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受选者
    对于龙这样寿命接近于无限的生物来说,很难评价它们是一头老龙,年轻的龙,或者中年龙,虽然它们确实有过年幼的时光。

    但对于趴在宫殿正中央的托拉戈托斯来说,它至少?#27833;?#34920;来看,是一头垂垂老矣的龙了。

    在它漫长的生命之中,皱纹逐渐爬上了脸颊,汇聚在隆起的眉骨之下,或眼角与微微弯曲的嘴角之上,像是一条条潺潺的溪流,流向那个凹陷的眼眶深处。

    在那黑色的阴影中,有一双金色的、如同将要熄灭的眼睛。而巨龙的下巴处像是也人类一样生出了长长的银须,随着粗重如雷的呼吸,它们也微微晃动着。

    它一只爪子交叠在另一只爪?#30001;希?#19968;动不动地趴在一座金币堆成的山上面,几乎像是睡着一般,偶尔抬起眼皮,露出金色的目光看一眼大厅中的众人。

    它的正前方是一个老矮人,他有一对霜灰色的眉毛,带着闪闪发光的王冠,扬着眉毛对它说道:“我的老朋友,听?#30340;?#30340;状况不太好,我千里迢迢从埃尔德隆?#20384;矗?#24076;望能见上你最后一面。”

    托拉戈托斯认出这个矮人来,它是瓦里特第十七个小儿子最小的那个孙子,钢眉毛们似乎总是?#19981;?#35753;最小的那个继承者继承尊位,这好像就是他们的传统。

    它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在它漫长的一生当中,与钢眉毛们都保持着悠长的友谊,它见证了他们的四代君王,不像人类那么易变,也不像精灵那么冷淡。老龙爪中此时还攥着那枚矮人送它的山脉之烟尘宝石——钢眉毛们从群山的深处将它挖掘出来,作为两者之间不变友谊的见证。

    老瓦里特圆圆的脸和?#24378;?#31505;的大鼻头在它面前一晃而过,然后是它那个傲慢的大儿子,他战死在了?#35009;?#22320;方来着?这一?#26131;?#30340;特征,似乎都汇聚到了面前这个老矮人的身上。

    在它?#20063;啵?#19968;个浑身赤红的老蜥蜴人一只手搭在膝盖上,半蹲在宫殿的梁柱上,头上擦满了艳丽的羽毛,脸上涂抹着白色战痕,带着桀骜不驯的目光看着宫殿之中的同族。

    “尊敬的巨龙,巨蛇之尾已经重现天空,伊索林消失之后,我们很少再能观察到如此明显的星相。我们不知道这背后隐喻着?#35009;矗?#20294;水占术的每一个结果都是凶兆,或许大变将不远矣。”

    开口的是一头?#34892;?#32933;胖的蜥蜴人,看起来像个大肚皮的蟾蜍,带蹼的爪?#28216;?#30528;一根微微弯曲的?#32456;齲?#21402;厚的脂肪上覆盖着角?#20160;悖?#20960;乎将它眼睛挤成了一条缝隙,用视角的余光扫?#24188;?#22823;厅。

    它说话时,带着厚重的腹音,?#34892;?#20196;人厌恶。

    它身旁一头长着灰白皮肤的高大同类,就轻蔑地喷了喷鼻子。后者几乎和泰纳瑞克一般高大、年轻与强壮,结实的胸肌上躺着三条兽?#32769;?#38142;,上半身就那么袒露着,凶恶的巨口利齿遍?#20960;?#20687;是一头从侏罗纪时代走出的生物。

    它开口答道:“太阳纪元上所标示的大时代已至,它预示着精灵与凡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辛萨斯会重回世间。我已经可以感到星界的力量正在汇聚起来,那个声音已经苏醒过来了,这正是属于我们的时代。”

    “而我,”年轻的蜥蜴人声音咝咝作响:“就是安达索克预言之中那命定之月,闪耀之海的意志继承者,古达索克的新王,各位,请给予我你们的古老祭礼吧。”

    它站出来来到托拉戈托斯面前,高傲地答道:“古老的守护者,给我你的祝福,我就是那个你等待已久的人,我将完成你的夙愿。”

    矮人没好气地回过身去,挡在这?#19968;?#38754;前:“老托拉戈托斯自然会选出那个人来。至于现在,你最好是走开一些,因为它需要休息。它已经一千两百岁了,你最好学会尊重老人。”

    “这是我们族内的事情,最好走开的人是你,老矮子。”高大的蜥蜴人不屑地说道。

    老矮人重重地哼了一声,从背后取下战锤握在手中:“看来我得教教你?#35009;?#26159;礼貌。”

    “战斗?”高大的蜥蜴人也取下长刀:“诸圣在上,我奉陪。”

    但正是这个时候,大厅另一边传来一声冷哼:

    “真是无聊至极。”

    说话的是一头佝偻的老蜥蜴人,它瘦得近乎皮包骨头,就好像是一张灰黑的外皮蒙在光?#21644;?#30340;骨架上一样,虹膜与瞳孔是迥异于它人的苍白色的,犹如一对凸起的死鱼眼。

    在老蜥蜴人身后,还有一群人类,红色的?#33050;?#26174;得十分显眼,如果方鸻在这里,一定能认出其中那个铳士,正是在精灵?#20598;?#19982;他打过一?#25569;?#38754;的?#19968;鎩?br />
    后来?#20598;?#22349;塌时,他看到对方被飞石砸?#26032;?#21040;?#26031;?#24213;。

    而紧跟在老蜥蜴人身后的,正是当时杰弗利特红?#38706;?#30340;指挥者——沧海孤舟。

    “各位,”老蜥蜴人用苍白的眼睛看着其他人:“伊索林消失之后,古代圣贤们的预言便已经宣告失效,我们一族早不再相信那些古老的东西。新的纪元已经降临了,而这一次我们黑夜之民将要掌?#20806;?#24049;的命运——辛萨斯必将归来,但不是通过你们以为的方式。”

    ?#20843;?#23427;吐出分叉的信子,发出干哑的咝咝声道:“必将君临一?#23567;!?br />
    “而你们,皆要?#25380;?#20110;此。”

    老蜥蜴人用枯枝一样的手?#38050;?#21521;其他人,用充满了的威胁的目光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告辞了。”然后它抓着手中的木杖,一瘸一拐地向后走去。

    在它身后杰弗利特红?#38706;?#30340;人纷纷让开一条道路,他?#24378;?#20102;这座金?#34962;?#20809;的大厅一眼,眼中?#34892;?#32673;慕之色,但也纷纷跟着老蜥蜴人离开。

    这些人一离开之后,宽阔的宫殿之中立刻空了好大一块。

    在上一个时代之前,这座建立在山谷之上的宫殿曾经是辛萨斯蛇人用来执行祭礼的神圣之所,蛇人们崇拜星与月,因为它们的圣所往往高高在上,?#36335;?#31353;野。

    密集的廊柱与阶梯,则犹如众圣与星河。

    方鸻与泰纳瑞克正在苏菲、茜一前一后的带领下,缓缓走上宫殿前方的阶梯,正好与从里面走出的夜蜥人一族打了个照面,方鸻看到后面的杰弗利特红?#38706;櫻?#19979;意识地停了下来。

    而对面那夜蜥人一族的长者,在看到泰纳瑞克时也停了下来,双方都眯着眼睛看着对方。

    但不过是短暂的一瞬,双方便交错而过,彼此将彼此甩在身后。

    沧海孤舟身边那个铳士还?#34892;?#22909;奇地回过头看了一眼方鸻的背影。“怎么了?”沧海孤舟察觉到他的异常,开口问道。而这时候那个年长骑士乔里已经不在这个?#28216;?#20043;中,精灵?#20598;?#19968;战之后,后者已经在半个月之?#24052;?#24441;了。

    “没?#35009;礎!?#38131;士摇摇头,他在精灵?#20598;?#20043;?#25509;?#26041;鸻交手过一次,但两者都在?#26174;?#30340;距离上。而这一个月以来,方鸻的变化不知有多少,?#30001;?#21518;者又带着面具,他自?#24187;?#33021;认出来:“只是?#34892;?#22855;怪,总觉得之前过去那人?#34892;?#30524;熟。”

    “你是说银色维斯兰的那个小公主?”沧海孤舟问道。

    ?#23433;唬?#26159;另一个。”

    “是那个蜥蜴人。”

    “是它旁边那个年轻人。”

    沧海孤舟回忆了一下,确信自?#22909;?#26377;见过对?#21073;?#20182;对自己的记忆力很自信,因此便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转而回头去问那老夜蜥人:“尊敬的长者,之前那?#19968;?#26159;?”

    “安达索克来的年轻人,我听过它,比里面那个稍微有?#24052;?#28857;。”老夜蜥人声音沙?#39057;?#31572;道。

    方鸻则没那么多想法。

    他自然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杰弗利特红?#38706;?#30340;铳士,不过他早知道杰弗利特红?#38706;?#22312;这个地?#21073;至?#35299;对?#25509;?#34880;之盟誓的关系,心中自?#24187;?#22826;多惊?#21462;?br />
    他和杰弗利特红?#38706;?#26377;不小的仇,不过这不代表着他在公开场合会公然挑衅对?#21073;?#20805;其量躲在暗处?#37027;?#38452;对方一下罢了,就像之前那样。

    当然,随着自己等级与力量慢慢成长,方鸻相信自己总有机会给对方来一次狠的。

    至于现在嘛,当然是假?#23433;?#35748;识好了,在军方的问题没有解决之前,他事实上还有不小?#39535;?#22312;弗洛尔之裔手上呢。好在让他松一口气的是,对方似乎确?#35009;?#35748;出他来。

    只有苏菲留意之前的细节,她一头黑发在前面微微晃动着,问道:“你认识他们?”

    ?#20843;俊?#26041;鸻问道:“你说杰弗利特红?#38706;櫻?#25105;在艾文奎因和他们打过交道。”

    女骑士轻轻点?#35828;?#22836;。

    过了一会,她才说道:?#20843;?#20204;不是?#35009;?#22909;人,弗洛尔之裔在选召者之间口碑很差,我看他们好像注意到你的样子,你最好小心一下这些人。”

    方鸻微微吃了一惊,他还以为这些大公会都是一丘之貉,至少表面上会维持一团?#25512;?#30340;样子,没想到苏菲竟然直接这么尖锐地指了出来。

    不过转念一想又?#34892;?#37322;然,杰弗利特红?#38706;?#22312;他看来是庞然大物,在银色维斯兰看来自然不算?#35009;矗?#21487;以随意评价。它背后的BBK事实上连十大公会都算不上,被KUN所在的风语者俱乐部稳压一头。

    如果是Elite这样的公会,对方说不定就要谨言慎行了。

    苏菲回过头,看他神色就猜出他在想?#35009;矗?#19981;过她也不解?#20572;?#20854;实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的?#24895;?#22914;此。?#19981;?#21644;不?#19981;妒裁矗?#37117;会直接说出来,她看方鸻这一行人不过是小冒险团,才善意提醒对方一下。

    “我在古塔的确听过这样的传闻,”希尔薇德忽然开口道:“杰弗利特红?#38706;?#22312;那里的口碑的确很差,尤其是在原住民之间。”

    “你是古塔人?”苏菲回过头好奇地看了一眼这个精致得好像人偶一样的贵族少女。

    “我是来自古塔,苏菲小姐,”希尔薇德浅浅一笑回答她道:“而且我记得苏菲小姐也来?#38405;?#20010;地方吧?”

    “嗯。”

    苏?#39057;?#28857;头,她新手时代的确是在那里度过的,那里其实并不是银色维斯兰的传统势力范围,而是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与杰弗利特红?#38706;?#20132;手的第一前线。

    这个秘密知道的人并不多,但这个女人好像很了解她,她不由多看了后者一眼,总觉得对方对自己好像?#34892;?#25932;意。

    但希尔薇德只是笑吟吟的回应她的目光。

    几人进入大厅之中。

    方鸻正好听到前面一个瓮声?#25512;?#24102;着腹音的嗓音在抱怨:“离经叛道!”他转过一道廊柱,?#36276;?#21040;说话的是一头高大的蜥蜴人。

    ?#21482;?#33394;的皮肤,眼睛上涂?#29228;?#24418;的黑色花纹,巨大得像一头蟾蜍,对?#20132;?#22312;说道:?#20843;?#20204;竟然和人类勾结在了一起,真是堕落不?#22467;?#19981;愧是最为低贱的一群?#19968;鎩!?br />
    “还有海里的那群?#19968;錚?#25105;听说它们也与这些?#26031;?#25645;在一起,古达索克神圣的血脉,就被这些败类玷污了。”

    它还在喋喋不休地说道。

    而那个皮肤灰白的高大蜥蜴人已经警觉地转过身来,目光从方鸻等人身上一扫而过,接着好像当他们似空气似的,直接紧紧锁定了泰纳瑞克。

    它细长的瞳?#31069;?#24050;经完?#26432;?#25104;了一条狭窄的线。

    ?#20843;?#37329;氏族!”方鸻这次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来,安达索克三圣族之中最著名的一支,也是远南王国真正的领导者。而在他眼中,这头蜥蜴人比泰纳瑞克还要来得强壮一些,至少身高就高出一线。

    而对方的金之手,?#35009;?#26174;比泰纳瑞克的要来?#27809;?#20029;,那应该就是索金圣物,次神器太阳神之握,而对方的身份就不言之自明了。

    这小小一个地方居然汇聚了两位安达索克的蜥蜴人王子,而其他人,似乎也非?#35748;小?#33267;少方鸻看到的那头?#21482;?#33394;的蜥蜴人,他也能认得出身份。

    塔达蜥族,蜥蜴人之中最强的施法者。

    然后他一抬头,看到那半蹲在梁上、满头羽饰的年迈蜥蜴长者,后者的来头就更大了,圣休安的继承者,血蜥族,蜥蜴人之中与安达索克蜥蜴人齐名,甚至更加著名的存在。

    然后大厅中还有一个老矮人,只看那很有特点的霜灰色眉毛,方鸻就能认出对方是钢眉矮人。

    有钢眉毛在这里倒不奇怪。

    方鸻对于麦哲里-托拉戈托斯的生平了若指掌,除了不知道它居然与蜥蜴人有如此紧密的联系之外,自然清楚它与钢眉毛之间深厚的友谊。

    而在那矮人身后。

    方鸻便第一次看到这头传奇巨龙。

    那场景?#20154;?#24819;象中还要来得震?#24120;?#37329;?#34962;?#29004;堆满了财宝的大厅,就像是所有传奇故事之中描绘的巨龙的宝窟一样,几乎闪花了众人的眼睛。

    帕克头?#25991;?#30505;,‘哎哟’一声噗通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张大嘴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要不是天蓝赶忙把这丢人的?#19968;?#25341;到后面,?#20848;?#36825;?#19968;?#39532;上就要不顾一切冲到前面去了。

    其他人也或多或少都?#34892;?#24778;?#21462;?br />
    即便不惊讶于?#35828;?#22914;山似海一样的财富,也要惊讶于在那座金子堆成的山上的巨龙。

    这头传奇巨龙甚至比完全体的尼可波拉斯还要大上一圈,如矛一样的尾巴蜷曲起来,便足以环绕整个大厅一圈。绿色的鳞片映着金子的光芒,幽深得像是翡翠,它呼吸时偶尔喷出一道金色的火苗,声音大得像是滚雷。

    还有那对遮天?#31283;?#30340;翅膀,人们几乎要仰着脑袋才能一睹全貌,而这还是它收束的状态。很难想象,当它?#36276;?#26102;,会是怎样一幅壮观的画卷。

    但即使是如此庞大如山的?#29228;仙?#29289;。

    众人还是明?#38405;?#24863;觉得出来它的虚弱,老龙沉重地呼吸着,偶尔?#36276;?#30524;皮露出一丝缝隙,金色的目光扫过这一行?#35828;?#20013;的每一个人。

    但仅仅是这个动作,似乎也?#26408;?#21435;了它的力气。

    看到这个样子的麦哲里-托拉戈托斯,方鸻不由大吃一惊。

    他对于这头传奇巨龙的印象,还停留在社区上那些雄伟的、令人震撼人心的历史影像之上,在那些影片之中,老龙还富有余力,它变成人类的样子,也温文尔雅。

    而且方鸻记得它三十年前最后一次出现在考林—伊休里安时,似乎?#35009;?#34928;老到今天这个样子。

    这究竟是发生了?#35009;矗?br />
    “我老了,恕我无法接待各位,”正是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轰鸣的声音像是在大厅的穹顶之上炸响,落在每一个人心灵之间:“但年轻的朋友们,欢迎光临我的宫殿。”

    方鸻看到麦哲里-托拉戈托斯根本没有开口,楞了一下,才?#20174;?#36807;来这是心灵传讯。

    然后其他人还没来?#30473;?#22238;答,一个不?#23433;?#20130;的声音便从他心灵之中传来:“你好,托拉戈托斯先生,初次见面。我是塔塔,塔塔-大?#31895;?晨星。”

    “噢,”老龙趴在那儿一动不动,但声音充满了惊叹之意:“一只小妖精,好像还与我们一族?#34892;?#28170;源,你好,小姑娘。”

    方鸻不由回头去看其他人,但所有人都毫无?#20174;Γ?#22909;像只有他听到了这句话。

    这时泰纳瑞克上前一?#21073;?#20197;手抚胸道:“尊敬的守护者大人,应你的召?#21073;?#25105;来了。厄-阿塔大人告诉过我你的事迹,我一直心有向往,但遗?#23545;?#27492;之前未能见过一面,我带来了闪耀之海的问候,但我并非仅是为此而来,我为了那个古老的预言而至。”

    “我明白。”老龙的声音像是深远的风,吹过大厅,“你上前一?#21073;?#20247;星之子,我等你好久了,让我给你祝福,苏菲那个小丫头总算办了一件好事。”

    所有人都?#35835;恕?br />
    蜥蜴人们面面相觑,而方鸻还没听懂所谓祝福是?#35009;?#24847;?#36857;?#32780;正是这个时候,他思维的世界之中好像有一道黑暗的浪潮席卷而来。

    他一下瞪大眼睛,?#36276;?#21040;那并不是?#35009;?#28023;浪,而是一系列连续不断的画面。那些画面映入他的脑海之中,逐渐变?#20204;?#26224;起来。

    他感到自己变成了一头龙。

    一头小龙,羸弱不?#22467;?#25165;刚刚从蛋壳之中破壳而出,好像一种原始的本能驱使他,让他看着自己一点点吃掉自己的卵壳,?#25351;?#19968;点体力。

    那是一个极端黑暗的?#32938;场?br />
    它是这一窝龙卵之中第一头孵化的龙,它?#20982;?#25176;拉戈托斯,它小心翼翼地晃动着自己的翅膀,打量着黑暗之中的?#32938;场?br />
    那是一座深远的地下城。

    它像是黑暗之中的宫殿一样,安静地矗立在那个地?#21073;?#22312;小龙?#21491;?#30340;尽头,有一座令方鸻?#34892;?#30524;熟的建筑,隐藏在氤氲之中。

    你是一座方尖塔。

    然后画风一转,他已经长大了不少,至少能蛰伏在黑暗的地下,狩?#38405;?#20123;比它更小的兽类。它成了这一小片地域的王者,在它统治的区域里,没有比它更强壮的野兽。

    它毕竟是一头龙啊,它叫托拉戈托斯。

    然后方鸻脑子里又多了很多记忆,自己有十七八个兄弟姐妹,但这些年下来已经死了个七七八八,在黑暗的地下,幼年龙类的存活率也相当低下。

    而在记忆的而深处,总有一个地?#21073;?#35753;它感到心悸不已,?#36335;?#20165;仅是连想到,也会令一头巨龙胆寒。

    此刻的方鸻,自然也感同身受。

    他感到时间不知过去了多少年,年幼的巨龙一点点长大,终于有了与地下世界那些最强大的生物一较高下的实力,纵使是夜蜥人,也在它的怒吼之下四散而逃。

    然后,它再一次去了那个地方。

    在方鸻的?#21491;?#20043;中,那是一座孤零零的桥,好像凭空悬挂在弥漫的黑雾之中,?#35753;?#26377;头,?#35009;?#26377;尾。它一点点靠近那桥的中心,心中的不安愈发明显。

    然后一座高大的建筑破开?#26197;懟?br />
    那是一座宫殿。

    而宫殿的中心,无声的矗立着那座黑色高塔。

    那几乎就是方鸻看到的最后画面,他惊恐地看到那高塔之上有一只黑漆漆的眼睛紧盯着自?#28023;?#23427;好像正变得越来越近,?#36335;?#27809;?#35009;?#33021;挣脱它的控制力。

    而就他忍不住尖叫起来的那一刻,所有画面消失了。

    只剩下老龙苍老的声音响起:“那就是预言所在之地,众星之子,你看到了吗?”

    泰纳瑞克紧皱着眉头:“那是古代圣贤的?#20598;#?#37027;座尖塔上封印着?#35009;矗俊?br />
    在蜥蜴人身后,天蓝吓得像个?#20061;?#20154;一样杵在哪里,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姬塔也是紧紧按着?#30446;冢?#20284;乎有点不适。

    贵族小姐罕见地眉头微蹙,抓着自己的手提箱,偏着头不知道在想?#35009;礎?#33267;于其他人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就连狮人也严肃起来,握着自己的权杖,低叹一声:“好强大的黑暗力量。”

    艾缇拉轻轻点头。而在几人一旁,苏菲也皱着眉握着自己的佩剑。

    老龙眼中一线金光闪动,才回答道:“这是我能告诉你的全部信息,众星之子,就连我自己也无法探查那记忆深处究?#39592;?#34255;着?#35009;矗?#37027;是我年轻时代的记忆,或许能?#38405;閿行?#24110;助。”

    “来吧,”它说道:“让我给你祝福。”

    “等一下!”正是这个时候,那个索金氏族的高大蜥蜴人站了出来:“为?#35009;?#26159;这个东西,我才应?#27809;?#24471;你的祝福,老龙。”

    它毫不?#25512;?#22320;拦在泰纳瑞克面前,轻蔑地看着后者。

    而那老矮人又抓起自己的战?#31119;?#21638;哮起来:“你是?#35009;?#19996;西,快给我让开!”

    就在双方争执不下之时。

    方鸻忽然心中微微一跳。

    “?#31069;俊?br />
    在场的所有蜥蜴人都回过头来,包括一?#24065;?#26469;在上面一言不发的血蜥族长者,它们用竖瞳奇怪地看着站在泰纳瑞克身后的这个人类。

    而所有?#35828;?#20013;,也只有蜥蜴人王子?#36335;?#26089;有预料的样子,它一言不发,只后退一步来到方鸻身边。

    而就在那一刻。

    方鸻忽然感到自己额头上一阵滚烫的剧痛。

    他差点忍不住惨叫一声,然后就看到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额头上浮现的那个银色的印记。

    那是一顶王冠——

    虽然它仅存一半。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取胆码的方法准确95% 时时彩一位必中口诀 时时彩五星双胆方法 东莞三陪女特殊服务 河南福彩22选五9135期 pk10万能倍投计算器 后三组选包胆技巧 pt电子游戏会让你赢么 日本美女全裸写真照片 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