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兵者 > 第88章 他只能忍
    雪域高原,一排二班。

    葛震悠闲自得的呆在这里养伤,等待陶永刚那边的?#34013;?#26631;准,至于?#20384;?#36825;边……他说身上的伤都是因为儿子被打的。

    他也有编故事的能力,编的让整个班的人都相信——这些?#19968;?#24456;好蒙。

    “葛震,安置好儿子了,你就得安心服役。”班长?#20384;?#19968;边刺绣,一边语重心长的说道:?#23433;?#31649;在咱们一排二班还是在别的地方,都得有责任心。”

    ?#29677;?#21999;……”葛震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20384;睿?#25918;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这里很苦,可正是因为苦,才是考验我们奉献精神。我会站好每一班岗,我会巡好每一班逻。千里之行?#21152;?#36275;下,我会投入十二分的热情在本职岗位上发挥光?#33151;取!?br />
    表态这玩意对他来说太容易了,张口就能说出来,根本不需要打草稿。

    ?#21543;?#25152;快要撤了。”?#20384;?#25918;下手中的针线,揉揉太阳穴说道:“你想在这里发挥光?#33151;?#24597;是也没多少机会了。”

    听到这话,葛震坐起来吞咽下嘴里的鸡肉,可还没等他询问呢,马伟国就?#24525;?#36215;来。

    “班长?#21487;?#25152;要撤了?”马伟国瞪圆眼睛。

    “对,要撤了,开心吧?呵呵……”?#20384;?#31505;道:“这一片以后要做成国际贸易通常口岸,所以咱们哨所要撤了,呵呵呵……”

    得到哨所要撤的消息,?#20384;?#28608;动坏了,他是真不想继续呆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什么时候?”马伟国大声问道:?#23433;?#20250;下个月吧?千万别,千万撑到年底呀!如果现在撤了津贴会少拿很多,我回家拿到的现金也会少很多。我的天那,千万不要现在撤,我是多么的热爱雪域高原的一排二班呀!——”

    这小子不仅没开心,而且非常非常反对,因为在这里待满两年跟待上一年半绝不一样,哪怕少待两个月都是一笔巨大损失。

    撤走之后,单单津贴就会少一大?#20160;?#21161;,回去以后,当地政府也是根据在特殊环境呆多长时间计算的补助。

    “就想着钱了,你热爱什么呀?”?#20384;?#31505;眯眯的说道:“大雪封山?#21543;?#25152;完成撤离,不?#35835;恕?#21710;,熬了这么久,总算可以在下面待着了,呵呵呵……”

    ?#23433;唬 ?#39532;伟国抱着脑袋冲出去对着老大叫道:“老大,我们不能没有哨所呀,这是我们的家呀……”

    其它士兵听到这个消息都是开心,因为终于不用在这个鬼地方待了,还是下面舒服。

    ?#21543;?#25152;要撤?消息?#31185;?#21527;?”葛震抹了一把嘴问道。

    “基本上没有意外。”?#20384;?#31449;起来,盯着远处的雪山叹口气说道:“唉……从前是天天想下去,等到哨所真的要撤,反而充满不舍。多看看雪山吧,要不了多久再也看不到喽。”

    葛震重重闭上眼睛扭过头,脸上带着一抹无法掩饰的失落:这里要撤,一排二班再也不会呆在这个哨所了!

    心里很?#30343;?#26381;很?#30343;?#26381;,他把二中队当成自己的家,二中?#29992;?#20102;;他开始适应一排二班,并且融入进来的时候,哨所要撤了……

    这种感觉放在谁的身上都不会舒服,就好比一只猫被主人丢弃,等找到新的家庭融入进去之后,?#20174;?#35201;被送走。

    漂泊,流浪,葛震感觉自己变成了无根的飘萍,没有港湾,没有家。

    “那咱们一排二班怎么办?”葛震问道。

    “回连队呗。”?#20384;?#31505;道:“连队环境好,比这里好的太多太多,呵呵呵……”

    ?#23433;藎 ?br />
    葛震骂了一声,跳下炕走出?#32771;?#30447;着远处的雪山,心里头不知道什么滋味。

    他可以离开,只要这里的一排二班还在,就是一个飘荡之后还能回来看看的家。

    可一排二班的哨所很快就没了,一排二班也再也?#30343;?#19968;排二班。

    他想嚎一嗓子,他想把胸中憋的气吼出来,可到了嘴边之后变成了歌:“有一个夏天,老兵带着新兵上山,半山上飘来雪花,新兵说好冷呼吸?#34892;?#27668;短……老兵啊老兵,在这荒山雪岭,你咋能呆这么多年……”

    ……

    011部队。

    这是陶永刚离开数年之后的再一次返回,许多人他已经不认识,可许多人还是认识他。

    “这就是陶永刚?差点成为神域,却在最后一次任务中导致保护目标死亡的那个?”

    “对,就是他,小声点,别让他听到。”

    “怕什么?失败者而已,做我们这一行的,失败就该以死谢罪!”

    “闭嘴!”

    “凭什么闭嘴?他就是失败者,还有脸回来?”

    “嘘——都别说了,陶永刚最后一次任务的保护对象是他的亲生父亲。”

    ?#21834;?br />
    再次返回的陶永刚清清楚楚听到这些声音,他紧紧捏着拳头,脸上的肌肉?#30343;?#25511;制的跳动,瞳孔里充满了悲伤与自责。

    是的,他最后一次的任务是保护自己的父亲,结果任务失败。

    没有屈辱,只有悲伤,因为根本谈不上屈辱。

    他离开011最大的原因就是保护对象的身份,如果?#30343;?#22240;为这样,他也不用离开。

    “陶永刚,你回来了。”一个眼睛里充满精光的中尉军官走到他的面前。

    “回来了,回来看看。”陶永刚扫了一眼对方的右胸,看到的是八颗盾牌。

    ?#23433;?#29992;听他们瞎说,你永远是011最好的。?#26412;?#23448;拍拍他的肩膀笑道:?#20843;?#28982;我褚烈阳一直跟你竞争,但非常尊重你这个对手,因为你够强。现在我也要冲击神域,只差最后一次任务。”

    这是陶永刚一直以来的竞争对手褚烈阳,从开始斗到他任务失败黯然离开。

    “恭喜你。”陶永刚勉?#21827;?#31505;。

    “谢谢,可你——”突然褚烈阳话锋?#33151;?#19968;转:“你还回来干什么?你已经废了,懂吗?你连自己的父亲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颜面回来?你都这样,那你带出的兵该是什么样呀?陶永刚,如果我是你,我就给自己一枪,因为没法活了!”

    “咔吧!”

    拳头骨骼摩擦声响起,陶永刚的拳锋呈现出惨败状,眼神带着杀气,?#28010;蓝?#30528;对方。

    “想动武?可以,让所有人都来看看,呵呵呵……”褚烈阳向前走一步,脸几乎跟陶永刚贴在一起:“陶永刚,还记得你曾经踩我的日子吗?可能你忘了,但是我没忘,你呀……就是个废物,带出来的兵也是废物中的废物,你们一对废物!”

    此时此刻,陶永刚痛苦的整张脸都扭曲变形,眼睛里的火焰都要喷出来。

    “呵呵……来呀,我给你机会,呵呵呵……”褚烈阳笑的特别好看。

    “呼!……”

    陶永刚松开拳头向后退了一步,绕开对方朝办公楼走去,竭力忍耐。

    事实上他只能忍,因为连他都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下载安裝app 福彩七乐彩奖金计算器 时时app大全 时时彩走势图重庆 bet365体育在线投 澳洲幸运5开奖现场 可兑现的棋牌游戏 黑龙江高德林现状 mg电子游戏送68 北京赛pk10押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