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六十九章 昔日棋局 VII
    “找一个女人?”方鸻楞了一下,?#34892;?#19981;太确定:“我们只是察觉有人在暗处窥视,至于对方是?#35009;?#20154;还不能确定。”

    “巧了,”那人说道:“我们也是,不过我们倒?#24378;?#28165;楚了对方的样子。”他用手在头上比划了一下。“是个罗塔奥女人,头上带耳朵那种。”

    方鸻微微一怔,心中下意识闪过一道倩影。但他想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有一个问题,你们是?#35009;?#26102;候发现对方的?”

    “大概几分钟前。”

    “哈,我们也巧了,我们也是。”帕帕拉尔人脱口而出。但刚说完,就意识到这话?#34892;?#19981;对,他回过头看了看其他人,所有人脸色都?#34892;?#21476;怪。

    方鸻?#32456;?#25165;问道:“那么你们是在?#35009;?#22320;方发现对方的?”

    那人也意识到不对,?#34892;?#29369;豫道:“我们是在藤叶女士旅店附近遇上那女人的,你们呢?”

    “我们是在渔夫岔口。”

    迪克特在后面淡淡地答道。

    渔夫岔口和藤叶与女士旅店可差着好长一段距离,那些人听了不由?#34892;?#38754;面相觑。

    “哈,我说?#35009;?#26469;着,”只有帕克洋洋得意,说道:“多半是那个不存在的女士,?#34892;?#20154;还不相信。”

    天蓝气得在后面抬脚就把他踢了一个跟头。

    帕帕拉尔人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怒道:“你干?#35009;矗 ?br />
    法国小姑娘抬头望天,一本正经地回答:“自然是那个不存在的女士踢了你一脚啦。”

    惹得众人一阵低笑声。

    这个小插曲缓和了双方之间的气氛,对方那个领头人让自己一方的弓箭手放下武器,这才走过来向方鸻伸出手来,露出一个自以为友善的微笑道:“我叫汉森,这个冒险团的团长,十四级铁卫,各位是为多里芬的三物来的吗?”

    方鸻这才有时间打量这个人。

    铁卫士是战士的二阶头衔,经验达到二十万以上,在防护技能上投入经验多过进攻技能?#26412;?#20250;获得这个头衔。这一职?#20302;?#24448;是?#28216;?#30340;中坚,自然不能太弱不禁风,而此人也符合这一标准——虎背熊腰,甚至可以说?#34892;?#21457;福,穿着一身普通的锁子甲,四十多岁的一个中年人,微微有点谢顶。

    方鸻和他握了握手,有力而粗砺,看起来也是饱经风霜。而对于对方的问题,他?#35009;?#21453;驳,只点?#35828;?#22836;。

    “那我认为我?#24378;?#20197;合作,阁下是战斗工匠吧?”汉森立刻打蛇随棍上,一边询问一边不住地看向方鸻的堡垒式步行者。

    “合作?”方鸻怀疑地看着这?#19968;鎩!?#24590;么个合作法?”

    “还是我来说吧。”这时一个个子相当高,披着一条长?#25918;?#30340;男人从汉森身后走了出来,开口道:“这个冒险团是我雇佣的,我只是来研究多里芬这里的现象的,对于魔导器本身没有?#35009;?#20852;趣。”

    方鸻抬头看了看这人,对方用?#25918;?#30340;风帽遮?#24085;常?#30475;不清容貌,但听声音来说,成熟而沧桑,看起来年纪也不会太小。这样的人,多半不是选召者。

    不过也不绝对,也有可能是观光客。方鸻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发?#32456;?#20010;男人身上的确没有穿戴魔导炉设备的样子,问道:“你是学者?”

    ?#20843;?#26159;。”那人不置可否地答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做任务,你们帮忙,完事之后我们负责拿东西?”

    “可以这么说。”

    方鸻想了一下,答道:“我需要和我的同伴讨论了一下。”

    “请便。”那?#20439;?#20102;一个手势示意方鸻自便。方鸻才把其他人拉到一边,询问了一下需不需要走这个流程——毕竟他们也不是为了?#35009;?#35013;备来的,同样是为了拜龙教徒才来到这个地方。

    ?#26263;比?#20102;,”帕帕拉尔人理所?#27604;?#22320;答道:“如果东西没拿到,拜龙教徒?#35009;?#36935;到,那我们岂不是白来一趟,对于帕帕拉尔人来说,浪费时间?#24378;?#32827;的。”

    “这话你最没资格说。”天蓝毫不留情地打击他。

    姬塔则犹豫着答道:“艾德哥哥,目前我们没有别的线索,总的来说多里芬的三物还算是这个废弃城镇之中唯一有价值的主线,也是遇上那些人概率最大的一种可能性,我们?#24825;安?#23601;是这么认为的么?”

    “话是这么说,不过这些人可靠么?”方鸻看向艾缇拉和希尔薇德。

    “各位还记得,我们离开艾尔?#21015;?#22810;久了吗??#27605;?#23572;薇德简单地反问道。

    “我算算,”帕克立刻板着手指头算起来。“一二三四,一二三,差不多三天了吧。”

    “今天过了就是第六天。”方鸻明白了贵族少女的意思,第七天布丽安公主为他们安排的船就会抵达短湾,但他们不可能到那个时候才离开多里?#25671;?br />
    也就是说,他们其实横竖也只有一天时间而已,但多里芬的三物,一天之内只会出现一次。

    艾缇拉则传授他经验:“冒险者之间合作进行任务很正常,但不能太过放松警惕。”

    方鸻再看向迪克特。

    年长的骑士则显得?#34892;?#26080;所谓。“我本身就是来调查亡灵潮的,自然也要在这里待上一阵子。”言下之意就是听从安排。

    统一了意见之后,方鸻才找到那个男人,不过他没有直?#27833;?#24847;对方的要求,而是提?#20439;?#24049;的建议。表示既然是合作,以公平起见任务过程之中还是应当以?#27605;?#24230;来分配战利品。

    这个提议令男人?#34892;?#24847;外地看了他一眼,但?#35009;?#21453;对。倒是那个冒险团的团长,汉森显得颇为高兴的样子,既?#28784;怨毕?#24230;来结算,那三件装备之中他们再怎么也能拿到一件,这无疑是个意外之喜。

    方鸻注意观察了一下这两人的?#20174;Γ?#23601;明白这里面应该没?#35009;?#38382;题。汉森的表现在他的预料之内,而如果对方表现得不喜不悲,那反而才有问题。

    确认了这一点之后,他才继续问道:?#23433;还?#25105;有一个问题,阁下可以回答我么?”

    那个男人看了他一眼,虽然看不清神色,但大约是在皱眉。他的语气有点不?#22836;常?#28129;淡地说道:“一般来说,我不会轻易回答问题,但作为合作者,你可以问,如果我可以回答,我自然会回答,但如果不可以,问了也是白问,因为我?#36824;?#22827;编造一些谎言。”

    方鸻楞了一下,心想这人的口气可真大。他问道:?#25226;?#32773;先生,在这之前我听说多里芬被一伙人占据了,请问你们是怎么进入这里的呢?”

    “这个问题很多余,你们是怎么进入这里的,我们自然也是。”

    “可我们没看到那些人,所以才?#34892;?#30097;惑——”

    “疑惑是你们的事情,我说过了,我只回答一个问题——你们是怎么进入这里的,我们自然也是。”

    方鸻听他这么说,也只能叹口气。对方这么说确也无可厚非,毕竟他?#24378;?#33021;?#35009;?#36935;上那些人,也不是人人都是进来调查拜龙教的。

    不过他走回来之后,希尔薇德却笑眯眯地告诉他用错了方法。“用错了方法?”方鸻还?#34892;?#30097;惑。

    于是贵族少女给他分析了一下。“这个人看起来就十分警觉,这样的人你不应该去问他,队长。这样的人保守而谨慎,即使信息和他关系不大,他也不会轻易露出口风,你直?#28216;?#20182;反而惹人怀疑。”

    方鸻恍然大悟:“你是说我应该去问那个汉森。”

    希尔薇德点?#35828;?#22836;。“是的,那人虽然看起来精明,但有爱贪小便宜的缺点。你给他下一点饵?#24076;?#20182;会毫不犹豫地出卖和自己关系不大的信息的。”

    “希尔薇德小姐,好像真是如此,我的确没想这么深!”方鸻不由?#34892;?#36190;叹,不过他忽然想到?#35009;矗?#24525;不住问道:“希尔薇德小姐,你、你没会这么对付我吧?”

    贵族少女微微一笑。“怎么会呢,我是你的队员啊。”

    方鸻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我想也是,我还不至于连这都看不出来。”

    希尔薇德实在忍不住回过头,掩着口,眼睛都笑成了一条月牙。

    ?#27604;?#26041;鸻却没注意到那么多,答应了与对方合作之后,双方合兵一路,在附近寻?#20234;?#37027;个‘女人’的踪迹片刻,?#27604;?#36824;是没?#35009;?#25910;获。

    帕克喋喋不休地表示他?#24378;?#21040;的是那个‘不存在的女士’,以至于众人都有点头大。这时汉森才提议前往藤叶女士旅店,而方鸻本来?#35009;皇裁?#24515;?#25216;?#32493;在这里浪费事件,便也点头同意。

    不过他原本以为可以直接开始任务,但没想到并非如此。

    汉森告诉他任务有固定的开启时间,一般是在午夜时刻,那枚胸针才会浮现;而在整个白昼,藤叶女士旅店与废墟之中的其他地方?#35009;皇裁?#19981;同,是个死气?#33080;?#30340;地方。

    ?#27604;唬?#38750;要说不同,也的确有那么一些——

    当众?#35828;?#36798;那里时,方鸻便第一时间留意到了这一点——那座旅店一共四层楼高,岩石的地基与大厅,?#23616;?#30340;上层建筑,是彩虹湾一带常见的建筑风格,但在这里却显得?#34892;?#40548;立鸡群。

    说它是鹤立鸡群,是因为旅店在周围的废墟之中显得太‘新’了一些。

    明明是在这座废弃的城镇当中,一条杂草丛生的街道上,旅店却像是受到了很好的养护,外墙虽?#34892;?#35114;色,但没有年久失修的样子,上面爬了一些爬山虎的叶片,郁郁葱?#23567;?#22312;绿叶相映之下,下面的窗户每一块玻璃都十分完好,干?#24187;?#20142;,,窗台上还有花坛——如果是别的地?#21073;?#37324;面肯定早已荆棘横生,但里面却井然?#34892;?#22320;生长着?#20185;?#30340;翠雀花与橘色的孔雀草。

    方鸻看到这地方都不由?#34892;?#21574;了。

    汉森这时回过头,对他们说道:“怎么样,你们是第一次来吧,我第一次来这里时也和你们差不多。”

    “你们不是第一次来吗?”方鸻不由问道。

    “雇主先生我不知道,不过我们的确不是第一次来,这好地方我来过好几次了,虚妄胜利之刃我也拿到过一把。”他指着旅店说道:?#20843;?#19981;仅仅是外面是这样,里面也养护得很好,虽然空无一人,但就算没有这条任务线,也是一个很好的落脚点。事实上当年人们,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发?#32456;?#37324;的,至于多里芬的三物那都是之后的事情了。”

    “难道冒险者们平日里在维护这座旅店吗?”

    ?#26263;比幻?#26377;,而且旅店在七年前发生过一场火灾,几乎烧毁了整个第四层,不过没多久,它?#21482;?#22797;原样了。”

    “?#24378;?#30495;是神奇啊。”天蓝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汉森这才几步走上台阶,推开门,发出一声令人?#28010;?#30340;声音。方鸻向内看去,大门后是一间大厅,里面黑洞洞一片果如汉森所言,空荡荡也无一人,但却井然?#34892;潁?#38500;了布满尘埃之外,?#35009;皇裁?#30772;败的迹象。

    他们踩着灰扑扑的地毯进入?#34892;?#24189;森的大厅中,天蓝和姬塔都显得有点紧张的样子,尤其是后者,紧紧地拽着天蓝的衣角。

    不过汉森倒是驾轻就熟一副老?#20928;?#30340;模样,笑着说道:“时间还早,接下来我们去和倒霉鬼打个招呼。”

    ?#26263;姑?#39740;?”

    ?#26263;姑?#39740;弗杰里,在白天,他是这个旅店里面唯一一个‘生物’,说是生物我不知道恰当不恰?#20445;?#22240;为他其实是个幽灵。他一般在二楼徘?#29627;?#20219;何想要进入这条任务线的人,都得和他打交道。”

    “为?#35009;?#21602;?”帕克问道。

    ?#20843;?#36127;责分配房间。”

    “分配房间?”方鸻楞了一下。

    但他很快就明白了汉森这话是?#35009;?#24847;思。

    藤叶女士旅店并不大,也就是一间中型?#33945;?#30340;规模,上下四层不过几十间房间。而一行人在第二层没搜索多久,就在走廊另一头楼梯间的转角处找到了幽灵弗杰里。

    在方鸻看来,对方是一个典型的幽灵形象——一个半透明的灵体,在走道上荧荧发光,通体带着点偏蓝的色调,双目无神,行走蹒?#24688;?br />
    不过这个幽灵的形象有点衣衫褴褛,一手拧着个?#30772;浚?#30475;起来就像是大街上的?#26408;?#39740;。

    而当众人碰到它时,这只幽灵双目空洞好像看不到任何人一样,缓缓与他们错身而过。直到汉森一行的雇主——那个学者忽然开口道:“杰弗里,3007号房间在?#35009;?#22320;方。”

    幽灵?#36335;鶇有?#31354;之中听到了这个询问,停了下来,缓缓抬起头来。汉森见状这才回过头来小声对方鸻解释道:“那就是那枚胸针所在的房间。”

    “那我们为?#35009;?#19981;直接过去呢?”天蓝有点好奇地问道。

    “很简单,芙丽姐姐,”姬塔在后面拽?#20439;?#22905;的衣角,小声提醒道:“你看看周围。”

    众人环视四下,这才?#34892;?#24778;讶地发现,这间旅店内的所有门都没有?#25490;?#21495;码,空荡荡一片。这也太奇怪了,他们在云层海地区任?#25105;?#20010;地?#21073;?#38500;了乡下那些小?#33945;紓?#27809;有一间旅店是没有?#25490;?#21495;码的。

    汉森这才解释道:?#23433;?#27490;是没有?#25490;?#21495;码,如果没有杰弗里给你们带路,你们永远也进入不道真正的3007号房间。这些门后的房间,每一次打开都不一样,我是亲眼见过的。”

    帕克听了不禁十分新奇。“这可太有意思了,有没有那样的传说,比方说入住的客人进入某间房间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出来的办法。他打开一扇又一扇门,但背后总是不尽相同的房间?”

    天?#35835;?#37117;吓白了,她打定主意死也不进任?#25105;?#38388;房间,战战兢兢地说道:“艾缇拉姐姐,你看看帕克,他把姬塔都快要吓哭了!”

    “我、我没有!”姬塔红?#24085;?#19981;好意思地说,虽然她也真的很害怕。

    而这个时候,那幽灵才终于缓缓地?#20174;?#20102;过来,他貌似沉重地抬起眼皮,用空洞的眼神看了那学者一眼。

    然后缓缓伸出手来,他摊开?#32456;疲中?#20013;竟然有五枚六面骰子。

    然后这个幽灵就这么双?#30475;?#28382;地看着所有人。

    “这是?#35009;矗俊?#26041;鸻不解地问道。

    “戏肉来了,”汉森?#20174;行?#20852;奋的样子。“据说这?#19968;?#29983;前是个赌鬼,他死后化作幽魂在这里永久地徘?#29627;?#26159;为了他找到一个人解除他身上的诅咒。”

    ?#30333;?#21650;?”

    “具体不太清楚,”汉森答道:“因为没?#20439;?#21040;过,因为据说解除他诅咒的方法就是让他在掷骰的对赌之中赢一次。”

    “赢一次,那、那不是很简单吗?”姬塔战战兢兢地问道。

    “简单?”汉森摸了摸自己微秃的脑门,?#34892;?#31070;秘地一笑:“你知道为?#35009;?#20182;?#24576;?#20043;为倒霉鬼吗?”

    而方鸻等人很快就知道了。

    因为他?#24378;?#21040;学者一把抓起那些骰子——虽然那些半透明的骰子看起来明明不是实体,但他却可以轻松地拿起来,向下一掷——骰子化为烟云,然后?#31181;?#26032;在半空中凝固。

    点数也说不上大,四个三、一个二、一个五点,总共十九点。但杰弗里缓慢地拿起那些骰子,往下一掷,奇迹发生了,天蓝、姬塔和帕克目瞪口呆地看到,对方掷出来的竟然是六个一。

    “啊,运气不会这么差吧?”天蓝忍不住脱口而出道:“怎么刚好丢出了六个最小的。”

    “刚好?”汉森大摇其头。“一点也不刚好,他每一次掷出来都是这么多。”

    “每一次,那怎么可能赢?”

    汉森耸?#22987;紓?#31572;道:?#20843;?#20197;说他才会一直在这里,我记得好像是三年前,有个冒险团想办法搞到了一瓶很罕见诅咒药剂,可以让人霉运缠身,那个喝了药剂的冒险者和杰弗里一连掷了十七轮最小点平局,最终还是棋差一着,在第十八轮以多一点的优势失败了。”

    正在他答话的时候,冒险团的其他人也?#26469;?#19978;去与杰弗里对?#27169;?#19981;过正如他所言,每个人都很快‘败’下阵来。

    “每个人都要掷吗?”方鸻则问道。

    “每个人要进入任务线的人都必须要,而且这个结果关系到倒霉鬼给你们分配的房间。”

    “房间还有区别吗?”

    “会,”汉森脸色有点难看,像是回忆起了?#35009;?#19981;堪回首的记忆一样。“坚贞者的殉道者印记这个任务会在午夜开?#36857;?#32780;要加入这个任务的人必须在那之前待在杰弗里为他们分配的房间之中,这些房间——”

    他停了停,才说道:“每个人都会在自己的房间中看到?#34892;?#19996;西,?#34892;?#26159;和任务相关的线索,?#34892;?#21017;是意义?#24187;?#30340;景象,不过据说迄今为止还没有两个人看到过一样的东西。”

    “汉森先生是不?#24378;?#21040;过?#35009;矗俊?#26041;鸻看对方的脸色,不由有点好奇地问道。

    没想到秃顶的男人脸色一变,面色有点苍白地答道:?#20843;?#20102;,还是不要提了。总之给你们一个忠告,骰子千万不要丢得太高了,不然你们一定会有一个深刻的记忆的。”

    艾缇拉这才第一次插言道:“会有危?#31456;穡俊?br />
    “危?#31456;錚?#27721;森摇了摇头。?#26263;?#20063;不至于,只是……哎,一言难尽。”

    而说话之间,又有两人败下阵来,这时天蓝终于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正气满满地走上前去,大声说道:?#30333;吧?#24324;鬼,看我的!”

    说话间这个法国小姑娘豪气干?#39057;?#23567;手一挥,抓起全部骰?#27833;?#31354;中一掷。

    ?#36133;?#20029;姐姐的人品可好了,”姬塔看到这一幕忍不住说道:?#20843;?#20197;前在旅者之憩和人比掷骰子就没失败过。”

    方鸻这才恍然,也难怪对方那么冲动——原来这是为了维护?#20998;?#20154;的尊严啊。

    结果话音未落,只见骰子在半空中一定格,众人一看,便忍不住纷纷发出一声不可?#23478;?#30340;惊叹。只见所有的骰子,全部是六点朝上,无?#24187;?#20363;外。

    整整三十六点,一点不少——

    每个人都古怪地看着这个法国小姑娘,“啊——”天?#37117;?#29366;惨叫一声,差点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只有帕克哈哈大笑:“哈哈哈,看到了吗,这就是?#36867;?#20043;矛,对于海豹的制裁——正义从不?#27605;?#21482;是偶尔会迟到而已!”

    这话气得法国小姑娘一脚将这?#19968;?#36409;了出去,帕帕拉尔人显?#24187;?#26377;吸取之前的教训,措不及防,尖叫一声飞滚了出去。

    好死不好,这小矮胖子双手?#19968;?#26102;,正好将半空中的骰子一碰。

    只见所有骰子在半空之中一散,然后?#31181;?#26032;凝聚。

    而帕克‘砰’一声像是一袋土豆一样重重地倒在地上,翻过身来,仰面看着这一幕。然后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和天蓝一模一样的惨叫:“啊——”

    因为他看到六面六点,同样也是一点也不少地正对着他。

    只是一阵整齐划一的的惊叹声,让他微微一愣,仰起头,才?#20174;?#20102;过来——自己正躺在地上,骰子六面六点对着自己,那不正是全部一点朝上么?

    “哈!”这个意外的发现,马上?#38376;?#24085;拉尔人又得意起来,他正准?#27010;?#36215;来向天蓝说点?#35009;礎?#21487;正是这个当口,幽灵杰弗里缓缓伸手出来,抓起骰子一掷。

    ?#32972;?#22467;落定之时。

    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用一种见了鬼的神色看着躺在地上的小胖子,各自心中发出了一声暗骂,这个简短的音节翻译成地球上的语言,差不多是同一个意思——

    “卧槽!”

    半空之中——

    五个一,一个二。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北京pk10大小计划软件 棋牌满20元提现 澳洲五分彩是官方的吗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 组选包胆教程 计划软件免费版 一波6码中特 两人斗地主玩法 彩票合买哪个平台好 网络炸金花赢钱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