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九十六章 破局之战 X
    寂静无声的走廊一侧,忽然之间,墙壁悄无声息地裂开了一条缝隙。然后它进一步向一旁退去,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形成一个黑漆漆的入口。

    接着,一个人影从洞口内摸索着走了出来,个?#24433;?#30702;,一双圆溜溜的贼眼。人影低头拿出火柴盒,嚓一声划燃,黑暗中一团耀眼的焰光,映出了帕帕拉尔人胖乎乎的脸。

    他小心翼翼地左右看了看,嘟囔道:“这儿居然有一条密道。”

    火柴的光暗淡了下去,然后熄灭了。

    “可我应该去那边呢?”他嘀咕道:“那个炼金术士说了一些?#35009;?#26469;着,礼拜堂,地下室,中央校舍,厨房,厨房……?”

    “糟糕,运气不大好,记不清了。”帕帕拉尔人搬了搬手指头,一头雾水地自言自语:?#20843;?#26377;说过厨房吗?听起来很耳熟,应该有说过,或许我应该去厨房看看,那一定是个大食堂——”

    “可厨房在?#35009;?#22320;方呢?”

    帕克用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

    “我猜它一定在北边。”

    “尊敬的神,请一定要告诉我答案。”

    黑暗中传来投骰子的声音,以及帕帕拉尔人兴奋的低喊:“果然是北边!”

    他想了想,打开选召者?#20302;常?#32473;方鸻发过去一个信息:“尊敬的炼金术士兼?#26144;?#20808;生,你?#28216;?#37324;最出色的夜盗已成功潜入大教堂,正在前往目的地的路上,一?#20852;?#21033;——”

    “我进入霍斯汀斯大教堂了。”

    红叶那边也传来消息。

    方鸻看了一眼两人的传讯,感觉顺利得?#34892;?#19981;可思议。不过他看了一眼帕克那文绉绉的措辞,只觉得不那么?#31185;祝?#38543;手发了一个回信:“你究竟到?#35009;?#22320;方了?”

    ?#20302;?#25552;示:对方已关闭通讯?#20302;场?br />
    “靠,这混球!”方鸻心中暗骂一声。

    他之前明明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关闭通讯?#20302;常?#22240;为这?#19968;?#20043;前是有前科的,其理由竟然是异界电信收费太贵!

    方鸻一肚子火气,但还要耐着性?#28216;?#32418;叶:“红叶,你在?#35009;?#22320;?#21073;俊?br />
    ?#25353;油?#32440;上看这里应该是偏厅,这地方?#20040;螅?#31616;直像是个迷宫一样,找到霍利特的校舍恐怕还需要一点时间。”

    “迷宫?”方鸻?#35835;算叮?#38669;斯汀斯教堂的外围区域是很大,但教堂区也不大啊,里面怎么会被建设得像是迷宫。

    这又不是市政厅,没有防御进攻的现实需要啊?#20811;?#20250;没事去进攻欧力的圣堂,邪教徒?#35009;?#36825;个胆量。

    他正疑惑,却看到希丝分开低矮的树丛,前面清冷的月华下,?#26376;?#20986;一排砖石砌?#21073;?#19968;扇小门。

    少女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回对他说道头道:“艾德先生,我们到了。这里是马厩,不过自从圣殿骑士们不再在这里驻扎之后,这里已经很久没养过马了。味道可能有点怪,毕竟那之后?#35009;?#20154;打理过。”

    说着她打开门,果然一股怪味直扑入方鸻鼻端,不是粪便的恶臭,而是一股腐朽发霉的味道。

    希丝小心翼翼地向门内看了看,小声提醒了他一句:“小心,艾德先生,教?#32654;?#38754;?#34892;?#33039;东西。”

    “脏东西?”

    希丝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这种地方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怪物,或者是亡灵,或者是别的?#35009;?#22855;形怪状的东西,方鸻见状也不足为奇,只拿出信息化装?#20040;?#24320;一道光门放出III型步行者。

    经过他简单的维修之后,‘持剑人’的耐久回复了个七七八八,不过外壳护甲损坏的部分他这个?#29123;?#20462;起来很麻烦,暂时也只能放在那里。

    先前那火枪手在III型步行者身上留下的几道剑伤,就保持?#26049;?#29366;留在那里,几道丑陋的豁口,十分碍眼。

    方鸻让步行者一马当先走在前面,紧接着他自己也跟了进去。

    他的眼睛过了一会?#32982;?#28176;适应完全黑暗的环境,马厩显得既低矮又狭窄,地上堆着黑乎乎的霉变的?#38745;?#25110;者是别的?#35009;?#19996;西,不仔细看像是一团团腐烂的肉质,令?#20439;?#21589;。

    烂肉上又生出一丛丛黄绿的蘑?#21073;?#22320;板上弥漫着一层孢子,像是充斥在胸腔之内,?#36335;?#24573;然之间罹患了哮喘病,呼吸也显得愈发浑浊与艰难起来。

    方鸻还有点奇怪,马厩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36864;?#26159;没人打理,可这也?#34892;?#22826;过奇怪了罢?

    他口中还继续问起先前的问题:“希丝,龙之金瞳的化身是?#35009;?#26102;候带走胡地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之前希丝急匆匆地?#36864;?#35762;了一遍来龙去脉,才让他搞清楚自己前往市政厅这段时间以来,又发生了一些?#35009;礎?br />
    当时他和希丝分开之后,后者便离开去寻找胡地。

    按后者的说法,她与胡地约定好在一个地方会面,方鸻想那地?#25509;?#35813;就是她一直提到的那个‘家’——但希丝?#25351;?#35785;他,都怪她临时起意想要回父亲的作坊去拿那个相框,让胡地没等到自己。

    她当时一边说着便眼圈一红,手抓着围裙哭了出来,眼泪大颗大颗不住往下掉。

    “都怪我没想那么多,等我回到那里的时候,发现胡地他不在,”希?#21487;?#24515;地说道:“我以为他还没到,可屋子里有打斗的痕迹,我才明白他已经来过了。”

    “可有打斗的痕迹也不一定是龙之金瞳的化身,”方鸻摇摇头,他也不大会安慰人,有话直说道:“老实说我认为?#38405;?#21487;波拉斯的?#30423;Γ?#29992;不着留下打斗的痕迹。”

    希丝一个劲地摇头,焦急地说道:“可我分明在那附近感受到了龙之金瞳的气息。”

    “你能感受到龙之金瞳的气息?”方鸻一?#21486;?#21453;问道。

    希丝?#25104;?#19968;白,低下?#32321;?#19981;再开口了。

    方鸻看了看她,心中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问道:“你去拿到那个相框了吗?”

    希?#21487;?#24515;地点?#35828;?#22836;。

    “那个……”方鸻有点心虚地问道:“你有没发现少了一些?#35009;矗俊?br />
    少女却摇摇头,一脸茫然地表示没有少?#35009;礎?br />
    这个回答当?#26412;?#35753;方鸻?#35835;?#29255;刻,陷入了思考之中。

    但那之后希丝就一直显得十分低落,方鸻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进一步开口追问她细节,好在对方主动要求带他来这个地?#21073;?#25165;免去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而一直到?#19997;蹋?#20182;见希丝情绪稳定了许多,才开口出这个之前一直以来就想提问的问题。

    黑暗之中,希丝想了想才回答道:“我想应该是胡地他到那个地方不久,龙之金瞳就找上了他,其实我一直知道……她一直在试图接近他……”

    “那是?#35009;?#26102;候?”

    “大?#21152;?#35813;是我们分开之后不久,艾德先生。”

    方鸻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可他明明记得那时候龙之金瞳所化的尼可波拉斯之影,一直在市政厅这片区域上空,在?#19981;?#32467;界。

    这鬼东西莫非还会分身的?

    “可你怎么不告诉他?”方鸻又问道。

    希丝显得?#34892;?#32039;张,她抓紧了围裙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方鸻大约能猜出她的想法,或许这个少女既想维持现状,又一厢情愿地寄希望于事态没有自己想象之中那么糟糕,不断自我安慰与欺骗,只不过是为了保存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而?#36873;?br />
    他不由有点好奇起胡地与这个少女之间的故事,在他来到这里之前,这个幻境之中究竟发生了一些?#35009;?#26679;的改变。

    过了一会儿,黑暗中才传来他的下一个问题:

    “希丝,龙之金瞳带走胡地是为了虚妄胜利之?#26657;?#21487;它为?#35009;?#35201;带胡地来这个地?#21073;?#36825;里面有?#35009;?#32852;系么?”

    这正是让方鸻感到?#21568;?#30340;地方。

    他本来以为按拜龙教信徒的计划,他们应该携带虚妄胜利之刃前往市政厅,在那里触发下一步流程才对。

    他原本认为是拜龙教信?#25509;?#40857;火公会的人暂时还没找到胡地,没有得到他手上的虚妄胜利之刃的缘故,可听希丝的描述,既然龙之金瞳早就找到了胡地。

    那怎么会来这个地?#21073;?br />
    难道说他之前一直都想差了?

    要真是如此的话,他必须得赶快把这个情况告诉其他人,免得接下来的行动出现差错。

    但希丝沉默了片刻之后答道:“那是因为她要诱骗胡地在地下圣?#20040;?#27585;虚妄胜利之?#26657;?#25105;知道那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但她无法亲自去做这件事,只能假手于人。”

    方鸻闻言大吃一惊。

    “你说?#35009;矗?#40857;之金瞳要摧毁虚妄胜利之?#26657;?#21487;那怎么可能!?”

    虚妄胜利之刃不是龙之金瞳生造出来的道具吗,为的就是扭曲这个幻境,不断削弱封印的力量。

    可它怎么会要自己摧毁这把剑?而且按照希丝的说法,它似乎自己还无法接近这把剑,必须要假借胡地之手才能摧毁它。

    而且似乎只有在地下圣坛,才能真正摧毁这把武器。

    方鸻不知道这之间的联系是?#35009;矗?#20294;他也能猜得到,那所谓的地下圣坛,应?#26412;?#26159;当初天蓝在梦境之中所见的那地方。

    可这一切都不符?#19979;?#36753;——

    难道真的是他之前想错了?

    可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方鸻,他并没有想错?#35009;矗?#20182;的推论也都符?#19979;?#36753;,真实的历史绝不可能颠三倒四。

    那么究竟?#24708;?#37324;出了问题呢?

    “希丝,”方鸻回过神来,语气?#34892;?#24613;促地问道:“龙之金瞳为?#35009;?#35201;摧毁虚妄胜利之?#26657;俊?br />
    希丝?#34892;?#22855;怪地看着他。

    “因为那把剑,是它的克?#21069;。?#33406;德先生。”

    方鸻张了张嘴,心?#30340;?#35828;得好有道理,在下竟无法反驳。事实好像还真就这么简单,在灰橡?#31455;?#22330;的那个场景之中,虚妄胜利之刃就?#24708;前?#29992;来杀死尼可波拉斯的剑。

    可正如希尔薇德小姐所说,虚妄的胜利,总归是虚妄的胜利啊。

    “既然如此,胡地他?#21482;?#26377;?#35009;?#21361;险?”方鸻不由下意识问道。

    希丝闭上?#20439;彀汀?br />
    过了好一阵,她才幽幽地答道:“要摧毁祭祀之剑,必须要有人牺牲自己。”

    “祭祀之剑?”方鸻见希丝又有要哭出来的征兆,也不?#20197;?#22810;问?#35009;矗?#21482;默默记住这个名字。虽然他暗想,胡地作为一个选召者,?#36864;?#26368;危险的情况下也不是不可挽回,但不知怎么的,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了艾缇拉小姐的弟弟。

    那个叫基德的年轻人——

    然后就自然而然地闭上?#20439;歟?#24515;中隐隐感到这事情没这么简单。可如果黑暗巨龙真的能够摧毁一个人的?#33108;裕?#21382;史上怎么会一点?#35009;?#35760;载?

    方鸻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警觉地四下看了看,然后神色?#34892;?#19981;自然地回头问道:“你有没听到?#35009;?#22768;音,希丝?”

    少女?#35835;算叮?#25671;摇头道:“没有,艾德先生。”

    “可问题是,”方鸻之前一直在提问,这会儿总察觉出些不对来了:“我们在这个马厩里面走了好半天了,怎么还没走出去,这真是霍斯汀斯大教堂的马厩?”

    他抬起头看了看左近,隐隐约约感觉这狭窄的空间内一个房间接一个房间。

    不像是马厩,倒更像是一个迷宫。

    而提到‘迷宫’这两个字,方鸻心中就微微一突,赶忙发了一个信息过去:“红叶,你找到地方了吗?”

    选召者?#20302;成?#20102;闪,那边回信很快——

    红叶:“没有,艾德,我觉得这地?#25509;?#28857;古怪。我再外面看的时候,感觉这里面根本没这么大,要不就是我一直在原地打转,没找到正确的路。”

    方鸻想了想,简单地输入道:“小心,这里可能没这么简单。”

    他抬起头。

    希丝也显得?#34892;?#32039;张的样子,小声说道:“艾德先生,?#22278;?#36215;,我?#35009;?#26469;过这个地方。那个人告诉我轻易不能来这里,要不是为了胡地……”

    “那个人?”

    方鸻忽然住?#20439;臁?br />
    黑暗之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许多东西正由?#37117;?#36817;滑行过来。那声音在狭窄的空间之中是如此的清晰,听得人毛骨悚然,纵使胆大如他也不由头皮发麻,赶忙指挥III型步行者上前一步挡在自?#22909;?#21069;。

    希丝也?#25104;?#33485;白,?#34892;?#23475;怕地躲在他身后。

    片刻之后,方鸻才看清那滚过来的东西。

    那竟然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它张大嘴巴,?#20185;?#30340;舌头?#31995;美?#38271;一直垂到底上,两眼?#21898;祝强住?#32819;腔与眼眶下不住渗出血来,看起来凄惨无比。

    而人头从脖子以下的部位就没有血肉,只有一条白生生的脊柱,还挂着一条条血丝,像是刚刚?#30001;?#20307;里面拔出来似的。

    它就依靠着这条脊柱,像?#24708;?#31181;冷血动物一样盘卷在地上,用?#21898;?#30340;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盯着两人。

    看到这东西,方鸻只感觉自己头发都竖了起来。

    这是?#35009;?#39740;玩意儿?

    有这个样子的亡灵吗?

    “啊——”希丝看到这东西,下得低叫一声向后退去。但片刻之后,少女又发出一声更加凄厉的尖?#26657;骸?#21518;面,后面也有,艾德先生!”

    方鸻?#25104;?#33485;白地回过头,才看到岂止是身后,而是从天花板上,从各处墙壁的缝隙西面,这些鬼东西简?#26412;?#20687;是爬虫一样从?#25343;?#20843;?#25509;?#20102;过来。

    而且它们的形状也不仅限于像蛇。

    而是类似于各种昆虫与节肢动物一样扭曲的形态,各式各样,甚至还有在半空中飞行的。

    最先出现的人头第一个发动了攻击,其嘶?#39057;?#23574;叫一声向方鸻扑来。

    方鸻想也不想,手一挥,黑暗之中一道剑光,‘持剑人’反手一剑劈在人头之上。

    噗嗤一声如快刀切肉的声音,那人头竟像是一个血包一样炸裂开来,恶臭的腥血四溅,而被分为两片的人头像是烂肉一样掉在地上。

    方鸻一愣之下赶忙查看了一下?#20302;?#35760;录——然后才发?#32456;?#19996;西的?#29123;?#24182;不高,只有区区七?#21486;?#20294;名字却恶心之极,叫做溃肿活祭者。

    那一刻他脑海中灵光一现。

    忽然意识到了这是?#35009;?#19996;西。

    血肉祭品——

    这些东西都是拜龙教徒当初利用的活祭品,霍利特学院果然是拜龙教徒在明面上的幌子,这些狂徒不知道打着这样的名?#26049;?#36825;教堂的地下进行着?#35009;?#26679;惨绝人寰的勾当。

    方鸻一想到天蓝描述的梦境,再看看这些令?#20439;?#21589;的怪物,就忍不住反胃。

    但心中更是一阵阵腻歪。

    这些东西当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亡灵,事实上它们是邪物,秽邪之物,那些狂徒们生造出的怪物,而传说这些东西只与他?#28508;?#21518;那个神秘的主子有关。

    传说中的?#21482;?#20204;。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非凡炸金花最新版本 澳门二十一点玩法图解 时时彩不定胆五星三码 凯撒娱乐手机app下载 广东时时11选5 玩龙虎赢了两千 时时彩包胆技巧 广东时时预测软件 时时彩有什么稳赚的投注计划 中外明星裸体写真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