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九十三章 银之塔
    环形大厅中的骚乱很快平息了。

    远处星门特备队正井然?#34892;?#22320;离开,丝卡佩皱着眉头看了一阵,但也看不出?#35009;?#31471;倪,于是便收回目光。而一旁的少女,仍正兴致勃勃询问她有关于选召者的事情。

    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仿佛一刻也不得空的样子。

    而丝卡佩?#35009;?#26377;丝毫不?#22836;常?#21482;听得?#34892;?#26377;趣——像她这样的一代人,总是乐于见到后继者也对选召者一途?#34892;?#36259;的。她回过头,笑眯?#24418;剩骸?#26082;然这么?#34892;?#36259;,为何不自己去试试?”

    少女这才叹了一口气,答道:“我也想啊,可是家里人不让,而且我自己也不达标——”她其实原本对这个领域一点也不了解,但没想到一场名不见经传的大陆联赛改变了一?#23567;?br />
    有时候,这世界便是如此奇妙。

    而那个只在比赛当中出现过一次,而后便销声匿迹的神秘少年,更是成为了少女心中向往的象征,只是同时也隐隐有一些失望,也不知对方还不会再出现。

    但那倒无关于倾?#21073;?#21482;是人?#20999;?#20013;对于英雄的描绘而?#36873;?br />
    唐馨看着自己的好友,也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自己让对方了解到这个世界,究竟是好是坏。她自己对于艾塔黎亚其实并没有太多特别的感情,只是因为家里正好有一个活宝而?#36873;?br />
    为了让对方吃瘪,她这才去详细了解过相关的领域。而?#38405;?#20043;后,那只鸽子便再不敢在她面前吹嘘?#35009;?#20102;解超竞技,才让她耳边清净了不少。

    说起来自从寄读之后,就与那呆头呆脑的?#19968;?#20877;没见过,她一开始原本?#34892;?#24198;幸,但久而久之又有一些怀念起来,似乎与对方争执的时光,也并不是那么无趣。

    对方虽然呆了一点,但至少比她那些自以为是的男同学们有意思多了,至少争论时,他不会固执己见,说不过她只会一个人跑到一边去生闷气。

    她竟还?#34892;?#24819;念对方闷闷不乐的样子。

    想到有意思处,唐馨忍不住出神地微微一笑。

    只是丝卡佩与少女皆好奇地看着他,“糖糖?#21051;?#31958;?”少女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又在想哪家少年郎了?”

    唐馨这才回过神来,脸一红,但马上柳眉一竖,“口无遮拦。”她发怒伸手就要去扯自己好友的脸蛋,吓得后者尖叫一声,落荒而逃。

    丝卡佩微笑着看着两人打闹,一时间竟也像是自己也回到了少女的时代。

    只是三?#19997;?#19981;到的地?#21073;?#26143;门特备队离开之后,一个人留了下来。

    行动队的队长正脱下头盔,一头大汗,沉着脸向外走去。而外面正闻讯?#20384;?#30340;廖大使看他样子,心下了然,停下来开口问道:“没抓到人?”

    行动队长摇了摇头。

    他脱下手套,往身边人手上一丢:“我们得到消息的时候,对方肯定在环形大厅,我们听说对方要在这里进行一场会面——情报绝对?#26082;?#19982;可靠。”

    “但结果又和上?#25105;?#26679;?”廖大使问道。

    “是的,我们有队员看到他们进入大厅,但进去之后?#35009;匆裁?#26377;,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行动队长沉声答道:“环形大厅最后一次检修是三个月之前,下面每一条管线通道皆有监控,但?#35009;匆裁挥小!?br />
    “这些龙火公会的高层简直像是鬼魅一样,”他叹了一口气:?#20843;?#20204;又是怎么离境,怎么抵达星门港的?”

    ?#20843;?#20204;是从欧盟离的?#22330;!?br />
    “对方正在排查那一段时间来的每一班穿梭机与运载火箭的相关人员名单,不过短时间不会出结果了。”

    行动队长抬起头,骂了一句:“会不会是美国人动的手脚?”

    廖大使摇了摇头:“美国?#20439;?#24049;也正焦头烂额。”

    行动队长叹了一口气,他也只是发泄之言而已,外交层面的事情,本也与他无关。何况现在谁也不?#20154;?#22909;到那里去,星门港驻军不止中国一家,国外的同僚他也同样认识一些。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廖大使又问。

    “我想先调查一下与他们会面的另一方。”

    “怎么样,有头绪了?”

    “还没有,那些人活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行,你抓紧,”廖大使答道:“上面已准备把听雨者与龙火公会的案子一并并案了,相关的资料国内会传上来,到时候我复制给你一份。”

    行动队长点点头:“交给我好了。”

    两人皆再未开口,看了一眼环形回廊外面星门巨大的阴影,C港区计划的白色框架,正在阳光之下?#20102;?#30528;冷冰冰的光泽,垂映着背后无垠的?#24378;鍘?br />
    人类的前路,似乎永远是未知。

    廖大使的目光忽然停在大厅一角,看到了那里的丝卡佩,与她正对面坐着的两位少女,三人正在交谈,显然并没留意到这个方向注视的目光。

    他显然认出了这位黎明之星的前团长——想不认出也很难,因为不知看了对方照片多少次,与那件事相关的黎明之星每一个人,可以用说皆在他心中。

    ?#20843;?#20204;是谁?”他看着那个方向,忽然问道。

    行动队长回头看了一眼,才答道:“唐先生的女儿,今天才抵达的星门港,她与同学一起来观光的——就是那个少女。”

    “唐先生的女儿?”

    “就是目标的表妹。”

    廖大使多看了那边一眼:“这三个人怎么会认识?”

    “还不清楚,”行动队长摇了摇头:“等消息吧,三、四队在负责这件事。”

    “保护好这些人,”廖大使点?#35828;?#22836;,这才叮嘱了一句:“最近北美那边盯得很近,你知道他们一贯是不讲?#35009;垂?#21017;的,谨防他们出手抢人。”

    行动队长这才点?#35828;?#22836;。

    不过正是这个时候,人群之中一个高大的白人男?#20439;?#20102;出来,他将自己证件出示给外围警备的行动队员看了一眼,才分开人群走过来。

    这个白人男子高大粗犷,身上穿着一件风衣,行走之间颇有气势,他远远向廖大使打了一个手势。

    ?#20843;?#25463;潘大使。”

    “廖,”俄罗斯驻星门大使向廖大使打了一个手势:“出了一点小问题,我?#24378;?#20010;小会。”

    “怎么?”

    “美国人也到了,还有欧盟的人。”俄罗斯驻星门大使神色有点严肃地答道。

    廖大使微微一怔,也不由皱起眉头来。

    他最后看了大厅中一眼,唐?#21834;?#19997;卡佩三人正起身离开。丝卡佩结了账,看了看两个少女,才微微一笑伸出手来:“认识一下,我叫瓦列里娅。”

    这是她新取的俄文名。

    因为本打算离开星门港之后,未来会与魁洛德一切在俄罗斯生活很长一段时间,只是没想到因为一些原因,滞留在了星门港口。这一待就是几个月之久。

    “唐?#21834;!?br />
    “我叫艾小小。”

    “你叫唐馨?”丝卡佩伸出的手微微一怔。

    她看着这少女,心中微微?#34892;?#24778;?#21462;?#19981;会这么巧罢?

    ……

    午后,气温逐渐升高。

    幽暗的林间,与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交织着,间或出现在方鸻的视野之中。

    湖面在阳光下透出一种动人心魄的幽?#21486;?#26368;上层闪着光,远远地雾气消退了,露出湖面上翠叶如茵的小岛,远处的山脊,像是一条淡笔描绘的线。

    浅蓝色,在天边勾勒起伏。

    步入低地之后,?#38706;?#21152;快了步伐,方鸻在后面跟得气喘吁吁,只出了一身大汗。而两?#20439;?#20102;一阵,前方忽然出现了一条林间小?#21486;?#36825;小径隔着几排树,沿着湖畔曲折向?#21834;?br />
    它在幽暗中通向蜿蜒未知,远处翠野如梦,繁茂的植被覆盖了视?#21834;?br />
    曲折的小道,似乎也经过人工维护,铺上了一层木板,但上面又生了青苔,长出一丛丛火红的蘑菇。方鸻看到不远处?#25918;?#36824;竖了一张?#25918;啤?br />
    只是上面苔痕斑斑,字迹早已看不清样子。

    他好不容易才追上去,问道:“这是?#35009;?#22320;?#21073;俊?br />
    ?#38706;?#30475;了他一眼,答道:“要到了。”

    “要到了?”

    方鸻?#36828;?#26041;答非所问的本事有点无语,不过也早已习惯,并且也学会了怎么与对方交谈,反问道:“我们究竟要去?#35009;?#22320;?#21073;俊?br />
    “去找一个人。”?#38706;?#25320;开一丛石南?#21486;?#21069;方有淙淙流水声传来。那里有另一条小河汇入湖泊之中,小?#23545;?#37027;里形成一道拱桥——小径的其他地方皆满是青苔与蘑?#21073;?#24180;久失修。

    但这座木桥?#27425;?#25252;完好,甚至?#34892;?#24178;净,方鸻看着那精致扶拦与雕饰,有一些精灵的风格。

    但精灵在这里很少见。

    两人穿过木桥,前方才豁然开阔,树林从河?#33050;?#36864;去,明亮的阳光?#27833;?#39030;上照耀下来。

    方鸻抬起头来,看到前方青翠的树冠之上,有一层亮红色的屋顶,尖尖的拱顶,与红鳞状的瓦片,也像极了精灵的风格。并?#19968;?#26377;一些奇特的声音,从远处树?#30452;?#21518;传来。

    他听了一阵,才意识到那水车的声音。

    他忍不住问道:“这是?#35009;?#22320;?#21073;?#25105;?#19988;?#25214;?#35009;?#20154;?”

    “这个地方?#24515;?#29926;德。”?#38706;?#22238;头答道。

    “涅瓦德?”

    方鸻好奇:“我怎么没听过这个地方。”

    “口气还不小,艾塔黎亚有那么多地?#21073;形?#25968;奇人异事,”?#38706;?#31572;道:“你都听过?”

    “一多半。”

    ?#38706;?#22238;头去拿自己的大剑。

    吓得方鸻拔腿就跑,没办法,谁?#20852;?#25171;不过对方呢?

    何况这位战士十王的座右铭很简单,能动手绝不多说话,一言不合就要把剑,与?#19981;?#35762;‘道理’的大猫人有异曲同工之妙。偏偏这两个人,方鸻一个也打不过。

    但他说的其实也不夸张,选召者的事情他了解一半,原住民的事情塔塔小姐了解一半,加起?#27492;?#26159;一多半,似乎?#35009;皇裁?#38382;题。

    不过他?#37027;?#38382;塔塔小姐,才终于知道了这是是?#35009;?#22320;?#21073;?#28037;瓦德是一处妖精开的旅店,它在南境还颇有名气。

    但真正知道这出旅店所在的人并不多。

    大多数人只知道它位于长湖之畔,一处密林之内,但却没想到其实就在圣弓峰之下,?#19979;?#30340;森林之中。

    两人穿过小?#21486;?#19968;直走到那建筑下面,方鸻抬起头,一时间忍不住看呆了——这座旅店异常高大,但这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它分为三下三层,但三层之间并不彼此相连。

    而每一层,皆是位于一株巨大的橡木树干,环形的木质平台之上,最上一层,刚好突出青翠的树冠层,将亮红色的尖顶,穿出林间。

    三层旅店之间,只以旋梯与吊桥相通,上面是发光植物生长而出的灯柱,弯曲向下,拢着里面花与果实——由于上层是白天,并?#29615;?#20809;。

    这是一座树屋旅店。

    虽?#29615;?#40507;早听说过在艾塔黎亚妖精与精灵别具一格的建筑样?#21073;?#20294;亲眼所见,这还是头一次。

    他们一路上过来没见到?#35009;?#20154;,但旅店内的确有不少客人,旅店最下一层位于藤蔓缠绕的幽暗林间,建筑尖尖的拱窗里面灯火辉?#20572;?#38706;出?#28982;?#30340;暖光。

    一个尖耳朵的精灵,背着一张长弓向前趴在栏杆上,看到他们两人,向他们挥了挥手:“朋友,从何而来?”

    “北方。”

    ?#38706;?#35328;简意赅。

    “北方气候很冷,越过圣弓峰的时候一定不好?#39336;傘!本?#28789;问道。

    “还?#23567;!卑露?#28857;?#35828;?#22836;。

    从两人的寒暄间,方鸻便看得出来,对方是个原住民。原住民精灵,但他一时间也看不出对方究竟是艾文奎因精灵,还是森林精灵。

    旅店下面空地上停了不少驮兽,当然最大的也比不上他们的?#24050;?#20808;生,看起来应当是一些冒险团与商旅的驮兽的。

    他甚至看到无翼地龙,这?#28382;?#20861;是重骑士的最爱,而且选召者特别?#19981;?#36825;类坐骑——看起来这座旅店,也由不少选召者存在。他四下张望着,才与?#38706;?#19968;起上了楼梯。

    只是两人还未?#21561;眉?#25512;门,一只小妖精便不知从?#35009;?#22320;方飞了下来,来到他们面?#21834;?br />
    方鸻惊讶地看到,对方居然穿着一件黑白二色的女仆?#21834;?br />
    小妖精将手放在裙?#30001;希?#26179;动着一对羽翼,在半空中慌慌张张向他们鞠了一躬:“两位客人,是要住宿呢,还是要小憩片刻,涅瓦德?#38431;?#20320;们的光临?#19969;!?br />
    方鸻好奇地看着对方的装束,这穿在小妖精身上看起来可爱极了。

    他忍不住一下想到了别的地方。

    脑海中便传来塔塔小姐的声音:

    ?#23433;恍小!?br />
    “我、我只是想一下而?#36873;!?br />
    “想一下也不行,骑?#32943;?#29983;。”

    而那边?#38706;?#30475;着那只小妖精,已经开了口:“我来见银之塔的守塔人。”

    “啊,”小妖精楞了一下:“先生有预约吗?”

    ?#38706;?#20174;怀里拿出一件东西:“我没有预?#36857;?#20294;我有这个。”

    小妖精看了看那东西,那是一张银色的叶片,她微微吃了一惊,“请等一下。”才慌慌张张拿着叶子飞走了。

    ?#38706;?#22238;过头,似乎准备等待方鸻询?#39318;?#24049;问题。但让他一时间?#34892;?#22855;怪的是,对方居然一副正皱着眉头深思的模样,一时间好像是出了神的样子。

    他却不知道,方鸻在听到银之塔的守塔人这句话的时候,便一下?#20174;?#36807;来,沉入心神之中,去询问塔塔小姐:

    “塔塔小姐?”

    银之塔便是万物之厅,知晓之厅与银之大图书馆的别称,这个选召者?#24378;?#20013;的万物大图书馆最早是由一群神秘的学者建立,它在考林—伊休里安,奥述甚至远在罗塔奥与巨树之丘皆有分布。

    事实上,每一大陆皆有一座银之塔。

    艾塔黎亚的银之塔在艾尔?#21015;饋?br />
    奥述在真理之拱,罗塔奥在圣白城,而巨树之丘自然是在桑?#30446;恕?br />
    当初他为?#35828;?#26597;清楚拜龙教的事情,在艾尔?#21015;?#23601;造访过考林—伊休里安的银之塔大图书馆,并从那里得到一些关于多里芬的关键信息。

    而且他还知道,塔塔也正是银之塔的造物,七个妖精龙魂之一。她的头衔,也是自称是银之塔的守护者,当然这只是一个头衔,或许只与她成为龙魂之前的一些?#19988;?#26377;关。

    但方鸻?#35009;?#24819;到,居然在这里也有一个银之塔的守塔人。

    对方是这一代的守塔人?

    但怎么会在这个地?#21073;?#23432;塔人不应该在艾尔?#21015;?#20040;?

    好在塔塔小姐马上便解答了他的问题:“守塔人和我并不一样,虽然我也不知道我的头衔是因何而来,但我隐?#23492;?#23519;觉这之间的区别。”

    她答道:“守塔人只是一个称号,银之塔的大学者皆可以有这样一个称号,并不一定要在?#35009;?#22320;方。”

    方鸻这才恍然,又问:“那守护者又是?#35009;?#21602;?”

    这一次塔塔摇了摇头。

    方鸻这才抬起头来,却看到不远处?#38706;?#27491;皱着眉头看着自己——他不由一?#21486;?#23567;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

    “你刚?#26049;?#24819;?#35009;矗俊卑露?#26412;来以为对方会问他,有关于银之塔的一些事情,但对方反常地一言?#29615;ⅲ?#21453;而让他?#34892;?#22855;怪起来。

    “我在想有关于银之塔的事情。”

    “你又知道了?”

    “知、知道一些……”

    ?#23433;欢?#35013;懂。”

    ?#38706;?#20280;手去拿自己的大剑。

    方鸻快哭出来了,问题是他是真的知道有关于银之塔的事情啊。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赌博21点玩法介绍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直播 永发国际网站 韩国美女主播朴妮唛 北京pk10技巧5码选位置 佛山南庄四中艳照门露点不雅视频 时时彩平台注册 pk10五码两期全天计划 21点技巧16点碰到17点 重庆十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