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三十章 龙之影与奇特的碎片
    方鸻捡起地上的侍从徽记。他冷静下来,看了看四周。水晶灯光芒黯淡,地下幽暗湿冷,四周墙上生满青苔,大厅呈圆形,从东到西、从南往北大?#21152;形?#21313;来?#21073;?#38500;入口外,再无其他出口。

    脚下地面凹凸不平,其上?#34892;?#31895;糙的花纹,以手扫开尘土,则能看到下面浅浅的凹痕。凹痕或直或曲,?#30001;?#21521;四面八?#21073;?#24418;成一个规整的图案。

    方鸻直起身来,好让?#32422;?#33021;看到更远处。他目光在黑暗中一闪一闪,仿佛能看到昔日这里落成时的样子。“这是一座魔法阵?”他问肩头上的塔塔小姐。

    “是很像。”塔塔同意他的看法。

    方鸻沿着纹理向前走去,一共三十三?#21073;?#32441;理在大厅北侧汇聚起来,下面似乎有?#35009;?#19996;西。他命令能天使扫开?#39029;荆?#25165;看清地上是一?#32321;?#29436;印记。

    方鸻看到这一幕忽然想到?#35009;矗?#20030;起水晶,柔光照出北面的墙壁。那里天花板上伸下一支支根蔓,乱蓬蓬一丛,影子驳?#21360;?br />
    他走过去,用手分开根支,后面石壁上果然是一个狼首徽记,四周荆棘拱卫,并在石中刻下一行小字:

    ‘森严公正,令人崇畏——’

     看到这一幕,方鸻才想起?#32422;?#20026;?#35009;?#20250;对之前画中少女戒指上的狼首感到熟悉,因为这正是罗格斯尔家族的徽记。

    说起来他与这个家族也有一些关系。他手上有一个罗格斯尔家族的继承权,那是他在多里芬幻境之中无意中?#32654;?#30340;。

    幻境之中多里芬的执政官,罗克伦-罗格斯尔正是罗格斯尔家族最后一位家主,三十年?#20843;?#20110;?#27973;?#22823;火之中。其生前最后的执念被与龙之金瞳束缚在一起,方鸻在幻境中为他复仇之后,就得到了这个看起?#20174;行?#22855;怪的继承权。

    罗格斯尔家族虽然位于宝杖海岸,不过?#35828;?#20063;有可能是因为联姻产生的分支家族,因此这个徽记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方鸻不由想起了那画中少女,心中不由好奇起对方的身份。

    他看了看那石壁,?#21335;胱约?#30340;脉继承权是不是能在这里产生?#35009;?#20316;用?想及此,他伸手贴上石壁,但片刻之后,?#35009;?#20063;未发生。

    他又想,罗格斯尔家族崇尚森严的等级,以血为荣,或许这个魔法阵是以‘鲜血’为媒介的。他反手在?#32422;?#33016;口上沾了一点血迹,然后再贴上石壁。

    这一次奇迹发生了。方鸻发现?#32422;?#30340;手竟毫无阻碍地穿过了石壁,?#32456;?#28040;失在石壁后,只余下小臂的部分,像是穿过了一道幻影的墙。

    他轻轻吸了一口气,试着向前走去,石壁逐渐吞没了他的手肘、上臂,直至鼻尖;然后眼前一花,他便发现?#32422;?#26469;到了石壁后面。左手上照明水晶发出的荧荧光辉,在这里勾勒出一条低矮狭长的甬道,杂乱的根须从四壁伸出,拉出一道道影子。

    甬道像是草草开掘出来的,低矮不平,连他也只能弯腰前进。不过更重要的是,他又在地上找到了血迹,才刚刚干?#22278;?#20037;。

    他沿着血迹才走了没多久,前面黑暗中也出现亮光。方鸻见状,熄灭照明水晶,放出发条妖精向那个方向飞去。

    但那方向他并没有看到姬塔,视野中一空,发条妖精似?#22681;?#20837;了一间石室。

    石室内一左一右各立有一座雕像,空洞的目光直视前?#21073;?#20013;央是一方石台,黑沉沉的,像是火成岩。石台左右生长着大量发光的水晶,正是之前亮光的来源。

    方鸻见石室内再无其他东西,才掀开风镜走过去。他走过去检查了一下那些水晶,惊讶地发?#32456;?#20123;皆是纯度驳杂的魔力水晶。

    但这种金色的魔力水晶,他在其他地方还真很少见过,水晶的色泽一般代表着魔力的属性,金色代表着?#35009;?#23646;性?

    “塔塔小姐,这些魔力水晶——?”方鸻掰了一块,放在?#20013;?#20013;,水晶纯净的金色,像是毫无一丝杂质的琥珀。

    但琥珀没有这么规则的形状。

    塔塔摇了摇头,表示?#32422;閡裁?#35265;过类似的水晶。“这里的魔力?#27973;?#23500;集,才能形成这些水晶。它们是在一百年之间形成的。”

    ?#19978;?#39764;力水晶在自然界太常见了,这种水平的也不值钱,方鸻只装了一小块在口袋中,才继续前进。他隐隐有一?#25351;?#35273;,山谷中富集的魔力正来自于这里的地下。

    他经过那石台时,无意之中看了一眼,总觉得那幽深的火成岩不像是天然的颜色。更像是一层层鲜血漫流于石台之上,干涸之后形成的色泽。

    他不由打了一个寒颤,用手摸了一下,发现是?#32422;?#24819;多了。石台光滑如镜,岩石的色泽也是由内而外的。不过他抚摸石台时,心头闪过一丝压抑的感觉,下意识收回了手——

    ?#20843;?#22312;那里!”

    方鸻忽然听到塔塔小姐?#34892;┭侠?#30340;质问声。

    他下意识侧过头去,看到塔塔小姐正盯着一侧石壁上?#32422;?#33853;下的狭长影子——塔塔小姐在与影子说话?这个想法让方鸻感到一阵不安。

    他蓦然间意识到不对——光源是从四面八方来的,怎么会偏偏那个方向岩壁上会有一道如此深的影子?像是感受到他的想法,那影子竟忽然之间主动向一个方向偏去,越拉越长,融入那个方向的黑暗之中。

    整个过程没有一?#21487;?#38899;,但方鸻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几乎是立刻就想起了希尔薇德告诉他的当地传说——苍白鬼影。他们当初还讨论了一阵这东西,而出结论它要么?#22681;?#35784;异常,要么是实力强绝。

    舰务官小姐更认同后一种猜测——

    但方鸻没想到,来到这座古堡的第一天,他就看到了这东西。而且这东西比传闻之中更加诡异,他回忆起怪影离开的一幕,仍旧有一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小心一些,骑士先生。”塔塔小姐口气少有地严肃:“那东西很不对劲。”

    “塔塔小姐,那是?#35009;矗俊?br />
    塔塔摇摇头。“之前你看到了?#35009;矗俊?br />
    “一道影子。”方鸻想了一下,不太确定。

    “我看到的是魔力,”塔塔眼底闪过一丝银光。“一种存在状态?#27973;?#21476;怪的以太,与我们现在的?#29616;?#23436;全不同。它像是……掺杂了一些东西。”

    “我也说不上那是?#35009;矗?#20294;让我感到?#34892;?#19981;安。”

    连塔塔小姐也表现出一些不安。

    方鸻心中便更加不安了。他忽然听到?#32422;?#36523;后魔导炉传来咔咔的声音,回头一看,压力计像是疯了一样乱转起来。

    被攻击了!方鸻立刻意识到这一点,但他四下看去,甚至没看到敌人在?#35009;?#22320;方。只忽然之间,他手背一烫,?#28304;?#30340;光芒四射而出。

    ?#25484;?#20043;中似乎响起一声尖锐的叫声,震得人耳膜几乎都要破裂。

    方鸻下意识捂住耳朵,目光中前方空间微微一闪,一个半透明的人影出现在那里——他实在不知道?#32422;?#24212;当怎么去形容一道立起来的影子该是?#35009;?#26679;子。

    它像是一团驳杂的光影,又瘦又长,几乎没有厚度,两只眼睛在?#25484;?#20013;闪闪发光,闪动着怨毒的光芒。怪影手持一?#20005;?#38271;的影剑,一剑向他刺来。

    由于事出突然,方鸻根本没时间去操控立于一旁的持剑人,这也是战斗工匠的薄弱之处,面对突袭往往无力。

    但好在他右?#21482;?#19968;直握着丝卡佩送的铳枪,想也不想便举枪一挡。一道巨力从剑上传来,击得方鸻空门大开,手铳也飞了出去。

    但方鸻终于也抓住机会,射出飞拳——那怪影侧身一闪,黑暗中跳出个位数的闪避伤害值。

    方鸻又左?#21482;?#25569;?#21015;?#21069;,此刻能天使终于赶到,一剑银光斩向那怪影。那怪影直愣愣地后退一?#21073;?#31616;直像是在平移,以违反物理规则的方式举剑一挡,两剑相交,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颤鸣。

     剑光几乎?#34892;?#21050;眼——

    双方交击数次,一击快似一击,然后能天使错身一?#21073;?#26041;鸻手上稍慢片刻,便在她左臂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

    不过方鸻同样还以颜色,一剑斩向那影子的右腿。

    能天使结?#24618;的?#20037;骤降44点,左臂耐久几乎清零,几近折断。

    而怪影也跳出一个数字,奇怪的是。在系统中数值是蓝色的,方鸻?#31995;?#36825;个颜色——那是法力伤害的颜色。

    他心中奇怪,手上却一点不慢,同时两道光门在他身后打开,以一敌一能天使落在下风,但战斗工匠从来都不是一打一的主。

    工程机出现在方鸻身后,开始在方鸻指挥下遥修受损的能天使。

    而另一边,另一台能天使也卡死了那怪影的后路。两台能天使一加入战斗,战?#33267;?#21051;改观,方鸻这才有机会退向战场一角,远远离开。

    谨防这东西还有?#35009;垂终小?br />
    事实证明那怪影十分难缠,两台能天使也不过将将与之打个平手而已。不过它在两台异体持剑人夹击之下一样分不开身,方鸻才逐渐放下心来,一点也不着?#34180;?br />
    工程机的遥修速度方鸻一早就测试过,他加装的基础维修水晶,大约每三秒钟可以回复一点耐久。而灵活构装只需要魔力供应,又无体力限制,打了一两分钟,受伤的能天使便修复如初。

    倒是那怪影身上多了几条伤口。

    方鸻有意识地减缓攻势,以维持魔力?#20013;?#36755;出,只要他主魔力水晶输出不出?#20365;猓?#36825;东西倒下也?#27973;?#26089;的事情。

    这还是他头一次遇上这么难缠的战斗。在多里芬,他是打不过尼可波拉斯,只能智取。而在芬里斯,在地下他虽然遇上了如海一般的怪物,但在军方的支持下,战斗还算顺利,只是过程曲折一些而已。

    而这怪影第一次让他产生了一种在单刷BOSS的感觉——?#32422;?#30340;输出压根不够,只能依?#31185;?#20182;方面的优势满满磨。

    只是他如意算盘才没打多久,塔塔便再一次提醒他:

    “骑士先生,快一些结束战斗。”

    “怎么了?”方鸻想问为?#35009;础?#20294;忽然之间,他又听到?#32422;?#30340;魔导炉传出轻微的‘咔咔’声,魔力输出开始?#20013;?#19979;降。

    那一刻他心中便明白过来——周围还有其他敌人!

    塔塔小姐也说道:“有不少这东西正在靠近,?#28216;?#20204;来的方向。”

    方鸻忍不住头皮发麻,这东西一头已经是BOSS级别的了,居然还有不少。这地方究竟是?#35009;?#22320;方啊,难怪没多少人愿意来这里,这城堡下面简?#26412;?#33521;怪物扎堆。

    先前那吸血鬼就不说了,这怪影连系统都给不出物种与等级,多半是领主级生物。当?#28784;?#26377;他知识太低的因素,不过方鸻宁?#36214;?#20449;是前者。

    而那怪影看起来一时半会不打算倒下的样子。

    方鸻无奈,只能让能天使放弃防守,一剑刺向它薄薄的一层胸腹。后者狭长的影剑也一刺直入能天使的胸口,两者在同一刻互相刺了个对穿。

    那怪影尖叫一声,化作千万片碎片炸裂开来。那一刻方鸻感到一阵刺痛,像是?#35009;?#19996;西从?#32422;?#36523;体中穿过,但身上并无任何伤痕,他一检查才发现魔导炉内的魔力少了一半还多。

    他这才意识到这东西居然还会自爆,自爆?#21246;?#27861;力燃烧。

    方鸻一阵无语。不过塔塔小姐说过东西本身具有魔力属性,有这种异能也不奇怪。他检查了一下?#32422;?#30340;能天使,还好那一剑并未?#35828;?#22826;多精密构件——‘工程机’遥修只能修复结构与?#20985;祝?#33509;是内部的精密构件坏了,战场上一时?#35009;?#26377;可以修复的条件。

    他一共就三台能天使主要战力,损失一台就等同于损失了三分之一战斗力,在这个地方可不太妙。

    魔导炉的‘咔咔’声正越来越响。方鸻心知那些怪影正在向这个方向靠拢过来,他不敢多留,收起能天使便?#24613;?#31163;开。

    但正是此刻,方鸻却驻足停了下来。

    他发现?#32422;?#31995;统中不知?#35009;?#26102;候多了一行提示——

    ‘‘龙之魔女’下级事件目录出?#30452;?#21160;。’

    ‘角色击杀‘龙之影’,汲取本源之力。’

    而方鸻也这才看到,?#32422;?#30340;工?#21576;?#24615;中又多了一条传奇灵感:

    传奇灵感,悲戚。

    他完全愣住了。他上一?#20301;?#24471;传奇灵感,是在击杀了古君猎手之后,拿到对方的苍白之焰的时候,从剑上汲取的灵?#23567;?#21487;古君猎手是?#35009;?#31561;阶的怪物?纵使只是一个幻影,但也不影响其传奇程度。

    而且从传奇武器之上汲取灵感,?#26434;?#24037;匠来说倒也不奇怪。可怎么击杀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影子,就获得了一个传奇灵感?

    那他把这里的怪影杀完,岂不?#24378;?#20197;获得无数传奇灵感?

    当然了,方鸻也只能在心中想想这个可能?#36828;?#24050;。而且他更好奇的是,本源之力又是?#35009;矗?#40857;之影又是?#35009;?#19996;西?

    他是听说过龙之爪牙,也亲眼见过,甚至与之战斗过。但龙之影,他却?#28216;?#21548;过这个名词——若说多里芬的尼可波拉斯之影也算是龙之影的话,那么与这东西的差别也太大了。

    他实在没看出这诡异的影子,又与龙有?#35009;?#20851;系?

    “骑士先生,地上。”这时塔塔提醒道。

    方鸻楞了一下,这才向地上看去,才发现之前那怪影倒下的地?#21073;?#23621;然留下了一件东西,正静静躺在地上。

    那是?#24187;?#40657;沉沉的金属碎片,看似并无?#35009;?#20986;奇之处。

    不过那‘龙之影’没有实体,它能掉出一件金属碎片来,本身就已经很奇怪了。艾塔黎亚并?#24509;?#30340;是一个虚拟世界,可不存在杀?#30452;?#35013;备这种事情。

    方鸻这才捡起金属碎片,碎片比想象中要沉一些,看起来薄得几乎没有厚度,但入手却很有分量。

    塔塔定定地看着他手中的铁片,忽然开口道:“骑士先生,这是寒钢,上面有妖精之血的气息。”

    “寒钢?”

    方鸻向后看了一眼,一边走出石室,一边问道。

    “一种?#22868;?#30340;可以承受妖精法术的金属,比妖精之金还要稀有,他们?#19981;?#29992;这种金属来铸造武器……”塔塔斟酌着?#31034;洹!暗?#22934;精们一般不会在上面留下?#32422;?#30340;气息,除非……”

    “除非?”

    塔塔小姐摇了摇头,没有开口。

    方鸻能感到她的心?#21152;行┓自櫻?#20004;人感同身受,他?#35009;?#24320;口追问。

    再说后面?#32321;?#23558;至,他?#35009;?#26377;这个心思。离开石室之后,甬道开始变得?#19995;?#36215;来,方鸻不敢多留,也不知道?#32422;?#26377;没有走错路,只能一味地?#23616;本?#21069;进。

    其间有两次他遇上了陷阱,不过都谨慎地避开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渐渐感到身后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消失了。

    但方鸻不敢确定?#32422;?#30340;感觉是否是正确的,他又向前走了一阵,才停下来。四周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只余下照明水晶?#34892;?#40687;淡的光芒。

    魔导炉的‘咔咔’声也彻底消失了,方鸻向后看了一眼,才确信那些‘东西’已经离开了。

    ?#20843;?#20204;似乎忽然离开了。”他小声问了一句。

    塔塔小姐点?#35828;?#22836;。“大约在之前一个岔路口的时候,它们就回头了。”

    “怎么一回事?”方鸻觉得这地下简直诡异极了。

    “或许是附近有?#35009;?#19996;西。”

    方鸻环首四顾,才发现前方居然出现了一团亮光。他心下一紧,还以为?#32422;?#26080;意之中又绕回了那石室附近,正?#24613;刚?#21796;出能天使,却一个?#34892;?#23475;怕的声音从那背后传来,试探着问:“艾德哥哥?”

    ?#20985;?#22612;!”

    方鸻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大吃一惊,那正是失踪多时的博物学者小姑娘的声音。

    他冲过去一看,果然看到姬塔拱膝孤零零一个?#20439;?#22312;墙边,捧着照明水晶,手臂上受了伤,?#34892;?#25285;惊受怕地看着他。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亚洲娱乐 藏分出款有用吗 每天更新白菜彩金网站 江苏五分 安卓版01彩票 东莞小姐按摩 通比牛牛是什么意思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竞彩足球专家预测 吉林时时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