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兵者 > 第883章 我要杀死自己
    能力越大委屈越多,所幸葛震还年轻,他还能倔强的去发泄,还能像负气的少年一样离?#39029;?#36208;。

    就像是一个家庭,孩子认为父母不爱自己了,伤心之下离开家,选择浪迹天涯,但父母却始终牵挂,哪怕不去寻找,也要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哪,过的好不好。

    葛震是负气离去,毕竟他还年轻,既然年轻就没有什么不可以。

    兵者的密码组依旧留给他,用不用是另外一回事,但该给的一定得给,没人希望他死掉。

    只是老杨再也找不到葛震了,因为葛震出去之后就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他把兵者的痕迹彻底抹除。

    法国,巴黎。

    刚从一个贵?#26087;?#19978;爬下来的马克哼着小曲,裹着浴巾站在浴?#20381;?#21047;牙,惬意的无以复加。

    “亲爱的,我还要……”卧室的床上传来慵懒的声音,听的这个?#19968;?#28779;气直?#30001;侠矗?#28020;巾都被顶起一片。

    “小骚货,待会我好好的收拾你。”马克咬着?#28010;?#35828;道:“你要知道,我可是在雇佣里出生入死过的,?#28982;?#23601;用战场冲锋的方式让你放声大哭,哈哈。”

    床上不再有声音,似乎贵妇安静的?#21364;?br />
    马克匆匆的刷完牙,急不可耐的向卧?#39029;?#26469;,一把掀开身上的浴巾。

    “小骚货,我来……啊!——”

    惊吓的叫声从他口中发出,那个骚媚的贵妇静静的躺在床上,露出半边丰腴的身体,床头则坐着一个戴着黄金面具的人。

    “你是谁?”马克惊吓之后大声叫道:“你知道我是谁吗??#28079;?#30340;面具摘下来,否则我会……等等等等,我其实没有任何恶意,只是突然看到你出现在我的卧?#20381;?#21319;出的自然?#20174;?#32780;?#36873;!?br />
    面对枪口,他能做的就是举起双手,快速向对方做出解释。

    “嘿嘿嘿,伙计,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难道你是这个小骚货的入幕之宾,或者是她丈夫派来的杀手?”马克一脸遗憾的说道:“抱歉,我也不想变成这样,我知道?#38405;?#21487;能造成了伤害,但我会补偿的。需要钱还是需要什么?你有敌人吗?就是那种要让他死的敌人?完全可?#36234;?#32473;我来做,实话跟你说吧,我有很多朋友,全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你为什么刷牙?”沙哑的声音响起。

    ?#20843;?#29273;……这个问题……嗯……应该怎么解释呢?”马克无奈的说道:“或许是我想刷牙了,或许是我想得到更好的体验……你知道的,如果不把牙齿刷干净,舔起来总会觉得别扭,所以……该死的,我保证没有真正进入过她的身体,我保证!事实上我是她叫来的?#36857;?#30693;道吗??#36857;?#20854;实我是?#24187;?#39640;级鸭……”

    手枪慢慢的方向,马克一边说话一边朝旁边的桌子移动。

    “这是个资本世界,?#24187;?#30149;的,资本可以为所欲为,这也是?#24187;?#30149;的。男人?#19981;?#29609;女人,女人也?#19981;?#29609;男人。刚好我是个不错的画家,手指特别灵活,所以好多掌控资本的女人就想嫖我,她们非要试试我手指以外的舌头。天哪,说出来简直太耻辱了,可问题是我在资本的力量下必须得低头,所以……”

    突然,马克从桌子后面抽出一把冲锋枪,对?#29228;?#20154;发出大吼:“杂碎,死去吧!”

    说完之后,他?#23547;?#26426;一扣到底。

    “咔擦!”

    击针空响,没有打出他想要的突突突。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好用了?”马克不停的扣动扳机。

    “因为子弹在我这。”

    声音传到马克的耳朵里,不再是沙哑,而是他非常非常熟悉的。

    “等等——”马?#35828;?#22278;眼睛:“你的声音我认识,太认?#35835;耍?#20320;是……该死的,老大,你不能这样吓我,会把我吓痿掉的。”

    来的人是葛震,他出来之后先到巴黎找马克。

    “没见你死呀。”葛震起身,看看床上的女人又看看马克:“你的口味变了,不再戴着人皮面具偷别人的老婆了?”

    “哈哈哈哈……?#30343;强?#21619;变了,而是我需要一个女朋?#36873;!?#39532;克哈哈大笑,扔掉冲锋枪走过来:“老大,你怎么神出鬼没?好久都没见你了,都快把我想死了。对了,你为什么戴着这样的面具,看起来非常?#21834;?#21999;,威风凛凛!”

    认出是葛震,他整个人又是轻松又是兴奋,因为的确很久没见到葛震了。

    “你回来多久了?”葛震问道。

    “有一段时间了,秃子他们不肯带我玩,所以让我滚?#21834;?#36825;群?#24471;保?#20182;们永远不知道我最大的价值在哪,他们永远也?#24187;?#30333;马?#35828;?#24213;具有怎样的重要?#28020;!?br />
    说起这件事,马克耿耿于?#24120;?#20182;是被杰森疯王他们一脚提滚蛋的。

    “还我也得?#28079;?#36386;滚蛋,你可以睡毒枭的情妇,可以干嘛要睡他的妈妈?你的口味已经重到无法想象了。”

    “嘿,老大,是后妈,?#30343;?#20146;妈。”

    ?#21834;?br />
    马克这个货的确有真本事,但永远?#30343;?#30465;油的灯,只要闲下来肯定会搞点事。

    鉴于接下来的训练不需要他了,所?#36234;?#26862;一脚把他踢滚蛋,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想玩女人滚到正常的社会玩去吧。

    “做一张我的人皮面具。”葛震说道。

    “做一张你的人皮面具?”马克皱着眉头,突然吓得屁滚尿流,膝盖一软直接跪在地上。

    “噗通!”

    这个货跪的痛快无比,听声音都知道究竟有多疼。

    “老大,我发誓绝对没有这种想法,就算有这种想法我也不?#24050;健!?#39532;克都快哭了,向葛震解释道:“我怎么敢这样做呢?我还想活着多玩几年,我……您要相信我,就算我睡秃子的老婆也不敢打……”

    “我只是要杀死我自己。”葛震说道。

    “嗯?杀死你自己?”马克一脸疑惑。

    “是的,我要杀死我自己。”

    葛震慢慢摘下脸上的蚩?#35753;?#20855;,露出他现在的面容。

    马克惊呆了,他觉得眼前的老大完全是个魔鬼,演恐怖片都不需要化妆。

    “这是谁做的?吆喝人干死他!”

    马克嗷嗷的叫起来,怒的无以复加。

    这是他老大,他老大的脸被人搞成这样,必须得报仇!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云凤电玩城注册送分 江苏时时技巧 重庆市彩时彩结果记录 2019重庆时时彩停售 街机捕鱼达人 如何看极速快三趋势图 微信手机斗牛作弊器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 四川快乐12任3推荐号 三合开奖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