有点明白为?#35009;?#37027;么多人?#19981;?#20851;注超竞技了,那种感觉无法描述,但确实让人热血沸腾。

    而?#38431;?#23631;之外,罗昊却显?#32654;?#26234;得多,骂完那一声之后他就迅速冷静了下来。那女人说得其实也不全错,中国赛区的整体萎靡,并不是一个卡普卡工匠总会的抵达就可以改变的。

    就算再多一支?#28216;?#36827;入前五,也无助于现下这样的情况,说不定全军?#35009;?#36824;更好一些,至少可以打破某些人的幻想。可问题是,这些年来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呢?

    他忍不住心想。

    ?#23433;?#30475;了吗?”教官看了看他,问道。

    罗昊摇了摇头:?#23433;?#30475;了,没意思。”

    “那走吧。”

    两人刚刚转身,忽然之间一阵低沉的惊叹声?#27833;队?#23631;上传来。接着是流浪的马儿同样?#34892;?#24778;讶的解说:“这是……卡普卡工匠总会的?#28216;椋?#36825;个组合……”

    在大陆联赛之中,一个工匠总会的?#28216;?#24448;往是一个庞大的团队,并不限定人数。只不过具体让哪一个选手上台去比赛,要看比赛本身的内容与?#38382;剑?#20877;由工匠总会的领队决定。

    因为这样的原因,观众不认识选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比赛组织方自然也会提前检查参赛选手的身份与资格,不至于出现舞弊的现象。

    只是让流浪的马儿?#34892;?#22855;怪的是,他怎么也翻不到这几个出现在?#38431;?#19978;的选手的选手卡。

    难道是自己准备丢了?

    他一时有点?#38480;危?#36825;丢人可丢大了,还好直播间的观众大部分也不是专业的,倒?#35009;患平?#20182;的卡壳,反而?#34892;?#22909;奇:

    ?#26263;?#19968;下,这不是之前那三个人吗,你们还记得吗?”

    这条飞过的弹幕,让流浪的马儿微微一愣。

    方鸻在卡普卡工匠总会参加过见习工匠的一级?#24049;耍?#20182;?#20004;?#36824;记得那时候的盛?#21834;?br />
    不过卡普卡虽?#24378;?#26519;—伊休里安构?#25226;?#27966;的发祥地,但仍?#26432;?#19981;了艾尔?#21015;?#36825;样的贸易港与造船业中心,本身不过只是一个小地方而已。

    所以他虽然早有预?#24076;?#20294;珍妮推开门的时候,他还是被背后的景象吓了一跳——嚯,人山人海两兄弟。

    门背后是一个长长的回廊,回廊中间是个露天的庭?#28023;?#24237;院中种植着精灵?#40575;?#19982;紫藤,一株高大的山胡椒,到处都是人,或坐或站。二十一个团队,每个团队多则二三十人,少则十多人,当他步入庭院时,每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他们一行人身上。

    一个稚气未脱的人类大男孩,十六岁多一些不到十七岁的样子。

    一个好奇地四处张望的帕帕拉尔人,穿着尖尖的靴子,背后还背着一张重弩——你见过背着重弩的?#30563;?#26415;士工匠么?

    最后一个更加引人注目,是一头高大的罗塔奥狮人,几乎要矮着头才能?#27833;?#38498;的拱门下经过。当人?#24378;?#21521;他时,狮人也回应以淡银色的目光,?#30431;?#26377;人都不敢与之对视。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这队人都太引人注目了一些。

    更不用说他们在此之前就早已成为了话题的焦点——所有人先前都被艾尔?#21015;?#24037;匠总会工作人员与古塔负责人之间的争执,成功吸引?#20439;?#24847;力。

    “我怎么感觉他们好像都看着我们?”帕克十分不自在地问道。

    ?#23433;?#26159;好像,就是如此。?#27604;?#24503;答道。

    方鸻也?#34892;?#25720;不着头脑。他只是心想艾尔?#21015;?#21442;与工匠?#24049;?#30340;人也未免太多了一点,正犹豫要到?#35009;?#22320;方去排队,但这时候已经有人迎了上来。

    是个黑胡子?#32622;?#27611;的矮人,见到他?#24378;?#21475;就是:“你们就?#24378;?#26222;卡来的人?“

    方鸻连忙点头,答道:“是。”

    “奥塔洛斯呢?”黑胡子矮人问了一句,但不等方鸻回答,便回过头去冲身后的人喊道:“还愣着干?#35009;矗?#19978;来给他们作检查,检查完毕之后没问题就送他们过去。”

    不等方鸻反应过来,几个矮人已经冲上来,围着方鸻七手八脚检查起来。

    “没有带辅助插件吧?”

    “装备也不?#23567;!?br />
    “魔导炉上有没有多余的东西?”

    “胸针呢?”

    “出示编?#25490;啤!?br />
    经历过一次?#24049;?#30340;方鸻对这些流程倒是驾轻就熟。由于?#24049;?#26159;针对?#30563;?#26415;士本身的能力,所以不?#24066;?#24102;除魔导炉之外的任何装备与插件。

    不过这对他来说倒是无所?#21073;?#20182;本来?#35009;皇裁?#35013;备。之前马扎克送了他一个胸针,但那东西要七级才可以生效,所以他?#35009;?#24102;在身上。

    还有一些就是战?#39277;?#21280;的基本装备,比如操纵手?#23376;?#21457;条妖精等等,这些东西不增加属性,倒也不受限制。

    唯一让方鸻?#34892;?#22855;怪的是,不远处一个?#25104;?#33485;白的黑发中年人,正?#28010;?#22320;盯着自己,好像自己欠了他几十万里塞尔一样。尤其?#24378;?#30528;他手上的编?#25490;?#19982;胸针,像是要?#30001;?#38754;看出花儿来。

    不过在矮人们用专用的仪器扫描了编?#25490;?#19982;胸针,确定了他的身份之后,那中年人便悻悻然地走开了。

    这时候不远处那黑胡子矮人才走过来拍了拍他的手套,?#34892;?#22909;奇:“战?#39277;?#21280;?”

    方鸻挠了?#27833;罰骸八?#26159;吧。”

    黑胡子矮人哈哈一笑,大概是把他当作那种没事拿个手套装模作样的那?#33267;督?#26415;士,毕竟战?#39277;?#21280;听起来更高大上一些嘛。

    他摇了摇头对方鸻说道:“年轻人要专注啊,工匠大师这条道路,最后也不比战?#39277;?#21280;差到哪里去,殊?#23601;?#24402;。”

    方鸻听了只能?#25932;Α?br />
    倒是一道目光落在他身上,方鸻这才注意到不远处有一个看起来就很有异国特色的少女,正用口形对他描了一句?#35009;礎?br />
    通过龙骑士?#20302;?#39640;端的翻译?#20302;常?#26041;鸻意外地听懂了那句话:

    “无聊——”

    而另一边,几个矮人正围着狮人瑞德魔导炉不知如何是好——

    ?#21834;?#20844;正者’PEM型魔导炉,这是罗塔奥圣白之野工坊的那个产品?”

    “有工匠会用这个东西的?”

    “这不是圣骑士的魔导炉吗?”

    “会不会有?#35009;?#21476;怪?”

    ?#38376;?#32452;们一边古怪地看着不远处正托着烟斗看着远方的狮人,一边窃?#36816;接鎩?br />
    而场外,早已是一片哗然。

    ?#38431;?#23631;下,再一次转身的罗昊正瞪大了眼睛看着画面之中的方鸻,他使劲揉了揉眼睛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忍不住喃喃自语:

    “我靠,是这个?#19968;錚?#32477;对是他没错了——”

    “这?#19968;?#23621;然到了艾尔?#21015;饋!?br />
    “你认识?”不远处,教官好奇地问道。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美国美女喜欢中国 韩国美女主播视频舞 彩名堂手机版 a6dj娱乐 时时彩计划 亚洲成年人体艺术 pk10专家在线预测 济南快餐女一般多少钱 3d单选包胆是什么意思 2018历史开奖记录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