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四十四章 扑朔迷离
    “或许我们不应?#32654;?#36825;个地方……”

    帕克搓着手,小心翼翼地看着不远处那条阴郁狭窄的小巷,小声对身边的天蓝说道,试图让她回心转意。街巷中有几盏昏暗的路灯,布满水雾的玻璃罩子里面点着长明烛,半明半熄,金光映着?#27833;?#30340;街面与肮脏的雪水。

    两侧的建筑逼仄又陈旧,一张布满油污的牌?#26377;?#25346;在寒风中吱吱呀呀摇晃着,也不知是?#35009;?#24215;铺,两侧的屋舍黑沉沉的,大都关着门窗,透不出一丝光来。

    那几个?#20439;?#36827;尽头的屋子里之后,就没再出来过,只有他们两个人像傻子似的在寒风里面站了半个?#27833;罚?#29791;瑟发抖。

    但小姑娘不为所动,趴在墙边看着那个方向,头也不回,只不?#22836;?#22320;摆了摆手:“别闹,我们在执行秘密任务。”她语重心长:“帕克,你能不能有点耐心?”

    帕帕拉尔?#26388;?#20102;一个白眼。

    他心想你这?#30475;?#26159;一时?#20284;穡任?#21608;密的计划,?#35009;?#26377;丝毫准备,和小孩子过家?#20063;?#19981;多,也算是秘密任务了?

    不过帕克十分清楚这小姑娘的性子,要是和对方讲道理的话,最后多半是自己吃一个闷亏,结果?#35009;?#20063;得不到。他想了一下,才斟?#20040;?#21477;说道:“可我们没告诉过艾缇拉小姐。”

    天蓝这才回过头来,瞪大眼睛,一副小小的可爱的模样:“你疯了吗?告诉艾缇拉姐姐,我们还出?#32654;?#21527;?你是不是不想要夜宵了?”

    天杀的夜宵!

    帕克心想,?#35009;?#22812;宵也不能让他在寒风之中站上半个?#27833;貳?#20182;捂了捂厚厚的围巾,把自己半张圆乎乎的脸都遮在下面,但还是冷?#20040;?#20102;一个寒颤。

    真正帕帕拉尔人绝不会离开温暖的?#25103;剑?#20182;是?#35009;?#25165;会上了艾缇拉和那只大猫人的贼船的呢?帕克全然忘?#20439;?#24049;在桑夏克的所作所为,心?#26032;?#26159;后悔。

    然后他打了一个喷嚏。

    “闭嘴,帕克。”天蓝十分不满,觉得自己的队友一点也不专业。

    “好?#26705;?#25105;闭嘴,”帕帕拉尔人十分有骨气地回答道,然后问:“待会真的可以热乎乎地吃上一顿饭吗?”

    小姑娘一副受伤的样子,不敢置信道:“帕克,我?#35009;?#26102;候骗过你啊?”

    经常,帕克心想。

    不过他自我安慰道,反正都已经在寒风里面站?#20439;?#36275;半个小时了,不吃白不吃。

    帕克看着不远处的灯光,又冷又饿——灯光之中似乎冒出许许多多幻象,让他?#33945;?#20110;一家富丽?#27809;?#30340;旅店之中。侍者正如流水一般送上来托在银餐盘之中热气腾腾的食物,烤肉焦黄的外皮,滋滋作响的油脂,骨肉分离的汁水,弥漫的浓厚香味,金色的烛光与各色果蔬。

    让他口水稀里哗啦流了一地。

    他拿起刀叉正准备开动,但?#31383;?#20102;天蓝一脚,立刻回到现实之中。?#30333;?#24847;,他们出来了!”天蓝紧张兮兮地说道,假?#30333;?#24049;声音很小的样子。

    还好对面没有游侠这等存在,不然隔着一条街也能把他们这两只‘小老鼠’给揪出来。

    帕帕拉尔人气了个半死,心想你看你的,关我?#35009;?#20107;,我的夜宵呢?全没了。他心中悲伤一时间逆流成河,但黑漆漆的眼珠子里面仍映出几个人影来。

    其中之一便是那个拽得不行的年轻炼金术士,先前和他一起进入那间屋子的四个人之中,如今只剩下三个人。不过屋内和他们一起出来的,还有另一拨人。

    那拨人也是四人,穿着厚厚的外?#23376;攵放瘢?#24102;着帽子。双方彼此交谈着?#35009;矗?#21482;是在这个方向上也听不清楚,

    四人之中有一人显得有点无?#27169;?#26080;意之中向这个方向看来,天蓝借着路灯的光芒看清对面的脸,忍不住‘啊’了一声惊叫出来。

    吓?#38376;?#24085;拉尔人魂飞魄散,赶忙一把把她拉了回来。

    还好对面的侦查技能也不过泛泛,并未听到这一声低呼。“你疯了?”帕克压低声音说道:“你不会是想要把我们变成夜宵?#26705;俊?br />
    天蓝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不好意思地嘻嘻一笑。不过她又指了指外面,惊讶地说道:“你看到了吗!?”

    帕?#35828;?#28857;头,他察觉力只会比天蓝更高,自然看?#20204;?#26970;——之前在灯光之下转过来的那?#24085;常?#19981;是别人,正是他们的老冤家对头。

    龙火公会的大姐头。

    对方与他们也算是老熟人了,在他们还没遇上方鸻之前,就已经与这些人结了仇。甚至方鸻第一次帮他们出手,?#36879;傻?#36825;个‘大姐头’一次。

    而后来他们在多里芬再一次成为对头,那之后龙火公会因为与邪教?#28966;?#32467;,高层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还有曾经一些唏嘘,没想到对方会走上了这么一条路。

    可没想到这位‘大姐头’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20843;?#24590;么会在这里?”小姑娘的目光‘忽然’变得‘锐利’?#20284;?#26469;:?#32942;?#28982;,我就说嘛,那?#19968;?#39740;鬼祟祟的,一定有问题——他们居然与龙火公会勾结,哼哼。”

    帕帕拉尔人心想对方这纯属?#22993;?#30896;到死耗子,不过他理智地没有反驳。帕克虽然不大?#31185;祝?#20294;也分?#20204;?#36731;重缓?#20445;?#20182;压低声音对天蓝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过去偷听一下他们在说?#35009;礎!?br />
    “?#35009;矗俊?br />
    天蓝大吃一惊。

    但她还没开口,帕克就猜出这小丫头想要干?#35009;矗?#36214;忙无情地摁灭她的妄想:“我是夜莺,你可不是。”

    “可你不是弩手吗?”

    “你别管这个,总而言之我隐秘等级比你高。”

    “好吧。”

    天蓝叹了一口气,她虽然总有一些奇思妙想,但还好并不任性,明白帕克所言非虚,才点?#35828;?#22836;。“那你?#20667;?#23567;心一些,帕克。”她提醒了一句。

    帕克心中正有一些感动,却听天蓝又?#34892;?#22855;怪地问道:“既然如此,你怎么之?#23433;?#21435;偷听,你是不?#24378;?#19981;起我,帕克!?”

    吓?#38376;?#24085;拉尔人弩手落荒而逃。

    不过看着对方矮矮胖胖的身影融入黑暗之中,天蓝又不?#26432;?#20813;地感到?#34892;?#25285;心起来。她自己一个人都没这么害怕过,她忍不住想要是那个小矮子给对方抓住了,自己要不要?#20154;?#21602;?

    她立刻?#22278;?#20986;一整套周密的计划——

    当帕帕拉尔人不幸被捕的时候,自己应当怎么光芒万丈地出现,然后如何出手将对方从那两个讨人厌的?#19968;?#25163;中救下来——当然‘讨人厌的?#19968;鎩?#26412;来只有一个,但多了龙火公会的‘大姐头’之后,这个数目自然喜加一了。

    她还设想?#35828;?#24085;克被自己救下来之后,如何感恩戴德的样子,自己从此之后便多了一个忠心耿耿的小跟班。

    想到得意之处,天蓝忍不住嘿嘿一笑,但却忽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把:“你在傻笑?#35009;矗俊?#36825;个声音吓得她差点一蹦三丈高,尖叫出声。

    ?#36855;?#22312;那之前,天蓝才看清楚从自己背后出现的正是帕帕拉尔人,生生止住了大叫一声的欲望。

    她脸色惨白地拍了拍胸口:“吓死?#20234;耍?#20320;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该听的都听到了,自然就回来了。”帕?#26388;?#20102;个白眼。

    天蓝这才发现街巷尽头那些人皆已走远,她回过头来吃惊地看?#25490;?#24085;拉尔人,问道:“你都听到了?我怎么没看到你怎么过去的?”

    天蓝忽然露出狐疑的目光:“你不会是骗我?#26705;俊?br />
    帕克一脸悲愤:“你可以污蔑我的人格,但你不能质疑我的专业水平。”

    他反手去摸自己的短剑,但才想起自己的短剑早就已经?#33618;?#20010;可恶的炼金术士给融化了,只摸了一个空。于是无奈地挥了挥短乎乎的拳头:“我可是夜莺大赛的冠军。”

    “呿,作弊?#32654;?#30340;冠军……”

    ?#36855;?#22312;帕帕拉尔人来得及暴走之前,天蓝总算安抚住他:“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就是了。”她有一些好奇地问道:“那么你听到了?#35009;礎!?br />
    大约是这种好奇的目光满足了帕克的自豪感,他微微扬起下巴,得意道:“那?#36947;?#35805;长了——”

    ?#21543;?#21334;关子。”

    天蓝一记从方鸻那里学来的丝卡佩流手刀,精准地?#23545;?#24085;帕拉尔人头上。

    ……

    方鸻与爱丽莎一行人回到宿营地时,差不多已经是清晨时分。

    下了一夜的雪仍未停,甚至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天地之间只有白茫茫的雪,与远处森林的一抹暗色。他们在马松克溪驻地之外与奎苏女士一行人告别,双方约定好两天之后出发,前往?#25103;?#30340;大溪谷。

    在?#24050;?#20808;生平台上守夜的是巴金斯,看到众人从大雪中返回,向他们打了一个招呼,询问了一番任务是否顺利,才一边放下软梯。

    方鸻第一个爬上平台,便看到在天井之中罚站的一高一矮的两个小不点。

    高的自然是垂头丧气的天蓝,正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他,而旁边的一个是正拍拍肚皮,打了一个饱嗝的帕帕拉尔人。

    方鸻看到这两人这个样子,还微微一愣。不过他也心知肚明,这两个?#19968;?#36825;个样子多半又是惹火了艾缇拉小姐,在团里,也只有精灵小姐能治得住这小丫头了。

    爱丽莎从后面爬上也看到这一幕,忍不住?#34892;?#22909;笑地问巴金斯发生了?#35009;礎?br />
    这个?#29421;?#30340;水?#32456;?#25165;说起昨夜发生的事——

    方鸻听了才不由微微一愣,没料到这两个?#19968;?#31455;然如?#35828;?#22823;包天,居然私底下谁也不告诉,便跑去跟踪龙火公会的人。

    不过艾缇拉生气,多半不是因为他们擅自行动,而是因为两人把其他人瞒在鼓里的行为。

    爱丽莎拍了拍身上的雪,笑着地问她:“希尔薇德小姐没给你们求情吗?”

    天蓝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她,只恨不得自己不是罗塔奥的荒野之民,还可以向自己的爱丽莎小姐姐摇摇尾巴。“艾缇拉小姐发?#22235;?#20040;大的火,希尔薇德小姐可不敢帮我们求情……爱丽莎姐姐,你快让艾缇拉姐姐消消气?#26705;?#25105;已经知道错啦……”

    爱丽莎笑嘻嘻地:“希尔薇德小姐也做不到,我可更不行,你还是?#20384;?#23454;实等艾缇拉小姐原谅吧。”

    小姑娘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

    方鸻这才看到希尔薇德推开门走出来,含着笑用询问的目光看了他们一眼,大约也是一宿未眠,听到外面的动静便走了出来。

    “没事?#26705;?#20219;务如何了?”她问道。

    方鸻只点点头,表示一行很顺利。

    希尔薇德这才看向天蓝和帕克,笑道:“别担心,艾缇拉小姐只是让两个小?#19968;?#28165;醒一下。”

    “我知道,”方鸻颔首,他才不担心呢,这两个?#19968;锎看?#26159;自作自受。

    不过他心中同样有一些好奇,龙火公会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出现?#20811;?#20204;和那个炼金术?#22353;?#26159;?#35009;?#20851;?#25285;?#26041;鸻想了一下,这才问道:?#23433;?#36807;龙火公会又是怎么一回事。”

    希尔薇德正轻轻将额前的发丝捋到耳后,无意之?#26032;?#20986;一丝少女的娇?#27169;?#35753;方鸻看得微微出了神。

    她像是察觉到后者的神色,忍不住掩口一笑:“这?#36947;?#35805;长……”

    不过舰务官小姐在自己的船长面前显然十分?#24515;?#24515;,才将整件事?#36214;该?#36848;了一遍。她其实也不过是转述帕克的原话,但条理分明,并不会让人产生疑问。

    她最后才说道:?#21834;?#22825;蓝和帕克最后拍了照片,我也看过,应?#27604;?#23454;是龙火公会那个‘大姐头’无疑。”

    希尔薇德一边说,一边将图片出示给方鸻看:“喏,就是这张照片。”

    方鸻只扫了一眼,便认出照片上的人来,显然正是‘大姐头’无疑——而且他甚至认出旁边另一个人来,那个人带着高高的礼?#20445;?#34915;着独立特行,他曾经与此人不止有过一次交手。

    人叫做二十,是一个刺客。

    希尔薇德见他满意,这才继续说下去:

    ?#21834;?#24085;克最后听到他们对话,那个年轻人应该不是自己一人来与龙火公会会面的,他代表的应该是其所属的公会……”

    ?#20843;?#23646;的公会?”

    希尔薇德轻轻点点头:?#21834;?#20182;们似乎是在寻找某个人,但具体目标不太清楚,毕竟帕克也不过只听到结尾的三言两语而已。”

    若是在此之前,方鸻或许还不会对这句话太过注意,但经历过艾矛堡一行之后,他显然对关于‘找人’这种事情无?#35753;舾小?br />
    他听了这话,敏锐地问道:?#25226;?#25214;某个人?有更细节一些的线索吗?”

    希尔薇德想了一下,但仍摇摇头:?#21834;?#26681;据帕克的说法,他们提到过关于?#23047;?#20811;和那亡灵巫师的一些细节,似乎是幕后一个大人物给他们下达的命令,可对方自始至终?#35009;?#25552;到过那个大人物相关的线索……”

    “对了,他们似乎也前往过艾矛堡……那个炼金术士应当只是他们留在这里负责接应的人,他们有提到有人受伤,龙火公会这一次来的人中似乎有专业的治疗者。”

    果然如此——

    方鸻听到这里,心中已明了大半,他本以为找到这些人会花费自己不少时间,但没想到?#32654;?#20840;不?#21387;?#22827;。他下意识看向希尔薇德,而舰务官小姐也正看着他,湛蓝的眸子正对上他的目光。

    她只轻轻点了一下头:“我也有这样的猜测,这些人或许正是带走奎苏女士儿子的那些人,从时间上来说正对得上。只是我还没来得及去冒险者公会查看——”

    ?#23433;?#29992;查了,”方鸻摇摇头,笃定地答道:“肯定是他们。而且他们多半不会留下?#35009;?#32447;索,只是我们想要确认这些人的身份其实?#24067;?#21333;。”

    希尔薇德怔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或许这一行有所收获,才会说出这么肯定的话来。果然她看到方鸻正拿出一件东西来——那是?#24187;?#24509;章,上面有一道黑色闪电?#27627;?#22825;空的图案。

    看到这个徽记,希尔薇德眼中目光微微一闪:“这个徽记……帕克在那些人?#36335;?#20043;上也有看到,这应当是他们公会的徽记。”

    “我猜就是。”方鸻用手擦了擦那枚徽记。这徽记是在那具尸体身上发现的,除?#19997;?#33487;女士的儿子之外,其他几人身上皆佩戴着这样的徽记。

    他是选召者,自然一眼便认出这徽记是公会徽章,不过艾塔黎亚的公会大大小小成千上万,也并不是每一个徽记他都可以分辨出来属于?#35009;?#20844;会。

    不过这徽记显然肯定不是属于?#35009;?#30693;名的大公会就是了。

    他开口道:?#20843;?#20204;当时走得?#25191;伲?#25165;会留下这些尸体与徽记。而有徽记,要查对方的身份便容易得多。”

    希尔薇德知道这肯定是发生在艾矛堡的事情,但?#35009;?#22810;问,因为她心知在?#23454;?#30340;时候,方鸻总会把任务细节告诉他们。

    她想了一下,换了一个话题:“?#36865;?#36824;有一件事情,船长大人。”

    方鸻抬起头:“怎么了?”

    “船长大人应该知道都伦?#25103;?#21183;力分布最广的一个组织?#26705;俊?br />
    “是?#30340;暇沉?#37329;术士联盟?”

    希尔薇德轻轻点?#35828;?#22836;:“那些人在最后提到了这个组织,并?#19968;?#35828;了一些?#34892;?#22855;怪的话……我想或许值得注意一下……”

    “?#35009;?#26679;的话?”方鸻问道。

    ?#20843;?#20204;说:‘大人们的计划已经成功大半,联盟已倾向于支持我们,你们现在要做的是寻找更多?#23601;?#36947;合的人,并把我们的人手收缩回来——’”

    ?#21834;?#25226;拳头收回来,自然是为了更有力地打出去。这一次我们会让所有人?#25991;?#30456;看,我们已经决定好最后发动的日期,但具体还需要保密。’”

    ?#21834;?#24635;而言之,差不多会在那场?#28909;?#21069;后,你们必须做好准备。’”

    舰务官小姐?#36214;?#22320;描述完这番话,才看着他:“这些,是帕克描述的原话。不过我猜,这个计划之中这些人多半不过是执行者而已,而真正的谋划者——”

    “是拜龙教。”

    和龙火公会关联的神秘势力,除了拜龙?#36867;只?#20250;有谁?

    但方鸻沉默下来,心中隐隐感到?#34892;?#38382;题。

    他原以为拜龙教徒不过是在塔伦周边一带活动,但现在看来,似乎远远不止于此。他在艾矛堡遇上的那个拜龙教的信使,与对方正在寻找的那个与罗格斯尔家族有所关联的巫妖,还?#24515;?#25226;?#29421;?#30340;屠龙圣剑。

    与这一切?#28900;?#26377;何关联?

    他们真的仅仅是在谋划复活龙之魔女,那么他们在都伦?#25103;?#36825;个‘计划’又代表着?#35009;矗?br />
    方鸻越想,越感到这背后的一切似乎愈发扑朔迷离起来。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百人斗龙虎现金 五分赛车彩票计划软件 11选5龙虎 500元20期倍投计划 新时时购经验 佛山桑拿 押大小单双的好方法 鱼丸游戏下载安卓 创信可靠吗 pk10直播开奖赛车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