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曾经的故事,匕首与一个忙
    两人沿着赤灰色的岩壁前进,碾着碎石,在身后留下沙沙的声音。

    孤白之?#20843;?#36947;:“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七年前,他和我一样转过几次会,最后去了一个叫WNS的小型冒险团。我最后听到有关于他的消息,是他好像的当上了领队,那之后我们便再?#35009;?#24444;此的消息。”

    方鸻知道,艾塔黎亚虽然有水晶通讯器,但通讯距离是有限制的。人与人之间联系一般是通过社区,只要在社区上有ID,就可以通过两界通?#35835;?#31995;上对方。

    因此他问道:“你们没有对方的社区ID吗?”

    ?#20843;?#20197;前在社区中并不是用的艾塔黎亚的身份,在那之后他可能换过一个社区ID,我没想到他会用回自己的本名。我自己也换过几次通讯器,那些早先认识的人,现在恐怕?#35009;?#20960;个还记得住?#20234;恕!?br />
    说到这里,他不由看了方鸻一眼。自己的身份竟然会被一个素未谋面过的陌生少年认出来,他心中既有意外,也有一丝安慰,虽说或许自己早已被大多数人遗忘,但总还有人?#31995;?#20986;他来。

    这或许就是他还留在这个地方的唯一原因,他发现自己心中对于选召者的梦想并没有完全熄灭,至少还留有一?#31185;?#26395;。

    但这期望并不能促使他做出太多的?#35851;洌?#22240;为太迟了。

    他总归已经不再年少——

    而方鸻低着头,心中在想着另外的事情。

    社区中其实?#24378;?#20197;重名的,真正区分身份的方法是辉光物通讯器的数字编号。但一旦通讯器损坏或遗失,新申请的身份并不会继承前面的信息。

    除非是手动添加,但孤白之?#20843;?#35828;的那种情况也是有可能发生的。失去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之后,原本相识的人渐行渐远,各自寻找自己的出路。

    日复一日,直至相忘于江湖。

    让他不由唏嘘。

    飞马桥一战时,那是犹如天才一般的闪光,不屈不挠的热血,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十年一过,原本的主角而今竞相籍籍,?#36335;?#24444;此犹如陌路,交错而过,互也不识。

    方鸻看向孤白之野,年近三十的后者其实也说不上太大,但在艾塔黎亚,这已经是选召者最后的光景。与他同时代甚至?#20154;?#36824;小的KUN,而今也已半退役。

    才不过区区十个年头,只足以让他从孩提?#27801;?#20026;少年时光,但对于超竞技的选召者来说,已经是一个生命周期的漫长。

    但十年后的他,?#21482;?#26159;?#35009;?#26679;子呢?

    会和KUN一样站到这个世界的顶端?

    ?#25925;?#21644;另一个并不认识的少年一起,如此刻一样回首漫?#21073;?#35760;忆?#26032;?#26159;泛黄纸片一样的色彩。过去的精彩,犹如存在于一本陌生书上的文字。

    方鸻忽然发现自己心中竟没有一点迷茫,就如大猫人所说,他来到这里,一切都直指本心。成功?#25925;?#22833;败,那只是最后的结果,但他相信自己不会做出令人后悔的决定。

    那是他最基本的信心。

    孤白之野继续说道:“我听你提起R,才?#34892;?#22238;忆起这件事。他当年事我们当中年纪最小的成员。但他的天赋非常出色,我一度以为——”

    他忽然闭上嘴,像是回忆起了过往种种,眉头轻轻一皱。

    方鸻也不由回想起十年前的那一?#21073;?#30340;确,在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队之中,除了孤白之野,也就只有那个ID名为R的少年给他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他的等级是?#28216;?#20043;中最低的一个,但表现却是最好的一个,甚至远超此刻在他面前的孤白之野。孤白之野在那一战中可圈可点,但最后的犹豫毁灭了一切可能,他最对不起的其?#21040;?#26377;R一个。

    可R在社区?#21483;?#20043;中却告诉他,他能理解对方的选择。虽然就是那个选择,决定了两人之后的道路,?#36335;?#19968;条截然不同的分界线。

    让他们站在转折点的两端,一边?#21069;?#28129;无光,将他们与那片最耀眼的?#24378;?#30456;隔开来。

    孤白之野停了一下,才继续答道:“我认识R是一个很机缘巧合的场合,我看他在社区之中发帖,正好那时我们?#28216;?#20013;需要一个战斗工?#22330;?#20320;知道那时候V.E.M才刚?#25112;?#25955;不?#33579;?#25105;们的?#28216;?#19981;过是一帮?#23601;?#36947;合的少年的狂想,既没经费,?#35009;幻?#27668;,能有一个战斗工匠青睐已是?#28784;祝?#22240;此我发信件问他是否愿意加入,才得知他并不是选召者——”

    方鸻抬起头来。

    这一幕?#34892;?#20284;曾相识,与他与R的相遇几乎如出一辙。不知道是历史的偶然,?#25925;?#23545;方有意为之,也或许是出于对于过去的追忆,让这个机缘巧?#19979;?#21040;?#20439;?#24049;身上。

    孤白之野继续说下去:“经过几次交流,我发现R是一个真正的天才,至少是理论天才。因此我借由原本公会还存留的一些老关系,帮他弄了一个选召者的身份——当然那时候超竞技联盟的规则还没现在这么完善,?#25103;?#36873;召者的身份?#35009;?#20170;天这么金贵。”

    方鸻微微张大?#20439;彀停?#36825;才明白孤白之野与R之间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如果放在今天,在选召者之中已近等同于再造之恩。

    而即使在那个时代,也十分罕见吧。

    但事实证明孤白之野的眼光并没有错,如果没有那个少年,他们那个?#28216;?#24182;不能走得如后面那么远。

    不过一切都已成为惘然,方鸻看了看孤白之野,忽?#24187;?#30333;过来对方并没有说出口的那些话。他之前再?#35009;?#26377;联系其他人,想必是内心对于同伴们的愧疚,所谓的更换了社区ID,其实不过是一个托词。

    “我记得R是一个战斗工?#22330;!?#26041;鸻开口道,他看过对方几乎每一场?#28909;?#24403;?#24187;?#30333;那个?#28216;?#20043;中的组成。

    孤白之野点?#35828;?#22836;。?#20843;?#26159;个天才,我一直认为他应该比KUN的成就更高,我?#29992;?#35265;过有那样天份的战斗工?#24120;?#32780;且他从不知道?#35009;?#26159;放弃,我们那个?#28216;?#26412;来应当是他起点的第一步。”

    “可是没有,他究竟去了?#35009;?#22320;?#21073;俊?#26041;鸻不由再问道。

    孤白之野仍是摇头。

    他忽然停下脚?#21073;?#20174;怀中拿出一件东西来交给方鸻:“这件东西是七年?#20843;?#21069;往那个冒险团之前寄给我的,是我送给他新人时代的纪念,我训练生时代的匕首。我以为他把这东西还给我,是表达飞马桥那一战的不满,但今天我才明白他的意思。”

    方鸻看着?#21069;?#38152;迹斑斑的匕首,上面?#36867;行?#38376;港七星环绕的印錾,还有一行小字:

     V.E.M,孤白之野。

    无论是前者?#25925;?#21518;者,似乎都已经是一段被人遗忘的历史。

    他?#34892;?#19981;解地看着对?#21073;幻?#30333;孤白之野为?#35009;?#35201;把匕首给自己,他虽?#24187;?#20041;上是R的半个学生,但后者从来没承认过这件事。

    ?#24944;?#20182;和孤白之野更是才相交一面,至于那些崇拜的情绪早已是过去的故事,他们不过今天才第一次认识而已。

    但孤白之?#23433;?#27809;有收回?#21069;?#21269;首的意思,而是徐徐说起了另一个故事。

    他抬起头,问道:“你对听雨者与血之盟誓之间的事情应该很好奇吧?”

    方鸻点?#35828;?#22836;。

    其实也说不上好奇,但他既然被卷入其中,自?#28784;?#25630;明白前因后果。

    “其实听雨者的事情,我自己或多或少也猜到一些,”孤白之野答道:“早在半年之前,俱乐部内部就出现了分裂的迹象,当?#26412;?#20048;部高层出走了一批人,这件事一度在艾塔黎亚听雨者公会内部闹得沸沸扬扬。”

    ?#23433;?#36807;那之后出了另外一件事,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那就是现在血之盟誓正在寻找的那件东西,那其实是一张残缺不全的地图——”

    ?#23433;?#32570;不全的地?#36857;俊?#26041;鸻?#27425;?#36947;,心中敏锐地想起了另一个名词。

    方尖碑。

    他没记错的话,天蓝曾告诉他那座渊海之下的方尖碑上,也有一幅残缺不全的地图。会不会是同一幅呢?如果是的话,那岂不是和艾缇拉弟弟他们那个冒险团联系在了一起?

    他微微皱起眉头,

    却听孤白之野继续说道:“是的,一幅地?#36857;?#34987;装在一个黑匣子内,我在两个月之前见过一面,因此可肯定。它是被?#27833;?#22269;?#25103;?#36816;送来的,我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是因为旅团当?#26412;?#26159;这个匣子的护送者——”

    “护?#20572;?#26159;你们公会指定的任务吗?”

    孤白之野摇了摇头:“我敢肯定那不是我们公会的东西,因为我见过委托人。他们好像是伊斯塔尼亚人,你知道哪些沙漠之民吗,他们中有一些据说是屠龙者的后代。”

    方鸻心中隐隐有一种碎片与线索被无形的线连在一起的感觉,考林—伊休里安王国这半年以来的风云变化,从长夏战争,大公会的异动,再到他在多里芬的遭遇——?#25925;?#21516;一个事件的脉络在背后作用。

    当然,这还只是他的猜测,他还必须确定那地图就是方尖碑上那一幅。艾缇拉小姐的弟弟参与的那个冒险团,前往的是古拉附近的渊海之下,可以确定的是那里在云层海的北方地区,并不与伊斯塔利亚的银沙之地在同一个方向上。

    他默然不语,只听孤白之野继续说下去。后者似乎不愿再地图上多谈,只说道:“我们在护送这个匣子时,就与血之盟誓起了冲突。只是当时我以为对方不过是接了一个与我们相反的任务,因此?#35009;?#26377;多想,毕竟在艾塔黎亚公会之间皆时既合作又竞争,尤其是在一个地区之间,因此起冲?#28784;?#26159;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但谁?#35009;?#24819;到对方的目的并非如此,他们是真冲着那幅地图来的。因此那之后听雨者与血之盟誓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甚至到了引发战争的边缘。”

    “可区区一个护送任务,怎么值得如此?一般来说,这样的情况下应当由俱乐部或是公会的高层展开谈判,可大家没想到的是,这一次高层的态度异常坚决。对此其他人也不是没有质疑的声音,但都被俱乐部方面直接压了下去。”

    “俱乐部的声音,其实就代表着背后股东和投资人的声音,既然他们愿意接受损失,公会里自?#28784;?#26080;话可说。但谁?#35009;?#24819;到,那之后会出这样的事情——”

    方鸻发现。

    孤白之野在描述这些事情的时候,并没有太多代入感,就像始终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身份上。显而易见的,或者是俱乐部方面的表现让他心寒,亦或者他从一开始就对听雨者没有太多归属?#23567;?br />
    但谁又不是呢?

    或许他心中那个唯一所应当属于的地?#21073;?#20063;仅仅只叫做VEM而已,那个只存在于历史之中的名字。

    方鸻明白对方所说的这些东西都是听雨者的机密。

    虽然现在这个公会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本身?#25925;?#19968;个疑问——

    不过他知道这番话,显然是出自于他们的副会长格?#32487;?#30340;受益,这些老一代选召者的职业操守是值得?#39057;?#30340;,即便他们对于一个公会没有太多归属?#23567;?br />
    但也不至于出卖公会的秘密。

    当然,其中的少数败类除外。

    “也就是说,”方鸻这才问道:“其?#30340;?#20204;副会长也不知道公会高层去了?#35009;?#22320;?#21073;俊?br />
    孤白之野摇摇头:“听雨者有好几个副会长,格?#32487;?#20998;管新人培训,虽然重要,但在公会里原本也不是核心。真正核心的人,这会儿早已不知去向了。”

    “那你们来在这里干?#35009;矗?#20182;带着三个训练营和你们旅团成员来到这个地?#21073;?#24635;得有一个目的?”

    孤白之野沉默了片刻。

    然后他才缓缓答道:?#20843;幻?#35828;,但我也能明白他的想法。所谓会长让他来这个地方不过是一个托?#35782;?#24050;,他真正的目的,不过是想让听雨者这个名字能够存续下去而已。”

    方鸻楞了一下。

    一个俱乐部高层集体消失了的公会,怎么可能存续得下去?它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被超竞技联盟拆解,处理完负?#20160;?#20043;后,将剩下有价值的部分转卖给其他接手者。

    至于那个时候,它?#25925;?#19981;是听雨者,甚?#20102;?#36824;叫不叫这个名字,它原本的成员应当何去?#26410;櫻?#37117;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而坏的结果——

    无非是被别的公会吞并。

    就像是现在这样。

    “这个想法也未免太天真了,就算是超竞技联盟同意,”方鸻吸了一口气:“难道你们也觉得没有问题吗?没有俱乐部的支持,你们就是一个自由公会,可血之盟誓会给你们立足的余地?”

    “也不是没有可能性,虽然很渺茫。”孤白之野这才答道。

    方鸻好奇地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答案就在这里,龙之试炼。”前者说道:“如果他选出的人能从试炼之中优胜,我们就可以让麦哲里满足我们一个要求。”

    “满足一个要求?”方鸻问道:“难道还能让你们公会死而复生?就算它是一头富可敌国的绿龙,?#35009;?#26377;介入选召者事务的能力吧?如果?#24378;?#26519;—伊休里安王国出手,说不定还有一点可能性。”

    “当?#24187;?#37027;么离谱,”孤白之野摇摇头:?#20843;?#35859;的满足要求也是有很多限制的,不过从技术上来说的确能做到这一点,听雨者可以要求它提供庇护。至少在芬里斯,这头绿龙的庇护就等于一切了,虽然只为期一年——”

    “但一年也能?#35851;?#24456;多事情了,”方鸻接过他的话:“原来如此。可?#25925;?#22826;理想了一些,血之盟誓会给你们这个机会吗?”

    孤白之?#20843;仕始紓?#37027;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事情了。

    而方鸻则看着他手中那匕首,问道:“那么这把匕首是——?”

    “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艾德。”孤白之野这才开口道。

    “帮你们?”

    但孤白之野摇了摇头。

    ?#23433;唬?#24182;不是听雨者,是我。”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二八杠有什么规律 王者荣耀女英雄去胸罩无爱心 彩发发app有客服吗 重庆肘时彩开奖历史 mg游戏现金娱乐 骰子彩票大小单双技巧 郑州按摩技师 藏分真的能出款吗 百家娱乐棋牌 高手总结的打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