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兵者 > 第56章 一声声别离
    “敬礼!——”

    “敬礼!——”

    “敬礼!——”

    “……”

    一声又一声敬礼的口令回荡在考核场,二中队所有通过最终考核的军官全部选择转业——是敬礼的口令,也是别离的声音。

    他们也是孤傲的,也是从来不肯屈服的狼兵。

    通过考核,只是证明狼头永不低。

    周勇的脸色彻底变了,他没想到二中队的人是如此桀骜不驯,这些军官更是把事做的干脆利落。

    我通过了,但我依旧选择转业,你能把我怎样?

    “果?#30343;?#19968;群狼兵——”周勇发出自语声。

    这些军官中,他看中了队长张向阳,看中了指导员王海军,因为这两个主官确实优秀。

    甚至说他都想好了,会给他们一个连队带,哪怕上面会给压力,?#19978;?#22312;似乎脱离了设想轨迹。

    而最大的问题还在后面,张向阳他们这样做了,下面的战士肯定也会这样做。

    是的,会这样做,二中队所有的战士们呈现出亢奋,看向他们的眼神中充满嘲讽。

    ?#23433;文?#38271;,二中队所有军官选择转业……”

    ?#20843;?#20204;军官的素质这么低?”

    “不,?#30343;?#20302;,不仅不低,而且很强。通过率达到百分之七十,但通过以后选择转业。”

    “为什么?”

    “因为他们真的是狼兵。”

    “……”

    周勇有种刺在喉咙卡着的感觉,吐不出来,咽不下去,他当然可以拒绝张向阳他们的转业,可问题是就算把他们强行留下了,剩下的时间也只是混日子。

    战士的考核还要继续吗?#32771;?#32493;,只能继续下去!

    ……

    一天之后,二中队战士开始考核,而战士的考核让周勇差点都要放弃。

    “敬礼!——”

    一名班长把自己的军装放在战旗前,冲战旗敬礼。

    “敬礼!——”

    一名士官把自己的军装放在战旗前,冲战旗敬礼。

    “敬礼!——”

    “敬礼!——”

    “敬礼!——”

    “……”

    残破的战旗前摆满了军装,其中大部分都是考核通过的,然后直接选择提前退伍。

    还剩最后一个人。

    “你?#37096;?#20197;选择提前退伍。”周勇盯着葛震。

    “我干嘛选择提前退伍?”葛震摇摇头说道:“我考核通过了,选择留下,你们不会拒绝吧?”

    “不会。”

    “那就好,我留下。”

    “……”

    整个二中队只有葛震一个人选择留下,其他的人全部选择离开,这让周勇陷入被动。

    他也很恼火,因为二中队太放肆了。

    ……

    晚上,葛震跟吴昊坐在猪圈上喝酒。

    “葛震,今天我是真的把老命拼上了,但也没法子。”吴昊一脸惆怅道:“我想好了,回到家以后就找个事好好干。虽然一直被人看不起,但我也证明了自己是二中队的一员。在部队,做狼兵,回去了也不能差,不然给中队丢人。”

    “想好回去干嘛没?”葛震喝了口白酒问道。

    ?#25226;?#29482;呗……”吴昊笑道:“回家弄个养猪场,养个千八百的猪,好好弄几年赚发了,嘿嘿……赚钱了找个媳妇,美美的过着小日子,啧啧啧……”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全都是憧憬,眼睛里蕴含?#25490;?#27987;的笑意,仿佛已经成为养猪专业户,大把大把的钱进账,把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喝酒!”葛震举起?#30772;俊?br />
    可吴昊却没有动,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已经弥漫眼眶。

    “葛震……我是?#30343;?#29305;别没出息?”吴昊哽咽的说道:“我是?#30343;?#29305;不像个兵?我是?#30343;?#29305;别窝囊废?”

    看到身边的兄弟突然哭了,葛震刚要?#21442;浚?#23601;看到对方仰头把瓶里的酒喝的干干净净。

    “呜呜呜呜……葛震,我连枪都没有打过一次……我来当兵没有打过枪呀……呜呜呜呜……我就?#30343;?#19968;个兵……”

    吴昊放声大哭,?#28216;?#21521;今天这么伤心过。

    他是养猪兵,来到部队以后一直在养猪,可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端着枪打一下,哪怕只打一颗子弹都?#23567;?br />
    ?#19978;?#27809;有机会,他得养猪,他在部?#28216;?#19968;的工作就是养猪!

    “兄弟,别哭,你等我,我现在就给你找枪,让你好好过过瘾。”葛震紧紧抱着吴昊说道:“你是一个兵,是一个好兵,安于寂寞,守在本职岗位的好兵。等我,我必须让你打枪,必须!——”

    他的鼻子酸的都要把眼泪扯下来,他要让吴昊打上枪,必须得让他打上枪!

    葛震?#21448;?#22280;上跳下来,用最快的速度跑进中队。

    “军械员在哪?给我把军械库打开,吴昊还没有打过枪,没有打过枪就不算当过兵——人呢?给?#39029;?#26469;,给我一把枪!——”

    整个楼里静?#37027;?#30340;,没有人搭理他,因为人几乎都走了。

    “枪!枪!!枪!!!”

    “哐!哐!哐!……”

    军械库的大门被葛震踹的哐哐作响,?#19978;?#26681;本打不开,就算能打开里面也没有一把枪。

    军械库已经交接完毕,所有的枪支弹药转?#39057;?#25903;队。

    ……

    猪圈那边,大哭一场之后的吴昊走进饲料房,背上?#22066;?#25552;着携行包离开洒满他青春与心血的猪圈。

    他能听到葛震在楼里面嘶吼,听到的时候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20013;?#20102;。

    “葛震,谢谢你。虽然我没打过枪,可我今天也玩过命了……我走了,兄弟。等我们再见面的时候,?#19968;?#35831;你吃乳猪涮锅……”

    “……”

    吴昊走了,带?#24597;?#24576;的遗憾走了。

    ……

    都走了,二中队彻底没人了,再也听不到“二中队性如狼”的吼声,也再?#37096;?#19981;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有的兵调到其他连队,有的兵提前退伍,机动师不需要养猪的,他们吃的猪由后勤基地供给。

    “家没了。”

    葛震坐在训练场最中央,一口一口抿着白酒,仰头盯着天上的繁星点点。

    二中?#29992;?#20102;,对他来说就是家没了。

    没来当兵的时候,他的家是个窝,来到二中队以后在这里感受到什么叫家,但现在家真的没了。

    “从今天开?#36857;?#25105;就是一个无家的浪子;我留下,只是因为战旗需人擎。”葛震冲天举起白?#30772;浚骸?#19968;杯敬苍天,一杯敬黄土,再敬狼兵战旗永不落——”

    这一刻,葛震彻底放下一切,成为孤傲的狼王。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福建时时玩法介绍 牛牛水果大餐 秒速赛计划软件 325游戏输钱怎么要回来 内十一选五走势图l 时时彩1010cp im体育要下架吗 分分彩后二组杀2码技巧 认梭哈底牌教学视频 秒速时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