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八十六章 升变,复局 IV
    那个头发花白的男人,戴着一张金色的面具,一动不动,宛若木偶。要不是确信之前是他在说话,方鸻几乎认为这样的人不可能会在这样的场合下开口。

    “队长!”红?#38431;行?#24778;讶地看着站在那个男人身边的夜鹰。

    夜鹰微微一笑,掀开风?#20445;?#19979;面是一张青年人的?#22330;?#20182;看了看方鸻,显得随意而亲切:“我们先前在灰橡木广场应该见过?#24187;?#20102;,红叶自从从旅者之憩回来?#22797;?#35828;起你。果然很厉害,一般的战斗工匠反应没那么快,你的发条妖精也控?#39057;?#24456;好。”

    他又问了一句:“当时要不是因为广场上有突发情况,你的发条妖精是不是还能继续跟上我?”

    方鸻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实事求是地点?#35828;?#22836;。

    “厉害——”

    青年一笑,这才和那人一起走了进来。

    方鸻留意到,那个男人面具下的目光始终不离自己左右,但又不发一言。那青年看到他的目光,笑着说道:“我们先前听了你们的对话,请见谅,不是有意要偷听,只是在门外一时听得出了神。因为你的推断十分精彩,八九不离十。只不过我仍旧很好奇,你说抢在那些拜龙教徒前面抵达棋盘的另一端,我们能做到?”

    方鸻不由看向红叶,红叶向他点?#35828;?#22836;。“这是我们这次行动的负责人,一二团所有人都要听他安排,包括我在内,艾德。”

    但青年一点?#35009;灰?#33258;己等级较高端起架子,主动向他伸出手来:“你叫艾德对吗,我的ID是回忆,我年纪比你虚长几岁,你如果心情好,可?#36234;?#25105;一声大哥,倘若不愿意,那?#35009;?#26377;关系,因为这样说不定我还可以显得年轻一点。”

    青年一边说,同样因为看到希尔薇德这样的美人而感到惊讶,不过他很快就礼貌地移开了目光。

    他这番?#20843;?#24471;打趣,打消了其他人的局促,不过方鸻的目光还是落在那个带面具的男人身后,后者沉默依旧,似也不打算自我介绍的样子。

    等到方鸻与他目光相对,他才淡淡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做,年轻人?”

    “阁下是?”

    带面具的男人答道:“我就是他们的雇主,此次任务的发起者。”

    “啊!”这下连红叶都惊讶得叫出声来,显然她之前?#29992;?#35265;过这?#36824;?#20027;。

    方鸻也?#34892;?#24847;外,没想到那个神秘的雇主竟然亲自来了幻境之中,也不知道是一早就在这里,还是刚刚才赶到。

    回忆帮前者补充道:“艾德,你的设想很有意思,雇主先生虽然是这次任务的发起者,但对这个幻境也一无头绪。我们想听听你的看法,眼下的局面你觉得应当怎么破局?”

    方鸻听了他的话,?#32456;一?#20102;之前被打断的思路,点?#35828;?#22836;:“那回归正题,幻境破局的关键还是在于多里芬的三物。”

    “多里芬的三物?”红叶显得有点意外:“我们还是得把它们从拜龙教徒手中抢回来?”

    方鸻摇了摇头:?#23433;?#38750;如此,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

    “另一件事?”

    “我们都知道,多里芬的三物所对应的三个幻影,应当是三十多年前发生在多里芬的那场灾难中最重要的几个片段。可你们有没试过去整理它们的顺序?”

    ?#20843;?#24207;?”回忆皱起眉头来:“倒是有不少人都试着去整理过,但那顺序实在混乱,结果都没?#35009;?#22836;绪。”

    方鸻答道:“那是因为其他人对这背后一切的根源不甚了解的?#20498;省?#20294;我们不同,我?#24378;?#20197;从结果中?#39057;?#36807;程,因为我们现在都知道多里芬三十年前发生了?#35009;礎?#40657;暗巨龙尼可波拉斯在此复活,但又因为一些?#20498;?#26410;尽全功,最终将龙之金瞳遗失在此。”

    “的确如此。”所有人?#34892;?#24653;然地点点头。

    “那我们再来看一下三个幻影之中的事件,第一个幻影之中的关键性道具是忠贞者的殉道印记,任务场景是护送一位女士离开藤叶女士旅店,至渔夫岔口离开;第二个幻影之中的关键性道具是虚妄胜利之刃,任务场景是击败昔日之?#21834;?#23454;际就是尼可波拉斯的?#30333;櫻?#31532;三个幻影之中的关键性道具是无知者的?#35845;?#26435;杖,任务场景就是这里,击败这里的亡灵首领。”方鸻指着行星仪旁的枯骨说道。

    所有人都?#34892;?#40664;然,似乎陷入了?#20102;肌?br />
    方鸻继续说道:“众所周知,渔夫岔口的另一边是通往废墟大道,当?#28784;鄖八?#21487;能不叫这个名字,但有一点是无法改变的,那就是那条路是出城的道路。也就是说,如果按照多里芬三物任务的通常顺序,我?#24378;?#20197;得出结论三十年前发生的一切是这样的——”

    “首先,我们护送了一位女士离开多里芬。再然后,在灰橡木广场发生了一场激斗。在最后,我们来到市政厅,在这里杀死了一个人。”

    “再丰富一下细节,我们假设护送那个女士离开之后,前往灰橡木的广场是为?#20439;?#27490;尼可波拉斯的复活,只是三十年前的亲历者最终到晚一?#21073;?#25152;以我们才不得不与尼可波拉斯之影战斗。”

    “很有可能,但这有?#35009;次?#39064;呢?”回忆问道。

    方鸻回答道:“问题就在于,过程对应不上结果,三十年前多里芬发生的那场灾难实际上就是?#36127;?#26263;巨龙尼可波拉斯的复活,第一个场景线索太少我们?#20204;?#19981;论,是?#35009;?#20419;使当日的亲历者在与尼可波拉斯一战之后,又前往市政厅去杀死另一个人呢?这在逻辑上说不通。”

    红叶则皱着眉头?#27425;剩骸?#25110;许他们有他们的理由,场景与场景之间缺失的信息太多,你的推断也不一定准确。”

    但方鸻轻轻摇了摇头:“在离开灰橡木广场之前,我心中也正是不确定这一点。直到我发现另一个侧面的证据,证实了我的想法为止。”

    ?#23433;?#38754;的证据?”红?#38431;行?#19981;解。

    “各位不妨仔细回想一下三个任务的场?#21834;?#26377;一些我虽?#24187;?#26377;亲历过,但根据其他人的描述,也能发现问题所在。”

    姬塔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回忆其自己在灰橡木广场的所见所闻,忍不住失声惊叫:“对了,庆典!”

    其他还?#34892;?#30097;惑地看着这两人。

    而方鸻已经对小姑娘投去嘉许的目光。“是的,在灰橡木广场一战发生之前,显示出的场景多里芬显然是在准备一场盛大的庆典。但藤叶女士旅店的幻境则并非如此,你们还记得在梦境之中所见的那片火海吗?”

    他说这句话时,天边的火光事实上正映在他脸上,庄严得好像是一个先知。

    ?#20843;?#20197;可以确认的是,藤叶女士旅店的场景是必然晚于灰橡木广场一战的。时间与空间的错位,才是隐藏于这一切谜题背后的关键线索——”

    所有人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尤其是回忆,青年有点惊讶地看着方鸻:“你竟然连这个都注意到了。””

    “那这里呢?”天蓝这时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为?#35009;矗?#25552;到这个问题时,方鸻脑海中首先浮现出的是那个名叫希丝的少女的?#30333;印?br />
    他叹了口气道:“其实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

    “等等,?#35009;?#31572;案?”天蓝还是懵?#38706;?#25026;的样子。

    “火只会烧到下城区——”

    ?#20843;?#20197;市政厅的场景是早于灰橡木广场之前的。”红叶神色凝重地答道。

    天蓝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20843;?#20197;,顺序其实是反过来的?”

    回忆也点?#35828;?#22836;:“这样就说得通了,虽然还不知道在市政厅发生了?#35009;礎?#20294;与尼可波拉斯一战之后,阻止黑暗巨龙复活失败,多里芬陷入一片火海,他们最后护送离开的那位女士,身上一定隐藏着?#35009;?#20851;键的秘密。”

    天蓝听完不由有点懊恼,“天那,艾德哥哥,你是怎么注意到这些的?我怎么一点?#35009;?#24819;到,我是不是其实不太适合冒险?”

    方鸻摇了摇头:“别那么想,天蓝。每个人擅长的领域都不同,我只是对于这些东西关注比较多而已。社区之中描述的那些任务的经历,也给了我很大的提?#23613;!?br />
    法国小姑娘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

    红叶却皱着眉头,说道:“也就是说,拜龙教信徒们的任务是?#27492;?#24207;走完这个相反流程之后,就能解放龙之金瞳?而我们要做的,是找到真正的顺序,并激活任务?”

    方鸻点?#35828;?#22836;。

    “可有一个问题,艾德哥哥,”姬塔这时候开口问:“在过去幻境之中的正常流程已经被无数人完成过无数次,如果我们的判断是准确的,尼可波拉斯应该早已经复活了才对啊?”

    回忆也补充道:“的确如此。并且从市政厅触发任务,也有很多?#20439;?#36807;尝试,可都没?#35009;?#32467;果。这里的任务似乎必须要在拿到了虚妄胜利之刃之后才可以触发,就像灰橡木广场的场景必须要在坚贞者的殉道印记被人拿走之后,才会显现一样。”

    但方鸻摇了摇头。

    红?#38431;?#28857;奇怪地看着他。

    “各位知道棋盘吗?”方鸻缓缓开口道:“棋盘上的士兵,在彼?#35828;?#36798;底线之后,会变成足以左右棋局的‘皇后’,在术语上,人们将之称为升变。”

    “而我们在这个棋局之中,就像是这样的士兵,人们之所以始终没有能完成这一局?#20013;?#20102;三十年的残局,是因为他们始终没有找到棋盘的真正底线。”

    方鸻说到这里,故意停了片刻。

    他像是在整理思路,又像是在思考那把迷雾之中的钥匙,究竟在?#35009;?#22320;方。

    然后他才轻声答道:?#20843;?#20197;在多里芬的幻境中,其实存在四个场?#21834;?#32780;非人们所认为的三个。”

    ?#21834;?#25152;以,这个幻境的名称应当是多里芬的四物,而非三物。”

    “?#35009;矗俊?#20182;这话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回忆也?#34892;?#19981;确定地问道:“艾德,你这么说是有?#35009;?#20381;据吗?”

    方鸻点?#35828;?#22836;:“依据其?#36947;叢从?#19968;个简单的逻辑。”

    “简单的逻辑?”

    “如果多里芬的幻境是由龙之金瞳生成的,那它为?#35009;?#35201;设置这重重迷雾把自己困在这里?难道是为了考验拜龙教信徒对自己的?#39029;希?#36825;说不通。”

    “可反过来也一样,如果这个幻境是为了封印龙之金瞳而生,那它又何必设置一条可以让龙之金瞳可以逃出生天的路线呢?而且这重重迷雾也显得?#34892;?#22810;余。”方鸻简单地?#27425;?#36947;。

    然后他继续说道:?#20843;?#35859;棋盘,正是两个棋手之间博弈的战场,所以这个棋盘上一定有两方角逐的力量。我?#24378;?#20197;大胆地猜测,三十年来龙之金瞳无时无刻不想要从困局之中逃离,而另一方的棋手则试图阻止这一点,双方在幻境之中彼此拆台,所以才留下一个在我?#24378;?#26469;如此混?#21494;?#21448;离奇的局面。”

    这听起来简直匪夷所思,虽然似乎?#34892;┖侠恚?#20294;更像是方鸻个人的狂想。红叶听了忍不住问道:“可证据呢?”

    “有两点。”方鸻竖起两根指头,胸有成竹地答道,他心中?#36335;?#26089;已补全了幻境的全貌:“第一,各位仔细回想一下多里芬的三物的名称。”

    “坚贞者的殉道印记,虚妄胜利之剑,无知者的?#35845;?#26435;杖?”红叶问道,“这有?#35009;次?#39064;吗?”

    “当然有问题了。”希尔薇德这时开了口:“其实我也从一开始就感到好奇呢,多里芬的三物中,后两件事物的含义明显是负面的,不是吗?”

    她明亮的目光看向其他人:“虚妄胜利之刃,又如何让人获得真正的胜利?无知者的?#35845;?#26435;杖,又如何让人们揭示真正的真相,名称的背后有着明显的隐喻之意。”

    方鸻也点点头,拿出一件东西来:“如果各位还有疑问的话,可以看看这件东西。”

    天?#38431;行?#24847;外地看着他手上的那个胸针:“狂热者的牺牲印记?,这胸针……艾德哥哥,你是怎么来的?”

    方鸻却答非所问道:“事实上也正是这个胸针,告诉了我这个答?#28014;?#22914;果遵循一个事物对印着一个场景的规律,那么这个幻境之中可能还存在第四个场?#21834;?#19968;个在双方的角逐中?#28784;?#34255;于迷雾之下的,棋盘的最后的底线。”

    他看红叶还想说?#35009;矗?#24320;口打断她道:“这只是其一,红叶小姐还记得之前我询问你的问题吗?”

    红叶楞了一下,方鸻之前问过那么多问题,她还真不知道这说的是哪一个?

    方鸻似乎也知道这一点,继续说:“之前我问你,你说幻境之中的亡灵是今天才出现的,对吗?”

    “是啊,”红叶的回答与先前如出一辙:“这有?#35009;次?#39064;吗?”

    “问题大了。”方鸻答道:“你知道在我们进入多里芬的前一晚,多里芬外围爆发了亡灵潮吗?而且就算你们不知道这一点,想必也应?#20204;?#26970;,就算在幻境外,多里芬也是一座被亡灵占据的废墟对吧?”

    “当然了。”红叶点点头。

    “据我所知,亡灵的数量是越来越多的,亡灵潮的爆发也无不说明了这一点,你知道这意味着?#35009;?#21527;?”

    红叶微微皱起眉头,总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但一时隐隐不甚明了。最后,她不得不用求助的目光看向方鸻。

    方鸻点点头,这?#20598;?#32493;说道:“这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龙之金瞳的力量早就渗透到了幻境之外,并且影响力是逐步提升的。也就是说,她其实已经在棋局之中占到了上风。”

    他又摇了摇头:“幻境之中的局面也恰恰说明了这一点。”他拿起手中的狂热印记,答道:“我猜测,正面与负面的象征物的场景代表了尼可波拉斯与另一个棋手各自掌握的领域,而除了?#28784;?#34255;起来的那个场景之外,尼可波拉斯是明显占据主动的——”

    “而?#21494;?#37324;芬的幻境虽然号称有三十年的历史,但从它被人们发现到现在并没有那么长的时间——而这也符?#19979;?#36753;,如果幻境的作用仅仅是封印龙之金瞳,那么它应?#20204;?#21521;于掩?#20146;?#36523;,尽?#21487;?#22320;让?#20439;?#24847;到这个封印的存在。”

    “但它大张旗鼓地出现在世人面前,毫无疑问是在龙之金瞳掌握了棋局的主动权之后,开始寻求外界的帮助——也就是各位所知的,拜龙教的力量。因此今天的这个局面,其实是过去十几年来一点点形成的。”

    方鸻说到这里,才结束?#20439;?#24049;的论述。

    空间中一时有点安静。

    但?#36335;?#26159;为了证明他的话一般,忽然之间多里?#39029;?#20869;似乎发生了?#35009;?#21464;故。所有人都感到市政厅二楼的地板微微一晃,站在一旁柔弱的博物学者小姐差点立足不?#20154;?#20498;在地上——要不是艾缇拉出手扶住她的话。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方鸻?#19981;?#36523;拉开?#20658;保?#25165;看到笼罩在城市上空的那张金色巨网正在消失。

    它虽然还没完全逝去,但网络已经渐渐淡化。

    黑暗巨龙尼可波拉斯正在半空中飞又落下,一下又一下?#19981;?#22312;上面,地面的震动正是来由与此。

    而正是这时候,一个骑士慌慌张张?#27833;?#38754;跑了进来,冲所有人喊道:“市政厅……市政厅的结界好像正在消失,外面的亡灵已经进入下面第一层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看向方鸻。

    包括那个带面具的男人,他这时开口道:“精彩的推断,那?#27425;?#39064;的关键在于,你口中的第四个场景,究竟在?#35009;?#22320;方呢?”

    方鸻却看着天空中那张金色巨网,头也不回地答道:“在来这里之前我的确没?#35009;?#22836;绪,不过现在却不尽然。”

    说完这话,他才回过头来问那个法国小姑娘道:“天蓝,你还记得你在梦境之中所见的场景吗?”

    天蓝啊了一声,脸色?#34892;?#33485;白地点?#35828;?#22836;。

    “抱歉,我不是想让你回想起那些不太好的记忆,”方鸻轻声说道:?#23433;?#36807;你尽量回想一下当时所见所闻。”

    “我记不太清楚,不过我能记得那个祭坛的样子,”天蓝直摇头:“啊,对了。还有拱顶,很高,很大的拱?#21153;?#39030;,宗教风格的立柱,空间很高……”

    她似乎渐渐记起了更多东西。“还有内龛,一些雕像……”

    “等等,”回忆这时候打断了她的话:“我好像知道那个地方。”

    而他开口的同时。

    方鸻也和他一起答道:“霍?#38599;?#26031;大教堂。”

    “你怎么知道?”回忆?#34892;?#24847;外地看着他。

    方鸻答道:“因为三十年前,那里曾经被短暂地用作过霍利特学院的校舍。”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天天北京pk拾计划软件 爱学赢网址 山西福新时时 海口小姐上门 有重庆时时彩预测龙虎 6码复式二中二共几注 至尊国际网址 秒速时时正规吗 德国pk10是哪里的平台 重庆时时彩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