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九十八章 破局之战 XII
    “希丝,等等我!”

    胡地实在是再跟不上少女的速度,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

    他抬起头来,由于先前把眼镜弄丢了,黑暗中少女在他眼中只剩下一道模糊的影子,这儿似乎是一座空寂的大厅,月光从四面高大的玫瑰拱窗中斜洒而入,落在一排排陈灰的桌椅之上。

    听到他的话,少女在前面停下了脚步。

    她微微动了动尖耳朵,回过身来,柔声开口道:“再忍一忍好吗,胡地,我们就快到了。”

    胡地喘着气点?#35828;?#22836;,紧了紧手中的剑:“是的,还差一点点,我还可以再加把劲。”

    少女微微一笑:“谢谢你,胡地,很快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希丝,我……”

    ?#23433;?#24517;说了,我都明白。我知道,你是迫不得已和他们在一起。”

    胡地鼻子一酸,张大嘴巴忍不住别过头去。他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哭出来,红着眼眶看着少女道:“希丝,我以为你……”

    黑暗之中,少女神秘一笑。

    她轻声对他开口道:“我这不还好好的吗?”

    少女身后,是霍斯汀斯大教堂高耸的内壁,那里原本立有一座欧力的圣像,但自从改成霍利特的校舍之后,圣像早已被迁至艾尔?#21015;?#30340;圣堂之中。

    至于那里原本光?#21644;?#30340;墙壁上,?#19997;?#22402;下两幅血色的垂帷。

    而垂帷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盾形纹徽,其上是一个银色的字符‘Thlli’——一个比王国历史本身还要悠久的文字——符里姆文,来自于巨人的传?#23567;?br />
    其下是一条盘曲的毒蛇,亮出雪白森森的獠牙。

    三十年前这个标志曾经在多里芬,乃至于整个艾尔?#21015;?#24191;为流传。

    但时至今日,反而无人知晓——

    少女说完这句话之后,便默默地看了胡地一眼,才转身走进了黑暗之中。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离开大厅,四周才再一次归于沉寂。

    幽暗而安静的大厅之内,一如这一夜如水的月华。

    光洒在排排长椅之上,折射着一片银白,地上散落着花瓣,仿佛时间定格在三十年前那场刚刚过去的庆典之上。

    而数十年如一日的光阴,在这里日复一日的流转着。

    月升月落,不曾改变。

    黑暗中,寂静了不知多久,才忽然再传来‘吱呀——’一声轻响——仿佛那许多年未上过油的老化门轴,?#19997;?#34987;一只鬼鬼祟祟的手推开。

    那背后是一个矮乎乎的小胖子。

    他正费力八经地仰着短脖子,上下左右打量这门后面大厅的模样。

    帕帕拉尔人手中还拿着一块散发着荧光的宝石,贴在一卷羊皮纸上,他皱着眉头,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

    “那个女人给我的该不会是假货吧?”

    “我一定要在炼金术士面前揭发她。”

    他刚说了两句,忽然之间谨慎地闭上?#20439;彀停?#21516;时贼兮兮地把宝石塞进腰包,盖上盖子,不让一丝光漏出来。

    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卷起羊皮?#21073;?#36433;手蹑脚地退回去,将门掩回来一半,只留一只乌溜溜的眼睛在后面看着。

    整个过程竟一丝声音也无。

    而过了一会,帕帕拉尔人才听到一阵脚步声由?#37117;?#36817;传来。他躲在门后,看到一群穿着黑色长袍的?#19968;?#24613;匆匆地从远处走了过来。

    而那些拜龙教徒似乎?#28784;?#35782;到附近有人,还在低声交谈道:“怎么样,有发现那小子的踪迹吗?”

    其中一人用手在桌角上一抹,拿起来看?#19997;矗骸?#26159;血迹,我们一路追过来准不会错。”

    “这?#19968;?#36824;真能跑,不过前面地下室是死路一条,他也是晕了头才会躲到这种地方来。”

    “小心些,别忘了这是?#35009;?#22320;?#21073;?#19977;十年前的事情谁可也说不好发生了?#35009;矗?#24635;觉得那小子知道一些?#35009;礎!?br />
    “先抓到他再说。”

    拜龙教徒只在大厅内停了片刻,便顺着之前胡地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不过帕帕拉尔?#20439;?#28982;?#24187;?#30333;这些人在搞?#35009;?#21517;堂,他等到这些人的声音走远,才小心翼翼地推开门钻出来。

    “唔,先祖之语,二十三级的魔导器,这地方可真是不好玩。”帕克反手关上门,一边自言自语地观察着四周的环境,但他才刚踏出去一?#21073;?#26049;里就伸出一只手一把将他拽了回去。

    帕帕拉尔人吓?#29611;?#22330;就要大叫一声,但那手的主人好像早有所?#24076;?#19968;把捂住他的嘴巴。

    “呜呜呜!”帕帕拉尔人挣扎起来,好不容易?#25490;?#36807;脖子一看,却看到的是一张再严肃不过的?#22330;?br />
    不过那是他认识的面?#20303;?br />
    骑士迪克特。

    迪克特见他认出?#20439;?#24049;,这才松开手。“是你?”帕克惊讶地?#24466;?#20102;一声:“僵尸脸骑士,洛羽那小子的表亲,你之前去哪儿了,怎么你会在这个地?#21073;俊?br />
    迪克特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大厅方向。

    帕克回过头去,才看到那个方向的黑暗中没多?#26412;?#21448;走回来两个邪教?#21073;?#20182;们回到大厅四下看?#19997;矗?#30830;认没有人跟着他们之后,才头也不回离开了这个地方。

    帕?#19997;?#21040;这一幕不由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怎么发现他们的,连我都没注意到?奇怪,你侦查技能应该没我高才对。”

    迪克特摇了摇头,只淡淡地答了一句:“因为我比你熟悉他们。”

    “啊,说得也是,”帕?#27515;?#25152;?#27604;?#22320;点?#35828;?#22836;:“你是玛尔兰的骑士嘛,嫉恶如仇,自然和这些鬼鬼祟祟的?#19968;?#21183;不两立。不过我听?#30340;?#19981;是一直待在那个乡下小地方吗,噢,我知道了——是在十三年战争之前的事,?#26376;穡俊?br />
    迪克特皱着眉头看着这?#19968;鎩?br />
    他知道帕帕拉尔?#20284;?#36941;比较健谈,但自我感觉良好到这个程度的还是很少见。

    “别介意,”帕克摊了摊手,“我猜谜很准的,之前我有一次在桑夏克和一头黄铜龙比猜谜,你猜怎么着?最后她恼羞成怒,竟然想要把我赶出她的洞窟,翻脸不认账要昧了我的赌?#21097;?#22909;在我早料到有这么一出,事先就拿走了她一把漂亮的宝剑。”

    “我一直把那剑带在身上呢,我拿给你看。”他低下头去左摸右摸了一阵,然后懊恼地一?#21738;?#34955;:“噢,我忘了,?#21069;?#21073;之前在旅者之憩不知道被哪个该死的不长眼的小贼给?#31561;?#20102;,我诅咒他这辈子都别想再交到好运了。”

    他正在抱怨,这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

    “可我没记错的话,你上次?#30340;?#30701;剑是你在夜莺大赛上赢来的,帕克先生。”

    “你怎么知道?”帕克一愣,才意识到说话的不是迪克特,回过头去一看,竟是红叶从他先前进来的那门后面走了出来。

    “啊,那是另外一把剑。”帕帕拉尔人面不改色地答道。

    “那你的经历可真是够传奇的。”红叶明显不信,有好奇地看?#19997;?#36842;克特,同样问道:?#26263;?#20811;特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但骑士只对两人摆了摆手。

    “你们想知道这地方发生了?#35009;矗俊?#20182;看着两人,忽然问道。

    红叶和帕克互相看了一眼。

    “你知道?#35009;?#21527;,迪克特先生?”红叶问道。

    而与她相比,帕帕拉尔人的问题就厉害多了:“比起这个来,我更想知道那个地下金库在?#35009;?#22320;?#21073;?#25105;一直在找它,我觉得它可能在厨房下面。但是我?#35009;徽?#21040;厨房在?#35009;?#22320;?#21073;?#36825;地方可真是有够奇怪的。”

    不过迪克特直?#28216;?#35270;了后者,他看了红叶一眼,淡淡地答道:“跟我来。”

    说着,便向先前拜龙教徒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

    红?#37117;?#29366;?#35835;?#24867;,赶忙也跟了过去。

    帕?#35828;?#26159;?#34892;?#29369;豫,他看?#19997;?#25163;中的羊皮卷轴,再看?#19997;?#32418;叶和迪克特,犹豫再三,最终还是一路小跑追了上去。

    “等等我,说不定地下室和地下金库是一个地方呢!?”

    ……

    方鸻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他也不知道究竟是这房间里的?#39029;疚短?#37325;了,还是背后有?#35009;?#20154;在诅咒他的样子。说起来自从来到艾塔黎亚以来,他莫名其妙结下的仇家也不少了。

    先是银之翳,然后是弗洛尔之裔的杰弗利特红衣队,再然后是大姐头和龙火公会,工?#27785;?#36187;上的古塔人,现在再?#30001;?#25308;龙教徒。

    这里面真要有人要诅咒他,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毕竟他和弥雅把银林之矛、红衣队的事情搅和得一?#26049;悖?#21548;?#30340;?#20004;个公会至今还为了那头‘章鱼怪’在塔?#30528;?#22320;的那片森林里面争的不可开交。

    而龙火公会这边他才和那个‘大姐头’见面不过三次,就直接与间接干掉了对方两次。

    古塔众骑士国的那些选手们就不说了,他至今还是一头雾水,就莫名其妙就‘横刀夺爱’了别?#32824;?#22312;必得的出线名额。

    说起来,这些除了‘大姐头’那次之外,其他的根本都不关他事好不好,天知道怎么就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方鸻想起来就觉得一阵无语。

    不过拜龙教徒的事情,?#19997;?#21364;是他主动的选择。先不说这背后有可能与艾缇拉小姐的弟弟有关系,作为一个冒险团的同伴,也就等同于是他的事情。

    而再?#30001;?#20182;在这个幻境之中的所见所闻,也很难让他认同对方的做法,无论是希丝的遭遇也好,还是先?#20843;?#35265;的那些活祭?#33452;?#22909;。

    但坚定了他的想法。

    他反手关上门——

    那扇木门之后的房间弥漫着一股淡淡的?#39029;?#21619;,里面虽然同样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但他还是勉强可以感觉到这里似乎是一个?#28216;?#38388;。

    房间并不大,看起来好像是一条走廊充作的放置?#28216;?#30340;地?#21073;?#26041;鸻不知道希丝是不是?#27493;?#20102;这间房间,不过那里明明只有这一扇门而已。

    理论上也不会去其他地方。

    他摸索着向前走去,但忽然之间停下了脚步。在目不能视的黑暗之中,听觉仿佛愈发敏锐,他竟隐约听到一阵交谈声从隔壁某个房间传来。

    ?#21834;?#21035;?#20234;耍?#30333;费劲,这地方?#35009;匆裁揮小!?br />
    “可主教大人说过,那东西应该就在这个地?#21073;?#25105;们是不是找错房间了?”

    “别开玩笑了,我看过,这里就是院长办公室,这里还?#26032;?#27931;大人的亲?#24066;牛?#30475;看这些资料和文档。”

    “可那个小姑娘的印记呢?”

    “天知道,要不去问一下‘渡鸦’大人?”

    “也?#23567;!?br />
    方鸻溯着声源的方向走过去,很快?#22836;?#29616;自己找对了方向,因为那个方向的交谈声正变得越来越清晰,然后他就听到一声开门的声音,吓得赶忙往一旁一避。

    但出乎他预料的是那脚步声没有向这边过来,而是逐渐?#24230;ァ?#20182;楞了一下才?#20174;?#36807;来,想来是走廊还有另一个方向。

    他几乎不用想就能猜出屋内对话的两个?#19997;?#23450;是拜龙教无?#26705;?#22240;为这地方除了他们就不会?#26012;?#20154;存在。

    而且他还从对话之中得出另一个结论:不远处那个房间,似乎曾经是学院院长的办公室,而听两人的口气,对方似乎是在这里寻找?#35009;?#19996;西,但一无所获。

    方鸻听到这里时其?#30340;?#24515;就已经激动起来。

    虽然对方没有在这里找到想要的东西,但这不代表这个地方对他没有意义。恰恰相反,他真正想要找的其实不是?#35009;从?#35760;,而是三十年前多里芬发生的一切的真相。

    他隐隐感觉,那背后才是这个幻境的最终答案。

    何况对方所找的那个印记,说不定本身就在他手上。毕竟他们已经拿到?#19997;?#28909;者的牺牲印记与忠贞者的殉道印记两个印记,除非这个地方还有第三个印记,那基本八九不离十。

    方鸻觉得这地方应该没有那么丧心病狂,一出来就是十个八个印记?#35009;?#30340;,那也完全与他的推测与认知不符。

    他静静地站在黑暗之中等待了好一阵,估算着两?#20439;?#36828;之后,才缓缓走出了?#28216;?#21518;,心中回忆着之?#20843;?#21548;到的脚步声的距离,摸索着走到那个地?#21073;?#29992;手在前面?#20234;似?#21051;,才找到了门把手的形状。

    然后用力一拧。

    咯吱一声,门轻轻便打开来。

    他抬起头来,这才发现那背后是一间?#34892;?#22882;华的办公室,并不比他在市政厅看到的那间稍差。

    同样是一幅落地窗,厚厚的窗帘一直垂到地上,不过窗帘本身就拉开着,外面的月光如水一般流淌进办公室内,光线明亮,差不多可以说是纤毫毕现。

    前面是一张办公桌,上面堆满?#20439;?#26009;文献,似乎不久之前还被人翻动过,一片?#22681;?#30340;样子。

    而他正要走过去看看上面的东西。

    正是这个时候,忽然他听到身后‘?#24688;?#19968;声锁簧发出的轻响——有?#19997;?#38376;!方鸻只感觉头发都竖了起来,拜龙教徒等级有多高他可是亲眼见过的。

    要是是刚才那两人折返,他多半是要挂在这个地方了。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王者荣耀妲己被小兵X 中超足球直播 全天飞艇pk10在线计划 老重庆时时彩 九城为什么不做游戏了 pk10软件计划可信吗 幸运飞艇免费计划3码 三肖六码3肖6码网站 贵阳宾馆按摩美女照片 重庆时时彩国家不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