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游戏 > 第三百三十六章 长寿面
    “三伯,来,你先吃面,这面是我做的,高汤是建康吊的。”江建国将江卫明面前的面又往他跟前推了一点,殷勤地道。

    人生有三面,即“洗三面”、“长寿面”、“接三面?#20445;?#27927;三面是在孩童降生三日后的洗三礼上吃,接三面面是在?#20808;?#31163;世三天时的丧宴上吃。这两种面一种象征新生,一种象征死亡,唯有长寿面是在生日时吃,以祈求长命百岁。

    吃长寿命理论上是不能咬?#31995;模?#38656;要一口将面条吃完,所以长寿面通常只有小小一碗,就是方便?#20808;?#19968;口将其吃完。但按江家的做法,长寿面就要做的越长越好,面越长岁数也就越长,吃的时候意?#23478;?#24605;一口多塞一些,少吃两口就?#23567;?br />
    江卫明就这样在大家的注视下,慢慢拿起筷子在面碗里找到了面的源头,然后从源头开始嗦面,就像平日里大家嗦粉那样。一点一点,一口一口,面碗里的面条如斗折蛇行的蜿蜒小路一般,渐渐全部入了江卫明的口中。

    “啪啪啪!”一位江枫叫不出名字的服务员小姐姐居然激动的鼓起了掌,就像是见证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一样,脸上写满了兴奋与激动。

    等到她拍完手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行迹有多古怪,不好意思低下了头小声道:“我,我这是第1次见别人吃长寿面,有点激动。”

    众人报以善意地哄堂大笑,然后雷鸣般的掌声如潮水般响起。

    江卫明一口气下了一碗面,因为吃的太快又?#34892;?#24613;的缘故居然?#34892;?#34987;噎着,坐在位?#30001;?#32531;了缓才开口道:“你们都别站着了,坐下吧,我闻着这火锅味儿都饿了。”

    “三爷爷,我们还要等你?#36947;?#28891;切蛋糕呢,怎么能坐下呢。”江然道。

    “对啊,江师傅,蛋糕还没切呢。”众人齐声附和道。

    江卫明失笑:“瞧我这?#20999;裕?#37117;忘了过生日是要吃蛋糕的,来来来咱们切蛋糕,诶,怎么有两个蛋糕?”

    “这个蛋糕是章光航特意为您做的,?#21592;?#37027;个没有拆包装盒子蛋糕我也不知道是谁定的外卖蛋糕,留了我的电话号码。”江枫解释道。

    大家把江卫明面前的菜往?#21592;?#25386;了挪,空出了能放下两个蛋糕的位置,章光航把他做的法式生日蛋糕?#35828;?#27743;卫明面前,江枫动手拆蛋糕的包装?#23567;?br />
    包装盒里面是一个寿桃蛋糕,巨大的寿桃蛋糕一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寿字,另一边面99的阿拉伯数字,寿桃的正前方还有一个奶油做的慈眉善目看起来还有几分可爱的祝寿?#20808;恕?br />
    这个蛋糕绝对价格不菲,起码是4?#30343;?#24448;上走。

    江枫小心的将蛋糕从包装盒里挪出来,以免发生有剐蹭毁坏整个寿桃的形象,当蛋糕完全脱离包装盒的时候,放在最里面的卡片也随之掉了出来。

    江枫拿起卡片,上面只有简单的六个字。

    父亲: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后面接的甚至是句号而不是感?#31454;擰?br />
    很显然,这个蛋糕是江永定的。

    他一直都记得江卫明的阴历生日,虽然专程从魔都赶过来,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发短信,但是他却专门为江卫明订了一个蛋糕,还让蛋糕店的员工写了一张卡片。

    他们父子之间别扭且复杂的关系,恐怕也只有他们父子二人才能理解和?#35270;?#20102;。

    江枫把卡片递给了江卫明,江卫明接过卡片看了一眼便愣住了,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看了一遍又一遍,盯着卡片?#36335;?#33021;把它看穿看出花来。

    “好……”江卫明喃喃道,笑意从眼底一直溢到了嘴角,“咱们切蛋糕吧,先切这个寿桃的。”

    “三爷爷,要不要先许愿?”江守丞?#34892;┎幻?#25152;以,?#24187;?#30333;为什么江卫明在看了卡片之后就变得如此高兴。

    江卫明脸上总是带着笑,永远都是一个慈祥和善的?#20808;耍?#20294;只要和他接触久了就能很轻易地区分他那些笑容的区别。

    江卫明大多数时候的笑容都是习惯性笑容,其余的笑大致可以分为欣慰?#21483;?#23481;和无奈?#21483;?#23481;两种,而他现在脸上挂着笑,却是很明显的代表他此时?#32769;?#33509;狂的笑容。

    他很高兴,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不用许愿了,我的愿望已经都达成了。”江卫明到,结果江枫递给他的塑?#31995;叮?#23558;面前的寿桃蛋糕一切为二。

    江卫明切好?#35828;?#31957;,每个蛋糕都只尝了一小口,就被后厨的众位厨师如同后宫嫔妃争宠一样邀请皇帝江卫明来尝一尝自己做的菜。

    其中以正宫姜卫生最为殷勤,汤都给江卫明舀好了,如果不是此时汤已经不烫了不需要吹,估?#24179;?#21355;生都能端着碗拿勺子一边搅动一边缓缓吹气。

    “三伯,快尝尝我做的宫保鸡丁,这次做的不是甜口的,做的是辣口的!”

    “江师傅,来尝尝我这道菜!”

    “江师傅,我这道……”

    “师父,我今天做的……”

    江卫明雨露均沾,依照菜在他面前摆放的先后顺序?#26469;?#21697;尝,每尝完一道就要笑着夸赞制作者最近有哪些进步,然后再笑着催他们快些去吃饭。

    江卫明最后尝的是江枫的蕴鸡,?#35805;?#27861;,谁叫江枫来?#29467;?#34164;鸡只能摆在最后面。

    江卫明将筷?#30001;?#21521;蕴鸡,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嗝。

    他先是吃了一碗长寿面,又在姜卫生殷切的目光中将一整碗怪味汤全部喝下,之后又尝了这么多菜。虽?#24187;?#36947;菜都只吃了一两口,但架不住基数大,江卫明年迈的?#25954;?#32463;饱了。

    蕴鸡已经?#34892;?#24494;凉了,口味也大不如前。

    江卫明咬下一块鸡肉,还没来得及多咀嚼几下,就被如潮水一般的记忆包围。

    他想起来年少时和父亲以及其余6个兄弟在泰丰楼的时光,那次好像是大哥的婚宴,他们兄弟?#29238;?#37117;喝得醉醺醺的,就连父亲和小姑都喝醉了,唯有六弟?#25512;?#24351;因为年纪小不能喝酒,只能眼巴巴的在?#21592;?#30475;着。

    江卫明知道自己已经差不多饱了,?#24904;?#19981;住又夹了一块蕴鸡,一口咬下。

    他又想起来了,他这次想起来的是小姑在出嫁前与他们一起吃了最后一餐年夜饭。原本是热热闹闹的,吃着吃着小?#29467;?#28982;抱着他们?#29238;?#20804;弟开始哭,曾经那些早?#35328;?#20182;记忆中模糊不清的面?#31069;?#27492;时却变得分外清晰,就连他以为自己早已遗忘了家中的场景,都原原本本的想了起来。

    江卫明又夹了一小块蕴鸡。

    他想起大儿子出生那天他心中的喜悦,他和他妻子说以后他要好好培养这个孩子,让他接他的班,跟他一样当个厨子,一定要让他儿子青出?#35830;丁?br />
    他想起了去年冬天接到江枫电话时,从他口中听到江卫国三个字时的震惊与?#32769;?#33509;狂。

    他想到了和小弟见面时的狂喜,不真实,甚至?#34892;?#34394;幻的感觉。

    他想到了今年过年时和小弟一家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欢欣与喜悦。

    江卫明陷入了回忆,也沉?#26434;?#22238;忆,甚至忘记点评江枫今天所做的蕴鸡。

    江枫见江卫明出神的样子,说了句:“三爷爷,我先过去吃饭了。”便离开了,让江卫明独自一人回味和家人一起温馨相处的时光。

    等到江卫明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蓦然回首他才发现,他人生中那些让他感到温暖的片段,居然都是由还在北平时的少年时光,与妻子相识结婚生子后的短短数载,以及江枫寻得他的这半年构成的。

    他的人生和小弟比起来还真是失败啊。

    江卫明只能苦笑,转头朝他那些吵吵闹闹的子孙?#24904;ィ?#23601;看见江枫笑得一脸牵强地伸碗接过吴敏琪递给他的麻辣锅里涮出来的鸭肠。

    江卫明原先以为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父?#24863;?#24351;妻子全都相?#27748;?#19990;,只有他一个人苟活于世,没有儿女的陪伴,没有亲人,一个人?#38706;?#30340;在乡下的?#25103;?#23376;里陪着妻子的遗像静静?#20154;潰?#25110;者哪天真的活到不想活了,就自己了却自己的生命。

    没想到啊,自己临到头了还有还能有这样一份?#35270;觥?br />
    江卫明看着江枫,眼里是止不住的笑意。

    得此?#31471;錚?#19981;枉此生。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彩票为什么不能网购 北京pk10软件必赢客 收款码对接博彩 playboy裸体写真 北京比赛pk10直播开奖 紫金国际app 腾讯二人麻将雀神 蝌蚪娱乐平台官网 雪缘园即时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