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兵者 > 第718章 家门不幸
    危机一触即发,此时此刻的小丑已经失去冷静,他被葛震欺负,现在又被葛震的父亲欺负,整个人已处于爆炸边缘。

    “你们可以动手。”薇拉走出来笑道:“动手的后果则是科技树彻底毁灭。”

    葛震针对科技树,葛献之针对科技树,薇拉也针对科技树,如果苏国士这边真的要动手的话,他们一定会毁灭。

    “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这本就没有错,呵呵。”萧何走出来微笑道:“但我觉得肯定要尊重年轻人的想法,虽然给了他们生命,但并不意味着可以决定他们的一?#23567;?#33487;先生没有错,葛先生也没有错,同样的,年轻人们也没有错。这是苏先生的家事,但伤害最大的可能还是小丑先生。”

    有人为自己说话,小丑感激不已,本来要爆炸的心态也被硬生生的拉回来。

    这就是萧何的厉害之处,他看出来小丑已经处于崩溃边缘,这种人只需要对他?#24184;?#28857;点关系,就能改变他的情绪。

    “混账!”苏国士冲苏暮雪发出怒骂声:“我的脸都被你丢完了,小丑,拿我的鞭子!”

    小丑怔了一下。

    “没有听到吗?把我的鞭子拿来,我要抽死这个不孝的东西!”苏国士怒不可遏。

    “父亲,不可以!”小丑赶紧求情道:“这不是暮雪的错,是我不够优秀不够好,父亲,求您不要责怪暮雪。”

    如果说萧何把小丑从崩溃边?#36947;?#36807;来,那?#27492;?#22269;士则让对方彻底清醒。

    他们才是老奸巨猾,小丑根本不?#23567;?br />
    “?#23478;?#32463;这样了你还护着她?”苏国士怒道:“这是你的未婚妻,难道你没有任何?#20174;Γ俊?br />
    “父亲,只要暮雪能够快乐幸福就好。”小丑冲苏国士发出真诚的声音:“我真的无所谓,只要父亲能够认可我就好。”

    “你呀!——”

    苏国士发出长长的叹息声,看向小丑的眼睛里全都是心疼,这目光顿时把对方给融化。

    清醒过来的小丑很清楚的明白这个时候不能乱来,他必须得做出一定的态度,让苏国士更?#19981;?#20182;才?#23567;?br />
    只要苏国士依?#19978;不?#20182;,那么以后有的是机会。

    “给我把这个不孝子关起来!”苏国士指着苏暮雪说道:“好好冷静冷静,好好想想,等你想通了再来找我。”

    “我想通了。”苏暮雪幽幽的说道:“您也别关我了,?#21448;父?#20026;婚的那天开始,我就是葛震的妻子。爸,既然我是葛震的妻子,那么我就?#23186;?#33883;家的门。”

    不?#20154;?#22269;士做出?#20174;Γ?#22905;面向葛献之:“伯父,我能跟您走吗?”

    葛献之怔了一下,他没想到苏暮雪会提出这种要求,非常的意外,但他必须得表态。

    如果说不行,那么之?#20843;?#35828;的话就全部是扯淡,他是借助娃娃亲这件事来发难的,而且所说的话已经认定苏暮雪是他们家的儿媳妇。

    肯定不能说不行,只能说行,也只能把苏暮雪带走。

    “当然可以。”葛献之大笑道:“你是我们家的儿媳妇,当然得给我走,哈哈哈哈……”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他感觉自己像是被涮了,可哪里被涮了还想不通。

    “你、你、你……”苏国?#31185;?#30340;身体发颤,指着自己的女儿半天都没说出完整的一句话。

    “国士,不用太生气,这只是回到了我们彼此的约定上。”葛献之笑眯眯的冲苏国士说道:“我记得你喜怒无?#21361;?#24590;么现在越活越倒退了?”

    一句话让苏国士苦笑不已,他看了一眼葛献之,走上台拿起话筒。

    “各位,家门不幸,今天的订婚宴到此为止,所有的礼物退回……”

    订婚宴没有继续进行下去,草草结束,来的那么多宾客也过足了吃瓜的瘾,纷纷告别离去。

    薇拉笑笑,带着自己的人离开,她不知道葛献之究竟要做什么,但她知道来到这里的葛献之一定有自?#21621;?#28872;的目的,否则怎会以权力者的身份突然露面?

    其实她还想跟葛献之谈谈的,但对方并没有谈的意思,这就让薇拉觉得诧异。

    葛献之不在乎他儿子?就算不在乎他儿子,难道不在乎他孙子?可人家压根没有谈的意思。

    所以,兵者葛献之的目的强烈无比,不管是葛震还是将要出生的孩子,都没有他的目的重要。

    “走吧。”葛献之带着苏暮雪,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道:“不用跟你的父亲告别了,等到他想通一些事的时候自然会来找你。”

    苏暮雪点点头,跟着葛献之离开。

    这个订婚仪式弄得一塌糊涂,颜面丢的一干二净之后,连女儿也走了。

    不过苏国士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生气,他把萧何留下来,两个人在屋里谈了很久很久。

    ……

    小丑带着人火速前往驻地,处理这里发生的事。

    当他来到驻地的时候,映在眼前的是一具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到处臭气熏天。

    “葛震!!!——”

    小丑发出嘶哑的怒声。

    葛震端了他的训练基地,葛献之让本该顺利进行的订婚仪式流产,他对这父亲恨到极致。

    “轰!”

    突然,爆炸声响起,一具尸体发生爆炸,腐烂的肉体被炸的粉身碎骨,两个收尸的士兵压在爆炸中躺倒在地,满身都是鲜血,在那里一下一下的抽搐。

    “轰!轰!轰!……”

    爆炸声此起彼伏,只要翻动的尸体就会爆炸。

    “尸体诡雷!”

    “不要动尸体!”

    “……”

    “轰!轰!轰!……”

    依旧有爆炸声,这是葛震布置在各处的炸弹,在人不小心触碰到灵敏的绊索之后,马上爆炸。

    “轰!——”

    地动山摇的爆炸声再次响起,军火库升腾起黑红的火焰,里面的爆炸物被抛射出来形成二次爆炸,看起来如烟花一般绚烂。

    所有人退出,看着他们这个基地被火光所覆盖。

    就在这个时候,小丑看到基地正门墙上留下两行字:礼轻情意重,烟花送祝福;人丑本无罪,吓人佛也怒——兵者葛震。

    小丑狠狠摘掉面具,把自己本来的面目暴露在空气中,那脸上的肉疙瘩因为肌肉的颤抖而跳动,呈现出诡异的紫红色:“葛震,你我不死不休!”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广西福利彩票官方网 一分赛计划app 山东省福利彩票中心地址 球探比分 足球即时比分 四川时时平台下载 浙江15选开奖 浙江快乐彩玩的人多吗 3d万能八码必中三柱 秒速时时彩单双技巧 提供四肖期期准江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