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兵者 > 第39章 两种不同的狂
    晚饭之后,经历玩命之战的二中?#30001;?#19979;早早休息,葛震一个人溜溜达达的离开营地,向对面不远处的三支队走去。

    事,还没完。

    “站住!”哨兵呵斥葛震。

    “我找你们任朗朗大队长。”葛震冲哨兵笑道:“不用紧张,也不用害怕,我葛震现在不是恐怖武装,也是一个兵。麻烦通报一声,我想见你们大队长任朗朗。”

    “你是葛震?”哨兵一个惊。

    现在葛震的大名已经传遍整个三支队,不仅如此,三支队的所有人提到这个名字,眼睛里都充满心有余悸。

    尤其那些被他打过的,心里更是出现阴影。

    因为这个?#19968;?#22826;猛了,猛地不像样,最后那种情况都敢跳悬崖以手扒着悬崖石头,等着他们过去再来一场贴身狂战。

    这是个不要命的?#19968;錚?#20559;偏这个不要命的?#19968;?#20982;猛的一塌糊涂。

    “我是葛震,烦劳通报一下,我找你们大队长任朗朗。”葛震笑道:“我?#34892;?#20107;想问题一下,可?#26376;穡俊?br />
    哨兵迟疑一下,掏出对?#19981;?#36827;行通报。

    “任大队,二中队的葛震找你,让不让进?”哨兵询问道。

    此时的任朗朗正在写检查,听到这个这个名?#31181;?#21518;,立刻把笔扔在地上。

    “让他进来!”

    “是!”

    ?#21834;?br />
    跟着哨兵走进去,葛震发现三支队的营地静?#37027;?#30340;,这倒不是说他们已经休息了,而是以中?#28216;?#21333;位,全部坐在那里写检查。

    不不不,确切的说是干部写检查,战士写感悟。

    今天他们输的太惨太惨,支队的两位老大都快被首长骂死了,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全支队整顿。

    “葛震。”任朗朗盯着找上门的葛震。

    “哎呦,任大队长好!”葛震露出笑容,指着那些静?#37027;?#30340;连队赞叹道:“任大队长,你们支队好用功呀,这个时候还在学习。厉害,这种学习精神我们二中队也得推广一下。”

    任朗朗的脸色黑黑的,非常难看,但葛震还在继续说。

    “我们二中队学习氛围不浓厚,成天就知道训练啥的,一群土鳖。是吧,任大队长?”

    “列兵,你在嘲讽吗?”任朗朗冷着脸说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是少校军官!”

    一句话就彰显出了他跟葛震的区别,一个是少校,一个是列兵,差的级别太大太大。

    “是,那我就长话短说。”葛震收起笑容瞅着任朗朗那张黑脸:“任朗朗同志,曾任二中队中队长,任职以来处分处置四名战斗班班长、副班长,以自我意识管理中队,遭到全体战士反对。在这种情况下,任朗朗同志实行高压政策,数次责打士官、老兵。后把炊事班?#24187;?#22235;川籍士官打了一顿之后,被告到支队,而后免去二中队中队长一职,中队放炮欢送——”

    任朗朗的脸色变得阴沉,眼睛里出现怒火,因为这就是他的履历,出事之后调走,来到了三支队。

    这件事是葛震从几个士官那里了解到的,一点都不含糊,甚至还能联系到那个被打到无奈,只?#38376;?#21040;支队告状的士官。

    “你什么意思?”任朗?#21490;?#20986;阴冷的声音。

    “没啥意思,你的曾经跟我无关,我来找你只为一件事——”葛震死?#34013;?#30528;对方:?#20843;?#21521;我的两位老大哥下的黑手?谁下令把二中队往死的打?希望任大队长看在曾是二中队一员的份上,能给我们一个交代。”

    “交代?你找我要交代?你是在说笑话吗?呵呵呵……”任朗?#24066;?#36947;:“对抗出现伤势在所难免,我们的战士还有好多骨折的呢,我找你们要交代了?给我滚蛋,这里是三支队,你还想在这里撒野不成?”

    “呼……”

    葛震重重吐出一口气,他已经搞清楚这里面的关系,这个任朗朗特别恨二中队,认为是二中队负了他。

    除此之外,这次二中队做他们三支队的配手,是由对方努力促成的。

    还有,让人下黑手的是他,否则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那些战士不可能在?#35828;?#20043;后继续射击。

    “你知道吗,我曾经是个二度逃兵,是二中队让?#39029;?#20026;?#24187;?#30495;正的兵。”葛震轻叹一口气说道:“我的两位老大哥非常滚?#24230;猓?#21487;他们带着我们训练,带着我们吃饭,带着我们吹牛逼侃大山……训练的时候,他们是阎罗王,训练完了之后,他们就是我们的亲大哥。”

    “马上给我滚蛋,否则我让哨兵把你打出去!”任朗朗怒道。

    可葛震还在说,丝毫不受他的威胁。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张狂的人,一种是张狂到与世界为敌,不管到哪个地方都是带着征服而去,谁都不鸟,唯我独尊。这种人,是人物,是大人物,可还有一种张狂的人不是这样——”

    冷冷的盯了任朗朗一眼,葛震继续说道:“另一种张狂的人选择融入,因为他知道人不能孤单,知道珍惜每一段历程的情谊。他的狂有分寸,他的狂为义而生,当走到最后的时候,他的背后将会站满兄弟。这是……低调的狂。”

    任朗朗第一次听到这种关于狂的说法,但他不想再听下去,因为葛震的眼神变了,透出一抹不加掩饰的狂傲,似是燃烧的火焰。

    “啪!”

    葛震突然抓住他的右手腕。

    “你干什么?”任朗朗来不及躲避。

    “咔吧!”

    骨?#34013;?#35010;声响起,葛震冷血无比的将他的手腕骨折?#24076;?#19981;是脱臼,是折?#24076;?br />
    “啊!——”

    任朗?#21490;?#20986;痛不欲生的惨?#26657;?#30636;间惊动大半个支队。

    “啪!”

    葛震一肘子砸在他的脸上,随即抓住另外一只手,反折。

    “咔吧!”

    ?#29677;唬。。 ?br />
    惨嚎声中,任朗朗脸脖的青筋高高暴起,浑身上下每一根毛孔炸开,传递着大脑折射而来的痛觉。

    “咔吧!咔吧!咔吧!……”

    一声又一声骨?#20185;?#21709;起,葛震冷着脸像是一个屠夫,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任朗?#26102;?#25104;一条死狗。

    整个过程他没有一句话,从内到外透着冷血与狠毒。

    终于,任朗朗昏死过去,双手双腿软绵绵的耷拉着,嘴巴朝外流?#39318;?#21475;水。

    无数三支队的兵赶过来,把他团团围住。

    “我葛震就是低调的狂——”葛震俯视脚下的任朗朗,非常认真的说道:“为义而生。”

    说完之后,他转身面对黑压压的兵,一脸平静,毫无惧意。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澳洲幸运10开奖网址 双色球近500期开奖查询 黑龙江时时软下载 快乐赛车走势图 重庆三分彩走势图么全部公示 赛车pk计划软件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直播 三分时时彩官网app 上海时时走势图经网 传奇电子琴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