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九章 意料之外的战斗
    “希尔薇德小姐,你到我后面一点,小心别太靠近。”

    在那男人发出野兽一般低嗥的同时,方鸻伸出手,护住身后的舰务官小姐并说道。

    希尔薇德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后退一步。然后打开皮箱,从中拿出魔导火铳并组装上,她本?#25512;?#36136;出众,而少女与华丽的银色魔导枪的组合更是令众人眼前一亮。

    但只?#24515;?#39764;导士与那男人对此熟?#28216;?#30585;,而且后者低声咆哮着——似乎脑子真有一些不清醒,在方鸻与魔导士之间,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更弱的方鸻作为突破口,反而一头向那魔导士直扑过去。

    那魔导士似乎早料到如此,举起右手,食指一横,左下、再向右下一划,三道银线合成一个正三角形,他五指张开向前一推,?#24187;?#26080;形之墙生成,撞向那男人。

    正是力能系法术,法则之盾,魔导士的二环法术,以施展者的智力为主属性,若爆发力检定无法达到40以上,则无法破开其防护能力。

    但这个法术用得并不精巧,甚至有一些太粗糙了一些,“会不会太早了一些?”连方鸻也看出来这一点,一皱眉头。

    而那男人虽只剩下本能,但?#35009;?#38160;地感到机会,用手在地上一撑,半个身子都大了一圈,一条条银色的光纹从皮肤下显现出来,沿着虬结的肌肉一直?#30001;?#21521;颈项、面颊与眼皮之下。

    然后他咆哮一声,向前猛力一撞,所有人只见蓝光一闪,法则之盾?#24418;?#23436;全形成,便已撞了个粉碎。

    男人破冰而出,向前一扑,在半空中一手向魔导士抓去。其他人不由发出一声惊叫,希尔薇德也举起枪来,但方鸻用手一抬她的魔导铳:“等下——”

    只见那魔导士正立于原地一动不动,一对银色的眸子有如钢铁一般冷漠,只看着扑向自己的‘野兽’,而他的召唤魔像也立于一旁?#35009;?#26377;出手的意思——他举起右手,似乎连改变法术的意思也无,只?#36136;?#19968;道法则之盾横在那男人面前。

    那男人像是受到挑衅一样怒吼一声,右手向前一层层捅破法则之盾,但法则之盾仿佛生生不息,一层层又反复在他前方形成。

    前者一步步向前,但终也有力竭之时。

    他喘着粗气,瞪大血红的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而血淋淋的手最终停在?#24187;?#26080;形的力场墙之前,只在上面留下一个鲜红的手印。

    不多,也不少,正是第七层法则之盾。

    好快的施法速度——

    这是大厅中此刻所有人共同的心声,他们中大多数人这才从电光火石之间的交手之中回过神来。

    那男人无疑是一个狂战士,是重战士这一类职业之中最以力量见长的特殊职业,说是特殊,是因为这一职业技能并非是寻常公会大厅之中可以获取,而且对于一般人还有血统之上的要求。

    这是一个很高阶的职业,至少在二十二级以上,拥有一系列前置技能与知识、血脉,才能在远离文明的伊斯塔尼亚氏族之中学到其第一个核心技能——远古?#27492;鍘?br />
    而就是这样一个职业者,居然被这个钢之议会的魔导士用一个二环法术生生停了下来,而且对方连一个法术?#35009;?#22810;放,将将七个,不多也不少,将其挡下来。

    说明魔导士早?#36864;?#22909;这一切,手下还游刃有余。

    而对方那一刹那究竟是怎么施法的?#31185;?#20182;人不由也私下询问这个问题,公会的几个选召者一一将目光投向领队的年长者,但后者也摇了摇头——他又怎么能看得清楚。

    只是他已经看出了对方的身份,艾塔黎亚的选召者之中,这个年纪的钢之议会魔导士也不过一人而?#36873;?br />
    不过所有人中,只有方鸻看得?#34892;?#24863;慨,对方一共施展了四次法术,但在两两法术之间插入了?#31895;?#27861;术的超法技巧,对方动作很快,看起来一气呵成。

    这才是他印象之中的选召者与魔导士应有的样子——

    他一下就不由想起了秦执,那个黎明之星曾遇上的游侠,他与对方有过一次交手,但那也不过是出其不意而?#36873;?br />
    当时那片银月之下的森林,一个人,便犹如一道天堑,让大半个团?#28216;?#27861;寸进,要不是突然出现的巨构装体,恐怕他们会团灭在那个地方。

    虽是对手,而且方鸻也看不过对方的手段,但他也不得不承?#24076;?#23545;方是他来到这个世界至今以来,所面对过的最像是第二世界选召者的对手。

    除此之外,就是此刻所见的这个年轻的魔导士。

    他们身上,都具有一种共同的特质,即人们所谓的一线的潜力,总有一天有进入那个世界的机会。

    而像吴迪、琉璃月与红叶,还有杰弗利特红衣队那个与他交过手的战斗工匠少年,虽然同样有天?#24120;?#20294;他们太过年轻,在艾塔黎亚这样有天赋的新人何止千千万万,最后能踏入第二世界的,又有几人?

    连他自己,也一次差点死在精灵遗迹,一次差点死在芬里斯的地下,而公会选召者,死亡率更高,千万别以为公会会小心保护自己的精英青训成?#20445;?#21556;迪、琉璃月与红叶在银林之矛与塔波利斯绝不只有一个。

    就是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也不是银色维斯兰培养的唯一一个明星选手,不经历实战,永远只能?#24378;?#36215;来很美而已,星门之后大大小小的组织无?#24187;?#30333;这一点。

    方鸻的思考不过是一刹那。

    那男人一击不中,似乎意识到?#24187;睿?#20934;备后退。但魔导士左手已举起魔导杖,重重往地上一拄,一道无形的波纹以他为中心扩散而出,只见一道岩柱轰一声从地面升起,那男人还没?#20174;?#36807;来便被击飞上半空。

    直到这时,魔导士一旁的钢铁魔像才出手,一拳轰向半空中的男人,巨大的钢铁之拳将他打得飞出去,几乎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骨裂声。

    而后者撞在一侧的柱?#30001;希?#28378;落下来声息全无。

    其他人这才松一口气,他们原本还以为这男人有多厉害,却没想战斗结束得如此容?#20303;?br />
    但希尔薇德却在后面拍了拍方鸻的肩,示意他看向另一个方向,方鸻回头,看到那里那魔导士原本放出去的两道警戒结界并未消解,反而扩张了不少,一直抵近到四周落地拱窗边缘。

    “还有战斗?”方鸻敏锐地想到:“这男人还有同?#24120;俊?br />
    非是他胡思乱想,越是优秀的魔导士越不会随意浪费自己的魔力,魔力等于生命,这是魔导士之间的一侧铭言。更重要的是,他少见过拜龙教徒单独行动,他们一出现往往是成群结?#21360;?br />
    而他还未想完,便听一片玻璃碎裂的声音从四周响起,只见一片身着?#36951;?#30340;神秘人从四周破窗而入,涌进大厅之中来。

    安吉那圣殿今天算是倒了大霉,原本漂亮的玻璃拱窗,现在一扇?#35009;?#33021;剩下。

    “帮我看好这?#19968;錚?#37027;魔导士这才第二次开口:“也别让他?#24039;?#23475;其他人。”

    方鸻点?#35828;?#22836;,表示自己明?#20303;?br />
    不过这些?#36951;?#20154;的第一目标并非是他们,也不是其他人,而是大厅中间那男人,向那人直冲过去。

    只是那魔导士显然早料到这些人会如此,红色的结界一张的同时,他看也不看后面回身一指,发出两道射线、顷刻那里的两个?#36951;?#20043;人。

    那些?#35828;?#22320;之后,方鸻才发现?#24471;?#20043;下不过只是一些普通人类的面孔,与先前那男人不同,不过这些?#20439;?#33016;上皆一致佩戴?#24187;读?#24418;纹章——如他在多里芬所见,正是拜龙教徒。

    进来的一共有十一人,减员两人之后便还剩下九人。

    这些人远不如先前那个男人厉害,但让方鸻无语的是他们同样至少也在二十级以上。?#36951;?#20154;行动受阻之后,立刻交换一个眼神,一些人主动向那魔导士围过去,而另一些人则绕向另一个方向。

    方鸻只看到其中两人在一根柱子之后一滚,便躲入那里一片长椅后面的阴影之中,他空间感知与判断能力好得出奇,立刻出言提醒道:“有两个人在七点钟方向潜行,速?#20154;?#20116;,他们应该是向靠近圣坛方向——”

    这提醒精准得有一些过分,那两人大吃一惊的同时从长椅后面一跃而起,正是方鸻所言的位置。但他们?#20174;?#20173;晚了一点,魔导士甩手就是一个火球术丢过去,将两人连同一片桌子化作火海。

    魔导士与元素使其实向来不分家,前者是兼修的元素使,后者是专职的魔导士,虽然在施法技巧上有很大不同,但魔导士确实也掌握着很多元素法术。

    这个火球法术似乎还受过‘?#27573;?#25193;散’超法技巧加持,波及?#27573;?#24778;人,两个?#36951;?#20154;无法?#27833;?#20043;下,只能在火中作自己——?#20234;?#20154;又显然是灵?#19978;?#32844;业,并无?#35009;?#25252;盾,于是在一片哀嚎之中化为灰烬。

    点点黑光从火海之中升起,似乎还想冲天而起,但圣殿?#33539;?#20043;上一道白光垂下,顿时将之消弭于无形。

    开玩笑,在安吉那的圣殿之中撒野还想复活,真当欧力众神是不存在的?

    而那魔导士反身丢出火球,他正面的敌人显然抓住机会,手?#25351;?#24335;利刃向他刺来,只是前者身后钢铁魔像一下横过身躯,便用宽广的?#22330;?#21486;叮当当’将这些攻击一应全收。

    只是在?#22363;久致?#20043;中,有一道阴影滑入那魔导士身后,而后者似乎并未注意到这一点。“小心!”方鸻不得不在一次记出言提醒。

    当然他手上动作其实更快,早在对方丢出火球那一刻便已放出之前买来的老古董构装‘镜像者’——后者正面战斗力不显,但速?#28982;?#34892;,也一个箭步射向那个方向。

    ‘镜像者’的武器是一把细剑,但只与对方一交手,便被挑飞武装。

    这实力差实在是让方鸻?#34892;?#24515;酸,那?#36951;?#20154;轻轻一晃,便绕开‘镜像者’,继续向魔导?#31185;?#21435;。

    好在方鸻?#35009;?#25351;望过‘镜像者’能有?#35009;?#24314;树,他已投影出‘督军III型’——还好这两款古董构装在‘银叶与?#19979;?#37117;有存货,不像工匠办事,只给他图纸——而此时此刻,它们便派上用场。

    方鸻启动‘移形换位’,将督军III型与镜像者?#27809;?#20301;置,来到那魔导士身边,然后他便下达命令,让前者启动超载护盾。

    可正是这个时候——

    那魔导士手上魔导杖的水晶一亮,一道无形的力量将正在启动的‘督军III型’推开,也打断了它的启动。前者转身向后一握,那力量在他手上汇聚在一起,竟生生将那个扑向他的敌?#20439;?#21040;半空。

    巨人之握,力能系法术——

    这东西与箱子施展的那一类法术相比,后者简直是小巫见大?#20303;?br />
    而那魔导士似乎根本也不在意,随手一丢,便把那人丢出去撞在台阶上摔了个?#36234;?#36856;?#36873;?br />
    他这时才看向方鸻,开口道:“小心你自己。”方鸻一回头,这才惊觉烟雾之中竟有一人不知?#35009;?#26102;候靠近?#20439;?#24049;,而对方隐秘技巧实在太高,他与希尔薇德皆未发觉。

    也想必是他之前的提醒让那些?#36951;?#20154;?#34892;?#24778;觉,才让这些人想到要先解决他这个实力低微的对手。

    方鸻?#20174;?#20063;不算慢,立刻让自己的能天使迎了上去,那?#36951;?#20154;也是使一柄细剑,但两剑交击之下,能天使的平衡立刻少了一半还多,吓了方鸻一大跳——这等级相差也太多了。

    能天使是灵?#19978;?#26500;装,本身耐久并不高,所以闪避值尤为重要,而平衡又与闪避挂?#24120;?#19968;击之下,方鸻便只能让它?#26009;?#21518;退。

    但他脑子还算冷?#29627;?#21516;时也让能天使张开魔力护盾,他知道自己一退,对方就要展开抢攻了。

    事实也是如此,只是方鸻?#35009;?#24819;到的是,对方展开攻击的方式竟然是忽然散开来化为一团烟雾,然后绕过他的护盾而来——影舞,方鸻脑子里一阵炸响,才意识到对方是影舞者。

    而影舞者的力量居然能高他能天使这么多,对方究竟多少级?

    但他这时后退已经来不及,只能紧盯住对方的动作以试图让开要害,谨防被一击毙命。但也正是这个时候,一声枪响,希尔薇德终于开火,正命中那烟雾到的落脚点之一。

    那?#36951;?#20154;?#20174;?#24456;快,侧移一?#21073;?#36991;开火焰与子弹,但也同时失去了攻击方鸻的机会。

    他似乎已意识到?#24187;睿?#24819;要抽身后退,但那魔导士的法术已准备好,一道波纹横扫而至,这?#36951;?#20154;好像当面被?#20234;?#19968;拳,整个人横飞出去,撞出窗户,消失不见。

    几个回合的交手,?#36951;?#20154;的计划全部落空,自身也损兵折将,等那剩下五人好不容易从钢铁魔像的攻势之下逃开,才发现知识圣殿的护殿骑士与卫兵也纷纷赶到大厅之内。

    那些?#36951;?#20154;看到这一幕心知?#35328;?#26080;机会,也不管那些丢下的同伴是死是活,纷纷转身冲出窗户四散而逃。而那魔导士似乎也不打算追击,只向那些骑士指了一下:“是邪教?#21073;?#21435;拦住他们,能抓住多少是多少!”

    护殿骑士这时也分清谁是敌谁是友,向方鸻与那魔导士一点头,便带?#20439;?#20102;出去。

    魔导士这才收回大厅之中的警戒结界,那些修士与选召者好像这才回过神来,只是还?#20004;?#22312;之前的战斗之中意犹未尽。而主?#36136;?#27583;的主教姗姗来迟,看到现场一片?#22681;澹?#19981;由皱眉。

    不过作为安吉那的信者,他还不至于不问是非黑白,只问其他人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方鸻作为一个吃瓜群众,自然将目光投向那魔导士,不过他也同时看了看那生死不知的男人,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居然看到一丝丝黑烟正从那男人的衣衫下面升起,有点类似于他在黑色圣城地下所见的景象。

    而后者的身体也?#26432;?#20102;下去,竟好像风化一般。

    那不是龙之爪牙才会出现的样子吗,难道说这个男人竟然是龙之爪牙,可看样子又不太类似?

    “这人与芬里斯岛上的事件有关,”那年轻的魔导士这才答道:“我是受考林—伊休里安王令与星门港双重授意来抓捕此人,这是我的任务证明,此人与听雨者公会有关。”

    方鸻闻言不由回过头来,心下?#34892;?#21507;惊,他怎么没想到这件事居然与自己有关,那个男人居然是听雨者公会的高层?#38752;?#20182;怎么看对方也不像是一个选召者。

    想到这里,他不由?#34892;?#24515;虚地多看了那男人两眼,但也看不出?#35009;炊四摺?br />
    不过这里他显然不是主角,所以?#35009;?#20154;在意他举动与神色,事实上在场正在好奇打量那昏?#38405;?#20154;的人远不止他一个,只有希尔薇德与他对视了一眼。

    两人都没想到,离开芬里斯之后居然会在这里遇上听雨者公会的高层——

    而那主教看了魔导士的证明,显得?#34892;?#20026;难,他不是?#26700;?#25289;、玛尔?#21152;?#27431;力的牧师,没工夫关心这些误入歧途之人,安吉那作为知识之神恪守中立,而他的信徒也多半只一心?#38750;?#30693;识与真理。

    不过这件事在圣殿之中发生,他毕竟也难辞其咎。所以最后主教还是只能同意了对方的要求,暂时收押这些邪教?#21073;?#31561;王国骑士团与星门港方面的人前来接收——

    直到此时,那魔导士才回过头,向方鸻点?#35828;?#22836;:“很精彩的操作。”

    不过他似乎?#35009;?#26377;更多的话要说,然后便转身离开——他的任务是抓捕此人,此外所有事情皆与他无关,这正是选召者的一贯习惯。

    而方鸻也正收到一个提示,?#20302;?#25552;示他获得了?#30473;?#21315;?#29616;?#32463;验,他一愣之后才明白是那魔导士分给了他一部分任务奖励。

    虽然不多,但他其实?#35009;?#24110;上?#35009;?#22826;大的忙,对方作此选择,算是认可了他的表现。

    不过方鸻看着那隆隆远去的钢铁魔像的背影,心中并无任何?#32769;?#20043;意,反而?#34892;?#24581;然若失——无论是秦执也好,还是这个魔导士也好,以过去的他看来,也只是第二世界一线公会的后备成员。

    他们有前往第二世界的潜力,所以才能成为后备,否则再天才也是枉然。人们对新人往往津津乐道,在社区之上不乏猜测那些人最终会前往第二世界,成为真正的一线选手的帖子。

    但事实上,方鸻明白,进入第二世界,才算是这些人职业生涯的开?#32908;?#22312;那里,他?#22681;?#38754;对来自于真正的顶尖天才的竞争,就?#24605;?#31821;,或者跻身一线,甚至成为那寥寥的明星选召者——成为传奇。

    而当他真正来到这个世界,才发现作为一个旁观者,与作为一个参与者实在有太大的不同,原本在他眼中的后?#25954;?#25104;?#20445;?#21407;来在第一世界,竟也是他需要去追赶的目标。

    正是这时,方鸻感到有人从后面轻轻握住自己的手。

    他?#34892;?#24847;外地回头看去,才发现希尔薇德含着微笑的目光,方鸻明白舰务官小姐的意思,但他轻轻摇了摇头——他并不需要安慰。

    他一点也未沮丧,反而?#34892;?#26007;?#26223;?#28982;。

    因为他明白,自己总有一?#19981;?#36798;到这样的地?#21073;?#29978;至更高,毕竟他的目标是那些他曾经向往过的人与ID——灰之王,冥与Loofah。

    当那一天到来,他终会在第二世界展开自己的旅程,甚至是一段传奇——

    而大厅之中。

    其他人似乎还未从之前那场战斗之中回过味来,毕竟这样的精彩的战斗在第一世界也并不多见,只?#24515;?#38271;的领队似乎意识到?#35009;矗?#21521;他这边走来。

    方鸻之前的表现也被此人看在眼中,虽还远不及那个人,但钢之议会的魔导士在艾塔黎亚又能又几个?那几手灵活构装的操纵,远已算是常人之上了。

    他想要与这个少年谈谈,能不能也把对方也拉入公会。

    不过方鸻却没留下来沾沾自喜的意思,他只向希尔薇德招招手,也不多留,收起自己的构装之后,便从人群之中离开了这座圣殿。

    而那领头之人分开人群,左右张望,但才发现方鸻早已消失不见。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誉鼎国际 澳门pk10骗局全过程 欢乐生肖规则 下载河北11选五助手 香港单双王免费资料 新疆时时三星基本走势图 麻将规则玩法 富宝彩坛 成人美女图片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