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燕王 > 第678章 夺取归德府
宋隆兴元年七月十九日,就在临安君臣为战、和争论近一月,准备重新启用主和派,派遣使者北上沟通金国,筹划议和之时,宿州大军夺取兴仁府的消息传回临安城。
一时间朝野震动,君臣震惊。
主战派陈康伯、杨存中、史?#39057;?#20154;,因此一胜,迅速反扑,一天之内重新夺回朝堂主导权。
原本主和派极力推荐的汤思退,?#23454;?#36213;昚已经有意召他回临安为相,主持议和之事,被这个忽然传来的消息压了下去。
赵昚心里再起犹豫。
跟金人打,真的能胜吗?
但不打,他绝对不?#24066;摹?br />太祖留下的江山,如今只有半壁,皇位重回太祖一脉不易,若不能?#20852;?#20316;为,有何颜面入太庙,拜谒太祖!
赵昚心里对金人有一百个不服,但朝中主和派势力实在是太过强大,满朝文武,除了少数几个人,没有几个真正想跟金人打仗,就是嘴里嚷嚷着要跟北伐中原,收复旧地的人,又有几个?#30343;?#20026;了名和利?
登基一年,他就已经将朝中文武大臣的真面目看清楚,但为了朝廷稳定,巩固皇位,他不得不一再妥协。
原本他对张浚北伐给予厚望,甚至不惜得罪众多大臣,绕过三省六部和枢密院直接下达北伐诏令,可张浚回?#27492;?#30340;却是一场溃败,准备了一年多的北伐,不到两个月就宣告失败。
北伐失败的这将近一个月,主和派连番弹劾主战派张浚、陈康伯、杨存中、史?#39057;?#20154;,表面是弹劾他们,实则是在指责赵昚不该下诏北伐,这些天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以至于,不得不向主和派妥协,准备将他讨厌的汤思退召回朝中。
但就在这个对赵昚来说,无比黑暗的时刻,远在千里之外的杨丛义用一场深入敌后的胜利,响应了他的北伐之策,挽回了他因支持张浚北伐丢掉的颜面。
因为主战派大臣和赵昚收到杨丛义送来的战报之后,很快就发现,北伐并没有失败,形势甚至远超预期的好。
杨丛义率领的宿州大军?#24187;?#22312;亳州牵制了归德府守军,?#24187;?#21271;上夺取兴仁府,又在巨野剿灭支援济州的一万五千金军精锐,将济州金军阻挡在大野泽以西,与徐州李显忠部将济州金军困住,若海州、沂州宋军、忠义军北上,三面合击,济州金军必定败落,济州唾手可得,到那时,济水?#38405;?#30340;土地上再也没有金军,而后宋军由东向西,由南向北,由西向东,三面合围,汴京必能恢复!
赵昚当晚召陈康伯、杨存中、史?#39057;?#20154;入宫,商讨继续北伐之事。
细商至深夜,一直到四更天方才结束。
第二天,赵昚连下六道诏令。
一诏浙东、浙西、淮东、淮西各州各府筹集粮草军?#26102;?#36816;徐州、宿州、亳州、陈州等地。
二诏河北、京东招讨使李显忠统御海州、沂州、徐州兵马,配合杨丛义的宿州大军夺取济州,而后坚守济州。
三诏张浚巩固江淮防线,抽调三万兵力,半个月内北上宿州,配合亳州、宿州守军夺取归德府。
四诏升任杨丛义为京南、京北招讨使,节制淮北、京南、京北宋军和各路忠义军,坚守兴仁府,夺取归德府,另诸军有战功者,各有升官、赏赐。
五诏虞允文督视襄阳、信阳、蔡州、邓州、唐州诸军,伺机北上,收复更多旧地,与杨丛义所?#27994;?#23545;汴京形成东西夹击之势。
六诏京南京北降官?#36947;簦?#26082;往之罪不?#27994;?#20173;任原职,若有意向,?#37096;?#25552;请来江南为官。
诏令即出,朝中气象大变,主和派再次?#32469;?#24687;鼓,蛰伏起来,等待北伐失利,他们再趁势而起。
朝堂虽为主战派主导,但各州各府地方主官却大都是几十年来主和派陆陆续续安插的人,临安发出的诏令能不能得到及时、不打折扣的执行,其实是未知之数。
主和派占据朝堂几十年,他们的门生?#19990;?#36941;天下,主战派仅仅只在临安朝堂有声音,出了?#20351;?#21035;说天下,就算在临安城里,也没有几个官吏会在放衙之后,与同僚、?#35270;?#30456;聚时谈论北方战事,毕竟临安离北?#35282;?#37324;之遥,几十年不见战火,在江南美景之中享受太久,况且北方跟他们已经没有太大关系,恢复不恢复,无关紧要,只要金人不南下长江就好。
北伐军队夺取兴仁府的消息,刚刚传到临安时,?#36963;?#23569;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仅仅几天之后,北伐之事便在临安消于无形,似乎再也无人谈起,歌舞游船、品茗饮酒,临安百姓和官吏的生活继续,没因北伐有多少变化。
北伐胜利与江?#20064;?#22995;和官吏,没有关系,他们生活不会变坏,也不会变好,故而他们的态度与金?#22235;?#19979;淮河、长江时大大不同。
金?#22235;?#19979;,会抢他们的财物,烧他们的房子,毁他们的田地,杀害他们的亲人,若宋金?#25512;剑?#20182;们都不会丢,也不会增加额外负担,但北伐会增加他们的负担,如果一直胜利,仗就一直要打下去,他们会交更过的税,如果北伐失败,金人可能会打过来,?#37096;?#33021;就此签订和议盟约。
所以对江?#20064;?#22995;没有好处的北伐,得不到江?#20064;?#22995;的支持,之前筹备一年的招兵募军,在江南各地极少有人响应,能?#24515;?#21040;新军的地方只有两淮而已。
然而对杨丛义来说,江南出不出人,他并?#30343;?#22826;关心,只要他们出钱粮物资就行,打仗自有江淮各军冲锋陷阵,收复中原,也得靠他们。
七月二十五日,朝廷的升官赏赐诏令送达兴仁府。
徐童被正式封为天章阁待制,任京北路宣抚使,兼任兴仁府知府,领周边已经归降或被宋军占据的单县、成武、巨野、嘉祥、鄄城、郓城等州县,各州县官?#22791;?#26377;升任封赏。
袁华、潘诚、陈冲等一众将官各有赏赐。
当晚诸将与全军将士共贺,以振?#31185;?br />四天后的七月二十九日,潘诚从梁山传来消息,从东平县横渡大野泽的金军在大野泽中遭遇忠义军,满载士兵的船只被凿穿,落水溺亡者,不计其数,只剩少数船只北逃,不知所踪。
八月初一,潘诚再次送来消息,济州金军只有不到三千人渡过大野泽,从梁山北边的银山附近,狼狈渡济水而去。
得知这个消息,杨丛义心下大定。
济州这支三万多人的金军大半折损于大野泽中,余部北逃,济水?#38405;稀?#20852;仁府以东已经没有金军,宿州、兴仁府、徐州、济州、沂州、济南、泰安等地,终于?#27807;?#36830;成一片。
若完颜亮不能剿灭辽阳的完颜?#28023;?#21484;集大军南下,以他目?#23433;?#32626;在汴京周边的兵力,恐怕再难进入济州、徐州。
等宋军收复济州、归德府,经营一两年,局势稳固,完颜亮即使灭了完颜雍率军南下,也无济于事,大宋要恢复中原,指日可待!
同一天,济州传来消息,李显忠领军一万进驻济州城,并派遣参军手持东京、河北招抚使?#33267;睿?#21271;上东平县,接触山东义军,希望说服义军前来济州,投奔宋军,?#37096;?#37329;人。
残余金军北渡,李显忠领军入驻济州,潘诚在嘉祥、梁山便无必要驻守大军。
于是杨丛义下令将他的一万六千兵力调回兴仁府附近,梁山、嘉祥、郓城各驻?#25509;?#20853;力,敌方金军从北方南下袭扰。
潘?#19979;?#20891;来到兴仁府后,?#30001;險心?#30340;行军和各地前来投奔的义?#27994;?#23435;军在兴仁府的兵力很快达到六万余人。
八月初七,袁华奉命率军三万围攻曹县,驻守曹县的金军避不出战。
八月初八,归德府派兵一万驰援曹县,被宋军击败,退回归德府。
八月初九,陈州苏仲率军攻取归德府柘城县的消息传到兴仁府。
八月初十,亳州薛望率军攻取归德府下邑县的消息传?#21015;?#20161;府。
八月十一,杨丛义命袁华?#30452;?#20004;万绕曹县而过,?#21271;?#24402;德府,命薛望率军进逼虞城,命陈冲?#21980;?#21315;精武军奔袭民权、宁陵,截断汴京方向与归德府的联系,直接打通柘城苏仲与曹县袁华之间的联系,?#19981;?#23425;陵。
八月十三,陈冲率军奔袭民权,守军闭?#36963;?#20986;,没有强攻,转而奔袭宁陵,宁陵封闭城门,宋军未得战果,游奕于归德府与宁陵之间,截断?#38477;?#20043;间的消息。
八月十四,陈冲入柘城,面见陈州都?#25345;扑?#20210;,请他?#30452;?#21271;上,攻取宁陵,对归德府形成四面合围之势。
八月十五,苏仲?#30452;?#19968;万北上宁陵。
同一天,袁华率军两万抵达宁陵城下。
八月十六,柘城一万宋军在宁陵城下与袁华军汇合。
当晚子时,宁陵守军忽然弃城西逃,陈冲领精武军随后追杀二十里,杀敌千余,宋军收复宁陵。
八月十七,闻知宁陵丢失,当晚归德府留守率两万五千金军连夜由城北出城,从曹县与宁陵之间,撤往民权。
八月十八,薛望破虞城,领军直入归德城,宋军收复归德府。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重庆时时彩技巧与公式 安徽时时快3规则 湖北11选5走势图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重庆时时app手机版 11选五体彩开奖号码 历来双色球中奖号码 新时时豹子遗漏 新时时彩五星玩法 幸运飞艇是骗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