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一百零七章 恩怨分明
        对面小女孩儿的话音落地,林宁只是感到疑惑,因为看她白白胖胖脸红的?#25512;?#26524;一样,不像是缺营养的人啊。

    然而站在客?#24187;?#21069;的春姨却已经落下泪来,遥遥招?#21482;?#36947;:“好孩子,快过来,快过来!”

    宁家来的小丫头也不怕生,迈着光明磊落的步伐,乐呵呵的走过去。

    林宁冷眼?#24616;圩怕?#29645;,预备他发难。

    只是见他虽犹豫了下,可最后居然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心中愈发大奇。

    “嬢嬢,我叫宁南南。”

    许是看得出激动落泪的春姨眼?#26032;?#26159;亲近和心疼,小丫头抓了抓冲天鬏,笑呵呵说道。

    又看了眼一直盯着她,神情凝重的九娘,奇道:“阿哩,你要吃了我吗?”

    小九娘:?#21834;?br />
    宁南南呵呵笑道:“我同你闹着玩,别怕。你和我妹妹小北?#34892;?#20687;,她总怕我抢她的吃的。”

    小九娘蹙起眉头,哼了声,不过她看出来,这个比她大几岁的女孩子,可能真的是姐夫的表妹。

    既然是亲戚上门了,她也不好太过,撇了撇小嘴问道:“你很饿吗?我可以请你吃东西。”

    宁南南闻言眼睛登时亮了起来,但又?#34892;?#29369;豫道:“我只吃……六分饱就行,不吃许多。”

    这话让春姨差点没哭死,主家难道已经落难到这个地步了吗?

    她忍不住抱住了宁南南,道:“好孩子,想吃多少?#32479;?#22810;少,春姨给你做。”

    又自我介绍道:“我是你姑姑身边的丫头,当年也在宁?#39029;?#22823;,不是外人。”

    宁南南闻言,看向春姨的目光登时亲热起来,欢喜问道:“春姨,姑姑呢?”

    春姨叹息一声,道:“夫人五年前就过世了。”

    宁南南闻言,变得?#34892;?#38590;过起来,道:“那岂不是和我爹爹同一年没了的?”

    到底还是孩子,见春姨身边的小九娘还在看着她,念在九娘准备请客做东道的份上,便也问了问她:“你爹爹呢?”

    小九娘噘嘴低声道:“我爹爹也没了,娘也没了……”

    宁南南呵呵笑道:“那我还好,我娘还在。”

    小九娘眼睛登时斜了起来,觑视某人,这是人话吗?

    宁南?#25103;?#24212;过来不妥后,抓了抓冲天鬏,不好意思的呵呵笑道:“我娘一直卧病,家里大姐带我们给人缝补浆洗,做些活计赚银钱,不过赚来的的钱大都给娘买药了,所以一直吃不饱。不过没关系,娘在就好。”

    听她说的这般可怜,春姨又落下泪来,小九娘也心软,不再生某人的气了。

    这边絮絮叨叨的叙着?#39029;#?#20498;是将对面肃煞紧张的气氛给冲淡了许多。

    其实林宁心里有数,罗珍今?#31449;?#19981;可能出手的。

    忽查尔东行,林宁虽不知到底出手结果如何,但连姜太虚这等人物都不得不?#20185;?#21315;里亲自出面,便可知动静一定不会小。

    以青云寨和北苍王庭神秘莫测的背景渊源,齐国绝不可能给忽查尔第二次东行的机会。

    谁敢招灾惹祸,后果都不会简单。

    忽查尔东行之祸,根子虽然在燕郡赵家身上,但和琅琊罗家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个时候,罗珍要再?#39029;?#25163;,就算身为十二大上上高?#32982;?#19968;,罗家也扛不住。

    而?#36965;?#20182;若打算出手,就不会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千里?#20185;?#32780;来了。

    林宁已经推测出,罗珍带宁南南来,目的不是要挟交换,而是施放善意。

    不过他这样做,事情就好办了……

    林宁开门见山道:“罗荣的确还活着,?#36824;?#25276;在山寨。?#27604;?#20182;诓骗我山寨兄弟,说什么要行千秋大义之伟业,结果山寨弟兄发现不对想要阻拦时,却被他们残忍杀害,连一起?#30333;?#30340;另一名兄弟,也?#20197;?#27602;手。虽非罗荣动手,但他也有?#33485;稹?#21407;本我们打算,给死去的弟兄烧七时,斩下罗荣等人的头颅祭拜,以告慰他在天之灵。眼下老丈虽带着舍妹千里来寻我,可是……功不足以抵罪,还差点……”

    罗珍还第一次见到有人将讨要好处说的这样直白的,丝毫不顾君子不言利,?#35828;?#20107;应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潜规则。

    大感到底是山寨粗野之人,却也没甚好法子,没好气问道:“你待如何?”

    林宁微笑道:“燕郡赵家愿为他家二公子给五百斤龙血米的生活费,以?#34892;?#38738;云寨这段时日对赵家二公?#28216;?#24494;不至的照顾。”

    罗珍气的破口大骂道:“见利而忘义的小辈,?#25103;?#21315;里护送你妹来,你不说感激,还狮子大开口敲诈勒索?”

    琅琊罗氏的确是大齐上上高门,一年龙血米的份额在两千斤上下。

    但是罗家这样大的高门,家中子弟习武者不计其数,一年下来龙血米根本剩不了多少富余。

    五百斤,怕是要将罗家掏个半空。

    若非到了罗荣这一辈,罗家?#31456;?#23376;嗣不昌,嫡孙就那么二三人,他根本不想管那没脑子的孽畜。

    ?#19978;?#22312;……

    罗珍心里盘算:其实只一个青云寨没什么,那丫头的剑道虽然惊人,可到底只是初入宗师。

    野生宗师,没有龙髓米的供应,想单靠自身突破境界,难如登天。

    这和?#25163;?#30340;关系已经不大了,没有龙髓米,就需要极多的时间去熬去打磨。

    若无意外,她此生也就止步于中品宗师了。

    可是,在青云寨和草原王庭的关系深浅未明前,谁敢轻易出手?

    越是家大业大的,越不敢。

    真要再惹得忽查尔东行,数十万控弦之士南下,稷下学宫首先就?#28909;?#19981;了罗家。

    这次风波,罗家已经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从中间摘了出来,否则,以罗成、罗荣在此次风波中的角色,罗家扛不过朝野上下的怒火。

    不过,五百斤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就听林宁微笑道:“当然,老丈和赵家不同,赵家与我青云寨毫无恩义可言。我青云寨在江湖上,以侠义著称,今日得老丈千里护送舍妹,再喊五百斤就不合适了。我青云寨不是小气之人,就……四百斤吧。老丈莫要觉得我市侩,若非山寨实在艰难,我们也不会用区区四百斤龙血米,就化解了战死弟兄的血海深仇。”

    说罢,林宁满面惭愧内疚。

    一旁田五娘见之,咬了咬唇角,凤眸中闪过一抹古怪的笑意。

    山寨弟兄?

    纵然事后左义将功补过,但也难掩他勾结外敌,害死李秀的事实。

    私下里,林宁对左义依旧十分不满,觉得他蠢不可及,却不想?#19997;叹?#25104;了生死兄弟……

    这个小宁……

    一旁的皇鸿儿一双妙目也始终瞧着林宁,隐隐有异彩浮沉。

    罗珍却沉声道:“那也没有四百斤龙血米的道理?”

    林宁心中大定,一拍手,笑道:“罢罢,看在琅琊罗氏的面?#30001;希?#19977;百五十斤……老丈,真不能再少了。我至少要烧二百斤给我死去的兄弟,否则良心难?#30149;!?br />
    罗珍沉默了稍许,他怎看不出眼前这小子在弄鬼,只是……

    他看了林宁一眼,道:“三百五十斤,连同罗成的恩怨,一并了了。”

    此言一出,林宁脸上的笑容?#26149;?#22320;一凝,他看?#24597;?#29645;摇头道:“一码归一码,罗成已死,青云寨自不会因他再向罗家讨公道,罪不及家人的道理我们懂。但是,我们和罗成的恩怨,永不会了。”

    罗珍本意也不过是想还罗家一个清白,这会儿见林宁如此纠结一个死人的罪过,不由不悦道:“既然此事已了,为何还要?#38750;?#19968;个过世之人不放?再者,他为官,你为贼,官兵捉贼,岂非天经地义?”

    林宁正色道:?#20843;?#30340;确为官,我们也的确为山贼,但官兵捉贼,本意是为了护卫一方百姓,我青云寨可曾害过一个良善百姓?好,就算是为了防范于未然,官兵也可拿贼。可是,罗成的本意是为了防范于未然吗?不是,他和恶事做尽的沙海寨勾结,是为了利益,是为了私心,才会对我青云寨下毒手。这样的人,难道只一死,便能洗刷他所做过的恶事,得到清名吗?

    青云寨绝不会为了区区几百斤龙血米,就原谅谋害我山寨几任大当家的敌人。

    即使你给五千斤五万斤龙血米,我林宁也不会原谅杀害家父和岳父的刽子手,绝无可能。”

    一旁,田五娘看向林宁的目光中,已是难掩激赏!

    恩怨分明,真为大好男儿!!

    罗珍深深看了林宁一眼后,转身就要离去。

    草莽之间起龙蛇,好惊艳的少年。

    不过,罗珍还想要将宋思成的尸首?#31456;?#20102;,埋葬下去。

    他和宋思成算是有一段交情,不忍见故人暴尸荒?#21834;?br />
    只是罗珍没想到,他刚准备动手,有人却?#20154;?#19968;步,在宋思成的袖兜和怀?#36947;?#25487;了掏。

    还真让他?#32479;?#20123;东西来……

    见罗珍面色铁青的怒目相视,林宁微笑道:“老丈莫要误会,我不是亵渎死尸,发死人财。只是此人来的不明不白,我总要寻些线索,查清楚他到底为何而来。你放心,查明之后,不相干的东西,明年周年时,我会烧给他的。请便。”

    罗珍哼了声,拿这看起来满身书卷秀气,可行事却如同滚刀肉一样的少年无法,卷起劈成两半的宋思成,大步离开。

    当然,他还会回来的。

    ……

    
守望先锋4000级边框
五分赛车计 山东时时重庆时时 上海时时qq群 大星双色球综合走势图百度 彩票pk10下载 扑克牌玩法体彩 25选七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时时网点 体彩走势图框架 广东时时计划