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兵者 > 第620章 第一个目标
    黛儿放在国内是最安全的,把她放在胡家更是安全中的安全,在这种?#25512;?#30340;环境下,她的成长应该按部就班。

    这就是葛震所希望的,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一边养伤一边陪着黛儿熟悉环境,同时还约了医生对黛儿好好检查,竭尽所能想办法让她能够开口说话。

    “有希望!”

    这是医生说出的话,当说出这样的话时,就意味着希望的几率很大,否则就会说希望很渺茫。

    “张医生说有希望就肯定没问题了。”胡海浪的母亲廖璇笑着摸摸黛儿的脑袋:“要不了多?#33579;?#40667;儿就能开口说话了。”

    这是廖璇找到的医生,听说葛震回来之后,她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完手头的事务赶回家。

    回到家以后就开始联系医生,并且陪着黛儿给她买衣服买玩具等等等等。

    雍容华贵的?#25937;?#20805;满热心,但葛震知道他这个大舅妈可?#30343;?#30465;油的灯。

    当年胡海浪在南苏丹被抓起来的时候,是廖璇想方设法找到地方然后发出的赏金任务。

    这手段?#30343;?#19968;般人可以做到的,它需要的?#36824;?#26159;拿出钱找对点,更需要庞大的人脉。

    “葛震,我们娘俩聊聊?”廖璇向葛震发出邀请。

    “好的,舅妈。”葛震点头。

    廖璇笑了,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慈爱的光芒,?#36824;?#20174;前怎样,她?#31449;?#26159;葛震亲亲的舅妈,这一点无可否认。

    现在关系好了,她就得做一个合格的舅妈。

    当然,这也跟葛震现在的能力有关,如果还是从前那个小小的卫生员,关系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

    这个就是现实,很多时候亲情的维护也需要看你能站在什么样的高度,很现实,有的时候现实到扎心。

    但亲情不就是这么回事吗?大家都是人,你不能站在高处,怎能让别人高看一眼?

    “海浪现在怎么样?”廖璇首先问的就是胡海浪的情况。

    “还在南海,接受兵者的训练。”葛震回答,想了一下说道:“舅妈,我知道你不想让表哥呆在部队,尤其将来还要进入兵者部队……”

    其实挺尴尬的,廖璇就这么一个儿子,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想让胡海浪呆在部队,执行那些高危任务。

    正如当年大表哥对葛震说的话,他们家的祖上什么样的荣誉没有?根本不需要他做什么,家里只需要他坐在大树下面好好乘凉就行了。

    ?#36824;?#24314;立再大的功勋,也?#29615;?#36319;祖上相比,?#25512;?#24180;代就算最后成为将军又能怎样?他的父亲就是将军,再往上都是开国元勋。

    所以葛震挺尴尬的,毕竟大表哥现在是兵者部队的人。

    “唉……”廖璇重重叹口气说道:“你表哥的性子特别倔,他就是?#19981;?#36825;种生活谁也拦不住,所以我不会阻拦他做任何事了。”

    “真的呀?舅妈,你想通了?”葛震一脸惊喜。

    “是的,想通了。”廖璇点点头笑道:“但是有一点,他必须先回来结婚,然后才能出去。胡家总得有个后,就算以后他在外面战死了,起码还能给我们留下个小孙子或者小孙女。”

    “这个……”

    “葛震,舅妈就拜?#24515;?#36825;一件事,我跟你舅舅天天见不着海浪想的难受呀……他可以出去做任何事,但给我们留下一个小孙子不算过分吧?我们都老了,总得给我们一点精神寄托,不能一直让我们担惊受怕……”

    廖璇的声音?#24615;幼排?#27987;?#30446;?#26970;,说的也全都在理。

    他们就胡海浪这么一个儿子,偏偏这个儿子就是要出去建功立勋,弄得他?#19988;?#24456;难做。

    “这个事得跟表哥说呀,您跟我说也没用。”葛震笑道:“舅妈,这是个人问题……”

    “你是他领导,你得先同意。”廖璇说道:“你同意了才行,葛震,你同意不同意?”

    “这个……”

    此时此刻,葛震才体会到这位大舅妈的厉害之处,人家打的是亲情牌,打的也是人之常情的牌。

    就这么一个儿子,战死无所谓了,但得让儿子给胡家留下一个后……这在什么时候都说得通吧?

    古代战争遇到特殊情况非得需要敢?#34013;?#30340;时候,家中独子者不得上战场,家有老父母者不上战场,家有妻儿者不上战场,上去的都是无所牵挂了然一身的将士。

    这也是文化,也是传?#24120;?#26356;是人性。

    所以葛震无法反?#25285;?#20294;问题是让大表哥结婚生孩子之后,他怕是就得被妻儿困住。

    这一手牌打的好,要是换作一年前的葛震,绝对看不出后面路数,但现在看的清清楚楚。

    “儿子不在,能守着孙子也行呀,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哇……”

    说着说着,廖璇的声音带着哭腔,眼睛一红,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转悠。

    亲情牌最无奈。

    “好好好,舅妈,我答应了,我答应了!”葛震无奈的说道:“您就别哭了。”

    廖璇一下就开心了。

    “还是你跟舅妈亲!葛震,放心吧,黛儿在这里?#19968;?#25226;她当成亲孙女一样照看的。走,舅妈带你看房子,?#19981;?#37027;套要哪?#20303;!?br />
    “房子不要了。”葛震瞅着廖璇:“舅妈,上?#25991;?#31508;佣金什么时候给我?”

    “给!”

    “我要现金。”

    葛震的眼睛放光,他要的是现金,那笔在南苏丹的赏金终于可以兑现。

    他需要钱,因为有个?#19968;?#38750;常?#19981;?#38065;,这次回到国内之后,他得好好做些准备。

    这个世界上人才最?#35757;茫?#33021;够完全信任的人才更是少之又少,而完全建立在为国为民基础上的,并且能够信任的人才就更少了。

    此次暴风侵袭,让葛震太清楚什么叫人多力量大,如果他当时有的是人,恐?#25134;筒皇?#36867;离了,而是选择强硬对抗。

    他得找人,找合伙人,找日后能跟他一起玩转风暴的人,能够在必要的时候一起进行对抗的存在。

    西北有兵,其名兵者;西北有狐,名为血狐。

    狠如?#29301;?#29409;如狐,这是西北血狐反恐大队的格言,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西北区域的安宁。

    兵者部队非常神秘,血狐大队充满血性,两者担负的职能任务不一样,但两者都是在西北顶风尿三丈的雄兵。

    第一个目标,血狐大队老流氓雷萧。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北京pk10开奖结果查询 三分赛计划资金 新疆时时现场开奖 北京pk视频直播 重庆农场开奖直播现场 黑龙江省体彩11选5结果玩法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27期 安徽时时选号技巧 赛车pk10奖金制度 上海十一选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