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七十七章 昔日棋局 V
    “这儿似乎在举行庆典,艾德哥哥。”姬塔目光扫过广场,轻声回答道。

    广场中央一座骑马雕像高举旗帜,大理石面肃穆光洁。雕像下面搭了架子,似乎在人们离开之前曾经在这里布置了一座舞台。

    只是清冷月光下,舞台也空空如也。

    空荡荡的广场四周拉起了七彩布帷,陈列长桌,铺上桌布,其上堆满圆硕的酒桶。仿佛只要拧开笼头,馥郁的美酒就会喷涌而出,盛满木杯,酒香四溢。

    不过酒客早已离开,夜色下的广场,寂无一人。

    广场上回荡着一些低沉的叹息声,方鸻回过头去,心中若有所?#23567;?#20284;?#34892;?#24418;色色的目光在周围的建筑中觊觎,但又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念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错觉。

    “塔塔小姐,你能感受到?#35009;?#21527;?”他在心中问道。

    “你很紧张,骑士先生。”妖精小姐平静地回答道。“塔罗学派的魔导士们最擅长幻术,他们认为幻境的作用是操控人心,因?#22235;?#39318;先必须克服自身的恐惧。”

    “我并不害怕,只是?#34892;?#36855;惑,塔塔小姐。”方鸻皱着眉头看着周遭的一切,任何人在这样似是而非的环境下都会感到迷惑不安——多里芬的幻境本来就难于解释,何况今晚他们的遭遇更加离奇。

    “迷惑让你踌躇了。”

    “可是……”

    “当人向前走时,才能看到更多的风景,而在原地踌躇不前,于困境也无济于事。”妖精小姐声音十分安定。“自我怀疑无益处,骑士先生。”

    方鸻闻言不由霍然开朗,妖精小姐的镇定好像感染了他,他松开姬塔,缓步向广场上走去。

    “艾德哥哥?”姬塔有点紧张地拽住他的袖子。

    方鸻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在这里等?#25319;!?#21035;担心。”

    他抬头看向前?#21073;?#36731;叹道:“这应该是多里芬遭遇?#24092;?#20043;前的景象,可?#35828;?#33830;绕的幻境反反复复让人?#24378;?#21040;这些片段,究竟是为了?#35009;?#21602;?”

    姬塔不太放心,扶着眼镜追了上去。她一边追着方鸻,一边小声问:“大家在梦中看到的那场?#24092;?#21457;生之前,多里芬正在举办这场庆典?会不会是庆典上发生了?#35009;矗?#33406;德哥哥?”

    “很有这个可能。”

    方鸻走到一张长桌边,就像所有地区盛大的庆典上一样,长桌上摆满了美酒与食物,下面的箱子里,堆满各色水果。

    他伸出手,在一只黑李上碰了碰,光滑的表皮上冰冷的触感,似是实物。这时一只短短胖胖的手已经从旁边伸来,一把拿起那个李子,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

    然后‘嚓’一声咬了一口,一口饱满的汁水。帕克一手拿着咬了一口的黑李,鼓着腮帮子一边咀嚼一边看着他,一边拿起另一个黑李递过来。“很好吃,试?#26376;穡俊?br />
    “这是亡灵的东西!”姬塔吓了一跳,赶忙用手拍掉帕克手上的李子。

    帕克有点?#19978;?#22320;看着那个咬了一口的李子在地上滚了两圈,沾满?#26223;!!?#21487;它还蛮好吃的,我以前?#24576;?#36807;亡灵的东西。”

    方鸻无语地看着只知道?#22278;?#35201;命的?#19968;鎩?br />
    他看?#33050;?#20811;?#20302;到?#21097;下那个李子塞到背包里,见对方不像要中毒而亡的样子,才摇了摇头没去管这?#19968;鎩?br />
    这时候,后面的其他人也跟了上来。

    “发现?#35009;?#20102;吗,艾德老弟?”汉森问道。

    方鸻摇了摇头,没有作答。他看了看不远处那雕像,向前走去,这时奇异的景象发生了。

    似乎顷刻之间,一道道幻影浮现在广场上,苍白朦?#21097;?#20154;影憧憧。方鸻不由停下脚?#21073;?#30475;这些影子在长桌之间穿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每个人都?#34892;?#19981;安地看着这一幕,藤叶女士旅店的遭遇犹在眼前。

    方鸻抬起头,一道较为苗条的身影从雕像中浮现了出来。而在那之前,他早就感到了这道来自于雕像上的目光。

    那道身?#20843;?#20046;在注视着他们。

    但它的目光并没有在他们身上过多停留。隐隐约约,方鸻似乎听到对方低叹了一声,那是个女性的声音,低沉而又?#34892;?#21696;怨。

    与他梦中所见的那个声音?#34892;?#30456;似,但又不完全一致,似乎有三四个声线揉杂其中。

    一个坚定,一个悲伤,一个?#31354;媯?#33267;于还有一个隐藏于众多声音之后,却让人听不清楚。

    “是否感到过后悔?”

    “后悔?”方鸻听到那低沉的叹息声,萦绕于他耳边的话语,不由微微一愣。

    身影迎面走来,他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到它穿过自己向前走去。“等等女士。”方鸻转过身,只看到它背影消失在幻影之中。

    其他人都?#34892;?#30097;惑地看着他。

    “艾德哥哥,怎么了?”

    “你们没看到吗?”方鸻同样惊讶地看着其他人。

    人们皆摇头。

    这时方鸻又感到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略微一怔向那个方向看去,人影交织之间,他又看到了那道身影。它定定地站在那里,似乎在?#20154;?br />
    “那里,你们能看到吗?”方鸻指过去问其他人。“那道身?#22467;?#23427;好像在看我们。”

    “可我们?#35009;?#20063;看不到啊,非要说影子,这里?#35828;?#22788;都是。可艾德哥哥,你说的是哪一个?”天蓝一头雾水地看着那个方向。

    “带我们过去。”希尔薇德小声说道。

    方鸻点?#35828;?#22836;。

    艾缇拉则在一旁提醒:“小心一些,艾德。”

    空妄的幻影立于原地,等方鸻走近,才发出一声空洞的叹息。

    ?#21834;?#34394;妄的?#21482;?#26377;时候未必是一件坏事。”

    “虚妄?女士,你说?#35009;矗俊?br />
    那个声音的语调开始变化,逐渐变成成熟起来。“小心你身边的人。”

    方鸻一愣:“身边的人?”

    声音进一步尖细:“因为那些假意爱你的人会骗你,虚假的期许有朝一日会变成恶毒的诅咒,来帮助我吧,我们是一类人。”

    方鸻一皱眉,这是?#35009;?#39740;话。他伸手一指,发条妖精从魔导炉的滑轨上飞起,‘嗡’一声穿过那道影子。

    幻影被撞得四分五裂。

    “冷静一些,艾德。”艾缇拉走上来,抓住他的手:“怎么了?”

    方鸻把自己看到的事情描述了一番。

    希尔薇德听了不由扬了扬眉毛。

    她回过头,湛蓝的眸子映着月华的银辉,轻声问道:“你相信它的话吗?”

    方鸻嗤之以鼻:“我怎么会相信这样的鬼话。”

    “但未必没有道理呢——”

    “希尔薇德小姐?”

    贵族少女神秘地一笑。“忘了吗,我?#35009;?#35828;真话。”

    “那希尔薇德小姐会害我们吗?”

    她听了这话微微一怔,抬起头来,?#34892;?#35766;异地看了看方鸻的眼睛。但少年一脸认真,让希尔薇德少有地楞了一下,随即哑然失笑。

    方鸻只淡淡地答道:“我?#35009;?#35828;真?#22467;?#19981;是吗?”

    至于后半句?#22467;?#20063;不需要再说,那是这个?#28216;?#20869;共同的秘密。贵族少女轻轻偏?#20284;?#22836;,浅浅地笑了,目光真挚而明亮。

    汉森身后,那个学者听了两人的对?#22467;?#23569;有地主动开口:“欺骗哪里分?#35009;?#21892;意和恶意,那不过是不信任的表现而已。小?#19968;錚?#36825;世间哪来无缘无故的爱,那些假意爱你的人,往往正在背后?#34987;?#22914;何至你于死地。”

    “你这么说是?#35009;?#24847;思?”方鸻冷冷地看了这?#19968;?#19968;眼,问道。

    从一开始一直到之前,他就一直感到这?#19968;?#27985;身不对劲,要不是对方是汉森的雇主,他早打算与这个?#19968;?#20998;道扬镳了。

    学者神秘一笑:“有一天,你会醒悟的。”

    ?#20843;?#20197;说总是疑神疑鬼,你这样的人才会讨人?#24119;!?#22825;蓝皱了皱鼻子,毫不?#25512;?#22320;答道。

    “小丫头片子。”学者看了她一眼,不?#21152;?#20043;辩驳。

    直气得天蓝直翻白眼。

    “艾德哥哥,看那儿!”姬塔这时忽然抓着他的手说道。

    方鸻这才分散?#20439;?#24847;力,下意识回过头去。

    广场上的幻影忽然之间又发生了变化。人影骚动起来,仿佛远处遇上了?#35009;?#19981;?#25797;?#29366;之物,人们?#36861;?#22235;散逃离。尖声惊叫,尖利的哭喊如同爪子抓挠玻璃,刺耳不已。

    众人站在纷乱的人影之间,四周形同一条奔流的河。

    那种?#24092;?#26469;临之前的感觉,仿佛?#21482;?#21040;了他心头。方鸻耳边萦绕着一些古怪的声音,哭喊声像是汇聚成了一股恶毒的诅咒——

    “杀死它。”

    “杀死这个恶毒的女人。”

    然而人影分开出一片空地,前方幻境发生了变化。

    空地之中,站着三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不久之前那苗条的影子,站在两个高大的身影身边,三人之间似乎发生了激烈的争辩。

    但它们嘴巴一张一?#24076;?#22768;音支离破碎,方鸻只能听到一些片段的信息。

    ?#21834;?#37027;是一个阴?#20445;?#25105;的兄长。”

    ?#21834;?#25105;几乎可以确定。”

    ?#21834;?#26159;有人隐瞒了……关键的……”

    ?#21834;?#26159;那时候的资料……”

    ?#21834;?#36824;有,那个失踪的关键人物,我一定会找到他。”

    苗条的身?#20843;?#23436;这句?#22467;?#36716;身与两人交错而过,迎面向方鸻走来。众人一动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犹如无?#25105;话悖?#31359;过所有人。

    她最后停在方鸻身边,留下一句话。“为?#35009;?#19981;带上它?”

    ?#20843;俊?#26041;鸻一愣。

    她嘴巴一张一合地道:?#21834;?#31163;开这里。”

    方鸻还想说?#35009;矗?#20294;那身影已经穿过他身体,消失不见。

    前?#21073;?#37027;两个高大的身影也正在消失。

    但方鸻看到,其中一人忽然抬起头来,开口道:“父?#20303;?br />
    “让她去吧——?#24517;?#20603;的身影回答道。

    两?#20439;?#36807;身,像是舞台的谢幕,烟消云散。

    广场上的幻影终于散开来,前方的黑暗之中,似乎有?#35009;?#24222;然大物正在?#24179;?br />
    沉重的步子,压在众人心头。

    “离开这里……”那个声音再一次喊道。

    众人稍一犹豫,前方又出现了重重幻景。

    那是一个身影。

    一个少女,默默站在不远处,注视着方鸻。虽?#24187;?#26126;看不清它的样子,但却能感受到少女心中的悲哀与愤怒,仿佛感同身受。她举起手,将一件东西?#23545;?#22320;丢到方鸻脚边。

    “拿走它吧,从此之外我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

    不知何时,方鸻发?#24092;?#20010;学者已经走到?#20439;?#24049;身边,也同样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等等,”方鸻?#34892;?#30097;惑地看着他:“学者先生,你可以动?”

    此刻少女的身影这时化作一片云雾,消散于夜空中。

    而方鸻下意识低头看去,地上并没有任何东西。

    学者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只向前走去,在对方身后展现出另一幅幻景——许许多多的人,环绕着一座祭?#22330;?#32780;天蓝看到这一幕,不由惊叫一声,吓得后退了两步。

    所有人这才发现,他们已经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而那一幕幻境没有任何声音,转眼之间烟消云散,重新化为那道苗条的身?#22467;?#20986;现在众人面前。

    她静静地看着每一个人。

    ?#23433;?#35201;相信虚妄的胜利。”

    然后那身影的个子渐渐变矮,声音也变?#20040;空?#36215;来。

    “坚守希望,不要畏惧黑暗——”

    那身形继续变化,变得形态不定,声音也神秘而不可揣测。

    “离开这个地方。”

    方鸻还未作何反应,他身后的年迈骑士忽然上前一?#21073;?#27491;气十足地道:“妖魔鬼怪,给我?#26494;ⅲ ?br />
    他举起手来,从魔导炉至?#20013;?#37329;光乍现,射入烟雾之中,那扭曲的影子忽然传来一声尖叫,继而消弭于无形。

    那个学者回过头来,目光定定地打量着后者,但他只看了老骑?#31185;?#21051;,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穿过一排排长桌,再一次走向广场中央的雕像。

    方鸻则回头问年长的骑士道:?#26263;?#20811;特先生,你是不是感到最后那声音怀有恶意?”

    他知道,圣骑士对于不坏好意的气息总是十分敏?#23567;?br />
    迪克特点?#35828;?#22836;。

    他忽然?#30001;?#21518;取下巨剑,握在手中:?#23433;?#19981;仅仅是它而已。”

    影影憧憧的幻影分开之后,学者已经走到雕像之下。

    骑士的雕像不知道?#35009;?#26102;候开裂了。

    而基座上插有一把明晃晃的宝剑。

    汉森看到那剑时,不由大吃了一惊:“虚妄胜利之刃!”

    方鸻听到这句?#22467;?#19981;由一愣——他之前明明仔细观察过那雕像,上面根本?#35009;匆裁揮小?#19981;过另一方面,虚妄胜利之刃是不是也揭示着这一夜光?#33268;?#31163;景象的结束?意味着事情?#21482;?#21040;了正规之上?

    他正在思考这个问题。

    而学者伸出手。

    直到一个声音叫住了他。“等一下。”开口的人是艾缇拉,精灵少女警惕地看着对?#21073;?#38382;道:“你相?#25293;?#36215;?#21069;?#21073;,我们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吗?”

    “当然不是,”汉森连忙解释道:“拿到?#21069;?#21073;,我们还?#20040;?#36133;昔日之?#22467;?#28982;后前往市政厅,然后……”

    可那个学者并不让他说完,冷冷地打断了他。?#23433;?#25343;起这把剑,就?#35009;?#37117;不会发生。”

    “可你也说过,发生的不一定会是好事。”这一次开口的是姬塔。

    艾缇拉护在这个小姑娘前?#21073;?#35753;众人明白,之前那句话精灵少女也不过是代其开口。

    姬塔罕有地针锋相对,她?#34892;┭侠?#30340;态度,把天蓝都吓了一跳,忍不住小声拽?#20439;?#22905;的衣角:“姬塔……”

    “别说?#22467;?#22825;蓝。”方鸻看出了一些?#35009;矗?#23558;法国小姑娘拉了回来。他一只手伸向身后,那里放着他的魔导炉?#25512;?#20182;东西……

    那个学者淡淡地看了姬塔一眼,他一开?#27982;?#26377;说?#22467;?#20284;乎在侧耳倾听?#35009;礎?#20107;实上每一个人,都能听到广场外围那沉重的声音,越来越接近。

    学者转回目光,这才开口道:“但也不一定是坏事。”

    ?#23433;唬?#25105;几乎?#21494;?#23450;一定会是坏事。”姬塔认真地答道。

    “为?#35009;矗?#23567;姑娘?”

    “你还记得那个声音告诫我们的话吗——不能相信虚妄的胜利。”

    学者冷笑了一下。“你相信它的话吗,我们才是合作者。”

    “我们不相信它,但也不相信你。”艾缇拉挡在姬塔面前,拿下长矛。

    ?#23433;?#30693;所谓。”学者摇摇头。

    说罢,他伸手向?#21069;?#21073;,但手指还?#36824;?#21040;剑柄,一支弩矢便从远处飞来,击中了石碑。学者收回手,冷冷地看着他们。

    “这个玩笑并不好笑。”他开口道。

    “按规矩,这件?#22204;?#21697;是我们的。”帕克抱着重弩,对他说道。

    “汉森。”学者阴沉地喊道。

    “先生,他们说得没错,这是谈好的……”汉森有点无奈地说道。

    “别忘了我才是你们的雇主,你们的团?#26377;庞?#35760;录并不好,如果我再到冒险者公会去投诉,下场你们应?#20204;?#26970;的。”学者答道。

    “狗屎——”汉森翻了个白眼,回头一脸苦笑地看着艾缇拉:“女士。”

    “汉森先生,别让他拿起?#21069;?#21073;,我们都得死在这里。”姬塔答道。

    学者楞了一下,随即冷哼了一声:“我不知道你们是吃错了?#35009;?#33647;,看看四周,多里芬过往的时光正在四散逃离,你们感觉不到吗?昔日之影正在降临,只?#24515;?#36215;这把剑,我们才能击败它——”

    “你果然?#35009;?#37117;知道,学者先生。”姬塔严肃地看着他:“那你为?#35009;?#35201;隐瞒呢,告诉我,这一切的前提是?#35009;矗俊?br />
    “前提?”

    “前提是有忠贞者的殉道印记,”姬塔答道:“你明明知道这一点,虚妄胜利之刃是‘剑’,忠贞者的殉道印记是‘盾’,要打败昔日之?#22467;?#20004;者缺一不可,你为?#35009;?#35201;?#39318;?#19981;知,并试图拔出?#21069;?#21073;?”

    她说罢,才回过头对方鸻和艾缇拉说道:“艾德哥哥,艾缇拉姐姐,任务的正式流程是这样的,冒险者必须拿到忠贞者的殉道印记,再前往灰橡木广场拿到虚妄胜利之刃,还有最后的傲慢权杖,多里芬的三物缺一不可——然而没?#24515;?#21040;忠贞者印记,过去也不是?#29615;?#29983;过这样的情况,比方说护送任务失败。但那样的?#22467;?#26159;绝?#22278;?#33021;拔出虚妄胜利之?#23567;!?br />
    “因为只有拔出虚妄胜利之刃,我们才需要面对完全体的昔日之?#22467;?#22914;果不拔出它,我们只要打败一个虚妄幻象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只是那样的?#22467;?#23601;拿不到多里芬的三物的奖励而已。”

    她看向汉森,问道:“汉森先生,我说得?#26376;穡俊?br />
    汉森微微一愣,下意识地点?#35828;?#22836;:“话是这么说……”

    他还在纠结雇主的事情。

    但学者已经再一次转过身,伸手向?#21069;?#21073;。

    咔咔几声轻响,汉森手下的铳士们忽然举起?#22993;?#20934;了他。

    他们的团长还在犹豫,可不代表着这些年轻人们也会犹豫,毕竟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谁也不敢马虎。而汉森见状吓了一跳,赶忙出来和稀泥:“等一等,等一等。”

    可正是这个时候,只听一声轻响,那个学者忽?#24187;?#21756;一声,化作一片黑色的烟雾向后一退,当他再一次化为人形的时候——其他人分明看到,那学者惊怒交加地捂着手臂上一支血淋淋的弩?#28014;?br />
    “是谁!”汉森气得大叫一声——攻击雇主,这是不想让他活了吗?

    但他回头看去,所有自己人分明都一动不动。方鸻也下意识地看向帕克,但帕帕拉尔人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们,?#28982;?#20102;一下示意自己的弩矢还在十字弓上。

    有外人?

    方鸻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但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他就看到一道人影从人群之中冲了出去,直奔那雕像而去。

    方鸻看清那是谁,不由大吃一惊:

    “胡地!?”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玩北京pk赛车方法 新娱乐在线网站 2017北京pk10直播视频 千贏国际官网 合肥沐足穿裙子 北京皇家赛车pk直播 高清晰裸体美女图片 pt电子哪个平台容易爆 博彩源码哪里可以买 nba拉拉队最搔最性感美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