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八十二章 昔日棋局 XX
    希丝关上门,外面的喧嚣声微弱了下去,好像一下子将屋内外两个世界隔绝开来。

    借着从木板缝隙中透进来的火光,方鸻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一间狭小的工坊,到另一头也不过十来步长度,天花板低矮,屋子中央放着一口染缸,一张桦木方桌,上面堆积着大大小小的?#24352;逃?#24037;具,两侧的架?#30001;?#20063;大抵相近,但多是罐子与花瓶。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泥土味。

    方鸻注意到,屋内的陈设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灰,似乎很久都没人动过这些东西。少女将盆子放在地上,用?#21482;?#30528;小心点燃?#20439;?#19978;一盏风灯。

    她将风灯拿起来,调节了一下亮度,昏暗的光芒勾勒出屋内的轮廓,才转过身,?#34892;?#27465;然地对方鸻说道?#39608;?#33258;从多里芬变成这个样子之后,这些东西就没怎么动过了,东西有点多,小心别磕到脚,先生。”

    “你一直住在这里?”

    少女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住在城里,但不是这个地?#21073;?#25105;偶尔会回这里来看一看。”

    “城里还有其他?#29992;瘢俊?br />
    少女忽然冲他摇了摇手,示意他不要说话。方鸻这?#30424;?#21040;黑暗中传来哗哗的声音,他溯向声源回过头,透过门板的缝隙,看清外面的景象。

    数不清的亡灵正缓缓穿过街道,向一个方向走去,像是一条幽灵的河流,其中又漂浮着森森白骨,幽灵悄然无声,哗哗是骷髅的脚步声。

    他屏住呼吸,看着浩?#39057;?#33633;的亡灵大军花了好几分钟才通过。当最后一只幽灵消失在视野的尽头,他才回过头问道?#39608;八?#20204;为?#35009;?#27809;发现我们,它们这是去哪里?”

    ?#20843;强?#19981;到建筑中的人,这应该是前往市政厅,那头恶魔控制着它们。”

    “那头恶魔,尼可波拉斯?”

    “嘘,”希丝紧张地竖起一根指头,挡在嘴边?#39608;安?#21487;提到那恶魔的名字,先生,她会听到的。”

    方鸻心想她听到也进不来。不过这?#20843;?#27809;说出口,只问道?#39608;?#20320;知道她?”

    希丝答道?#39608;?#36825;里没人不知道她,三十年前正是她毁了这座城市。”

    “这里?城里还有其他人?”

    希丝再点头。

    方鸻隐隐有点奇怪,这片废墟中怎么可能几十年来?#32929;?#27963;着其他人,?#29992;?#21548;冒险者们提到过这件事,姬塔?#35009;揮小?br />
    少女提着风灯,走到一旁,从桌?#30001;?#25343;起一个相框,用手擦了擦,拭去?#39029;竞螅?#19978;面是她与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的画像,那应该是她父亲,这个手工艺作坊的主人,男人搂着自己女儿的肩膀,一脸幸福的微笑。

    “这是我父亲,大家管他叫老吉特,在他离开我们之前,大家都说他是个好人。”她一边说,一边将相框小心翼翼地擦拭干净,放回原位。

    方鸻默默看着这个少女,她将手放在朴素的长裙上,脸很瘦弱,面色也不是很好,显然生活十分清苦,但神色十分平静,褐色的眼睛显得坚定而执着,不是那种轻易会被困难压倒的性格。

    他问道?#39608;?#20026;?#35009;?#19981;把它带走?”

    “因为它原来就在这里。”

    希丝说道?#39608;?#25105;希望这里保持原样,和过去的时光一样。”

    “和过去的时光一样。”

    方鸻默默咀嚼着这句话。

    他回头看?#19997;?#40657;暗中木板间金红的缝隙,问道?#39608;?#21487;万一火烧到这个地方怎么办?”

    ?#23433;?#20250;的,”少女摇了摇头。“火只会烧到下街区,三十年来每几个月这样的场景就会重现,可?#29992;?#25913;变过,纵使是那头恶魔也无力改变。”

    “又是昔日重现么?”方鸻心想。

    他仔细看了这个少女一眼,才问道?#39608;?#19977;十年来?”

    但少女没回答他这个问题。

    她重新拿起提灯,说道?#39608;?#22909;了,我?#24378;?#20197;离开这个地方了,先生。”

    方鸻楞了一下,才意识到外面已经完全安静下来,于是点?#35828;?#22836;。

    不过他再打量了一眼这间作坊,目光仔细地扫过每一个细节,才发现那相框下面压着?#35009;?#19996;西。趁希丝开门的当口,他走过去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一张薄薄的羊皮?#21073;?br />
    《霍利特学院录取通知书》

    ‘至尊敬的希丝小姐,你的天赋与努力已经获得本院导师与引路人的一致认可,特此批准你于……’

    下面的字迹沾染了污物似乎看不清楚,方鸻用手擦了擦也无济于事,只能跳过一段读下去。

    ‘……四月十五日,在此之前请准备好一切个人用品,前往……报道。’

    羊皮纸上布满了斑驳的痕迹,方鸻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落款人,同样为污物所挡。他还想再通读一遍,但身后已经传开开门声,他才赶忙放下手中的东西。

    这时一件小东西从相框后面滑落下来,方鸻微微一怔,将那东西拿了起来。

    少女打开门,在外面左右张望了一下,确认安全之后,才回过头说道?#39608;?#20808;生,你要去?#35009;?#22320;?#21073;?#36825;城里不安全,我带你去吧。”

    “叫我艾德吧,希丝小姐,谢谢你帮忙。”方鸻默默收起那东西,?#28216;?#20869;走了出来。但他摇了摇头?#39608;?#21487;我接下来要去市政厅,那里?#38405;?#26469;说太危险了。”

    “市政厅?”希丝?#34892;?#24778;讶地看着他?#39608;?#33406;德先生,你去那里干?#35009;矗俊?br />
    “我的同伴在那个地方。”

    希丝沉默了片刻,忽然点?#35828;?#22836;。“我知道了,我带你去个地?#21073;?#33406;德先生。”

    方鸻微微一愣。

    他虽然不想牵连其他人,但希丝接下来的一番话打消了他的疑虑。

    “市政厅是建筑大师罗杰塔的作品,对了,罗杰塔大人还是艾尔?#21015;?#24037;匠总会的四大工匠之一,因为他是矮人的?#20498;剩?#22240;此也给多里芬的市政厅设计了一个地下防御设施,我刚好知道其中一条通往市政厅的地道,穿过那里我们应该可以避开外面的亡灵。“

    少女向他解释道。

    方鸻?#34892;?#24847;外,但权衡了片刻之后还是点?#35828;?#22836;,以他现在的战斗力,遇上亡灵还真没?#35009;?#21150;法。

    如果这条路真的很安全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那就麻烦你了,希丝小姐。”他答道。

    ?#23433;豢推?#36825;地方好难见到外人,大?#19968;?#30456;帮助是应该的。”少女微微一笑,回道。

    两人一前一后经过街道。

    方鸻回头看去,几个街区之外火光仍旧冲天,?#31454;?#20102;夜空。这会儿应该是凌晨三四点钟的样子,但?#32929;?#22914;渊,一点也看不到黎明之前的样子。

    他甚至怀疑,这个幻境之中究竟会不会有第二天这个说法,在一切消散之前,它可能永?#27573;?#25345;在这一刻。

    在希丝的带路下,两人?#24179;?#20102;一片小巷背后,少女在一扇生满了锈的铁栅栏门前停了下来,检查了一下上面的锁头。

    “就是这里,艾德先生,”她回过头来说道?#39608;?#36825;里是下水道的入口,那条地道也在里面。”

    方鸻走上前去,用手一扯那条满是铁锈的锁链,锁头应声而落,几十年的光景,早就让它锈蚀得不成样子。

    看到这一幕,希丝?#36335;?#19981;以为奇,只‘吱呀’一声打开门。

    但方鸻看着少女的背影,忽然说道?#39608;?#24076;丝小姐,罗杰塔先生现在已经是艾尔?#21015;?#24037;匠总会的会长了。”

    “啊?”少女微微?#34892;?#24778;?#21462;!?#32599;杰塔大人已经成为工匠总会的会长了吗?抱歉,这里的消息实在是太闭塞了。”

    方鸻点?#35828;?#22836;。“大约在十年之前。”

    少女一下闭上?#20439;彀停?#26174;得有点局促不安。

    方鸻看?#19997;?#22905;,却没继续追问下去,只说道?#39608;?#36208;吧,希丝小姐,外面的事情我有机会可以和你慢慢说。”

    前者这才点?#35828;?#22836;。

    下水道的入口处贴着一张残缺不全的传单,上面早已斑?#20302;?#33394;,画着一个奇特的徽?#29301;?br />
    一个缺了一支角的龙首。

    徽记黑?#33080;?#30340;,像是鲜血干涸之后的颜色。

    ‘……致我们的福音,洛芬里尔教会……我们的父兄,姐妹,一切的救赎终将在那一日到来……’

    后面的字迹早已模糊不清。

    方鸻也只扫了一眼,心中隐隐有了些明悟,他看?#19997;?#27491;走进下水道中的少女,也跟了上去。

    接下来的一段?#24223;?#24471;?#34892;?#20047;?#29942;?#38472;,多里芬的下水道不过是在黑暗中?#20185;媯裁皇裁?#24847;外的遭遇,连下水道的老鼠?#35009;?#26377;一只。

    但这本身就十分古怪。

    少女举着风灯走在前面,看起来对这条路十分熟悉,在岔路口处很少犹豫,往往不经思索便选择了正确的?#24223;摺?br />
    四周显得十分安静,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灰白的灯光经过一些骸骨,它们好像几个世纪之前就在那里。

    掩埋于?#26223;?#20043;下。

    方鸻不知道那是不是三十年前的受害者,不过他很早之前心中就有一个疑问,为?#35009;?#22810;里芬的幸存者那么少。

    星辉去了哪里?

    前方的黑暗之中似乎隐藏着那个答?#31119;?#19981;知为?#21361;?#20182;?#38498;?#20043;中忽然闪现过一个画面:

    一片漆黑的氤氲之中,一双金红色的眼睛正冷漠地注视着自己,令人寒彻骨髓。

    然后是旅者之憩灯火辉煌的大厅,空气中弥漫?#25490;?#21402;的肉桂的芳香,令人不禁加速口水分泌。

    一个面色苍白,华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老者站在他身边,对他说道:

    “小心,龙的双翼预示着死亡,看到龙翼的人,往往就看到了死亡的征?#20303;!?br />
    他打了一个冷?#21073;?#25165;从重重幻境之中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按了?#20174;?#25163;手背,手背上的印记微微?#34892;┤取?br />
    这时少女已经带着他来到?#35828;?#36947;的出口处。

    前面是一道悬崖,一架梯子从悬崖上方垂下来,方鸻抬头看?#19997;矗?#19978;面黑洞洞一片,也不知道通向何方。

    他用手试了试梯子的牢固程度,意外地发现几乎一点?#35009;?#26494;动的迹象,十分坚固的样子。

    希丝将风灯放在地上,才对他说道?#39608;?#19978;面就是市政厅的庭院,亡灵无法进入市政厅,里面一般十分安全。”

    方鸻回过头?#39608;?#20320;要回去了?”

    希丝点头。“我不能离家太久,这次出来已经有不少时间了。”

    方鸻便向她行礼道?#39608;?#37027;你保重,谢谢你,希丝小姐。”

    ?#23433;?#24517;担心,回去的路很安全,”少女答道?#39608;?#25105;先等你上去吧,艾德先生,待会我要拿走风灯的。”

    方鸻点?#35828;?#22836;,伸手抓住梯子,就准备向上爬。

    但这时少女的声音再一次问道?#39608;?#23545;了,艾德先生是胡地的朋友吗?”

    “胡地?”方鸻微微一愣,转过身来看着她?#39608;?#20320;认识他?”

    “我和胡地先生见过几?#21361;?#20182;是个很好的人。”

    方鸻沉默了片刻,问道?#39608;?#37027;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希丝小姐?”

    希丝点点头。

    “你是见习炼金术士?”

    少女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来?#39608;?#33406;德先生,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到了那张通知书。”

    希丝垂下眼睑,听了这句话,瘦弱的脸上神情似乎?#34892;?#21160;摇。她握了握拳,?#30424;?#22836;答道?#39608;?#26159;的,在我母?#23383;?#30149;的时候,父亲他总是唉声叹气,家里没?#35009;?#21150;法,只能把作坊质押出去。”

    “在多里芬,普通人唯一出人头地的办法,就只有成为炼金术士。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女孩子,可是我也希望我能坚强一些,帮父亲分担一些压力。”

    “我可以依靠自己的努力,一点点把作坊赎回来,如果那件事没有发生,本来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

    她叨叨絮絮地说着一些似乎完全不相干的事情。

    但方鸻看着她,没有第一时间说话。

    过了一会,他才开口问道?#39608;?#24076;丝小姐,你来见我,也是因为胡地?”

    少女摇了摇头?#39608;安?#23436;全是,艾德先生。”

    ?#23433;?#23436;全是?”

    方鸻点?#35828;?#22836;,心中似乎有了一种明悟,之前的疑惑在这一刻似乎得到了某个答?#28014;!?#25105;明白了。”

    他抬起头来,看着头顶上,那是市政厅的方向。

    棋局吗?他心想。

    希丝勉强笑了一下。“艾德先生,如果你见到胡地,能不能帮我向他道谢。”

    “道谢?”

    ?#21834;?#22240;为多亏了胡地先生,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是他帮了我不少忙,父亲的作坊……全靠了他的努力。”

    “为?#35009;?#19981;自己亲自去告诉他呢?”方鸻问道。

    希丝摇了摇头,后退了一步。

    “好吧,”方鸻叹?#19997;?#27668;,回答道?#39608;?#25105;答应你。”

    “谢谢你,艾德先生。”

    少女这才向他鞠了一躬,然后也不管风灯,转身跑入了黑暗之中。

    方鸻看她消失,?#35009;?#21435;叫住她。他低下头,张开?#20013;?#26469;,?#20013;?#20013;是?#24187;?#33016;针——漆黑的圆盾,上面是一个少了一支角的黯银色的龙首。

    他打开?#20302;常?#23601;能清晰看到这枚胸针的标签。

    狂?#26085;?#30340;牺牲印记。

    方鸻抬起头来,心中回想起自己在卡普卡时,学习炼金术士的历史时,了解过的一段往事。

    在云层海地区,曾经有一个盛极一时的炼金术学派——霍利特学派,学派的成员自称为永生者,与魔导工匠们不同,这一学派因为研习长生不死之术而闻名。

    但这一学派的败落大约是在十年之前,因为卷入拜恩之战中,似因与奥述帝国勾连,加之又曝出使用‘禁?#38378;?#37329;术’——包括生体改造与恶魔血祭等丑闻,最终被王国定义为邪教组织,一举灰飞烟灭。

    霍利特学院?#20284;?#20110;半个多世纪之前。

    它的诞生地,似乎正是在多里芬。

    方鸻慢慢回忆起了这个学派的创始者的名字——霍利特-曼洛。

    他最后看了黑暗中的甬道一眼,收起印?#29301;?#24515;中没想到这件事竟会与胡地有所联系。然后才回过头,抓着梯子缓缓爬了上去。

    这个庞大的棋局,似乎渐渐在他心中变得明晰起来。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我玩龙虎赢了1百万 北京pk10官网 快三单双大小投注技巧 时时彩大概率900平刷 1分快3计划 皇朝国际娱乐是真的吗 成都沐足堂有没有飞机 宝盈平台时时彩靠谱吗 兰州一条龙洗浴休闲中心2019 北京pk10怎么看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