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七十章 昔日棋局 VIII
    六枚骰子悬浮在半空中,一动也不动。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地看着这一幕。而楼梯间中,帕克躺在地板上,手脚张开,?#34892;?#26080;辜地眨巴眨巴黑漆漆的小眼睛,一时间鸦雀无声。

    幽灵杰弗里正用空洞无神的目光看着半空中半透明的骰子,似乎也陷入了同样的呆滞。直到片刻之后,它才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声。

    方鸻看到幽灵苍白的瞳孔之中,泛起层层光华,像是渐渐恢复了神采。而对方的面容,正在变得更加年轻,皱纹化去之后,恢复成了一张不超过三十岁的,胡子拉碴的面孔。

    他用一种复杂的神色看了看众人,然后才躬身向帕帕拉尔人鞠了一躬,一边用一种近乎咏叹的语气开口道:?#24052;?#20998;?#34892;弧!?br />
    “没错儿,”帕克这才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大大咧咧答道:“你的确应该?#34892;?#25105;,不过能不能有?#35009;?#26356;实质的东西?比如无尽的餐桌布之类的,就是那种一铺开,就会源源不断冒出既美味数量又充沛的食物的那种——如果实在没有的话,一张藏宝图我也是能接受的。”

    但幽灵摇了摇头,神色?#34892;?#22797;杂地越过人群,方鸻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那个地方是走廊另一边深邃的黑暗。

    杰弗里这才收回目光,缓缓对帕帕拉尔人说道:“我只能给你两句衷告。”

    “那我还是情愿要无尽的餐桌布。”帕克大摇其头。

    但幽灵没有理会他,用一种悠远的声音对他说道:“听好了,我的朋友们——英雄的剑,历史的诗;追溯过往,揭开迷雾。”

    他将这句话反复说了三遍,每说一遍,身形便变得更加透明。直到近乎淡化到看不清,他才再微微向众人躬身,然后转身走向黑暗之中。

    而直到幽灵彻底消失不见,那?#29228;?#32780;悠长的衷告之声,仿佛仍旧回?#20174;?#36208;廊之上。

    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这一幕。

    过了好一会儿,方鸻才回过头问道:“这也是正常的任务流程?英雄的剑,历史的诗;追溯过往,揭开迷雾?汉森先生,你知道这是?#35009;?#24847;思?”

    汉森好像这才从愕然之中回过味来,听了方鸻的问题,砸吧砸吧嘴摇了摇头。?#23433;唬?#25105;不知道这是?#35009;?#24847;思,欧力在上,我?#29992;?#35265;过这倒霉蛋输的——”他一边说,一边用一种看史前怪物的眼神看?#25490;?#20811;。

    ?#23433;?#36807;,我有一种预感,”他又喃喃?#26434;?#36947;:“既然我们解除了杰弗里的诅咒,今天晚上的任务,说不定会有一些预料之外的改变。”

    他回过头,和他的手下们眼中都?#34892;?#20852;奋的神色。多里芬废弃这么多年来,废墟之中的幻景反复重现,但这个诅咒还是头一次被人解决,而在此之前——就连那些玛尔兰的?#32456;?#20027;教对于这个诅咒也是束手无策。

    这是几十年来人们对于这个幻景的头一次改变,仅仅是把这个消息汇报给冒险者公会与圣殿,他们就可能因此而获得不菲的报酬。

    要知道这是多少人努力而不得的事情——

    “朋友,你?#24378;?#30495;是我们的幸运星,合?#39600;?#27809;开始,就已经帮了大忙了。我看今天晚上,我们还会大有收获的。”汉森得了实际的?#20040;Γ?#23545;于方鸻等人的语气更加友善了。

    方鸻心中自然也?#34892;?#23567;小的意外,虽然他倒是隐约?#30860;脚?#20811;是怎么一回事。

    在艾塔黎亚,完美解决事件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传说,但每一次出现,往往都伴随着巨额的认知经验奖励。只是他扫了一眼自己的系?#24120;?#21364;发现上面石沉大海,不要说经验了,就连对于这个‘诅咒’事件的记录?#35009;?#26377;半点。

    他一头雾水地?#37027;?#21457;了个信息给帕克,询问对方是否得到了提示,但帕帕拉尔人回应过来的消息也差不多。

    这就奇了——

    方鸻这才意识到这个‘幽灵杰弗里’的事件可能没那么简单,它只是多里芬三物这一系列的场景的开始,但按照汉森的说法,这个开始从来没有被完美地触发过——他心中不由产生了一个荒诞的想法,也就是说,可能从来没有人真正完成过多里芬的三物这一系列任务。

    人?#24378;?#21040;的,或许只是这一系列幻景的一个表象,方鸻胡思乱想到。这背后会不会才是?#35828;?#30340;幻景反复重现的原因?因为执念始终没有消散,因此这座废墟之中才会反反复复上演着过往的场景?

    他正这么想着的时候,那个一直以来显得?#34892;?#27785;闷的学者却开了口:

    “有改变自然是好事,但进一步说也可以变好,也可以变坏,我劝奉各位还是小心谨慎为好,不要太盲目乐观。”

    “小心谨慎固然好,先生,可?#35009;?#24517;要自?#21512;?#33258;己。”汉森虽然是受雇的佣兵,但还不至于对雇主唯唯诺诺。他听了对方的话,显然?#34892;?#19981;满,直接回应道:“这几位先生解除了杰弗里的诅咒,无论是出于感激还是报答,于情于理它总不至于让事情变得更坏,对吧?”

    但对于汉森的长篇大论,学者只回了个四个字:“但愿如此。”

    他说?#30504;?#36716;身便下了楼梯,自?#20439;?#21435;向了一楼。汉森看着这?#19968;?#30340;背影消失在转角,才忍不住挥了挥拳头:“真是个怪人。”

    虽然方鸻也觉得这学者脾气蛮古怪的,但他看对方独自离开,还是忍不住问道:?#20843;?#19981;是你们的雇主吗,你们就这么让他一个人离开,没问题吗?”

    汉森这才摇了摇头,告诉他这旅店内没?#35009;?#22826;大的危险。而和杰弗里完成了对赌之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各自?#32610;?#21508;自的房间,他的那个雇主显然是去找自己的房间去了。一般来说,和杰弗里对赌过的人,都能在旅店之中找到一间特殊的、只有他自己能进入的房间——

    方鸻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问题,忍不住问道:?#26263;?#19968;下,?#24674;?#36807;骰子的人呢?”

    中年人挠了?#27833;罰?#20854;实眼下他手下也还有不少人是和方鸻一样的情况,可他?#35009;?#32463;历过这样的事情,一时间不由?#34892;?#25343;不定主意。“这个……通常来说是这样,或许你?#24378;?#20197;去碰碰?#20284;?#27605;竟现在连杰弗里都不在了不是吗?”

    “碰?#20284;俊?#26041;鸻微微一愣。

    而经过汉森的解释,他才明白过来所?#33050;鱸似?#26159;?#35009;?#24847;思。原来凡是被杰弗里分配过房间的人,在旅店之中能找到一间有?#25490;?#21495;的房间,而这个只有他自己能看到?#25490;?#21495;,就是属于他的房间。

    但现在的情况有一些不同,他们没和杰弗里对赌过,能不能找到对应的房间,没经历过这样的状况汉森自然也说不好。无奈之下,方鸻也只能在与对方暂时告别之后,带着艾缇拉?#25512;?#20182;人一起从一楼开始找起,试图?#39029;?#20182;们自己的房间。

    不过很快,最?#26085;?#21040;房间的人出现了,自然?#24378;?#29233;的法国小女士——

    “1097。”天蓝战战兢兢地读出上面的数字,她一想到自己丢出的点数,再联想到汉森的话,就忍不住有点欲哭无泪。“艾德哥哥,这、这旅店有这么多房间吗,一层楼竟然有九十多间房间,是不是不太对劲?”

    ?#26263;?#28982;不对劲了。”帕克一脸幸?#25527;只觶骸?#25105;听说过这样的旅店往往连接着无尽的空间,进去的人就再也出不来了,连地球都回不去了。”

    “好了,”方鸻忍不住摇了摇头:“别听帕克胡说八道,就算出不来,最多不过也就是饿死在里面,不可能回不去地球的。”

    法国小姑娘眼泪汪汪的,都快哭出来了:“艾德哥哥,你怎么说我一点也不会高兴。”她又可怜兮兮地看向姬塔。“好姬塔,你能不能和我一起进去。”

    “?#24378;?#19981;行,芙丽小姐,”姬塔有点为难地说道:“这里的房间只能一个人进入。”

    “啊——”法国小姑娘发出一声哀叹。“那我退出可不可以。”

    “那你得一个人回去。”帕克笑嘻嘻地答道。

    “艾德哥哥。”天蓝可怜兮兮地看着方鸻。

    但对于这个问题,方鸻也只能无奈地耸?#22987;紜?br />
    送走了天蓝之后,众人才继续前进,艾缇拉显然?#34892;?#25285;心天蓝——虽然这个不省心的法国小姑娘也常常让她感到无?#21361;?#20294;把她一个人留下,又让精灵少女?#34892;?#19981;放心起来。

    倒是帕克一脸无所?#21073;?#20182;和那小?#23601;?#20063;算是死敌了,巴不?#26522;?#26041;吓个半死才好。?#19978;?#20182;的幸?#25527;只?#27809;能?#20013;?#22826;久,当看到下一间房间时,笑容凝固在了这个小胖墩的脸上。

    “3……3007?#27431;?#38388;?”帕克一脸目瞪口呆。“可这不是一楼吗,而且我总觉得这个房间?#34892;?#32819;熟?”

    “因为是无尽的空间,帕克先生。”姬塔小声地回答道,算是帮天蓝报了仇。

    方鸻则和艾缇拉对视了一眼,他们两没记错的话,这个房间应该就是那个任务的起始的房间。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20174;?#35813;是帕克骰出的那个点数起?#20439;?#29992;。

    不过帕帕拉尔人还在那里打滚耍?#25285;?#25171;死也不愿意进去,甚至和天蓝一样提出了要退出任务。不过得到艾缇拉指示的迪克特可不会和这个小矮子?#30340;?#20040;多废话,骑士直接一把抓住这?#19968;?#30340;胳膊把这个想乘机开溜的?#19968;?#32473;提了回来。

    然后精灵小姐有点歉意地看了帕克一眼,亲自为他开了门。“帕克,你得给天蓝?#22270;?#22612;作一个好的榜样。”

    “我不要!”帕帕拉尔人尖叫道:“我绝不进去,帕帕拉尔人宁死不屈!”

    ?#26263;?#19968;下。”方鸻喊道。

    帕克一下停了下来,感动地看着方鸻,大声说道:“快救我下来,艾德。”

    艾缇拉也回过头来,好奇地看着他:“怎么了?”

    但方鸻只答道:“没?#35009;矗?#25105;检查一点东西。”走过去一把把这小矮个子拽起来,撸起他右臂袖子一看,只见短短胖胖的胳膊上那个蛇形印记差不多淡化了一半,但仍旧清晰可见。

    方鸻顷刻明白发生了?#35009;矗?#24515;中不由有点感叹这诅咒的威力,显然比汉森说的那个故事中,那些人找来的诅咒药剂不知强了多少。

    不但成功破除?#35828;?#38665;鬼杰弗里无法获胜的诅咒,而且威能还只消耗了一半。

    而姬塔和艾缇拉同样惊讶,?#34892;?#35766;然地看着那个印记,他们当然?#36764;?#24471;那天方鸻告诉他们的事情。只有帕克还一头雾水。“天,”他仿佛头一次注意到自己胳膊后面还有这么个东西,吓得尖叫道:“这是?#35009;矗俊?br />
    “?#26522;?#35199;。”方鸻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道。

    说着,他在帕帕拉尔人背后一推,后者才刚刚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方鸻便反手将门一关。啪一声轻响,走?#20154;?#26159;彻底清静下来。

    解决了帕帕拉尔人的麻烦之后,接下来的行?#21497;?#35201;省事多了。第三个找到自?#22909;排?#21495;的人是迪克特,年长的圣骑?#23380;勻幻?#26377;任何犹豫,直接打开门便走了进去。

    第四人则是希尔薇德,她只和谢丝塔作了简短的道别之后,然后看了方鸻一眼,也进了门。

    第五个人是姬塔,小姑娘显然是所有?#35828;?#20013;胆子最小的一个,进门之前吓得都快要哭出来了。还是艾缇拉和方鸻把她好一番安抚之后,才勉强让她止住情绪进入了房间内。

    老实说,如果姬塔不是训练生的话,方鸻其实不愿意这么勉强她。对方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而已,实在没必要承担这些——可既然是她自己选择了选召者这条路,那么方鸻相信这个小姑娘心中其实应当有所准?#28014;?br />
    不过姬塔的房间,也侧面说明了汉森的话——今天藤叶女士旅店的情况的确与往日?#34892;?#19981;同。因为先前没有掷骰子的人中,小姑娘也是其中之一。

    仿佛是为了应证这想法,剩下的人继续向?#30333;?#20102;两个房门的距离之后,方鸻就看到?#20284;?#20013;一扇门门上的号码。

     4001——

    他不由得微微?#35835;?#19968;下,?#29992;排?#21495;上来看,这应当是第四层楼的房间。虽然旅店的确是有四楼没错,而且第四层经过无数人的先后检查之后,也确?#24471;?#26377;发现过任何异常。

    可根据汉森所说,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被分配到过超过3007的房间,在多里芬,就像是一个共识,在这个幻景之中是不存在超过3007号的房间的。

    但没想到的是,他竟然遇上了。

    方鸻一时间也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因为帕克而发生的改变。他伸手握住门把,然后回过头来,看了艾缇拉和谢丝塔一眼。女仆小姐只用?#19979;?#20848;色的眸子看着他,仍旧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模样。

    而精灵少女则向他点?#35828;?#22836;。

    方鸻也回应以点头:“我进去了,艾缇拉小姐。”

    “小心。”

    “你也是,多保重。”说完这句话,他便推门而入。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pk10极速赛车走势图 时时彩3把赢了200万 内蒙古时时五星走势图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杭州小姐微信号 群英会顺一稳赚投注法 吉林时时大案 精准时彩计划软件 新号送分的打鱼10000 宝盈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